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我對面,一個壯觀的景象出現我的面前。

只見八條鏽跡斑斑對鐵鎖,把一口黑色的棺材給綁着,掉在半空中。

鐵鎖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不僅僅是鐵鎖有符文,就連那黑棺上,也密密麻麻的刻着各種眼花繚亂的符。

邪氣,原來來至於這口黑色邪棺!

裏面,不是一般的殭屍! 院長大人的心中隱隱有一股不好的感覺。

接著就聽到紅衣女子說道,「那還用說么?院長大人這麼有底氣,肯定是因為他們學院的守護神獸在呀,守護神獸這麼強大,一定會替院長大人好好守護著學院的。

所以,他老人家自然有底氣呀!」

說完,慕容清清向帝玄御看過來,笑嘻嘻道,「每個學院都有守護神獸,蛟龍學院自然也有,而院長大人的底氣,就來源於此,我說的對不對呀?院長大人。」

院長看著眼前嬌俏的紅衣女子,嘴角狠狠一抽,這不是龍王學院慕容老傢伙的掌上明珠,他們家唯一的小孫女,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別看她一臉嬉笑,可她剛才說出來的話,比誰都更要扎他的心窩子。

失去了守護神獸,本來就是讓他心痛想吐血的一件事情,但是這個時候她提出的,不是在他的傷口上捅一刀又是什麼?

院長正想說些什麼,但是這話突然讓別人給搶了去,說話的正是七長老,「這個小姑娘說的對,我們蛟龍學院擁有著神獸,所以說,不管是什麼魔神鬼怪,我們也都不會放在心裡的。

想要扳倒我們蛟龍學院,也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本事,所以,大家都散了吧,現在回去等待消息,這件事情我們肯定會給大家一個解決,一個交代的。」

院長聽了他的話,鬍子忍不住一抖,心中一驚,他這麼說,要是讓別人發現了,他們的守護神獸並不在學院里,那該怎麼辦?

院長看著眼前的紅衣姑娘,這個女子他知認識,但是她身旁的男子,他就不知道了,但是他覺得他一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太好了,蛟龍學院的守護神獸在,那我們大家還擔心什麼呢?對不對?」眾人立即興奮了起來。

「沒錯沒錯,我們怎麼把這一茬給忘了,學院的守護神在,我們就能夠安心了,大家都走吧。」

「等一下!為了讓大家能夠更加安心,還是把神獸守護神,請出來給大家看看吧,這樣也能夠讓大家更加吃得好,睡得好。」

這時,又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出現,說道。

院長看了過去,此人看著性子儒雅,但是眼裡也透著邪氣,拿著一柄摺扇,顯得風流倜儻,在他的身旁也有一個身形嬌俏的美人。

此時又冒出來一對俊男靚女,讓他懷疑他們跟慕容清清到底是不是一夥,過來坑他的。

但是這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旁邊的一些人已經開始大呼小叫,「沒錯,為了讓大家放心,院長還是把守護神獸給請出來讓我等瞧瞧吧,也好更加放心不是?」

「是啊是啊!」帝玄御和慕容清清兩個人在這邊煽風點火,另一邊,玉寒夕和帝凌雪兩個人也在那兒煽風點火。

成功的引起了那些家族人們的注意力,也一個個跟著叫喊著,想要看看神獸。

院長冷冷的眯起眼睛,眼中閃過一抹冷意,但是抬頭,他依舊溫和的面對眾人。 「大家安靜,聽我說,守護神獸是不輕易出來見人的,它有它的驕傲,所以很抱歉。」

「什麼?難道守護神獸害怕見人?我怎麼感覺這話不對勁呢?還是說,你們的守護神獸根本不在學院里啊!」帝玄御立即開口起鬨道。

「當然有,我們的話,輪到你一個外人質疑么?」七長老連忙瞪著帝玄御。

「那真是奇怪了,既然有,那你為什麼要惱羞成怒,全部拿出來給我們看看,證明一下啊,你這麼說的好假呀,我看你們根本沒有吧。」玉寒夕摸著下巴說道。

眾人們一聽這話,也不等七長老再次反駁,便一個個開始幫襯著說話,「沒錯,院長,既然你有,為什麼不敢將守護神獸請出來?

