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回到家,肖遙告訴張咪與冷若冰,他要去一趟阿祁所說的伏龍谷。

不過這伏龍谷究竟在什麼地方,他並不知道,阿祁雖然對那地方熟悉,但坐車該坐到哪兒下,它卻說不清楚。

它描述了一番伏龍谷附近的地形特徵:

伏龍谷四面環山,只有一條狹窄的夾峙山縫進入山谷,前山形似元寶。

聽它說到這,一旁的冷若冰立刻說道:

“我知道伏龍谷在哪兒!”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忙問:“小老婆,在哪?”

“在S市北面的文興縣,有一處山,因爲形似元寶,被稱爲元寶山,元寶山後山就有一座山谷,不過不叫伏龍谷,當地人將其稱爲尋龍谷。”

“尋龍谷?伏龍谷?只差一個字,難道真是這地方?”

“反正那地方的地形特徵,跟阿祁說的十分吻合。我覺得應該就是那兒。”

“小老婆你是怎麼知道那地方的?”

“三年前我曾經去過那兒。”

肖遙微微一怔,

“你跑那大山溝子裏做什麼?”

“尋找龍鱗。”

“龍鱗!?”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爲是自己聽錯了。

冷若冰點了點頭,說:“那座山谷之中,因爲發現了龍鱗,於是有不少人進入山谷找尋龍鱗,也正因爲如此,所以那座山谷才得名尋龍谷。”

“可尋找龍鱗做啥呢?”

“據我義父說,龍鱗是一味曠世奇藥,能夠補充人體真元氣場,其作用甚至比百年人蔘,千年靈芝更甚。”

冷若冰話音剛落,阿祁不以爲然地說:“龍鱗算得了什麼,無比堅硬,一點都不好吃。要吃就吃龍肉龍髓。”

肖遙瞪它一眼:“別岔開話題!”

他又衝冷若冰問道:“那你們當時找到了龍鱗沒?”

“沒有!伏龍谷十分兇險,我們非但沒找到龍鱗,還差點沒能從哪兒活着離開。”

“你們遭遇什麼了?”

沒等冷若冰回答,阿祁說道:“他們肯定是遇到那羣陰兵鬼將了。”

“那山谷裏有陰兵鬼將!?”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

陰兵鬼將,在別人眼裏是唯恐避之不及,但在肖遙眼裏,那可將相當於經驗值、陽氣值和法力值吶。

阿祁說道:“那山谷之中有一支鬼兵,這支鬼兵的來歷,與淮水龍王不無關係,他們知道淮水龍王被封印在鎖龍澗,所以才聚集在伏龍谷。”

“一支鬼兵怎麼會和淮水龍王有關呢?”

“主人你有所不知,八百多年前,淮水龍王在淮水興風作浪,掀翻了淮南王的愛妾所乘的官船,淮南王大怒,誓要爲愛妾報仇,於是挑選了數十名勇士,前往淮水斬龍,不過凡夫俗子又怎能鬥得過神龍,數十名勇士全都喪命於淮水龍王龍爪之下。

爲了震懾淮南王,淮水龍王不但殺死了他派去的勇士,還封印了他們的魄氣,由於魄氣未散,陰魂便受到了詛咒,無法前往陰司,墮入輪迴。”

聽阿祁說到這,肖遙恍然大悟,

“所以,這些陰兵鬼將跟着淮水龍王,是想伺機找它報仇?”

“主人你說什麼呢,陰兵鬼將能鬥得過淮水龍王?淮水龍王雖然被鎖龍鏈鎖着,但它只要呵口氣,那些個陰兵鬼將就會魂飛湮滅。”

“那他們待在伏龍谷幹嘛?”

“他們是希望淮水龍王大發慈悲,釋放了其所封印的魄氣,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恢復自由。”

(加更一章,大家多多投票哈!)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若有所思,他想到了孔德壽和那一幫骷髏陰兵,

聽起來,這幫陰兵鬼將,比孔德壽他們似乎更慘一點,尼瑪居然都已經在人間遊蕩七八百年了。

看來這世上大部分的孤魂野鬼,其實都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想想也是,如果能投胎重新做人的話,誰又願意遊蕩在人間,做孤魂野鬼呢。

阿祁又道:“不過主人你不必懼怕那些個陰兵鬼將,有本大聖在,對付他們不在話下。”

肖遙瞥它一眼,沒好氣地說:

“喂!我可是捉鬼大師好麼!連黑白無常都跟我稱兄道弟,我還能怕了一羣孤魂野鬼?”

