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趙…歡,主…人…有…何…吩…咐…..”女鬼說話的語氣很慢很冰冷,也聽不出來絲毫感情的色彩。

雖然這種聲音聽上去不是很舒服,但是我終歸能和她交流了,這總是好事。於是我又問道

“你爲什麼叫我主人?還有,深更半夜,你爲什麼要跑出來嚇唬人?”

趙歡聽到我的問話後,眉宇間竟然透着幾許掙扎。不過她好像不能忤逆我的意思一般,最終還是冷冷的回道

“形…被…束,魂…被…拘,你…爲…主,不…可…逆!”

“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聽到這樣的回答,顯然並不滿意。說實在的,她這話還不如沒說,這一說,反倒是讓我更迷茫了。不過我不想就着這個問題再追問下去,而是換個話題問道

“你爲什麼半夜要跑出來嚇唬人?還有,你說還你老公,你要結婚,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說知我不問不知道,一問倒卻是瞭解了這個女鬼整個的悲慘人生……

女鬼趙歡告訴我,她死的時候三十四歲,原是一個公司的高層經理,家庭背景不錯,自身條件又好,按道理來講,是一個人見人愛、容易尋到另一半而結婚嫁爲人妻的好女人。

怎知命運不公,趙歡第一個男朋友,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卻突然跟中毒了一般,七竅流血,離奇死去。

用了兩年的時間,趙歡走出了陰影,又認識了他的第二個男人。但是就在準備結婚的頭一天,自己的男人卻因爲高興過頭,給活活樂死了…….

一連死了兩個男人,趙歡有些害怕了,於是找了當地有名望的算命先生,求人家幫忙給她算上一算。

結果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說趙歡命犯太歲,乃孤煞命格,剋夫之相,只能一輩子孤獨終老…..

趙歡不相信,於是不久之後,又認識了一個新男朋友。結果,兩人還沒等結婚,只是準備去民政局領證的時候,從沒有癲癇症狀的男友卻發起了癲癇,最終急救不當,活活抽搐咬舌而死!

一連死了三個男人讓趙歡不得不相信自己命犯太歲,有剋夫之相。於是在某個深夜裏,她選擇了在這棟樓裏服毒自殺。

但可能是她的怨念實在太強,肉身雖死,但靈魂不屈,最終魂未歸入地府,擺脫六道中,逃脫五行外,成了一個只能侷限在這棟樓裏的怨念之魂。

我還從女鬼的口中瞭解到,其實解開她的心結並不難。她這輩子都沒有實現嫁爲人妻的願望。她只是想結婚,這輩子能有一個丈夫,哪怕這個丈夫不愛自己,她也都認了。

聽到女鬼趙歡的一番肺腑之言,我突然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憐憫之心。看着這個容貌如此出衆的鬼魂,卻因爲執着於自己的怨念而忍受着無法墮入輪迴六道的折磨,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要跟女鬼趙歡結婚!

我要跟她結陰親鬼婚,來幫她解開這個一直糾纏着她不肯輪迴的心結!

這個有些衝動的想法一經出現,我就極爲的堅定。我把我的這個想法告訴了女鬼趙歡,沒想到卻遭到了她的反對。她跟我說,與陰魂鬼物結鬼婚,有損壽元,是會遭到天譴的!

“滾一邊的天譴!天譴就是天道不公!讓你這個女人這一生遭受這份罪,他老天爺不管!我屠寬卻是要管定了!趙歡,等明天晚上,我把房間裝點的喜氣洋洋的,然後我身穿着紅色禮服,就和你拜陰堂,結鬼婚!”

