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等了好半天,門外再沒有任何一丁點兒的動靜,就好像門外的那一位,突然消失了一般。

牆上的掛鐘滴滴答答的繼續走着,在凌晨兩點,鐘聲敲響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扭動門把手的聲音,那聲音很是急促,就像是要把那把手擰下來一般。

張天祈原本已經稍稍放下的心,再次被提了起來,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住門口的位置,想着不管門外是誰,肯定不是什麼好人了,真希望這扇門再結實一些,只要對方進不來,自己就是安全的。

根據自己以往的“經驗”,自己這種身體不受控制的情況不會持續很久,只要自己能夠自由移動了,管他門外是誰,自己一準兒把他打倒在地!

就在張天祈想着這些的時候,門外的聲音再次突然停止,就好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可這一次,張天祈並沒有放下心來,而是繼續盯着那扇門的方向,想着不知道門外的那一位,接下來要做什麼。

果然,沒過兩分鐘呢,門口再次傳來擰動門把手的聲音,只不過,這一次不是急促的,而是緩慢的,一點點的擰動,張天祈甚至都能看到房間裏面的這個把手,也隨着門外那傢伙的擰動,慢慢的轉着圈。

“啪嗒”,當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張天祈心裏也跟着咯噔了一聲,這扇門的鎖已經被擰開了,門外的那個傢伙只要稍稍用一些力氣,就可以推門進入自己的這個房間了啊!

張天祈心裏緊張到不行,感覺自己這顆心臟,幾乎都要從嘴裏跳出來了,瞪大了雙眼,屏住了呼吸,就等着那扇門被打開,自己就能看到門外到底是誰了。

“吱呀”一聲,門被緩慢的推開,隨後高跟鞋的聲音再次響起,聽着就能知道,對方只邁了兩步,但是也已經走進了這個房間了。

因爲有門擋着,張天祈仍然看不到對方的情況,只能在門下面的縫隙裏,隱約看到一雙鮮紅色的高跟鞋。

這是什麼情況,一個女的,大半夜不在家裏睡覺,跑到這兒來算怎麼回事?還有,她到底是怎麼進來的?這房子門窗上都有報警裝置,任何一扇窗子或者門被打開了,都會有警報聲響起,自己根本就沒聽到任何警報聲,也就說明並沒有人闖入,可沒人進來,眼前的這位,又怎麼解釋呢?

張天祈覺得自己這腦袋有些不太夠用了,根本沒辦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兒,想着不如自己靜觀其變,看看等會兒門口的那個女的要做什麼,要是有機會,自己也好問個清楚明白。

差不多又等了漫長的兩分鐘,門口高跟鞋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張天祈把眼睛瞪得是要多大,就有多大,直勾勾的盯着門的方向,就想看看,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可等來等去,張天祈只聽到了高跟鞋噠噠的聲音在房間裏轉悠,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出現,這讓張天祈心裏一驚,腦袋瞬間變得空白。

那雙高跟鞋像是注意到了張天祈的變化似得,微微停頓了一下,之後調轉方向,直奔着張天祈的方向快步走了過去,等走的近了,張天祈才驚訝的發現,那真的僅僅只是一雙高跟鞋,上面並沒有腿腳,也沒有人啊!

ps:抱歉哈,之前寫的不怎麼滿意,這次修改了重新發,會一章一章替換掉的,謝謝各位親親的支持,喜歡的親親可以收藏一下,麼麼噠~

這是怎麼一回事,單單一雙高跟鞋,是怎麼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的?

張天祈完全沒辦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兒了,突然,一個想法衝進了張天祈的大腦,難不成,是鬧鬼了嗎?

這不對啊,鬼神之說壓根就不存在,那都是一些“有心人”,專門編造出來,糊弄人,好騙取錢財的,怎麼可能存在啊!

可這要不是鬧鬼了,自己又怎麼解釋眼前發生的事情呢?

就在張天祈心裏鬥爭的時候,那雙高跟鞋漸漸發生了變化,原本只是鮮紅色,此時已經開始漸漸變成了血紅色,並且,那鞋子裏面也開始一點點的出現一些暗紅色,看起來有些粘稠的液體。

張天祈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雙高跟鞋的變化,雖然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兒,但是直覺告訴他,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的!