還有,各位長老,我們只不過是想要看看,哪怕是離得遠遠的,也可以啊,難道這有什麼難的呢?還是說根本沒有嗎?」 鑽石總裁的甜寵嬌妻 眾人突然起了疑心。

慕容清清點了點頭,「對呀,你說神獸怕人,我怎麼不知道呢?我師父家的神獸一窩呢,多了去了,我每天都和它們打交道,它們還扛著我師父的兒子飛來飛去,哪裡有什麼它有它的驕傲,還不敢出來見人的。」

眾人聽了慕容清清的話,嘴角一抽,什麼她的師父有一窩神獸?還帶著她師父的孩子飛來飛去,難道現在神獸有這麼不值錢么?

看眾人不相信的眼神,慕容清清聳了聳肩,也沒有說太多。

她拉過帝玄御說道:「他身上就有一隻神獸,現在就給大家看看。」

眾人立即眼神期待的看向帝玄御,竟然有神獸?神獸啊,那可是他們一輩子都不能見到的東西,難道他們今天就可以見到了嗎?

「好,我才不像某些人這麼小氣。」帝玄御看了一眼院長,就是故意再說他們小氣,隨後他縱身一躍,飛到高空中,打了個響指說道,「龍兒出來吧,讓大家看看你,咱們才不害羞呢。」

「嗷——」接著,一條巨大的黑影出現在半空中,一道嘹亮的龍吟聲響徹天際。

「這真的是神獸啊!」眾人驚呼。

龍兒大顯神威,吐出了一口龍息,把眾人還有那些長老們吹的七零八散。

院長大人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紅,因為眼前這條龍,是真正的神獸,接受過傳承的,而且,還是飛龍學院的,他又怎麼會不認識?

七長老瞪大了眼睛,心中氣震驚得無以復加,這是真正的神獸啊。

「哇塞,這是神獸啊!」玉寒夕也在旁邊當做一個托,開始誇張的大叫著。

這下,眾人似乎都相信了慕容清清之前說的話,看人家隨手拿出來一個神獸,莫非她師父家的神獸也是真的?用都用不完,並且還用來帶著孩子玩兒,這也太了不起了吧!

眾人看著慕容清清的眼神兒,都嫉妒的發瘋了。

高手們氣得捶地,太不公平了吧,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原來就是這個意思啊。

帝玄御和慕容清清兩人牽著手,兩個人看著底下這些人的變化,看到他們嫉妒的眼神,他們心情很美好的笑了笑,他們最喜歡欣賞他們這些眼神。 “晃噹噹……”八條鐵鎖晃動了一下,看樣子這黑色邪棺裏的殭屍想要逃出來。

“張孽!”山洞內傳來了王心怡的聲音,我看了看周圍,只見在我左邊一百米處,王心怡正抱着劉翰的身體哭着。

我跑了過去,蹲下來看着劉翰的身體問道:“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王心怡焦急的哭了起來:“我們在樹林遇見了一隻黑白相見的兔子,然後一直跟着兔子,跑進這山洞,劉翰一進來就暈倒在這裏,我繞了幾圈,一直找不到山洞的出口。”

“找不到出口?”我疑惑道:“那你怎麼看得見我?”

“我聽見有腳步聲……”王心怡看着我哭道:“快點帶我走吧,劉翰好像中暑暈倒了,還有那副棺材,怪滲人的!”

“你等下!”我從揹包裏拿出兩片柚子葉,遞給王心怡說道:“擦在自己的眉毛處。”

“這是什麼?”王心怡把柚子葉擦在眉毛後,又看了看周圍,驚道:“怎麼周圍這麼清楚?”

