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道理晨曦似懂非懂。

蕭靜怡接着說道,“那年我老公離去後,痛不欲生,生活一下變成黑白,總覺得這世上只剩下我一人。最後在心裏醫生的指導下,尋找了我喜歡做的事兒,這才撿起了寫作。寫作燃起了我的希望,成了唯一的伴侶。”

原來這女作家亡靈已經結過婚了,死了親人,死了愛人也夠可憐的。

“然後呢?”晨曦對這個女作家有了更濃厚的興趣。 “第二年,我果斷地辭掉了檔案局的職位,說句實話那工作不是我想要的!”

檔案局?這窮作家原來是當公務員的啊,這都能放棄得了,好有魄力!

“朝九晚五,繃着一杯茶看報紙的生活簡直浪費生命,以前爲了家人由不得我任性,可孑然一身了就不同了,發現獨自一人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是不用想那麼多。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有好處晨曦也不想獨自一人,孤單單的滋味兒還不如死了呢,一人活着多沒意思。

蕭靜怡停頓了幾秒接着說道。

“可現實就是那麼的殘忍,有太多的不定因素!不知是傷心過度,還是遺傳,身體時不時的出問題,沒兩年就把身上的積蓄花沒了,最後只好賣掉市裏的房子付藥費,帶着所剩不多的錢來到了這裏。”

“後來呢。”晨曦望着站在窗前的背影問道。

蕭靜怡轉過身盯着地上的屍體。

“坐吃山空,沒錢看病,病情加重,這不爭氣的身體,最後還是沒抵住病魔,就這樣走向了死亡。”

晨曦不知道說什麼好,心裏酸酸的,只好保持了沉默。

“死了也好,不用忍受病痛,等屍體安葬好了我就可以安心投胎開始新的生活,下輩子,我不要繞這麼多彎,我不要膽怯這個顧慮那個,我要勇敢的向着夢想前進,如果我還能記得這些的話…”

蕭靜怡的視線離開屍體落在了晨曦的身上。

“我支持你,不要膽怯,不要妥協,保持執着,奔向夢想。”晨曦咬緊牙齒點了下頭。

“謝謝你靈女,碰到了你終於說出了內心的話語,心情一下舒暢了,屍體也不用擔心了,心裏的話也說了出來,如今唯一的遺憾就剩下寫了幾年書竟然一本都沒出版。”

蕭靜怡擡起頭帶着感恩的眼神望着她。

“你放心,我看看你的書,要是我覺得好就幫你聯繫出版社啊什麼的,或者傳到網絡上什麼的,看看大家喜不喜歡你的書。”

晨曦不想讓即將離開人世的人帶着遺憾走。

“網絡靠譜嗎?”

“騰訊集團很靠譜,捧出了好多名作家呢,反正我經常在雲起看書,明天拿到你的手稿我就傳到網上去,看看效果怎麼樣。”

“稿子送你了,怎麼辦你決定,要是小說能受大家的喜愛,那我的付出也值了。”

“明天我看看你的書,我可喜歡看小說了,這些年看過的書也不少,實體書網絡小說都看,所以還是有點遠見的哦。”晨曦羞澀的笑了笑。

“你愛看小說?我之所以選擇寫作也是看小說開始的,你沒想過當作家?”

“啊? 祈家福女 我就是喜歡看,一篇故事都沒寫過,能行嗎?”

“你要是喜歡就可以,我建議你天天寫日記,寫着寫着某一天你的頭腦裏閃過一個故事,然後你就特想動筆,寫着寫着,故事就寫完了,試一試又不影響什麼,你說呢?”

“這樣的啊,謝謝你提醒了我。”

時間總是短暫,說着說着就到了黎明時分。

晨曦離開了破舊樓,飄蕩在馬路上,心裏全是蕭靜怡說的最後一句話,貌似那句說到她的心坎兒裏啦。 還沒走到新別墅,晨曦就醒了過來,原來是被明主強行叫醒的。【首發】

這明主不僅限制她的飯,還要限制她的覺覺,明主大人,這兩樣都是晨曦最喜歡的好不好,不要拿這個折磨她啊!

晨曦正揉眼睛呢,一把涼毛巾遞到了她的手裏。

“給你三分鐘時間,穿上運動服和鞋子在客廳集合,遲到不許吃早飯。”

“啊?”晨曦無語的抱頭,忘了手上還有涼毛巾,頓時被冷醒。

某男太討厭了啊,昨夜她睡得那麼晚,這臭明主都不讓她好好睡一覺,一大早的折騰什麼!

只見站在鋪邊的朱明眯着眼摁了計時器,“計時開始。”

晨曦欲哭無淚,急急忙忙的換了衣服,帶着亂蓬蓬的頭髮跑下了樓。

她好想對某人大喊,明主,你到底要鬧哪樣?

“跟上我,跟不上就再跑一圈。”朱明跑在了前面。

神馬?跑步?老媽快來救救可憐的閨女吧~晨曦做着愁眉苦臉的表情看那灰灰的天空。

運動細胞發育不良的她,會考時的八百米也是勉強及了格,現在某男在大冬天的早上,叫她去跑步?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人呢?哇靠,跑那麼遠了,晨曦哆嗦着嘴脣硬着頭皮跑了起來。

一年都沒這麼跑過一次好不好,他朱明以爲她是跑步選手啊,跑的這麼快!