“那你皺着個眉頭幹嘛?”

“我是在想,或許,我可以嘗試收服這些個陰兵鬼將。”

坐在一旁的張咪聽了,語氣緊張地問道:“肖遙,你收服陰兵鬼將做什麼啊?”

“呵呵!讓他們幫我做事唄,比如下次咪姐你要搬傢什麼的,都不用請搬家公司,我可以讓他們幫忙。”

阿咪一聽,連忙擺手道:“我纔不要陰兵鬼將幫我搬家,你別嚇我,我會做噩夢的!”

“哈哈!跟你開玩笑的啦,咪姐。”

肖遙說着,站起身來,說道:“那就這麼定了,我明天和阿祁一塊去伏龍谷,小老婆,你告訴我具體坐那趟車,該坐到哪裏下,免得我……”

他話還沒有說完,冷若冰打斷他說:“我要跟你一塊去伏龍谷。”

“你也去?”

肖遙沒想到冷若冰居然提出這麼個要求。

總裁上錯牀 “是啊!我曾經去過那兒,對那兒熟悉,可以做你嚮導啊。”

“你就不怕那些陰兵鬼將?”

冷若冰反問道:“有你在,我該害怕麼?”

瑪了個蛋!

這話把老子給問住了,我總不能說“該害怕”吧,那尼瑪不相當於打自個兒的臉嘛。

他只得將胸膛一挺,乾咳道:“咳咳,有我在,小老婆你……你當然是不用害怕啦。”

“那就是了,反正我明天跟你一塊去。”

肖遙不免有些猶豫,這時張咪笑着說:“肖遙,我看你就帶妹妹一塊去吧,這些天她幾乎都是在家裏待着,我看她都快悶壞了。”

冷若冰翹了翹小嘴脣,小聲附和道:“就是!”

女人,你惹火我了 肖遙不好再拒絕,只得點頭答應:

“好吧,小老婆你明天跟我一塊去,不過可得說好了,到了那兒,你得聽我的。”

“知道啦!”

wωw●t t k a n●C 〇

冷若冰臉上露出了笑容。

……

伏龍谷位於文興縣,距離S市差不多得有七八十公里,去那兒,得搭乘前往文興縣的客車。

到文興縣的客車倒是不少,每半小時一班,可問題是帶着阿祁搭乘客車並不方便,試想哪臺客車能夠答應一隻跟狗差不多大的水貂上車呢。

張咪本來說開車送他倆去,不過肖遙沒答應,讓一個女人當司機,傳出去豈不被人笑話。

他琢磨了一番,決定去二手市場買臺越野車。

他來到了二手車市場。

偌大一座停車場內,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車輛,肖遙正四處轉悠,忽然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爺了,您怎麼在這兒?”

肖遙扭頭一瞧,原來是楊闖,跟在他身旁的,還有牛高馬大的鐵頭。

“闖爺,真是巧了,沒想到在這也能碰上。”

“這二手車市場是我一朋友開的,小爺您是來賣車麼?”

“我哪來的車賣,我是想買臺二手越野車開開,對了,你剛纔說這二手車市場是你朋友開的?”

楊闖立刻點頭道:“是!既然小爺您要買車,我帶您去見我朋友,讓他給您選臺最好的,還給您一個最優惠的價格。”

“呵呵,那就多謝闖爺了。”

楊闖領着肖遙走進了二手車市場的辦公室

,一名身穿格子襯衣,留着捲髮,生得肥頭大耳的男子,正躺坐在一張寬大的老闆椅上,一雙腿搭在面前的辦公桌上呼呼大睡。

那鼾聲,簡直就像轟鳴的馬達。

男子由於肚子太大,格子襯衣偏小,肚臍眼都露在外面。

他的整個形象,只能用滑稽來形容。

楊闖走上前去,擡手在桌子上猛拍了幾下,大聲嚷道:

“艾老闆,該醒了!”