我很男人的對趙歡如此說道,任趙歡如何不肯,我卻十分堅定。直到我拿出了我這個主人的身份,她這才肯點頭同意。

看的出來,雖然她身爲怨念之魂,臉上顯現不出什麼大喜大悲,但我好像能夠感覺到她的那種喜悅之情。

直到我們聊到了半夜兩點多鐘,我這纔將趙歡召喚離去。隨着我的召喚,趙歡化身爲一道黑影,鑽入了陰兵冊寫有她的名字的那頁裏。

就這樣,驚險離奇的一晚總算是結束了,我拖着疲憊的身體,總算是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本以爲可以睡他個昏天地暗,但我怎麼也沒想到,早上五點還不到,那個老不死的左關雲卻回來了。

左關雲有房門的鑰匙,他見我要死不活的睡在沙發上打着呼嚕,一點都不慣着我,直接飛起一腳就將我踹的清醒無比。

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沒好氣的對他說道:“我說左爺爺,你能不能不突然來這麼一腳?現在才幾點啊,就叫醒我。你不知道我昨晚可是忙活到半夜兩點多鐘才睡的嗎?”

左關雲一聽我這話,神色突然一緊

“怎麼?昨晚出了什麼事情?難不成你遇到她了?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你就睡好你的覺嗎?”

我坐起身來,衝着他沒好氣的說道:“全當聽不見,看不到?你當我耳聾眼瞎啊?這麼大的動靜,那麼瘮人的畫面,一個穿着大紅衣服的女人在那兒晃來晃去,你跟我說假裝看不見聽不見?你鬧呢?”

“哦?這麼說,你跟這裏的“主人”打過招呼了?看起來你們相處的還算不錯,至少你沒有像之前的那幾位那麼的狼狽!話說回來,我之所以這麼早過來,就是看看你有沒有被嚇死!”左關雲衝着我奇怪的笑了笑。

我爬起身來,對着他驕傲的說道:“我爺爺可是捉鬼大師,我會怕她一個怨念之魂?開玩笑呢!”

“恩?你知道她屬怨念之魂?果然不愧是屠不凡的孫子,在辨別鬼物這方面上,還是有一分道眼的。”左關雲衝着我點了點頭,表示很欣賞我一般。

“道眼?我要是不看陰兵冊上是這麼寫的,要是不聽趙歡這麼跟我解釋的,我哪知道她屬怨念之魂!”心裏雖然這樣想着,可是嘴上我卻不敢說。開玩笑,能讓左關雲這個怪老頭高看一眼,我心裏頭可是很爽的。

左關雲見我清醒了過來,便不再理會我,而是去衛生間洗了洗手,再次拿出了三炷香,準備給臥室案几上趙歡的照片供奉香火。

“咦?這照片你動過?”左關雲突然凝着眸子看向了我。

我想了想,之前爲了看清楚照片上的名字,我確實是有動過,於是回道:“沒錯啊,我昨晚動了,怎麼着?還不準動?”

左關雲並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冷着臉說道:“以後不要亂動,會引來晦氣的。”

拿起了照片,左關雲認認真真擦拭了一番後,轉過頭來對着我說道

“一會早點收拾收拾,我帶你出去吃些東西。然後跟我去城市學院辦入學手續。我找了一些關係,破格把你送進了這所民辦學校裏讀書。從此以後,你就是城市學院的學生了。”

“學生?上學?嘿!這倒是蠻有趣的。不過在這之前,我說左爺爺,你能不能給我撥點款啊?好歹讓我買身衣服。再說了,我還需要錢去置辦一些婚禮上的紅綢喜服呢!”我嘟囔着嘴,發着牢騷道。

“紅綢?喜服?你要這些幹什麼?”

“結婚啊!我昨晚答應了女鬼趙歡,和她結爲鬼婚,好讓她了卻心結,早日超脫輪迴六道!”我蠻不在乎的說道

“什麼?結婚?結爲…結爲…結爲鬼婚?!你小子瘋了嗎?你難道不知道,她是鬼魂,你可是活生生的人,人鬼相結,是要損壽元、會遭報應的!”左關雲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我就知道趙歡怪可憐的!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救鬼一命就要損失壽元,遭到報應?什麼邏輯!反正我認準的事,十頭驢子也拉不回來!”

左關雲看着我一臉的認真相,無奈的搖了搖頭,氣急敗壞道:“你啊!跟你的那個死鬼爺爺一個德行。行了!你願意怎麼樣就怎樣,我才懶得管你呢!”