“明主,等等我,呼呼,等等,呼呼,我…”

沒跑幾百米晨曦就跑不動了,在原地跟小狗似的吐着舌頭喘大氣。

跑在前頭的某男無語的回頭,他這還沒開始呢,熊貓女就跑不動了,這女人有會的嗎?學習學習不行,智力智力不行,運動運動不行!簡直是腦殘加體殘!

不行,當他的契約妻必須改頭換面!前途漫漫,怎麼感覺比救活公司還難?

朱明斜眼瞥她,晨曦明顯看出某人眼中的鄙視目光。

不就不擅長跑步嗎,至於這麼看不起她,切!哦,你就什麼都會啦,哼!晨曦一肚子不服氣,自然沒有好臉色給朱明看。

朱明跑完兩圈,吃完早點,過了好一會兒,熊貓女才拖着腳走進了屋子。

整個人一頭倒進了沙發裏,只露着後腦勺。

“跑的太慢!5分鐘後收早點,你確定那麼待着嗎?”朱明喝着咖啡看着王祕發過來的報告書說道。

晨曦‘撲通’坐了起來,半貓着腰搖搖晃晃的走到了餐桌拿起果子猛吃了起來。

朱明放下報告書看奇觀,雖然不是第一次見熊貓女吃飯吧,今兒這個吃的那個壯觀!

野女人端着放油條的碟子,把吃的都撥到了那碟子裏,然後嘴對着碟子噼裏啪啦往嘴裏塞,那一碟東西竟然都吃緊了肚子裏。

朱明就那麼坐了五分鐘看了某女吃飯的模樣,最後實在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什麼笑,我臉上又沒佔米飯粒。”兩個嘴巴子鼓得圓圓的野女人動着圓圓的眼珠說出不清晰的話語。

朱明恢復表情指了指嘴角。

熊貓女的臉一下紅了起來,急忙嚥下了口中的東西,隨後,伸出舌頭圍着嘴角轉了一圈。

朱明實在看不下去了,放下杯子扭頭上了樓。

熊貓女你到底是什麼女人?絲毫不懂得矜持,堂堂月城的明主不被雷電雷死,也要被你雷倒了! 吃過飯洗好澡,晨曦更加覺得渾身乏得很,帶着溼噠噠的頭髮半倒在牀鋪,眯起了眼睛。

就讓她睡個五分鐘好不好,就五分鐘。

昨夜睡得晚,一早又耗費了不少體力,身體明顯吃不消,晨曦的眼皮越動越慢,終於進入了睡眠。

朱明在書房等了許久也沒等來熊貓女。

這點該來書房報道了,人呢?

朱明站在晨曦的臥室門口敲了三下門,屋裏卻靜悄悄,這熊貓女不會又睡着了吧?

早已習慣了破門而入的朱明,一把推開了門。

只見披着睡袍的女人跟個死屍似的趴在鋪上不省人事。

朱明氣的心中直冒火!

她是準備高考的考生嗎?怎麼可以這麼懶散!只知道吃睡的女人,還能有出息不?就這樣怎麼當朱家的一員?他是不是太強人所難了!

朱明晃了晃沉睡的身體,那身體卻一動不動,氣得他直接把熊貓女的耳朵給拽了起來。

隨着尖叫聲,晨曦回到了肉體。

死明主,沒你這麼欺負人的!

晨曦踮起腳尖試着拽某男的耳朵,結果那隻手一下被某男擒住。

一隻耳朵被他拽着,右手被他控制,就剩左手了,可力度不夠的左手怎麼也挪不開那隻爪子。

耳朵火辣辣的,手掌被抓的痠疼痠疼,晨曦一下感到好委屈。

“疼,好疼!”晨曦帶着朦朧的眼睛喊疼。

“不自量力!”

凌人的眸光隨着言語扣在了她的身上,弄得人好怕怕,晨曦只好放棄無謂的反抗。

身高抵不過他,力氣抵不過他,只能收手,心中十萬個不服氣!

“偷懶就要付出代價!”

晨曦穿着睡袍,露着小腿,光着腳丫,被強行帶到了書房。

真個人就跟犯錯的小孩兒似的站在那裏被挨罰。

被他弄疼的耳朵火辣火辣,晨曦好像質問他,爲什麼老碰她的身體,昨夜是抱她,今早是拽她的耳朵,碰她的手…

明主大人,這叫親密接觸好不好!

才過了一天一宿,這接觸也太頻繁了!明主,你到底是有心還是無心!她可是黃花大閨女,你這碰來碰去的,以後叫她怎麼嫁出去。

“站地攤上去!”帶着火氣的話語噴了出來。

晨曦低着頭挪了挪地兒,正覺得地板涼,挪地方也好,這樣腳就不涼了。

一分鐘,十分鐘,他怎麼什麼話也不說,到底啥意思,這是要罰站嗎?

