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弟子,只是,胡七七……又活過來了。”太一生水滿臉慈祥的笑意。

“那七七下山了。”胡七七說。

“從來不曾上山,又哪兒來的下山呢?”太一生水指了指山下,說:白雲庵從來就不適合你修行,但爲師駑鈍,不如小施主蕙質蘭心,點化不了你,今天小施主點化了你,同時也點化了我,當真是喜事成雙,對了,小施主,聽你一言,太一心裏茅塞頓開,出家人以忘記爲己任,卻從不知銘記爲何物,昔日,達摩老祖若不是銘記百姓疾苦,又如何成了佛?銘記兩字,頗有深意,小施主,受太一一拜!

說完,太一生水竟然恭恭敬敬的跟我鞠了一躬。

我連忙扶起太一,說:我也不太懂佛經,只是前段時間,扎西木活佛爲我們幾人講道,後生聽了他點化,有一些心得罷了!

扎西木活佛就是封門村的那位苦行僧,他還託付了我一枚舍利子,讓我交給西藏大雪山千葉明王的手上呢!

“哦,原來是受了扎西木活佛的點化,太一曾經與扎西木見過一面,他可是天底下最大的妙人了!”太一生水笑了笑,又和我們寒暄了一陣後,轉身回了禪房!

胡七七也對我說:李小哥,這次要謝謝你了,我修行了二十年,卻是白白一場苦修!這次我會回胡門見一見故人,然後走邊大江南北,只要我銘記着張哥,張哥始終在我身邊。

我這時候有些“不要臉”的說:七七姐,我這次上山,除了給你送黑狐令,還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但說無妨!”

我把山下刑老闆如何作惡多端的事情、如何害的張垚慘死的事情以及他實力如何之強的事情,全部講給了胡七七聽,並且希望胡七七下山,幫我除了刑老闆。

聽了我的訴說,胡七七當下並不遲疑:他害死了我的孫子,我本應該去找他尋仇的,但我兒媳婦已經說了,事情到此結束,所以,刑老闆的事情,我不會參與。

我連忙準備繼續勸。

胡七七又一擡手,打斷了我的話,接着說:但是,刑老闆還犯下了滔天殺孽,我必須施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除去此惡人,渡萬衆冤魂,七七義不容辭!

哎喲,這是胡七七答應了?

我立馬跟胡七七說:七七,走!我們下山。

“請!”胡七七說。

我本來以爲勸不下胡七七呢,想不到,真的勸下來了。

有了胡七七的幫助,這次我也不用怕刑老闆了!

我才和胡七七下山。

在我快要到車子旁邊的時候,我的手機接到了一個匿名電話。

電話一接通,裏面就傳來了刑老闆的聲音:“喂!招陰人,我想了一晚上,這樣好了,我給你一次機會,後天中午,我定一個地點,你請什麼陰人助拳都可以,我賣你一個面子,絕對不重傷他們,但是……如果你輸了,就跟我做人皮吊墜上的生意!如何!”

“你這是挑戰?”

“你可以認爲這是挑戰!”刑老闆說:我這次要讓你心服口服!

“好,就這麼說了,後天中午,決一死戰,誰不來,誰是孫子。”我說這話的時候,看了一眼胡七七。

有胡七七這樣的野仙大神助拳,只要刑老闆不是趙長風嘴裏說的那個人,我們都有勝算。

我掛了電話,開車帶着胡七七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並沒有跟胡七七說–他叔叔胡八太爺已經死了,不但死了,還被人滅了滿門的事情,打算和刑老闆對決完之後,再跟她說。

不過胡七七倒也沒有詢問。

我開車快回到市區的時候,陳奕兒又給我來電話了。

她的話筒裏,盡是呼呼的聲音,像是有什麼大風在刮。

“喂!李……哥哥!聽見我說話了嗎?”陳奕兒在電話裏嗷嗷的喊着。

我說聽見了,你在哪兒呢?

陳奕兒說她現在在崑崙山,她說:李哥哥,那個刑老闆,交給我對付了!我保證,直接弄死他!

“奕兒啊!那邊風大,千萬不要閃了舌頭,對了,我還得告訴你,我後天,就要和刑老闆決一死戰了,你也別任性了,快從崑崙山回來吧!別吹了個感冒發燒。”

“切,不跟你說了,我到時候給你一個驚喜,讓你重新認識認識我大奕兒!哼!咱麼騎驢看唱本,走着瞧。”陳奕兒撲通一下,掛了電話。

我實在不知道陳奕兒到底要幹什麼,反正由她去唄,她一再說她有辦法對付刑老闆,我卻覺得她在逗我玩呢。

我從白雲庵帶着胡七七回來之後,大金牙眼睛都瞧呆了,把我拉到一邊,問我:你怎麼勸胡七七下山的?