聽左關雲說起自己的爺爺,我忙對着左關雲問道:“左爺爺,你知道我爺爺現在的下落嗎?我跟你說個事,我爺爺他人沒死、卻給自己立了個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了什麼?這各中緣由,你知曉嗎?”

“給自己立了個墳?這我可不清楚啊!我只知道,他不久前告訴過我,自己的孫子、也就是你會來投奔我,讓我一定要好好照顧。至於其他的,我還真就不得而知了。”

“那…那你和我爺爺是什麼關係?你瞭解他多少呢?”我依舊不依不饒的問道。

“什麼關係?算是同道中人吧!其實我和你爺爺的交情並不深。我只是知道他是一個玄學大師,擅長驅邪捉鬼。而我,曾經被他救過一命,就這麼簡單罷了。至於其他的事情,我卻一概不知?怎麼,你爺爺屠不凡出事了?”左關雲好奇的看着我問道。

“啊?沒有沒有!我就是好奇你跟我爺爺是什麼關係而已。嘿嘿……”

我打着哈哈敷衍着,雖然我很想跟左關雲說起爺爺神祕失蹤的那一晚所發生的離奇之事。可是聽左關雲這麼一說,似乎爺爺跟他也不是熟人,或許只因爺爺當初救了他一命,爲了報答爺爺,他才肯收留我的…..

早上六點左右,左關雲帶着我去了街邊的小吃攤吃了點早餐。然後領着我去了一個便宜的地攤,花了不到三十塊錢,就給我買了兩套衣服。兩套啊!一套十五,衣服加褲子,這價格我也是醉了…..

除此之外,更讓我蛋疼的是,他居然…他居然還問人家老闆要了一雙我能穿着的免費的鞋子,免費的鞋子啊!我都懷疑,這鞋子我能不能穿上沒多久,就能被我穿散了…..

買完了衣服,返回了左關雲的家,我脫去了自己身上的“野道士三件套”換上新買的衣服。這麼稍加一收拾,還別說,活脫脫的一個都市帥小哥嘛!

換好了衣服,我就屁顛屁顛的跟隨着左關雲來到了城市學院,辦完了一些繁瑣的入校手續後,我就得到校方通知,獲准明天可以正式讓我入學了。

等我離開學校校門口後,我轉過身來伸手就跟左關雲要錢買籌備鬼婚的用品。可關鍵時刻,這個左老頭非說我胡鬧,硬是不給我。

在我再三的懇求下,左老頭就給了我九十六塊零五角錢…..

看着手裏這一把散錢,我最終還是妥協了。

不過就在我轉身準備離開他的時候,左關雲卻突然莫名其妙的問了我這麼一句話

“屠寬,我問你,你知道什麼是鬼修嗎?”

“鬼修?鬼修是個什麼東西?”我一下子就被問住了。

高老莊 “你難道不是一個鬼修士?”左關雲以極其複雜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

“我是鬼修士?鬼修士是什麼我都不知道呢還鬼修士! 從未見過你真心 我要是、那我也是西紅柿!紅紅火火的多吉利。”我拽拽的說出了這樣一句不着邊際的話後,就拿着零零散散的九十六塊五角錢,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我不知道,就在我走出去了幾百米的距離之後,左關雲還是在那兒原地一動不動的盯着我的背影看,嘴裏不斷的念道着

“怎麼可能呢?明明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鬼修士的波動!” 手拿着左關雲這個摳門老頭給的九十六塊五角錢,我一時間犯了難。像現在這個年代,拿着這一把零錢,我能買些什麼東西?雖然我一直都跟隨爺爺在山上茅草房子裏住着,從沒有下過山。但是也常常聽爺爺嘟囔過說,山下的什麼什麼如何的貴啊!錢是如何如何不夠使啊!幾百塊錢都不好乾什麼啊……

