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天兵,木架,皮鞭,鐵鏈全都不見。

一副虛無縹緲的圖象,煙消雲散,毫無蹤影。

君凌拿着劍,站立在遠處,額頭冷汗淋漓。

過去了,那折磨人的圖像,折磨人的聲音都消失了,山洞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長劍落下,插在地面上搖來晃去。

君凌砍這一下,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一般。

受傷的胸口因動作牽扯,很疼痛,似有裂開的痕跡。

他單手覆在胸口上,深吸一口氣,把插在地面的長劍收回。

環顧四周。

場景又回到剛纔盤旋石塊上。

一片一片石塊盤旋向下,到底通往何處,他的鬼氣被壓制無法窺知。

對着引魂燈道:“帶路。”

引魂燈在前方飄行,君凌跟在它身後。

一人一燈往下移動,一圈兩圈三圈……君凌顧及傷勢,走的並不快,但半個小時後,君凌愕然發現自己丟棄被隔開沾血的外套

,落在剛纔走過的石板上。

他冷笑了一聲。

鬼打牆這樣的招術用在他鬼太子的身上,未免太小看他了。

他把手上的鬼王之戒輕輕轉動,戒指射出一道翠綠色光珏,光珏把薄霧穿透。

腳下的石板不見了,道路變成亂石堆積而成的臺階。

說是臺階,看起來雜亂無章,沒有路,是石頭堆砌而成。

臺階一直向上延伸,至盡頭看不見。

君凌踏上凌亂的臺階,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走了十幾分鍾,終於摸到大山內部的牆壁了。

他用手感知了一下石牆,卻發現,小輝的氣息被斬斷全無。

他手頓了頓,收回來。

怎麼會感覺不到了呢?

難道小輝的氣息,全是爲了吸引自己,把自己騙來的原因?

一時間,一向自信的鬼太子有些犯難了。

……

冥界。

北冥皇宮內,鬼王大人和鬼後回來了。

他們回來的時候正是天界下詔書的第三天回來。

君凌還是音信全無,當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小幽第一時間內去了後殿尋找君羨和馨馨。

君凌讓給他們送來的信件裏,沒有提到他要外出,後來鳳子煜的加急信封中,反覆提到必須提前回來。

說了天界規定三天時間讓君凌負荊請罪,而且君凌不在北冥皇宮,去了凡間,下落全無。

當時小幽和君無邪立即第一時間趕回來。

此次的遊說,還差最後一個地域沒有去,因爲還沒來得及遊說,便被十萬裏的加急信件催回來了。

剩下的,全部答應聯合冥界抵抗天界,而且會將以派主力軍隊進行應戰。

小幽抱着孩子,看着馨馨連續兩日來並沒有休息好,眼睛佈滿血絲,黑眼圈極重。

她安慰道:“你不要擔心了,君凌不是個衝動的人,他既然答應你把小輝帶回來,就一定能帶回來。”

“鬼後,我怕這是個圈套,還怕天界故意把他引過去,圍困了三日……到時君凌無法出面,他們就更有理由攻打冥界了。”

小幽抱着孩子坐在黃梨花木椅上。

孩子因爲母親的失眠,影響了睡眠,現在在小幽懷裏睡得很香。

小幽笑了笑:“不要把君凌想的太弱,也不要把冥界想的不堪一擊。即便天界真的如此要挾,那又如何,我和君無邪難道還能把

他交出去?”

接着,她搖了搖頭:“不,孩子做的事情,不管對錯,我和君無邪都會一力承擔下來,況且我並不覺得他做錯了。當年也有女人

橫在我和君無邪中間,我們之間有平常情侶的誤會,猜忌,相互折磨,就因爲那個女人,我差點還和他離婚了。最後那女人被

君無邪殺了,我和他之間的感情才得以穩定。”

“所以,君凌沒做錯,真要承擔殺了她的後果,冥界能承擔的起,你放心吧。”