“上面,有一個洞口。”我指着上面說道:“這個洞不是天然的洞,被人開採過。”

“你背起劉翰走吧,我扭到腳了。” 巨星的彪悍媳婦 王心怡懇求我道。

重生之一品庶後 看着面前昏睡的劉翰,其實我現在很想拉他墊背做替死鬼,我雖然會道術,但是旁門左道我也會幾個。

只要把我的生辰八字,以及其它的命理東西放在劉翰身上,把劉翰的魂魄替換成我的魂魄,到時候死的人就不是我!

可是這樣做有損陰德,就算這次我不死,下次必有一次意外讓我有大劫,不死也會殘疾。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句話不是口裏說得算,假如我現在跟着王心怡他們逃出去,黑色邪棺裏的殭屍就逃出來。

這殭屍能隔空吸食水猴子身體的邪氣,壯大自己的屍氣。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中暑了。”我扳開劉翰的眼皮,皺眉道:“好像已經沒氣了。”

“張孽,你別嚇我!”王心怡緊張的說道。

“你揹他出去吧,我還有事情要做。”我站起身來說道。

“張孽!你還是不是人!”王心怡忽然罵道我。

“王心怡同學,我跟你說。”我蹲下來,看着王心怡說道:“我張孽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至於誰不是人,你看下那棺材,那纔不是人!”

“我讓你救人你也不願意?”王心怡喊道。

“救人我願意,但是這傢伙沒死,管老子屁事!”我罵道。

王心怡正想開口說話時,我把揹包裏的毛筆拿出來,然後沾了沾瓶子裏的黑狗血,在劉翰的眉心上,點了一點。

接着一巴掌對着劉翰的臉扇了過去,罵道:“給我醒來,還裝死!”

幾秒過後,劉翰慢慢的睜開眼睛,一見到我,忽然坐起起來,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壓在地上。

“劉翰,住手!”王心怡在一旁喊道。

“你敢動我女人!”劉翰怒道。

“去你媽.的!”我一腳對着劉翰的肚子踹過去,坐起身一拳對着劉翰的臉打過去,怒道:“老子救你,你還反過來打我!”

“啊!”劉翰被我壓在地上,力氣敵不過我,我拿出之前的那把小刀,抵在劉翰的脖子上,說道:“劉翰,今天我殺不了你,算你命大!”

收回小刀後,我站起身來,對王心怡說道:“你們出去吧。”

王心怡把劉翰給扶起來,看着我問道:“你不出去?”

“滾啊!”我怒吼道。

“心怡是女的,你對着她吼,是不是男人!”劉翰推了我一把罵道。

“晃盪……”對面的鐵鎖再次發生聲響,我看向黑色邪棺,只見那邪棺劇烈的抖動起來,鐵鎖似乎就要被掙斷。

“快走啊!”我把劉翰推到一旁喊道。

把包裏的東西全部倒出來,當我要跑到黑色邪棺那邊時,劉翰忽然一把抱住我,把我給丟在地上,扭着我的衣領罵道。

“你現在要是不給心怡道歉,就別想走出這個山洞!”劉翰看着我說道。

“轟……”山洞忽然搖晃了起來,對面的棺材出現了裂縫,屍氣大量的涌出來,我一把推開劉翰,然後跑到邪棺處。

那些屍氣全部往我這邊飄過來,我拿出一張符在面前揮一揮,這些屍氣便散開,隨後跳上棺材上。

半跪在棺材蓋,咬破中指在手掌心畫上一道鎮屍符,按在棺材蓋,棺材的抖動小了不少。

“張孽,你在幹嘛?”王心怡在對面喊着我。

“你媽.的!”我大罵一聲,喊道:“趕緊走啊!”

