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夜輕寒深深爹爹呼出一口氣。

衆人也頓時呼出了一口氣。

夜輕寒突然轉身,笑眯眯的看着沐雲軒。

“雲軒,有沒有覺得,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啊?”

這會,夜輕寒可以放放心心的嘚瑟一會了,危險解除,開開玩笑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

“巧言不如直道,明人不必細說,你羨慕本座就直說。”

沐雲軒說完,身形一閃,消失在衆人面前。

夜輕寒眼眸愣了愣。

嗤之以鼻的對着沐雲軒離去的放心大喊。

“鬼才羨慕你呢?”

念飛雲看着夜輕寒的動作無聲的笑了笑

“夜公子,你的臉上明顯的寫着你羨慕二字。”

“呵呵……!”念飛鸞一聽,掩嘴輕笑。

夜輕寒扯了扯脣角,有那麼明顯嗎? 讀心術 他臉上哪裏寫着羨慕了。

“你們要是徹徹底底的瞭解了這一家子也會羨慕的。” 庚桑瑤在水倍巫師的攙扶下,跟着劉公公到了國師住的宮殿門口。

老遠就看到一具屍體掛在宮殿的大門上,全身血漬的國師身上,散發着濃濃的血腥味。

林普達帶着一隊侍衛守着國師的屍體。

很多的宮女和太監圍在一起對着國師的死指指點點的,說道鬼魂索命上,膽小一點的宮女還忍不住。

“你們別不相信,你看這國師的慘狀,臉皮都被人割了,身上又被屍鞭過,皮開肉綻,比下十八層地獄還要慘。”

一名宮女快速的說道。

正好被庚桑瑤聽到。

庚桑瑤快步上前,用玄氣提起說話的宮女狠狠的摔在地上。

“啊,小慧。”

站在小慧旁邊的宮女驚恐萬狀的看着飛出去狠狠砸在地上的小慧。

淬不及防的事情讓人大吃一驚。

林普達一看,站在原地不動,河有兩岸,只有兩面,這樣的渾水他可不會去灘。

什麼都不知道的小慧被摔到地上,背上火辣辣的疼痛讓她臉色蒼白,微微起身,卻痛的支撐不住又睡了下去。

衆人反應過來,皇后娘娘來了。

個個驚恐萬狀的跪下心裏。

“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小慧一聽,虛弱的半趴在地。

庚桑瑤不理會,直接走到小慧的身邊。

“賤婢,在宮裏亂嚼舌根,危言聳聽,你若是想死,本宮成全你。”

小慧害怕得眼淚直流,身體是因爲痛,亦或是因爲害怕,顫抖得厲害。

站在一邊的劉公公快速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來這個小慧是死定了,殺一儆百嘛,只能怪她運氣不好了。

“大膽賤婢,在宮裏危言聳聽,其罪當誅。”

劉公公上前,厲身吼道。

“皇后娘娘饒命啊?奴婢也是聽別的宮女說的,奴婢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別人這麼說………。”

“所以你就按照別人做的四處傳播嗎?啊?”

劉公公惡狠狠的接過話來。

小慧背上好痛!劉公公瞟了一眼她背上的傷,那觸目驚心的血漬,自己看了都不由害怕。劉公公轉身,咬了咬牙,狠了狠心,艱難的說。

“皇后娘娘,不如把這賤婢杖斃,殺一儆百?”

“杖斃拋屍野外。”

庚桑瑤毫不留情的說道,死一個賤婢,能止住流言,更省事一些。

熱風吹過,小慧一聽,不禁全身劇烈的發抖,最終堅持不住,擡頭幽怨的看了庚桑瑤一眼,暈了過去。

劉公公一看,急急的上前探了探小慧的氣息,劉公公在小慧鼻翼前的手微微顫抖,眼眸瞬間驚駭,快速的起身走向庚桑瑤。

“回皇后娘娘,這賤婢死了。”

“哼!”庚桑瑤看都沒有一眼小慧的屍體。

“沒用的東西,拖下去,在打四十棍,把屍體丟到亂葬崗去。”