馨馨充滿感激的點頭。

其實,像她這樣沒背景,沒實力,還普通不得了的女生,凡間一撈一大把,何德何能讓冥界鬼後對她這麼好。

君凌還這麼寵愛她。

只是她會擔心君凌是否出了什麼事,既然能把他給控制圍困三天,周圍環境一定很危險和艱難。

小幽看出她的擔憂,安慰道:“不要害怕,君凌這一輩子過的太順利,幾乎沒吃過什麼苦頭,當年君無邪白手起家,從一無所有

建立北冥,屹立在冥界三分天下成爲強的王者,再到二十年前的冥界三分統一,君凌降生……”

“冥界所有敵人,都被君無邪清了個乾淨,他二十年來沒遇到什麼太大的難事,這次的事就當是他人生的一大曆練,就算沒有嵐

宜公主的事情被天界爲難,以後也會有各種各樣的藉口,被天界扼住喉嚨要挾,這一役肯定會打。”

“只是不知道會以何種原因,什麼時候打,或許十年後,二十年後,一百年後……你不要愧疚,不要自責,更不要擔憂,冥界和

君無邪並不是承受不起。”

馨馨緊皺的眉頭舒展開,點了點頭。

“謝謝鬼後的開導,讓您費心了。”

“你啊,就是想得太多,去吧,你肯定兩天一夜沒好好睡過了,去好好睡一覺。”

小幽衝她身後的夜姬使了個眼色。

夜姬上前,挽着馨馨的手臂:“太子妃,我們去寢殿安歇吧。”

“去吧,孩子給我照料着,醒了就給你送過去。” 夜姬照顧小幽躺下,把屏簾放下之際,小幽說:“我怕這一睡得太死了,外面若有什麼風吹草動的,你把我叫起來,別瞞着我。”

夜姬道:“是。”

“現在什麼時候?”

“回太子妃,大概上午九點。”

“君凌還沒回來,鬼臣絞盡腦汁想對策,鬼王和屍皇還在御書房商議,冥界非常時刻,你下午四點前就把我喊起來,我不能躺的太久了。”

“是,太子妃。”

夜姬幫她掖好被角就出去了,出去前關上宮門。

一出去後,鬼後便立在一旁,小殿下交給幻蝶抱着了。

“這幾天怎麼回事?馨馨的精神如此差?”鬼後問。

夜姬連忙跪下。

“起來吧,你且跟我好好說說。”

……

鬼後回來一席寬慰的話,讓馨馨睡眠安穩了不少,夜姬一出去關上門她便實實在在睡着了。

一直睡到下午四點,整整七個小時,她正常失眠時間補夠後才醒的。

醒時看了牆上掛賬,四點過十分了。

下牀準備穿上鞋子,正巧碰見夜姬從外面回來。

一擡頭,看見夜姬神色衝忙從外面進來,進來後第一時間不是看屏簾,而是走到桌前發呆。

有些不對勁。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夜姬以前在宴擎麾下替他做事時,戾氣重,癲狂,不折手段,說白了就是赤果果的女殺手。

經過了鍾毓母親調教一段時間後,夜姬穩重,內斂,成熟……一些小事甚至都會幫她想到,不論是在北冥皇宮還是太子殿,她都是馨馨最器重和信任的不二人選。

下面的小事,都會指派她去做。

她在做什麼?

想什麼?

她準備起牀都不知?

以往,她在宮門外面聽見屏簾響動,都會第一時間進來,幫她更衣梳妝。

馨馨站直以後,她伸手將簾子勾在牀角,從衣架上取下衣服披上。

這時纔看夜姬轉過身。

夜姬見馨馨起來了,連忙過來幫忙。

“太子妃,夜姬疏忽了,抱歉。夜姬現在就幫您梳妝,鬼後說五點用晚膳,讓我扶您過去。”

馨馨坐到梳妝檯上,把衣服扣好。

夜姬在她身後梳妝。

手拿着玉梳,欲言又止。

馨馨把手交疊放在身前,看着鏡子後的夜姬。

“說吧,你魂不守舍的,到底是出什麼事,君凌有消息了嗎?還是他出事了?”