“跳上棺材就當神祕了是吧!”劉翰快步的走過來,似乎想要和我打架。

“轟隆隆……”棺材抖動又開始劇烈,我掌心符都鎮不住,只見一條條鐵鎖相繼斷裂,棺材墜落在地面,發出一沉悶的響聲。

我摔倒在一旁,劉翰把我給抓起來,然後把我按在一旁的石壁上,怒道:“你小子趕緊給王心怡道歉。”

“道你媽啊!”我一腳踹開劉翰,從兜裏拿出墨斗線來,然後把黑狗血倒在墨斗線上,接着跑到棺材處。

“絲絲絲……”棺材的屍氣慢慢的減弱,結果一聲巨響:“嘭!”棺材爆裂,碎木塊散落在周圍。

我拍散周圍的屍氣,仔細一看,只見一個穿着古代將軍戰甲的殭屍,立在不遠處,這殭屍雙眼一睜開,一股龐大的屍氣立馬涌了出來。

“妖怪啊!”劉翰狼狽的跑到王心怡的身邊喊道。

這殭屍在屍妖級別以下,不過比普通的毛僵厲害很多,看面前這殭屍,應該是清代的人,看似不像是甲屍之類的。

這殭屍看了看周圍,忽然跳動了一下,口裏吐出一縷屍氣,屍氣沾到地上的木屑,木屑立馬融化成褐色的液體。

“蔭毒殭屍!”我看着面前這殭屍皺眉道,看來這次遇到大傢伙了。

蔭毒殭屍本身就有毒,在《十三尸禁》裏排行第八,我鬥排行第十三的殭屍都有壓力,更別提這個蔭毒殭屍了! 看得見得不到,哈哈哈。

帝玄御笑了笑,「好東西就是要跟大家一起分享啊,怎麼樣?現在大家高不高興啊?」

底下的人嫉妒歸嫉妒,很快有人看向帝玄御驚訝的說道,「原來公子就是飛龍學院新上任的院長啊,難怪難怪。」

聽到此人這麼一說,院長也開口說道,「原來是帝公子,不過新院長大人你今天來蛟龍學校做什麼?」

作為他們幾大院長的院長之一,他有必要觀察觀察帝玄御現在的處境。

院長眯起眼睛,光是帝玄御跟帝家一個姓,就讓他知道這其中的事情不簡單了。

「也沒什麼,其實我今天來就是想要看看貴學院的守護神獸,看看它是不是跟我家龍兒一樣,我們家龍兒一個神獸太孤單了,正好想過來找個伴兒。」帝玄御笑嘻嘻道。

院長老臉一黑,就知道他小子不安什麼好心,他這個理由找的可真是夠呵呵的。

院長黑著臉瞪著帝玄御,這混蛋分明就是來搗鬼的。

「院長,你就快點把守護神獸給拿出來吧,不要再拖延時間了,大家只要看一眼神獸也就徹底放心了呀。」玉寒夕道。

接著又有人跟著說,「沒錯,我們要看一下神獸。」這些人中,還有風凌他們幾個。

院長一看他們幾個就不是個好東西,但是他們又能怎麼辦。

因為他們已經成功的煽動起來其他家族的人了。

「沒錯,我們要看一下神獸,我們要看白澤神獸。」

院長徹底沒有了辦法,他在沉思,現在該要怎麼樣才能解決這次的危機。

這時,遠處傳來一道吼聲,眾人紛紛震驚的轉頭看過去,發現了一個白色威武的身影出現。

「那是白澤神獸,白澤神獸出現了!」

白澤神獸的現身,讓全場都在沸騰。

還有院長,和那些蛟龍學生們,院長眼底閃爍的精光,他做了院長這麼多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得到白澤,只是沒想到神獸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他的眼前。

看到了真正的守護神獸,他的心中生出一股膜拜。但是,守護神獸是為什麼突然出現這裡呢?

虛空處,只有白澤神獸的身影,沒有看到其他人。

這怎麼可能?難道是它自己有了記憶,自己重新回歸到學院嗎?