果然,在那暗紅色粘稠液體充滿了鞋子之後,開始一點點的溢出,只是這溢出並不是四下都溢出,而更像是有生命一般,一點點的朝着張天祈的方向溢出,漸漸形成了一條暗紅色的線。

張天祈看着那條暗紅色的線慢慢的接近,心裏開始打鼓,完蛋了,不管對方是怎麼一回事,自己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沒多大一會兒,那條暗紅色的線已經爬上了張天祈的被子,眼看着就要到跟前了,張天祈覺得那條紅色的線,此時就像是一條紅色的毒蛇一般,伸着同樣也是紅色的信子,隨時準備要了自己的性命。

張天祈腦袋裏突然想到了很多的事兒,自己還這麼年輕,甚至還沒談一場像樣的戀愛,沒去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難不成,就要這麼死在這裏了嗎?自己不甘心啊!可這不甘心又能怎麼樣,自己現在連動都不能動……

對啊!現在這個時候,只要自己能動一下,離開這裏,或許也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了啊!

想到這裏,張天祈開始努力的想要重新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可自己全身上下,仍舊是一丁點力氣也沒有,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張天祈緊盯着那條暗紅色的線一點點的靠近,心理着急的不行,額頭上都已經出現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了,但是這並沒有任何用處。

就在那條線馬上要移動到張天祈脖子邊上的時候,張天祈突然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又有了力氣,那種感覺相當的好,只是張天祈沒時間享受這種感覺,快速的掀開被子,蹭的一下,跳下了牀。

當張天祈雙腳站在牀邊米色長毛地毯上的時候,眼前瞬間一花,等到再次看清,張天祈發現,此時天色已經大亮,牆壁上的時鐘顯示,現在已經是早上七點半了。

張天祈驚魂未定,轉頭看向自己牀上的被子,奇怪了,被子上根本就沒有什麼血紅色的線,邁步繞到牀的另外一側,更是沒什麼高跟鞋。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之前的那些事兒,都是自己做夢嗎?

張天祈撓了撓後腦的頭髮,有些想不太明白,如果那是個夢,那可真的是個很真實的夢,自己現在身上仍然還有一絲涼意呢。

可如果那不是夢,真的是自己遇到了什麼,或許是撞鬼了,那麼,爲什麼一丁點痕跡都沒留下呢?

想了好半天,張天祈仍舊還是想不明白,深呼吸了一下,張天祈在心裏使勁的告訴自己,沒事兒的,那就是個噩夢,自己沒必要因爲一個噩夢耽誤了今天的工作,今天可還有很多的事兒要做呢!

腦袋裏一件一件過着今天要做的那些事兒,張天祈伸了個懶腰,轉身朝着房間裏的洗手間走了過去。

可就在洗手間門被張天祈關閉的時候,微微敞開的那扇臥室門,也隨着吱呀一聲,快速的關閉,只是此時張天祈已經在洗手間裏了,根本就沒聽到那扇門關閉的聲音。

簡單的洗漱之後,張天祈從洗手間裏走了出來,打開衣櫃,看着自己滿櫃子的衣服,心裏一陣開心,看看,這才短短兩個月時間,自己的生活,已經徹底改變了。

想着兩個月之前,自己還是一個窮到連房租都要交不起的窮小子,到處找工作,可是自己一沒學歷,二沒經驗,哪兒就有什麼好工作讓自己做啊!

好在自己幸運,正巧趕上了中介公司爲這棟房子的主人招聘一個看房子的人,說是月收入五萬以上,要求還不高,自己當時也是沒抱什麼希望的,應聘的人那麼多,比自己優秀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哪兒就能輪到自己中選啊!可是到最後,偏偏還真的就是自己中選了!

當中介公司把自己送到這棟房子的時候,自己已經驚訝到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原以爲是一棟很老舊的房子呢,沒想到,竟然是一棟新房子,還是一棟裝修考究的兩層別墅!