不過雖然錢少了點,但是有勝於無,畢竟是自己伸手問人家要的,人家給我是情誼,不給我是本分,我是挑不出人家的壞處的。

既然要跟趙歡結鬼婚,那自己就必須要鄭重的去辦!雖然是結鬼婚,但那也是結婚啊!自己可能不當回事,但是對於趙歡這個一輩子沒能如願結婚的女鬼,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我知道,婚紗店這種高端的地方,憑我手裏的這點錢,連去租一件禮服的資格都沒有。反正結婚就是圖個喜慶,講究的是一個紅紅火火。所以索性,我拿着手裏的這些錢,花了七十多,買了好多好多的紅布。

至於剩下的錢,則是被我買了一些糖果和一點紅色的小柿子。結婚嘛!沒喜糖果子那哪說得過去?當然,一些紅色的喜字是必不可少的。

回到了左關雲的房子裏頭,我就開始佈置我和女鬼趙歡的“新房”了。

首先,我剪下來一些紅布,將各個窗戶都掛了起來。又將我買的那些喜字貼在了翻牆上。

嘿!這麼一看,還真有那麼點意思。

至於剩下的紅布,則全部用在了我自己的身上。我用這些紅布簡單的做了一身醜陋的紅布衣服算是喜服。反正趙歡身上也是一套大紅衣服。我現在也是一身紅,紅加紅,完全符合喜服的概念。

最後,我拿來盤子,將糖果以及紅紅的小柿子裝在了盤子裏。又出門找了一個空着的白酒瓶子,將瓶子洗乾淨後,灌滿了白水,算是用來充當喜酒的。

做好了這一切,我便躺在了沙發上矇頭大睡了起來。由於昨晚沒睡好,利用現在空下的時間,我趁機趕緊補個覺。

這一覺我睡的很踏實,直到晚上十點左右,我才醒了過來。

醒過來,我又裏裏外外將房子清掃了一番後,便穿上了自制的喜服,等待着凌晨十二點鐘的到來。

當牆上的時鐘指向了十二點的時候,我趕緊關上了所有的燈,而後拿出了陰兵冊,翻開了寫有召喚名字的那一頁。我之所以選擇午夜十二點這個時間,是因爲趙歡之前有跟我說過,她只喜歡在午夜十二點的這個時間以後出現。雖然我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是我還是選擇了照做。

“召喚趙歡!”衝着書冊,我大聲的喊了起來。

聲音剛落,就見從書冊中在趙歡的名字上,跳出來了一道黑影。當這道黑影出現後,整個房間瞬間被一片詭異的幽綠色光亮所覆蓋。

下一刻,在我的面前,趙歡一身紅裝,飄蕩在那裏。

當女鬼趙歡看見我的一身裝扮,又看了看我爲她精心佈置的房間,空洞的眼睛深處,我看到了一絲本不該出現的波動。我知道,她的表情雖然不能展現什麼,但是那一絲波動卻足以說明,她真的是很欣喜很激動。

“謝…謝…..”

趙歡語氣依舊冷冰冰的,但是這個時候,也許是我的幻覺,我總感覺這聲謝謝充滿了無邊的感情。

接下來,就是行夫妻之間的跪拜大禮。

一拜天地,我和她跪拜的是天花板…..

二拜高堂,我們拜的是面前的那堵牆壁……

夫妻對拜,我們相互對視,四目相望,而後行了叩拜之禮。

整個過程,她都很配合。而我,一直默言照做…..

喝交杯酒的時候,我知道她只是怨念之魂,沒有真實的形體。所以我代她喝了一杯用白水製成的喜酒…….

是的,她只是一縷怨魂,沒有形體,我本想抱抱她,卻總歸是天方夜譚。

一切的禮儀都完成了,我對趙歡說道

“你現在可以喊我一聲老公了!因爲我們結婚了。以後你也不需要問別人哭着喊着“還你老公”了!”

趙歡就那樣木訥的看着我,良久,纔回了句

“老…公……”

夜是寂靜的,這一晚,趙歡是美麗的。雖然她只是個怨念之魂,雖然她的臉上毫無表情,甚至那煞白的臉色看上去有些可怕,但她真的是絕美的。至少,她比那些大城市看似美麗的女人要可愛的多。

我對趙歡問道:“你現在解了你的心結了嗎?”