“是,皇后娘娘”

劉公公被嚇得渾身顫抖,這皇后娘娘心真狠,連死人都不放過。

庚桑瑤又一一掃過跪在地上的害怕得顫抖的宮女和太監,厲聲冰冷的說道:“要是有人在敢提及此事,杖斃不算,誅九族。” “是,皇后娘娘。”

衆人齊聲回答道,個個臉上染滿了恐懼,想到小慧的死壯,他們哪還敢在亂嚼舌根。

劉公公一聽,微微一愣,只是流言而已,就要誅九族,簡直是太狠了。

庚桑瑤看着她們臉上害怕的神情,才滿意的往國師的屍體走去。

“普達參見皇后娘娘。”

林普達恭恭敬敬的行禮。

庚桑瑤眯着眼眸,瞟了一眼林普達,那微眯着的眼眸裏,有暴風在微微凝聚。

“林大人,吾皇在走之前,可是把宮裏的事情交給你打理,林大人對今日之事就是想裝聾作啞嗎?聽到那些流言,林大人不會不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

林普達快速的跪到地上,快速的辯解道:“皇后娘娘言重了,皇后娘娘也知道,普達是之前三王府的管家,現在雖然是監管宮裏的事情,可是普達這身份委實有些尷尬,普達人言輕微,這才請劉公公去請皇后娘娘過來定奪的。”

林普達說這話時,心裏料定了庚桑瑤不會怪罪他,畢竟庚桑瑤已經對他的身份起疑了,他這樣做,無非就是想消除庚桑瑤心裏的疑慮,二來,也能讓庚桑瑤覺得她在他眼中的存在感,君臨天走了,庚桑瑤又是這後宮裏的皇后,讓她出面解決此事是在適合不過了,解決好了,什麼事情都不會有,要是沒有解決好,也不會怪罪在他的頭上,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明哲保身,幫助莊主打聽更多的事情幫助莊主。

庚桑瑤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猜疑慢慢隱去。

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讓林普達提着的心微微落下,這下,他的話,給足了皇后娘娘的面子,君臨天走的時候,也曾經跟他說過,大事也可以找皇后娘娘商議,所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斷然不會自己處理。

宮裏會有這樣的謠言,是因爲皓月皇的身體被盜,君臨天雖然沒有宣佈先皇的死訊,可宮裏芝麻大的小事都傳得很快,大家都認爲先皇已經死了,要不然這流言蜚語也傳不起來。

“這件事情到此爲止,把國師的屍體解下來找個地方埋了,後邊的事情該怎麼做,不用本宮在教你了吧。”

“皇后娘娘,普達明白,普達會嚴厲打擊宮裏的謠言,以振國法。”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本宮暫且相信你了。”

說完,庚桑瑤又冷冷的看了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的林普達,憑他今日的舉動,量他也不敢肆意妄爲。

“回宮。”

庚桑瑤轉身,大步離開。

水倍巫師也跟着一同離開。

而劉公公和林普達也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明月山莊裏,沐雲軒找到了皓月皇。

看到他正悠閒的坐在花園裏喝茶。

荒誕劇場 沐雲軒目光幽遠的看了他一眼,快步走過去。

“舅舅。”

皓月皇擡頭,笑看着沐雲軒,卻微微有些驚訝!

“軒兒,什麼風把你這個大忙人給吹來了?”

沐雲軒不答,而是坐到了他的對面。

意味深長的看了皓月皇一眼。

“舅舅,軒兒剛剛接到消息,說國師死了,是舅舅的鬼魂索命。”

說完,沐雲軒定定的盯住皓月皇略顯滄桑的雙眸。

看着皓月皇快速的垂下眼簾,沐雲軒瞬間證實了心裏的想法。

“舅舅本來就是一個死人了,宮裏會傳出這樣的謠言,也是情有可原的。”

皓月皇的語氣似乎有些激動,可是又極力的掩飾着。

“舅舅,你難道還沒有放棄嗎?經歷了這麼多,舅舅,難道還沒有看開嗎?”