院長的心中一喜,但下一刻,他嘴角的笑意便僵在了臉上。

「恭喜院長,守護神獸回來了。」一道磁性邪魅們的嗓音落下,接著,前面便出現一個頭銀髮的男子。

男子從天而降,他擁有著鬼斧神工般雕刻的面孔,五官極其英俊,他好像俊美的邪尊一般,美的讓人不敢逼視。

可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該男子落下的時候,半空中的白澤神獸也乖順的來到他的跟前呢?

新晉嬌妻:腹黑總裁,愛不夠 這明顯就是在歡迎它的主人一般,一切答案浮出水面,他,就是白澤神獸的新主人。

蛟龍學院的人頓時心中一驚,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他們學院的守護神出現了,但是主人並不是他們院長,也不是他們蛟龍學院的每一個人,只是一個陌生人。 “吼!”蔭毒殭屍怒吼了一聲,雙腳一跳,往劉翰那邊跳了過去,我拿出銅錢劍,對着蔭毒殭屍衝了過去,從後面用銅錢劍拍蔭毒殭屍的後背。

立即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蔭毒殭屍立馬被我吸引了過來,轉身雙手甩到我的胸口,把我的衣服給劃破。

我退後幾步,摸了摸衣服,幸好皮膚沒有被劃破,要不然我馬上中屍毒,會變成另一個蔭毒殭屍。

在蔭毒殭屍的吸引力放在我身上時,我對着劉翰喊道:“快帶王心怡出去,快啊!”

“我出去了你怎麼辦?”劉翰顫顫巍巍的喊道。

“還裝什麼逼!快啊!”正喊着,蔭毒殭屍已經跳到我面前來,吐出嘴巴里的屍氣,飄到我的五官前。

我蹲下身子,打了一個滾,滾到了一旁,然後擠出未結疤的中指血,塗抹在銅錢劍劍身上,快速的念道:“秉誅邪,斬妖祟,奉三清祖師之命,開光亦邪,神兵火急如律令!”

中國龍組 銅錢劍發出一道紅光後,我正要衝着蔭毒殭屍跑去時,那蔭毒殭屍忽然跳去劉翰那邊,劉翰護在王心怡的面前,似乎想要抵擋蔭毒殭屍的攻擊。

“跑啊!愣在那裏幹嘛!”我對着劉翰喊道。

“我死都要保護心怡!”劉翰怒道。

“保你媽.逼啊!”我罵道。

但是已經遲了,蔭毒殭屍把劉翰給甩開,接着抓住王心怡的手臂,王心怡尖叫着喊着救命,可是劉翰被甩到一旁,完全沒有力氣站起來。

我把銅錢劍給插在腰間,撿起地上掉落的墨斗線,衝到蔭毒殭屍的背後,見蔭毒殭屍正要張嘴咬王心怡的喉嚨時。

我立馬扯直墨斗線,繞住蔭毒殭屍的脖子,怒喊一聲,往身後扯去,把蔭毒殭屍給扯倒,跌在我的腳下。

我拿起一張紫色的鎮屍符,貼在蔭毒殭屍的眉心上,蔭毒殭屍立馬閉上眼睛,被我定住了。

我慢慢的站起身來,看着地上定着的蔭毒殭屍,怎麼這麼容易被我定住?蔭毒殭屍不可能這麼弱吧。

“心怡,你怎麼樣?”身後的劉翰問道。

我跑到身後,見到王心怡的手臂有兩個血窟窿,應該是被蔭毒殭屍的手指甲給抓傷的。

此時的王心怡面青脣白,殭屍的手指甲本來就有毒,況且這殭屍還是蔭毒殭屍,毒上加毒,很快,王心怡的已經昏迷了過去。

“怎麼辦啊!”劉翰抱着王心怡的身體喊道。

“哭你媽啊!”我一巴掌對着劉翰的臉扇了過去,揪住他的衣領喊道:“你現在趕緊帶心怡出去,讓老穩用我的手機打給一個叫做魯三廿的人,快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