趙歡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心結已解。

“那你是不是可以魂入地府,重還六道,輪迴再生呢?”我又問道。

這一次,趙歡卻突然頓住了,好半天,她纔開口說道

“不!我…被…鎖…入…主…人…的…書…冊…中,一…生…侍…主,離…則…魂…滅!”

“什麼?被鎖入了我的書冊中?什麼意思?”聽到趙歡的話後,我整個人都變的不好了。

見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女鬼趙歡便對我解釋了起來。

原來,在女鬼趙歡的理解中,我手中的陰兵冊就是一個大的空間,也可以說是一個無邊大的世界。

而寫有趙歡名字的那一頁,則是趙歡的個人小世界。在這個世界裏,趙歡可以爲所欲爲,可以修煉,可以擁有自由的生活。

但是進入這個世界裏卻有一個致命的限制! 一日孽情:偷生一個寶寶 那就是這個世界因爲是我所賜予的,所以我就是理論上的主人。而被寫進了這本書冊中後,她將不得背叛主人,否則將魂飛魄散…..

我萬萬沒有想到,忙活了大半天,自己非但沒能幫助趙歡解脫,反倒是害的趙歡這一生都要被鎖在這本書冊裏,永遠不能背叛自己。

我突然感覺到我自己很自私,很自私很自私。看着手裏的這本陰兵冊,我竟然有着一種想要撕毀了它的衝動。但是理智告訴我,我不能這麼做,在沒有清楚這本書冊的具體來歷和具體作用的情況下,我必須要保留着它。這不是爲了我自己,而是因爲之前爺爺所說的話……

不過趙歡表示,她願意一直就這樣跟着我,因爲我是一個值得跟隨的主人。

聽到趙歡所講的信息後,我又一次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了這本陰兵冊。此刻,我完全明白了爺爺當初爲什麼會說,只要我擁有了這本書,萬千陰魔聽我號令,各路鬼怪任我點兵。因爲這本書,凡是記錄下一個鬼物,那這個鬼物這輩子都會爲我所用,不得背叛。

可是新的問題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了,爺爺爲什麼說我以後還會遇到更多找我麻煩的鬼物?難道這些鬼物就不怕我手裏的這本陰兵冊嗎?

這些問題,想的我腦袋都快炸了。但眼下想不明白,我也就無須再想了,索性將趙歡收回到了陰兵冊裏,而後準備睡覺。

天明,就是我進入城市學院入校的第一天。我從來都沒有上過學,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夠上學,要知道,我所有的知識都是爺爺在山裏教我的。對於上學來說,那可是一件很新鮮的事呢。

但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所入的這所城市學院完全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因爲入校的第一天,我就被捲入了一個詭異事件中…… 墨九狸和馮西遊是隨便在一個隊伍後面排隊的,一共兩個隊伍,因此墨九狸完全不知道她這邊考核的是沈若風還是夜瑾兮,但是鶴卻早就感應到了,墨九狸好死不死的排在了夜瑾兮這邊的隊伍了……

想到夜瑾兮那個瘋狂扭曲的性格,鶴就在心裡不斷的祈禱,最好夜瑾兮趕緊離開這裡,或者是墨九狸有事離開這裡,或者是自家主子趕緊來吧……

看著隊伍一點點縮短,鶴的心情也越發的鬱悶了,看起來自己的祈禱是沒用了啊,真不知道丹神在搞什麼鬼,為毛到二重天來選擇煉丹師啊,真是鬱悶死了……

墨九狸排隊等著也是無聊,和馮西遊兩個人站在隊伍裡面,倒是也沒什麼特別,墨九狸打量著煉丹盟,不得不說煉丹盟的裝修還是蠻豪華的,看起來就十分的高大上,墨九狸還發現凡是排隊考核進去的煉丹師們,出來都是一臉的興奮和激動……

一些女性煉丹師出來的時候,甚至是滿臉的嬌羞模樣,就好像遇到了心上人一般,哪怕是墨九狸這邊的隊伍,進去出來的煉丹師,女人臉上帶著羨慕嫉妒恨,而男人的臉上則是帶著一副春心蕩漾的模樣,好像是遇到了自己的夢中情人一般……

墨九狸看著前邊的隊伍,估計天黑之前是很難排到自己了,但是再回頭看看身後的長隊,猶豫了下覺得還是別離開的好,墨九狸如此決定主要是她確實想看看這真正的神,是什麼模樣!