“這個嘛……老金……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就是氣質好。”

“呸!滾!”大金牙笑罵了我一句。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時間已經到了中午,也是要和刑老闆決一死戰的時候了!

我一直在等刑老闆的電話。

到下午兩點鐘的時候,刑老闆的電話,真的來了。

他直接開門見山:“喂!招陰人,福建雙龍山頂,我獨自一人,會一會你請過來的各路陰人!”

“好!不見不散!”

我掛了電話,一擡手,對身邊的兄弟們說道:哥幾個,走着! 在這個空間中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唐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但她終於將花朵的花瓣全部弄下來了。

原本唐易的小球空間的魂力在她治療大明二明后就差不多要空了,但是現在唐易覺得自己可以給大明二明再治療好幾十次,小球空間的魂力都不會讓她察覺到損失。

這朵花的能量和生命力太強大了,現在還只是花瓣,還有雄雌蕊,莖葉,還有唐易眼中幾乎布滿整塊「火山坑」的根呢!唐易在想怎麼才能將這朵花一網打盡,不然這樣下去自己出去後唐昊可能都抱孫子了。

唐易要休息一下,因為吸收這朵花的原因,自己要突破到魂斗羅了。等到突破后在和這朵花「死戰」!

唐易就盤坐在距離花的旁邊開始調息,準備突破魂斗羅!

而那朵花已經有了自己微弱的意識,知道自己這樣下去會被「吃」掉,就像自己「吃」掉別的植物一樣。

它一直在尋找機會,直到唐易盤坐下來后,束縛自己的空間好像沒有鬆動了一點。它立馬攜帶著自己龐大的能量向唐易的身體鑽去,它想要奪取唐易的身體!

然而就在它的意識進入唐易的身體后,發現自己被隔離了無法操控自己的能量了!而唐易的靈魂在前面看著自己,操控著屬於自己的能量!

「畢竟只是個植物啊!又常年宅在這裡,沒有其他的意識和它交流,智商欠費啊!」唐易嘲笑著花的意識,就好像成年人欺負了小學生還在嘲笑小學生一樣。嗯,這種智商碾壓的感覺是真的爽,夠她開心一個月的了。

畢竟能夠被唐易智商碾壓的人真的太少,她大概可以碾壓一下三四歲的小孩。其他的還是魂力上碾壓比較好。

直接是將花的意識殺死,唐易將它的所有東西全部接盤,不管是花的本體還是能量亦或是生命力。

在外界土地上冒出一根根植物的根,那是這朵花的根。這些根從地底裡面冒了出來,然後將唐易整個包住了,嚴嚴實實的里三層外三層。因為這個根實在太龐大了。

而唐易正式開始突破魂斗羅,她準備將花的能量全部吸收到自己體內,而不是儲存到小球空間里!這是非常冒險的想法,但是如果成功的話自己將會有很大的受益。

…………

過了不知道多少天後,這個空間的巨大的銀色蛋殼終於裂開了!走出來的就是唐易,她的身上產生了質變!

如果說以前的唐易的生命階段還是凡人階段,需要吃,需要休息。現在的唐易已經是神的階段了,沒有壽命的概念,不用食物補充營養,沒有血肉之軀的束縛!

唐易覺得自己應該是半隻腳踏入了神的範疇,但是和斗羅這裡的神是不一樣的概念。現在的自己是魂斗羅級別,唐易覺得等自己成神就沒有這種等級的束縛了。自己應該是利用斗羅的方式成就自己的神位。

唐易感受自己的變化,身體自不用說,身體強度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自己的經脈中的魂力流動更加快而且有著特殊的韻味,這是以前自己修鍊斷塵決所沒有的。魂力的也產生了質變,原本小球空間儲存的魂力因為吸收花瓣的原因已經夠恐怖了。

但是現在這裡的魂力竟然用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增長,這是唐易修鍊溢出來的魂力就能達到這種效果!

還有空間能力的變化,還有自己現在腦中莫名多出來的關於吞噬能力的記憶。唐易決定以後在慢慢研究,現在得回去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趙無極他們怎麼樣了。