沐雲軒知道,舅舅暗中還有不爲人知的影衛,利用這些影衛,舅舅依然能在宮裏動手腳。

聞言,皓月皇微微眯着的眼眸裏怒意慢慢凝聚。

“軒兒,你做好你自己的事,舅舅的事情不用你管。”

皓月皇的聲音冷了幾分,就算他奪不回皇位,也不會讓那個逆子坐在那個位置上,那個位置,他只留給辰兒。

現在辰兒是安全的,他可以放手一搏了。

“舅舅不是他的對手,而且這次君臨天離開,已經下令暗殺舅舅,目的就是想引太子出來,舅舅要是私自行動,你得好好考慮一下太子的安危,火是能燒一大片,可水流卻只有一條線。”

沐雲軒勸解道,他知道舅舅心有不甘,可是舅舅做再多,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流言最終止於智者,老百姓就算是在反對,可自古民鬥不過官,這樣的事情雖然能起到一點作用,卻也只是一時的。

“這個逆子,我都這個樣子了,他還不肯放過我嗎?”

皓月皇振臂高呼!滿臉的憤怒。

“他現在已經不是之前的君臨天,是和魔靈融爲一體的君臨天,他的眼中只有權利與慾望,心裏根本就沒有親情可言。”

皓月皇隱下心裏的怒氣,緩緩說道:“軒兒,舅舅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你去忙吧,舅舅想一個人靜一靜。”

沐雲軒起身,也不在多說,該說的他已經說了。

一轉身,看到不遠處的默娘。

沐雲軒對着默娘點了點頭,越過默娘大步離開。

“曼琦,你來了。”

皓月皇驚訝!曼琦今天會主動找他,平常都是他主動找她的,不管她找自己是什麼事情,她主動出現在他面前,他心裏非常的開心。

默娘一身大紅色的芍藥金絲繡花裙,恢復真容的她,美的令人窒息。

皓月皇每次看到她,每次都會看得失神。

“你和雲軒說的話我已經聽到了,你真的還沒有打算放棄嗎?你一個已經死了的人,還有什麼好爭的。”

默娘疾言厲色的大聲說道,一雙墨黑又水亮的美眸生氣的看着皓月皇。

皓月皇一聽,眉峯不由自主的凝在一起。

“曼琦,就連你也不瞭解我嗎?”

默娘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我要是瞭解你,也不會母子分離這麼久了。”

一聽,皓月皇身子瞬間一怔,他不相信,曼琦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麼,從她的眼眸裏可以看得出來,她非常的瞭解自己。

默娘看着皓月皇的神情,快速的轉過身去,就是因爲太瞭解,心纔會越來越痛。 皓月皇起身,走到默孃的身邊,轉眸看默娘漂亮的容顏,微笑道:“曼琦,你真的不瞭解我?真的不瞭解嗎?”

默娘一聽,心中咯噔一下,腦海裏記憶浮現。

不禁正言:“不瞭解你又能怎麼樣,瞭解你又能怎麼樣?”

皓月皇一愣,表情有些驚訝!

“曼琦,我們之間爲什麼要一直這樣針鋒相對呢?當年的局勢,你也看到了,不是嗎?”

默娘突然冷笑道:“那又怎麼樣?不管你有諸多的理由,依然改變不了你辜負了我的事實。”

在她的記憶中,他天資聰穎,淡泊名利,與朝堂那些的官員不同,更和其它的皇子不同,他許她一生一世一雙人,已經坐上皇位的他跟她說了這樣的話,一個九五之尊寧願守着她而放棄了整片森林,她當時聽到這樣的話時,成爲了她人生中最激動的時刻,可惜好景不長,這段誓言的期限就只有短短的一年多的時間,在他娶姬舞兒的時候,她的夢瞬間破碎了,他親手打碎了她的夢。