夜姬捏着玉梳搖頭:“不,不是的,鬼太子殿下還是沒有消息。”

馨馨手一頓。

距離三天結束沒幾個小時了,君凌還是沒有回來嗎。

她不免有些擔憂。

夜姬覺得自己說錯話了,又繼續道:“鬼王大人和南陰屍皇,衆朝臣都商議準備迎戰,不管鬼太子在不在北冥,他們都不會讓鬼太子去負荊請罪的。”

是了,鬼後都說並不怪鬼太子殿下。

天界對冥界早已窺視太久,這一役遲早會打的。

只是因爲嵐宜的原因,這個導火索。

馨馨內心有些愧疚。

正梳着,夜姬忽然把玉梳放在梳妝檯上,跪下。

“怎麼了?”馨馨回望突然跪下的夜姬。

“有什麼事情你站起來說。”

夜姬看馨馨時,一臉爲難和糾結。

倒是也站起來了。

“太子妃,有一件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這件事已經快三天了,我覺得再不說,萬一真打起來,您日後說不定會怪我。”

“你說,我何時沒有相信過你。”

“是這樣的,三日之前,鬼太子和鬼臣商議負荊請罪的詔書時,有一宮人帶着侍衛從後門進來,說要見你一面,那名侍衛是守衛皇宮狹門的。”

“皇宮裏就是除去辦事的宮人進出的小門,比如採購,運貨,那類的小門,有一個人前幾日就守在那兒,說一定要見您一面。”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別亂來 “當時本想先通告太子殿下的,他要應允了,才能放進來和您見一面,可是太子殿下這不是一走就快三天了,無法,我只得一直拖着,後來宮人頻繁催,因爲那個人好像受了重傷,血流不止,要再不見您就會魂飛魄散。”

馨馨聽到這裏,站起來擰眉道:“是誰?”

“夜姬不知,不過您放心,屬下吩咐讓人給他把藥服下,傷勢得以控制,只是那個人怎麼趕都不離開,也不願意見鬼王鬼後,只願意見您一個人,對了,他跟我說了他的姓氏。您看看認識嗎?”

“姓什麼?”

三史劍客鬧大唐 夜姬回答:“姓安?”

安?

司焰烈的得力助手,安大將軍?

他來這裏做什麼?

君凌要是知道他來此處,指不定會把他拿下,打下天牢。

當年司焰烈聯合嵐宜做的那個局,安將軍又在從中幫助多少。

自從司焰烈把她困住,差點把她給餓死,她對司焰烈就恨之入骨了。

夜姬看馨馨幾番變換的臉色,最後臉色定格在憤怒和恨上,心下有了定奪。

“您要是不想見他,我現在就差人把他趕走。”

馨馨站起來,擺手道:“不,我去見。”

趕走做什麼?

安家是司焰烈最後的依靠和仰仗,安將軍受了傷來找她,一定是司焰烈走投入無路了,纔會求她,讓她放過一馬。

君凌沒上落雲島去誅殺嵐宜之前,據說鬼王大人八方通緝司焰烈……“您真要見?”

“見,你去給幻蝶回個話,說我晚一些去用晚膳,讓鬼後和君羨不用等我。”

“是。”

……

馨馨和夜姬出現在狹門時,看見宮外小道邊緣的碎石堆裏,安大將軍在打坐。

他身下墊了一塊厚重的毯子,身上也披了一個。

他是當下凡間的打扮,平頭短髮,穿着襯衣,沒有外套,白色襯衣染了血色。

血色黑色,臉上有明顯錯亂的傷痕,似乎經歷了一翻爭鬥。

夜姬在馨馨身邊小聲說:“起色好多了,前兩天魂體都在幻化的邊緣,北冥皇宮附近陰氣重,也很適合他療傷,只是一般的鬼魂不敢進入或者接近這裏。”

馨馨點頭,走到安大將軍到面前。

“安將軍。”

安將軍聽見來人的聲音,眼睛緩緩睜開,看見馨馨立在面前,身邊還站着魔域而來的鬼體。

是前兩天給他療傷藥的女魔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