月欣撿起來一顆小石頭,作勢欲扔。

“你幹嘛!”月痕趕緊拉住了她,聲音壓得很低。

“當然是丟它咯,你幹嘛,聲音說那麼小幹什麼?”

“我怕驚擾到它,小心使得萬年船,不要輕舉妄動啊,姐。”

月欣的嗓門很大,在這聲音之下,二人沒有注意到,那蛋直接就碎開了,出現了一多蹲着的露身少年。

“嗯?我怎麼出來了?”蒼無惑觀察了下四周,陌生的環境,不過這空氣有點熟悉。

月痕扒在了月欣的背後,道:“姐,姐!”

“你幹嘛!”月欣很奇怪他爲什麼突然變得這麼膽小。

“你看那邊!”

“真是的……哇!”她驚訝得合不攏嘴,看到了一個人赤~裸的站在那邊,模樣英俊,不過這副姿態實在是猥瑣至極,而他還表現得十分呆滯,就像純情一樣。

“把寶貝給我交出來!”她可不管那麼多,驚訝是驚訝,不過看這樣子顯然是他把那蛋中的寶貝搶走了。

蒼無惑感覺一陣風吹來,攔起胳膊想要擋住,不過那力量十分巨大,他看到一隻小腳飛踢了過來,下一秒就被踢了出去,翻滾着到了河溝裏。

“姐,下手太重了吧。”月痕跑了過去,看着蒼無惑挺着個屁股倒計在水中,他趕緊一把把他拉了上來。

“疼疼……”蒼無惑防備的看着他們,才發現自己居然身無一物,臉瞬間一紅,尷尬的躲到了樹後面。

“你幹嘛踢我!”他記得這兩個人,他們一起過了死亡隧道的挑戰。

月欣氣鼓鼓的叉着腰,道:“小帥哥,把寶貝交出來,今天的事就此作罷,否則……”

蒼無惑感覺到莫名其妙,自己一睜開眼看到這裏什麼都不知道……

(等等!難道……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

蒼無惑道:“月欣,還記得嗎?在死亡隧道里面。”

月欣一愣,道:“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去了死亡隧道?”

蒼無惑聽到她這麼一說,終於緩了一口氣,道:“我當然記得你,你旁邊的那個人是月痕,你的弟弟,對吧。”

兩人相視一眼,難道這人認識他們?可他們完全不認識他呀。

“誒,別說,這人的面貌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月痕道。

蒼無惑笑得更燦爛了,道:“我說,能借給套衣服嗎?月痕。” 路上的行人顯得有些驚慌,不是可以看到他們加快了速度,特別是再蒼無惑幾人走過來時。

這就讓他們有些好奇了,月欣拉住了一個看起來弱小的人,他面容驚慌,在被拉住後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別,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別打我。”

月欣有些不樂意了,抓住了他的衣領狠狠的道:“我看起來有那麼兇嗎!”

“姐,你嚇着他了。”

月欣反手就是給他一拳,道:“哪有?”

這把蒼無惑看得忍俊不禁,不過還是強忍着不發出聲音,這對姐弟實在是太有意思了,和他們一路上走來笑點太多,習慣吐槽的他都不知道從哪裏開始了。

那人臉色一白,呼吸急促了起來,眼看着就要昏厥過去,蒼無惑趕緊的過去把她拉開了。

“看吧,你還打我。”

月痕捂着額頭,眼中煥着淚花。月欣不甘不願的離開,走到一邊去欺負着那邊落單的怪物。

“放心,她不會對你怎樣的,不要害怕。”蒼無惑輕聲細語的對他。

這人看着蒼無惑的面容和善許多,才放下了心來。

“我沒有異能,別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這也不能怪他,自從異能可以被收取後,太多的人都是不懷着好意,三三兩兩的走在一起的多半是那種組隊來搶奪異能的人,現在很少有可以相信的人了,這樣做也算是逼不得已。

蒼無惑搖頭,道:“我不是來搶你的異能的,只想問一問你們爲什麼跑那麼快,趕着搶什麼東西似的。”

那人又仔細的打量了他一下,道:“看來你不像是壞人,那邊那個女人太恐怖了。”

“說什麼呢!找死?”