一個小時過去,晨曦感到腿發麻,腳發疼,渾身發酸。

明主卻看都不看她一眼做自己的工作,打自己的電話。

他到底要怎樣啊,不就太困了嗎,就那麼睡了下去,至於這麼罰她嗎?晨曦低着頭嘟起小嘴。

都這麼長時間了,他怎麼還不放過她?

到底還要站多久啊?早上跑的小腿還痠疼着呢,好累,好難受…

呀,對了,她給忘了火化屍體的事兒,晨曦一擡頭和明主的視線撞在了一起,晨曦的心揪成了一團。

他是不是要放了自己,快放了她吧,晨曦用眉間傳達訊息。

某男完全無視她的賣萌,扭頭繼續看電腦屏幕。

晨曦徹底絕望! 一看錶都到了十點,再不去聯繫火化的事兒,今兒估計完成不了蕭靜怡的遺願了,她答應過蕭靜怡,今天幫她火化的,怎麼辦,人不能說話不算話…

“明主,和你商量一件事可以嗎?”

見明主不回話,晨曦繼續說道。

“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朋友,她得了肺癌,身邊又無親朋好友…昨天我夢見她了,她告訴我她已經死了。”

好像解釋的太過離譜,沒多大說服力?

“我已經三天沒聯繫到她了,以前我們每天都有聯繫的,我怕她出了什麼事兒,一會兒我能去看看她嗎?她就在住在離這兒不遠的舊樓裏,很近的。”

朱明擡起頭看了眼熊貓女只說了兩個字。

“不行!”

就猜到你會說這話!一點也不通情達理!我忍,不想忍也得忍。

“我真的沒騙你,騙你我是小狗,真的,你要不信,你跟我一起去?我就看一眼,就一眼,就看她安不安好就回來。”

晨曦用盡感情保證道。

“見完朋友後,回來我保證完成任務,完不成我不吃飯,明主,求你了,我真的好擔心我的朋友…”

她已經費了不少口舌,可某男始終不看她一眼,無動於衷。

“您不說話,那就是同意了?”晨曦洞察着朱明的一舉一動,好希望他能默認,這樣她就可以幫亡靈完成遺願了。

“誰同意了,聽不懂人話是嗎,不行!”

明主的嗓音高了一個分貝,深怕她聽不見似的。

晨曦心想,你又不是人,你是野獸中的野獸,野獸的話她怎可能懂!

怎麼辦?軟的不通,要不嚇唬嚇唬他,再給個糖吃?

“你要不讓我去我就罷工,不學習,天天不好好學習!”晨曦交叉着雙臂把頭扭了過去。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怎麼這麼寂靜,哇靠,當她空氣是嗎?

她都這麼說了他都不回話,怎麼辦?

“明主,我就去一下下嗎,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就讓我去吧,好不好嘛,我保證確定她沒什麼事兒就回家,乖乖學習,努力考大學。”

晨曦惦着腳尖站到了明主身邊,拽了拽他的袖子。

明主停住敲鍵盤,斜眼看她的手,晨曦帶着極不自然的表情鬆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

他轉過身,注視着她的眼,晨曦傻傻的站在原地不敢動換。

這眼神是啥意思?是要查看她有沒有說謊?還是其他意思?不懂,看不懂,讀不懂!

“換衣服去吧。”

明主轉過身,直直地盯着電腦屏,冷冷的說道。

晨曦這纔回過神來,立即跑出了書房。

他竟然被自己說服了,真是沒想到,以爲他不會同意呢。

她都想好了,他要死活不同意,她就硬闖出去,做出最後的掙扎,還好,還好,他同意她出門了。

晨曦匆忙換上衣服下了樓,一心想的都是怎麼面對屍體和火化的事情。

要不問問老媽?不行啊,老媽肯定要爲她擔心,東問西問的啦,怎麼辦呢?

晨曦走到了一樓,發現明主站在大廳的中央。

他不會陪她一起去吧? 晨曦坐上明主的車順利地來到了破舊樓。

原先還擔心怎麼搞定火化的問題,這下有了大幫手,可是省了不少麻煩。

晨曦發現,只要有他在身邊再難再棘手的事兒都會有解法,像今日,明主在她的旁邊,不知不覺間她的身上充滿了勇氣。

晨曦默默地走在前面,按着昨夜飄過的路線上了樓梯。

“靜怡快開門,是我,晨曦。”走到門口,晨曦焦急的敲了敲門。

她明知道無人會開門,可她必須這麼做,要麼怎麼驗證自己說的是不是屬實。

許久無人答應,晨曦只好裝着擔憂的神態看了眼明主。

明主腿一登直接把門撞開。

一隻老鼠忽然跑了出來,晨曦嚇了一跳,急忙抱住了明主的胳膊。

朱明以爲她是見到那具屍體而嚇着,急忙用手掌擋住了她的眼睛。

他的手掌觸碰到她的臉頰的瞬間,晨曦的心轟隆隆動搖了一下。

那體溫就那麼觸着她冰冷的眼睛,心裏忽然覺得暖暖的。

他在守護她…

他的手落在她的肩,把她的身體轉了過去,讓她的後背對着屍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