也就是從那一天開始,自己過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雖然到現在爲止,自己也還沒見過這房子的主人,但是這並不影響什麼,自己的工資會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如實的打到自己的銀行卡上。

至於這房子的一切費用,甚至連帶着自己平日裏的吃喝,電話費,車費等等,全都會由中介公司給自己轉賬,只多不少,主要自己打聲招呼也就是了。

最最讓自己開心的就是,雖然自己能支配的錢不在少數,但是從來沒有人讓自己記賬,或者是彙報這些錢的用途,換句話說,即便是自己挪用了這些“公款”,也根本就沒人理會,只要自己在這房子裏,好好的看着房子,也就是了。

對於這樣的生活,估計,沒有誰會不喜歡吧,想來,自己真的是幸運的,還是那種幸運到家的,不然,這麼美好的事兒,怎麼會落在自己的腦袋上啊!

越想,張天祈心裏越是開心,伸手撥弄了幾下衣櫃裏的衣服,隨便選了一件純白色的t恤,又搭配了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換上了之後,這才走回到牀邊上,拿起牀頭櫃上的手機,看着未接來電。

奇怪了,姜希光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 總裁,你終將愛我 還一連打了四個電話,想來,他肯定是忘記了,自己在睡覺的時候,手機是調成靜音的,根本就聽不到電話鈴聲。

或許是中介公司那邊有什麼事兒找自己吧,畢竟這姜希光是中介公司那邊的司機,這麼急着找自己,說不定有什麼重要的事。

想到這些,張天祈直接回撥了姜希光的手機號,腦袋裏還一個勁的想着,能有什麼事兒呢?

電話很快就被接聽,沒等張天祈說話呢,姜希光就先張嘴了,“我說,你這起牀時間也夠早的啊,我都打了四個電話了,你纔想起來回復我一個,回頭告訴你老闆,說你工作不認真,看你老闆扣不扣你工資!”

“呵呵,先別說那些,你這麼早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張天祈想着,這一早上的,自己連早飯還沒吃呢,哪兒就有什麼心情和他逗着玩兒啊!

“沒事兒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啊!今天找你,還真就沒什麼事,我中午的時候可能要到你那邊辦點事,想去你那蹭飯呢,方便嗎?”這雖然不是自己第一次去蹭飯了,但是卻是唯一一次帶着私心去蹭飯的。

張天祈乾笑了兩聲,“你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之前那幾次,怎麼就沒打個電話來問問可以不可以啊?行了,我還有別的事,你中午直接過來,我多炒兩個菜!”說完,不等姜希光說什麼,張天祈已經掛斷了電話了。

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鐘,張天祈想着,自己現在出門還來得及,早市還沒散,可以買到很多比超市裏還要新鮮的蔬菜,想着中午的時候,姜希光要來,還有那些門廠的工人也要來量取大門的尺寸,自己總也要多買點菜纔是。

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臥室,隨便吃了兩片面包,張天祈提着購物袋就出發了,等到回來的時候,姜希光已經站在大門口等着了。

張天祈很是納悶,“你怎麼來的這麼早? 前妻,別來無恙 不是說中午纔來嗎?”一邊說着,張天祈一邊擰動着鑰匙,想要打開這扇老式的大鐵門,可這並不容易,那扇門又舊又鏽,打開的時候還會發出很大的吱呀聲,雖然自己已經給這扇門上了不知道多少次油了,可還是不見效,這也是自己想要換掉這扇大門的原因。

姜希光把原本插在牛仔褲兜裏的右手拿出來,擡手抓了抓自己後腦的頭髮,“我這不是提前辦完事了嗎,反正也沒地方待,還不如早點來你這裏看電視了。”說完,邁步跟着張天祈一起,走進了院子。

不知道爲什麼,姜希光每次走進這個院子,都會覺得全身發冷,這次也不例外,沒走幾步呢,就開始打冷顫了,要不是自己今天有目的,真是不想再來這裏了。

張天祈帶着姜希光,一路走到房子門口,順利的用鑰匙打開門,“你在客廳等一會兒,我去把這些菜放到廚房裏!”