月痕過來拉住了她的,道:“姐,別去。算了吧。”他還真怕他姐一刀把他給砍了,她這脾氣,一旦真發怒了,誰都擋不住。

“啊,你看吧,她兇我!”

蒼無惑一陣無語,給弟弟打了個眼神,月痕趕緊把她拉走了。

那人的情緒這才穩定下來,道:“太可怕了。”

“沒事,不過你要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帶回她過來我也擋不住了。”

這人腦袋狂點,道:“你不知道,天魂學院在大量的招收學生,這些人都在搶那不多的名額,要是去晚了,可能就會錯過那個好機會了。”

“你們都是去那裏?天魂現在這麼厲害?”

那人昂首挺胸,居然露出了一股自豪之感,道:“那你是不知道了,天魂那是……”

說着顯露出了無比的崇拜之意,真情真意的樣子彷彿那就是他的親生母親一般。蒼無惑算是覺得自己厲害了,但這一刻突然覺得有些力不從心,心道這世界還是太大了,高手無處不在。

“你不知道,大師兄那是天下無敵,他的身姿頂天立地,戰力之強大毀天滅地。還有那二姐,人美若天仙不說,對於音律方面來說天姿驚人,情到深處一曲肝腸斷。還有還有啊,那三師兄一身防禦加身,無所能破,靜若磐石,泰山壓頂自有其巋然不動啊。對了,小師姐汐茹靈巧婀娜,煉得一手好丹,而在武器方面也是少有敵手。”

蒼無惑聽他這麼一說,感覺眼前都亮了起來,等待着他的後文。可他也是等待着,希望的看着蒼無惑。

“繼續呀!”蒼無惑看他愣着,於是提醒道。

那人更加迷惑了,道:“繼續什麼?”

“你不是還沒有說完嗎?”

“完了呀!”

“沒了?”

“是呀,還有什麼嗎?”

“我靠……坑爹了這是。”

蒼無惑第一次被人氣得手足無措的,一腳踢在他屁股上讓他走開。

“對了,他們現在在收集稀有的怪物屍體,你要是能得到就能容易進去很多。”那人嗷嗷叫着跑開了。

月欣姐弟二人走了過來,看樣子也是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看着蒼無惑無奈的樣子想笑卻是學着他的樣子那樣忍着,手用力的抓着衣角。

“好了,我知道哪有稀有動物,跟我來。”月欣拿出了一個羅盤,指針晃動着指向了三個方向,她選擇了一個地方,走了過去。

“來吧,這個東西可以指示附近的怪物,按危險的程度分三個級別,紅色的這個是最危險的,越是危險就越代表它的稀有度吧。”月欣到。

“那不是說你不知道有什麼嗎?”蒼無惑感覺眼皮狂跳,心裏十分的不安。

“那有什麼什麼,我們倆喜歡挑戰高難度的。事吧,弟弟。”

月痕打了個寒顫,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偷偷的給了蒼無惑兩個她很可怕,我不情願的表情。

蒼無惑背後發涼,突然一,想有心讓他們不必太擔心,自己是天魂學院的正式弟子,還是老五,給他們兩個名額這點還是保證的。

果然接下來的是就讓他有些後悔莫及了,和這兩個人走一起,準沒好事。

走過了那密密麻麻的高樓,終於可以看到那片巨大的樹木了,恐懼之源所帶來的正面影響還是很大的,它的存在復興了很多綠色,讓這死氣沉沉的現代化都市變得更加的生意盎然,不過這也吸引了很多不速之客的到來。那密密麻麻的樹木之中可是許多生物天然的庇護所,這裏再適合不過它們了。