一聽,皓月皇瞬間無話可說。

他仰頭看着晴朗的天空,這就是他們之間的梗,他負了她是事實,但他愛她也是事實,記得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好想放棄皇位,和她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那是他這一生最美的夢,有她陪着同闖天涯,只是想一想,都讓他覺得很幸福,他當時真的願意把一切都放下,可父皇像是看出了他的意圖,找他徹夜暢談,讓他瞬間明白了自己肩上的責任有多重。

“對不起,曼琦,我知道當年是我負了你,當我想卸掉肩上的擔子時,才發現,它比任何時候都要重。”

曼琦,不管你能不能原諒我,既然上天讓我們再次相遇,我會一直默默的守護在你的身邊,更不會讓我們的兒子就這樣委屈的過着的。

兩人肩並肩,瞬間沒有的話題。

其實,聽到那聲對不起時,默孃的心裏瞬間覺得,所有的恨意就像瞬間消失了,只是漂亮的臉上,依然很生氣,眸中帶着一股無盡憂傷。

蘇齊走了幾天,沒有合適的地方落腳,在閒下來的時候,他找了時機,和聽雪給他的乾坤藍寶瓶契約。

契約過後,讓蘇齊驚訝的發現,這個乾坤藍寶瓶的空間居然比他的空間指環戒大了很多很多倍,裏邊不僅有一望無際的藥田,藥田裏種滿了很多珍貴的藥材和靈草,因爲玄氣充盈,靈草和藥材的長勢都非常的好,蘇齊採了一些煉製晉升丹藥的藥材給黎小暖煉製丹藥,結果藥性和野生的利用魔獸或是神獸的精元養的藥材是一樣的藥性,這可把蘇齊高興壞了。

除了藥田,還有一座華麗的水晶宮,非常的漂亮,這下讓蘇齊驚喜的是,以後出門,不僅有了住的地方,還有用不完的珍貴藥材,最主要的是太方便逃命了,發現這個祕密以後,蘇齊高興得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擻的。

乾坤藍寶瓶中,水晶宮裏柔軟的大牀上,蘇齊還在呼呼大睡。

對於兩個小孩子來說,吃飯還是一個最主要的問題。

到了午時,蘇齊還沒有要起牀的意思,黎小暖嘟着小嘴看着蘇齊睡着還夢笑着的蘇齊。

水汪汪的亮眸裏全是無奈。

“看公子的這個樣子,似乎又夢見小美女了,要不然不會笑得那麼淫,可是肚子好餓啊!”

黎小暖摸了摸肚子,似乎有些賭氣的說道。

擡起大眼,看了看這漂亮的水晶宮。

漂亮是很漂亮,可是怎麼就沒有吃的呢?

還有就是,進來容易,出去難,那乾坤藍寶瓶看起來只有大手拇指那麼大,瓶口卻有好幾百米深,這神奇的瓶子差點把她驚訝得以爲自己是在做夢,可看到眼前的水晶宮,在加上咕嚕咕嚕的肚子餓了的聲音,讓她覺得怎麼都不像在做夢。

黎小暖幽怨的看了蘇齊一樣,轉身往外走,她想出去看看,藥田那邊是什麼,有沒有好吃的。

黎小暖邊走心中邊想着,不知何公子長大了是何等的英俊,每次看到他的睡顏,只見他絕世之容近在咫尺。

想這事情的黎小暖一個趔趄,她猛一驚,差點摔倒,低頭一看,卻看到一個被什麼東西肯剩的蘋果。

黎小暖蹲下撿起來一看,這不是人的齒印,好像是松鼠的齒印。

黎小暖砰的把蘋果丟在一邊。

對呀!她怎麼忘記啦?美人魚姐姐曾經說過,這是他幻想中的最美的地方,裏面的東西應有盡有,和外邊的生活環境是一樣的結構。怎麼可能會沒有吃的?

黎小暖一喜,小小的身影利用玄氣連跑帶飛的往藥田的方向飛去,這兩天她吃了公子煉製的晉升丹,修爲又提高了兩階,現在飛速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

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黎小暖才穿過藥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