姜希光巴不得張天祈多忙一點呢,他忙着,自己也纔有機會啊,於是,隨意的揮了揮手,“你忙你的,我隨便轉轉。”

張天祈也沒多想,這姜希光也不是外人,自己第一天到這裏的時候,就是他帶自己來的,前前後後那麼多次了,也都熟,根本也就不需要自己招呼。

看着張天祈走進了廚房,姜希光快步的奔着樓梯的方向走了過去,打算上到二樓的書房裏,自己的目標就在那裏了!

可這剛走到樓梯跟前,還沒等走上去呢,張天祈剛纔順手丟在客廳沙發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這把姜希光嚇了一大跳,但是還是故作鎮定,擔心被張天祈發現什麼。

此時張天祈正在廚房裏擇菜,一聽到鈴聲,放下手裏的青菜,手都沒洗,快步走出廚房,奔着沙發走了過去,看都沒看上面的號碼,直接接聽。

姜希光就那麼傻愣愣的站在樓梯旁邊,盯着張天祈,心跳的很快,大腦快速的運轉着,想着等下張天祈要是問自己爲什麼走到樓梯邊上了,自己要怎麼回答纔是。

可張天祈在掛斷電話之後,隨意的看了姜希光一眼,並沒有說任何的話,直接走回廚房了。

這讓姜希光心裏的石頭稍稍落下去一些,但是並沒有徹底放鬆,想着自己的目的還沒打成呢,自己還是要小心謹慎一些纔是。

等了一會兒,看張天祈並沒有要再出廚房的意思,姜希光擡腳上了樓梯,一步一步,輕輕的,不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音的,走了上去。

愛久,見情心 可這剛走到一半,張天祈的手機又想了起來,這讓姜希光心裏很是惱火,這誰啊,爲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啊,只要再晚那麼一點,自己就要成功了啊!

雖然心裏十萬分的不滿,但是姜希光還是停下了腳步,一個勁的盯着樓梯的扶手看,像是在欣賞上面的雕花似得。

張天祈也覺得有些煩了,這些工人怎麼回事啊,剛纔就給自己打電話,說是找不到路,現在又來了,這地方也不難找,怎麼就找不到了啊?

掛斷電話之後,張天祈轉頭看着姜希光,有些不耐煩的說着,“幫個忙,去門口接幾個人,做門的,你看到車上有他們公司的廣告就是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再次回到廚房。

姜希光原本還擔心張天祈會問自己爲什麼在樓梯上,聽他沒問,心裏還有些竊喜,腦筋一轉,等會兒這裏來人了,張天祈肯定要去招呼那些人的,到時候,自己可就要有機會了啊!

想到這裏,姜希光快速走下樓梯,到門口換上自己的鞋子,直奔着外面大門就走了過去。

重生嫡女歸來 幾乎沒怎麼等,姜希光就看到了一輛銀灰色的麪包車朝着自己的方向開了過來,上面都是一些大門的廣告,想來,肯定就是這些人了。

姜希光衝着那輛車的方向揮了揮手,那司機立刻會意的停在了姜希光面前,車門打開,走下來四個穿着同樣深藍色工裝的年輕人。 第185章謝氏有規矩,雙胞視為不祥

「謝半雨,你冷靜一點。」

「你讓我怎麼冷靜?」

「那是我找了十八年的人!」

段景霽看著謝半雨,她雙目通紅,讓人分不清究竟是雨水進入眼中,還是在哭。

「謝氏有規矩!」

「雙胞視為不祥!」

既然謝半雨這麼想要知道,那麼段景霽就滿足她!