不過他們沒有進去裏面,而是來到了外圍的一座橋下面,裏面的水已經乾涸了,露出乾裂的泥土。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在這裏有一個隱蔽的下水道,外面的出口擴大了很多,就像被故意扒開的一樣,雜亂的不知名的腳印在口子上到處都是。

“就是這裏了”月欣眉飛色舞的說着,手裏已經拿上了那細長的紅色大刀,淡淡的紅色光芒浮現在上面。

血痕也做好了戰鬥準備,姐弟二人的配合可以說是天衣無縫,氣勢相互交融,成倍的疊加。

蒼無惑也跟着警惕了起來,拿出了自己應有的氣勢,不過和他們相比顯得是微不足道了。

再一次變的一無所有,他感覺自己已經適應了。 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隻像是草莓的一樣的怪物。

“好,強得無敵了,居然是一隻爆汁怪,還是草莓味的,我喜歡!”月欣舔了舔嘴脣,不由分說的衝了上去。

“喂,等一等!姐!”

月痕有些急了,她總是這樣,看起來非常的魯莽,不顧一切。於是也趕緊的跟了過去。

“喂喂,你們跑那麼快乾嘛,等等我!”

蒼無惑在後面遠遠的跟着,覺得這二人的速度奇快無比,進了那洞口後自己居然有些吃力,跟不上他們二人的節奏。

“怎麼回事?難道我身體變小了體質也跟着變弱了嗎?”

他就說覺得現在的感覺怪怪的,有什麼東西不對勁,看來就是體現在這裏了。

姐弟二人很快就和那東西交上了手,刀劍聲此起彼伏,不過在他到達的那一刻很奇妙的是什麼都沒有了。

“怎麼了?”

他才發現兩人被大量的紅色液體給覆蓋在了地面上動彈不得。

“你們沒事吧?”

“小心那傢伙,它在上面的洞穴中!”月痕提醒道,他的全身都被包裹住了,也不知道那液體到底是什麼,散發出強烈的草莓味道,粘粘乎乎的,就像膠水一樣。

他用手摸了一點,粘性很強,看樣子他們這樣一動不動的還真沒有辦法。

“不要和它硬拼,太厲害了!”月欣道。

(所以說你們跑那麼快就只是換回來這麼一個結果嗎!)

他也是有夠無語的,這都是些什麼人吶……

“你們別動,等我去把它解決了!”

蒼無惑爬了上去,看到一顆草莓,沒錯就是一顆草莓。

只不過它有一雙眼睛,在地上一跳一跳的移動着,看起來還十分的可愛。

“這就是那個羅盤中指示的最強的怪物嗎?真的不是最扯淡的怪物嗎……”

沒有辦法了,先把它解決了,什麼就都明白了。他之所以敢上,是因爲它的身上沒有那種特別強大的氣息,十分的平常。

“受死吧!”按照他的感覺,這東西要對付一點也不難。

蒼無惑準備着,負面強化是沒法用了,沒有武器來強化。那麼先來個石化吧,他展開雙手。

“石化!”

那草莓回過頭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這個人類,不知道他在幹什麼,那雙眼一笑,饒有興致的看着他。

蒼無惑冷笑,心道你還敢嘲諷我,實在是太給力了,帶會定然留給你一個全屍。

“噫?”

他愣了一下,眼神慢慢的變得呆滯,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咳咳……”

有些尷尬,他再次道:“石化!”

他要哭了,那手臂處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以前的厚重感一點也沒有。

“我不信了!石化!”他一狠,用力的一逼,感覺大腦都要昏厥了,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靠,肢體延伸!”

沒有反應……

“意念感應!”

沒有反應……

“我靠!”

他接着又試了試其它的結果還是一樣,沒有絲毫的反應。

蒼無惑快要哭了,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所有的能力都消失了。

“我不信!”