唐易看著自己地上破碎的衣物和自己的身體吐槽到:「我說為什麼一定要爆衣呢?打架爆衣也就算了,升個級還要爆衣?」

唐易說著就虛指了一下,一件和她之前穿的一模一樣的衣物。唐易穿好了之後就要拿起自己的斷塵跑路了。

「嗯,這手感不一樣了?」唐易抓到地是斷塵的劍尾部分,感受到好像一朵花在上面。

扭頭一看,跟自己吸收的那朵花有八分像,只是它的花瓣並沒有開,還是個花苞的樣子!它好像就是從自己的劍上面長了出來一樣,還在慢慢地搖曳。

唐易拿起劍,發現這朵花自己怎麼揪都揪不下來。現在這朵花就像斷塵的劍穗一樣,看起來還挺好看的。但是唐易接收不了,又弄不下來。

為什麼會這種情況呢?唐易覺得是原來被自己吸收的花它就已經孕育了種子,自己沒有察覺全部吸收了。然後種子就好死不死的在自己的劍上生根發芽了。

「尼瑪的還長了葉子!」唐易直接上嘴咬住了花莖,想把它咬下來——沒用;用牙齒把它磨碎——沒用。

在一連串失敗后,唐易突然就感受到從花傳來的感受。這朵花對唐易有這莫名的親切感,好像將唐易當成了母親。它以為唐易是在和它玩,很開心所以自己努力的向唐易傳達自己的心情。就好像孩子在炫耀一樣。

而唐易接著咬,開玩笑。這傢伙的媽媽將這片空間吸幹了,自己怎麼放心這種東西存在自己的武魂上!

但是努力沒結果,這朵花因為被自己吸收了,自己的攻擊手法對它沒有效果包括空間攻擊。

『算了,先去找趙老師他們吧。問問小三,他知道怎麼除掉它吧。額,應該知道吧……』唐易想道。

然後唐易就一個瞬移回到湖面上,剛好看到二明和小舞在那裡聊天。

「額,什麼情況?」唐易感覺自己好像在那個空間待的時間太長了。對著小舞喊道:「小舞,你在這幹嘛?」

小舞聽到唐易的聲音,看了過去說道:「小易,你可出來了。這幾天你都沒出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唐易感到事情不對說道:「這幾天?你都來這裡幾天了!」

「沒啊!你下去好幾天是大明二明跟我說的。我剛剛才被二明弄到這裡來。哦!對了,我要趕快回去,小三一定快急死了。」小舞急得跺了跺腳,然後一副大姐頭的樣子訓斥二明。

哦,這樣啊!唐易明白了現在的情況。還在想要不要解釋自己為什麼知道小舞的身份的時候。小舞就拉著自己的手看著她道:「小易,我們快回去。我不在了小三一定會做傻事的,你的速度快幫我好嗎?」

唐易嘆了口氣,拍了拍小舞的肩膀道:「別說這個了,我們誰跟誰啊。再說唐三老爸還拜託我照顧你呢?」

「啥米?唐三的父親?他……」小舞聽到這件事後說話都有點結巴了臉紅紅的道:「什……什麼時候的事?」

唐易的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看著小舞哼著小曲:「我不說!」 “走着!”一直等候着,坐在沙發上的陰人兄弟都異口同聲的說。

蘇河則跟我抱拳,說:李哥,這事我就不摻和了,實在對不住,不過各位要錢要車都可以找我。

我理解蘇河,他不過就是我一個客戶,就算因爲這次我幫他招陰的事,咱們有一點感情,但感情也深不到他爲我們去拼命的地步。

他已經做得很可以了,我不怪他。

“行,蘇少爺日子過得安逸着,不用趟我們這趟渾水,兄弟們,走着。”我一揮手。

石銀直接批起了卸嶺穿山甲,罵罵咧咧的:奶奶的,上次我是中計了,所以才被刑老闆給幹翻了,這次,我要讓他好看。

石銀前兩天弄了一份快遞,讓他哥哥把卸嶺穿山甲的兩隻手爪也給發過來了。

現在石銀除了身上有盔甲以外,手上也有兩隻金剛手甲,看上去跟個機械戰警似的,實在囂張。

風影則提着鳥籠子,也跟着出門。

我連忙拉住風影,說大傢伙是出去決鬥的,你提個鳥籠幹啥?出去逛街呢?

“逛街?逛個屁的街啊!”風影直接拍着胸脯,大喇喇的說:告訴你,提着鳥籠,那纔是貴族風,咱要在精神上重視對手,但是……我們還要在戰略上藐視對手。

說完,風影拍了拍鳥籠,說:來,小八,叫一個!