「什麼意思?」

「當年你母親懷孕一開始沒有診斷出來,直到生產才發現是雙胞胎。」

「那我就是一個不……不祥的人?」

謝半雨死死的咬緊了下嘴唇,原來她從出生就是多餘的人。

「景霽,是你來了嗎?」

二樓傳來一道女聲,他們看到段景霽的車,立刻就要走下來。

謝半雨狼狽的擦了一把臉,從前她是有多麼渴望見到父母,告訴他們自己生活的很好,告訴他們自己很堅強。

但是如今這些都成為了笑話,只怕他們看到她這個不祥之人會露出驚恐的眼神吧。

既然這樣,還不如一輩子都不要見面。

謝半雨這麼想著轉身沖入雨簾。

段景霽想要去追謝半雨,但是謝家夫婦已經下樓。

「凱文,你去追半雨。」

「是,少爺。」

凱文冒雨朝著謝半雨的方向追了過去。

「景霽,怎麼來了也不說一聲,真是不湊巧,今天半晴在醫院。」

「伯父伯母,我就是來看看你們的。」

「好,趕緊進屋吧,外面雨大,對了,我剛才好像還看到雨中有一個人的,去哪裡了?」

「是我帝都來的朋友,她有事先走了。」

三人一同進入莊園大廳,看得出來謝家夫婦是真的很疼愛謝半晴。

儘管是客廳,仍舊擺了不少謝半晴的照片。

段景霽看著這些照片上面的人,她們兩姐妹還真是相像,但性格卻是大不相同。

謝半晴從小就是在寵愛中長大的,她的笑容開朗活潑,而謝半雨絕對不會笑的這麼放肆,她的笑容是含蓄內斂的。

甚至就連她的喜歡都是悄悄的,悄悄的關心自己,安靜的陪在自己身邊。

鄔婕見段景霽正在看女兒的照片,笑了笑。

「我們半晴和景霽真是天生一對,這張照片是你們小時候一起去爬山的時候拍攝的。」

「喏,這張是一起放煙花。」

……

段景霽聽到鄔婕的聲音才如夢初醒。

聽到鄔婕的這些話,段景霽突然很不是滋味。

半晴的童年是在寵愛中長大的,但是謝半雨呢?

【不願意乖乖吃飯的孩子都會被關進小黑屋。】

段景霽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突然閃過這樣句話,心裡猛然一酸。

「伯母,你後悔過嗎?」

「後悔當初把那個女嬰送走。」

段景霽詢問道。

她究竟知不知道她小小的一個決定毀了半雨整個童年?

鄔婕想了一會兒之後點點頭。

「我的確後悔,我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殺了她,一時心軟選擇了遺棄,結果就導致我們半晴得血癌,我想一定是上天的懲罰。」

「半晴的血癌和她有什麼關係,你不覺得這樣太不公平了嗎?」

「景霽,你怎麼為了一個不祥之人這麼激動呢?」

「好了,我們不要提起她了,這段時間我已經命人去其他國家尋找合適的骨髓,想必不久之後會有好消息,等到半晴身體健康之後,你們就可以結婚了。」

「我不信這種說法,在其他家族有那麼多雙胞的案例,我不信那個女孩是不祥之人!」段景霽再次強調道。

莊園外,謝半雨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甚至連鞋子都掉了一隻也不曾發覺。

「半雨小姐,您在哪裡?」

凱文從後面追了上來,此刻的謝半雨只想一個人靜一靜,索性直接躲進了草叢裡。

「半雨小姐,您身上沒有帶錢,而且在Y國也沒有認識的人,少爺很擔心您走丟,趕緊出來吧。」

凱文沒有找到謝半雨,繼續往前走去。

謝半雨確定凱文離開,才從草叢中走了出來。

卻沒有想到剛剛出來,一輛汽車突然衝出來,謝半雨根本來不及躲閃,整個人摔倒在了柏油路上。

「吱——」

汽車的性能極好,在距離謝半雨僅僅只有二十公分時停了下來。

從車上邁下來一雙黑色皮鞋,神情陰鷙的男人在看到謝半雨的容貌時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謝半晴,你怎麼會在這邊?」

謝半雨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這短短半天時間她經歷了太多的時間,整個人直接暈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過來是在一間歐式風格的房間內,絳紅色的床幔層層疊疊的圍繞。

「能夠醒過來,看來已經是沒事了,你的生命力可比那個病秧子強多了。」

「不過我究竟該怎麼稱呼你呢?和謝半晴生的一模一樣的女人。」

謝半雨轉頭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外國男人,濃郁的亞麻色金髮底下是一雙湛藍色的眸子,像極了壁畫里不沾染俗事的天使。

「謝半雨。」

威廉修長的手指劃過謝半雨的臉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