說完就對着地面一顆石頭使用了掠奪,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接着是負面強化,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好吧……我就喜歡這樣的感覺,人生不若如此,那還有什麼趣味呢。”

他自言自語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卻不知道那草莓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可歐?”它叫了一聲。

蒼無惑突然感覺眼前一溼,嘩啦的一大片粘粘乎乎的液體噴到了臉上,接着全身一溼,整個人被巨大的衝擊力甩了下去。

“你沒事吧?”

月痕同情的看着他,現在三人都被困住了,都是一臉的無奈。

蒼無惑還有點失神,失去了所有的異能那麼就代表着他沒有了任何的能力。現在不得不重新審視一下自己了,貌似不僅僅是異能,就連他的身體素質也下降了許多,連之前的一半都沒有,這是件很可怕的事。

稍微感受了下,唯一讓他欣慰的是他還能感受到仙氣元力,不過對於那境界的問題,他也是完全沒轍了,之前無論怎麼修煉都沒有增長絲毫,反而感覺還越來越不好。

他知道這或許是那個人的原因,那麼按照這發展,或許以後就能快速的修煉了。他想着,於是催動着那感應,頓時讓他心猛的驚了一大驚!

天地中的元力本來是沉寂的,這裏的元力還算密集,想必這也是那草莓怪選擇這裏的原因。

但是在他吸收的這一刻,周身如同起了漩渦,四周的空氣猛的一顫,猶如找到了突破口一樣瘋狂的涌入了他的身體,這樣的漩渦他數了數,有九個。他知識太少,不知道這代表着什麼意義,要是讓他知道大師兄琅也是隻有七個,那他高興得還不得要跳起來!

一旁的姐弟二人也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而這時候那上面的草莓怪突然不安分了起來,怪叫着,聲音有些顫抖,脾氣變得焦躁了起來。

“遭了,那怪物不會發飆了吧?”月痕不知道該怎麼做了,這東西就像泥潭一樣,動彈不得。

“彆着急,看你姐姐我的!”

說完月欣一口咬在了那紅紅的東西上面,大口大口的吞嚥着。

“你幹嘛姐!萬一有毒呢!”

月痕明白她的意思,這麼多年的配合,很容易就能看透她要做什麼。

她說話有些含糊不清,道:“沒……沒事,剛纔我舔了一口,還挺好吃的……有點甜,草莓味兒……”

“……”

月痕直接無語了,不過看她的樣子似乎沒有什麼事,於是悶下心頭,大口大口的吃了下去。剛開始一口下去感覺味道還不錯,接着還越吃越上癮了,感覺越來越好吃,根本就停不下來……

蒼無惑此刻全心思都放在了自己體內的那幾個漩渦中,這些漩渦以一定的規律律動着,第一個和第二個中間有一條明亮的“路”,這是它們聯繫的憑藉,在它打通後蒼無惑感覺對於仙氣元力的運轉速度更快了一些,而且那更加的順手了。

他睜開眼,吐出一口氣,感覺天地都明亮了許多,嘴角不知不覺的上揚,眼眸看着前方,他生出了一股自信。 藍天微白雲,輕風拂面,涼爽如意,空靈如此,蒼無惑長嘆一口氣。

“爲什麼只給我一條褲衩呀!”

他不滿的看着他們姐弟二人,這做人也做得太扣了吧!

紅色莫斯科 月痕摸了摸自己的頭,尷尬的笑了笑,他滿懷歉意的看着蒼無惑。

“對不起了,我姐說你身份不明,不能隨便給你東西,而且不能暴露我們的資源。”

(資源個屁呀,一條褲衩就是資源了?)

月欣點着頭,表面雖然是一副嚴肅的樣子,不過那眼神閃動着,快要憋出淚水了。

“對,你先得把寶貝還給我們。”

蒼無惑再嘆了一口氣,道:“我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不過那裏面的東西真的是我,沒有其它東西了。再說了,你看看我這樣子,有地方藏寶貝嗎!”他提高了音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