“貴族風牛逼,貴族風牛逼!”鸚鵡在鳥籠裏面撲騰着翅膀,飛來飛去,嘴裏說了一句新學的話。

“瞧見沒?”風影樂呵呵的說道。

我也被風影的鸚鵡逗得忍俊不禁,還別說,大戰之前是要放鬆放鬆情緒。

“走吧!開車,去雙龍山!”我一揚手,帶着一羣人出了門。

由於我們人多,一輛車肯定是坐不下了,好在蘇河又弄了一臺凱迪拉克的suv過來,讓我們開着去雙龍山。

雙龍山離別墅有大概三個小時的車程,非常遠,也非常偏。

它可不像武夷山,是那種重點開發之後的風景區,屬於一座野山,平常根本不會有人去雙龍山。

我想刑老闆既然選擇了雙龍山,鐵定也是打的這方面的算盤,人少,好來事,打多大的場面也不會有人來管的。

頂級陰人對決,只要不傷害無辜百姓,同樣也不會沾惹因果。

“媽的,今天是星期六吧?怎麼人這麼多?”我開着車,路上堵了個半死,一陣躲閃騰挪,終於出了市區。

出市區,車子就好開了,一路上,風馳電掣。

快要到黃昏的時候,我們總算到了雙龍山。

我剛到雙龍山的山腳,我就接到了刑老闆的電話。

“喂!你到了?上山吧,我坑都給你挖好了,打一場,你贏了,儘管走,如果輸了,只要你同意加入我的生意,咱們之間恩怨一筆勾銷,我保你榮華富貴,但你要輸了,還不同意加入我的生意,那今天這個坑,就是給你們挖的!”

“行!我李善水說話,一口唾沫一口釘,輸了,我就和你做這筆買賣,贏了,你自行了斷。”我對刑老闆說。

“可以,上來。”刑老闆說到這兒,掛了電話。

這場賭鬥,我賭上的是招陰人家族的榮譽,刑老闆賭的是自己的命!

我們一行人下車,開始往山上走。

我、胡七七打頭陣,塗鴉、大金牙風影走在中間,石銀和趙長風斷後。

面對這一戰,胡七七似乎很放鬆,她雙手反揹着,緩緩的走着,風吹起她那蒼蒼的白髮,說不出的從容。

我卻有很重的心思了,胡七七真的能夠對過刑老闆嗎?

照理說胡七七是胡家上門野仙,實力那自然非比尋常了,應該鬥得過刑老闆,只要刑老闆不是“那個人”!

我們慢慢的上山,還在雙龍山不是特別高,四五十米的一個小山包,很快我們幾個都到了山頂。

刑老闆坐在山頂平地的一角抽着煙,旁邊站着黃馨。

在刑老闆前方五米處,有一個大坑。

四五米寬、四五米長的樣子,據刑老闆說,這個山坑,就是爲了埋葬我們使的。

見我們過來了,刑老闆指了指大坑,說:密十三就在這裏面,黃馨在我邊上,你們如果贏了我,那我人完璧歸趙,你們也可以走,輸了,你們能不能活,就看招陰人的表現了。

“喲,喲,喲,這強盜也學會人家搞公平了?還要決鬥?單挑?”刑老闆話音剛落,風影就數落着刑老闆。

石銀則明褒暗貶的說:嘖嘖,老子石銀,坑蒙拐騙偷,什麼都幹過,自認爲全天下再也沒有比我更壞的人了,但是……草你奶奶,我見了你刑老闆,我才知道,原來我還真不算特別壞,在下……服了!

他剛說完,風影鳥籠裏的鸚鵡小八也不停的蹦躂着:服了,服了!

哈哈哈!

我們齊聲大笑,就連比較高冷的胡七七,也忍俊不禁,右手背頂在嘴脣上輕笑。

“哼哼,男子漢大丈夫,手底下見真章,你們罵罵咧咧個沒完,也沒什麼用,來吧,誰跟我先交手!”刑老闆這人是真吊,一個人面對我們這麼多陰人,一點都不帶怵的,光憑着一點,這刑老闆,不是凡人!

“我來!”

石銀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不吝,聽刑老闆一說,直接衝着刑老闆狂奔了過去。

刑老闆也一下子躍過了那個大坑,嘴裏一百個不屑:哼,手下敗將,何敢言勇。

他兩三步便走到了石銀的面前,面對石銀的金剛手甲,他竟然不閃不避,對着石銀的拳頭,就是狠狠一擊!

轟!

石銀被直接轟倒在地上,手肘處,想來是折了。

一擊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石銀被擊倒,趙長風作爲石銀的好基友,那自然是不甘心了,他一伸手,放出了一隻小鬼咒。

那通體發黑的小鬼,飛向了刑老闆,衝着刑老闆的手,咬了過去。

不過平常小鬼咒十分囂張,此時遇到了刑老闆,只怕沒那麼好的事了,還沒張嘴,刑老闆一記下劈拳,直接把小鬼咒,劈到了地裏!

刑老闆對付我們這些陰人,幾乎是一下一個,根本就沒有還手的力量。

也是,一個能在一招之內,生擒密十三的狠角色,自然不是我們對付得了的。

我直接拱手對胡七七說:七七,看你的了。

“哼哼。”

胡七七突然揚手,將身體反拉成了一張弓,雙手指甲突然變長,像是一柄柄鋒利的彎刀。

“拿命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