再一個也是她擔心這神的脾氣萬一古怪難捉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離開不選了呢,反正都來了,就等著好了,抱著這樣的心思,墨九狸和馮西遊便繼續等了下去……

終於在天黑入夜後許久,輪到了墨九狸前面的一隊煉丹師進去考核,每次考核是五個人同時進去,下一隊也就輪到墨九狸了,鶴看著漆黑的天幕,心中這個鬱悶啊……

鶴現在只希望自家主子收到了消息,能快一點趕來,因為對上裡面的夜瑾兮,他也很反感啊啊啊啊……

可是眼看著就到墨九狸了,鶴也是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一會兒跟著進去了……

差不多一個時辰后,剛才進去的五個煉丹師,表情有興奮,有開心,也有失落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然後,裡面一個婢女對著墨九狸和墨九狸身後的等人喊道:「今天我們小姐累了,明早繼續!」

說完,嘭的一聲就把大門給關上了,看著緊閉的煉丹盟大門,鶴是鬆了一口氣,墨九狸確實嘴角抽搐了下,早知道如此,她就不等了!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墨九狸可沒有心情在這裡等一夜,於是帶著馮西遊轉身離去,但是墨九狸身後的眾人,顯然是沒有離開的意思,繼續站到了另一側沈若風的隊伍後面排隊去了……

只可惜沒過多久,沈若風這邊也停止考核了,即便如此,也依舊是沒能讓眾人離開! 天剛矇矇亮,我就按耐不住那股莫名的興奮勁,早早爬起了身子,準備去城市學院上學。

誰讓我是個土包子呢!這輩子就沒上過學,心裏對學校這樣的地方還是很嚮往的。再說了,學校的人多,大家在一起也不會那麼的寂寞,不像在山上,平日裏就只是我跟爺爺大眼對小眼……

匆匆收拾了一番之後,我就坐等着左關雲來接我。因爲左關雲之前可是跟我說好了,今天會帶着我上學的,而且還答應領我去吃早餐呢!

沒辦法,吃不起早餐的人,你傷不起啊!!!

可我左等右等,這個該死的左老頭就是不來了。

“奇了怪了!昨天這個老傢伙五點沒到,就跑來攪了我的好夢。怎麼現在都六點半了,他倒是連個人影都看不見了?”

就在我等的有些急不可耐的時候,就在時間馬上來到七點鐘的時候,這個老傢伙可算是被我給等來了。

當左關雲推開門後,我發現,似乎今天他整個人的氣色並不是怎麼好。隱隱約約我感覺到,在他額頭的位置處,總有那麼幾團黑氣在緩緩的遊走着。

“左爺爺,你怎麼現在纔來啊!都幾點了?這可是我第一天上學,遲到就不好了! 諸天之最強主宰 你還有沒有點時間觀念?”我有些不滿的對他言道。

“怕什麼?遲不了!昨天晚上我那邊出了點事,所以纔會這麼晚過來。”左關雲說話的聲音明顯有些嘶啞。

“怎麼了?出了啥事?”我好奇的問了起來。

聽到我這麼一問,似乎是對我有什麼忌憚一般,左關雲先是盯着我看了足足有那麼兩三秒鐘的時間,而後這纔有氣無力的對我說道:“唉!跟你說了也沒用,你還是早點收拾下跟我去吃早餐吧!”

“哎呀!你怎麼就知道沒用呢?跟我說說吧!說不定我就能幫到你!”左關雲不說,我反倒是更加想要知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