男子睡眼惺忪地睜開了眼睛,本來一臉不悅,擡頭一看是楊闖,臉上立馬堆滿了笑容,並趕緊將雙腿從辦公桌上放下來。

“闖爺,這一大早您怎麼來了?”

“怎麼?艾老闆希望我晚上上你家找你去?”

“不!不!一大早來好。”

“別扯那些沒用的,錢呢?”

“早給闖爺您準備好啦!”

男子說着,立刻拉開了辦公桌前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遞到了楊闖面前。

楊闖接過信封,也不數一下有多少錢,便直接塞進了隨身挎包裏。

見此情形,肖遙算是明白了,

楊闖這傢伙,分明是來收保護費的,還尼瑪說這二手車市場是他朋友開的。

等等!

這樣一來,老子豈不是成他跟班小弟了!?

想到這,肖遙心裏一陣不爽,立刻乾咳兩聲,楊闖這纔回過神來,忙向男子介紹:

“這位是我小爺,他想買臺物美價廉的越野車,艾老闆你幫他推薦推薦吧。”

他又轉頭對肖遙說:

“小爺,這位是這座二手車市場的老闆,艾文史艾老闆。”

肖遙立刻上前一步,笑着對艾文史說:“艾老闆,麻煩了。”

“小爺您客氣,快請坐。”

連楊闖都稱呼肖遙爲小爺,艾文史可不敢有絲毫怠慢,對肖遙簡直是畢恭畢敬。

肖遙與楊闖坐了下來,

艾文史又衝門外大喊了一聲:“小劉,泡壺茶來,要上等的鐵觀音。”

也就在艾文史說話的時候,肖遙發現,他的氣色有點不對勁,沒什麼血色,而且印堂有些許發黑。

倒沒有鬼纏身那麼嚴重,只不過,明顯是陽氣不足,陰氣過盛。要麼就是他住的地方陰氣太重,要麼就是最近碰髒東西了。

不過肖遙並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一開口就問人家是不是碰髒東西了,這未免也太唐突了點。 艾文史笑着衝肖遙問道:“小爺,您想買臺什麼樣的越野車呢?”

“四驅,馬力大,舒適性好,爬坡能力強。至於品牌嘛,只要不是日系品牌就行。”肖遙脫口而出。

“那價位呢?”艾文史問。

“呃……,20萬以內吧,不過關鍵看車,要是車好的話,加點錢也無所謂。”

“有底了!那小爺我先帶您去看看車?”

“走吧。”

艾文史領着肖遙與楊闖來到了二手市場的停車場。

停車場最裏面面幾排,停的全是二手越野車,各種各樣的SUV及越野車都有。

不過,其中不少都是豐田和本田。

肖遙對日系車本能的排斥,國產車吧,他又覺得性能不行。而這裏除了日系車和國產車之外,可選擇的範圍並不多。

艾文史指着其中幾臺歐美系的SUV對肖遙說:“這幾臺車都還不錯,應該能夠滿足小爺您的要求,小爺您要是看中了哪臺,只管開口,我給您一個最優惠的價格。”

暗黑首席魔女警 肖遙瞥了一眼艾文史介紹的那幾臺SUV,並沒有那種眼睛一亮的感覺,他正想再看看,停在旁邊一臺全黑色的奔馳越野車引起了他的注意。

臥槽!

這車好霸氣!

貌似《虎膽龍威5》裏,布魯斯威利斯開的那臺橫衝直闖的“戰車”,就是這種!

要是開臺這車出去,多拉風啊!而且一看這車的底盤,就知道它的越野性能很好。

肖遙越看越覺得順眼,立刻將手朝那臺奔馳越野一直,轉頭問艾文史:

“艾老闆,這臺車怎麼賣?”

艾文史一下子怔住了,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

“小爺,您想買這臺?”

“我覺得這車挺不錯的。”

“呵呵,小爺您真會開玩笑,這車當然不錯,奔馳G500,九成新,不過,小爺您開的價格,差得實在是有點遠啊。”

艾文史話音剛落,楊闖立刻嚷道:“艾老闆你這話什麼意思?不是說了嗎,你得給小爺最優惠的價格。難不成你還想賺小爺的錢?”

“不!不!我怎麼敢了。可問題是,就算再怎麼優惠,我也不可能優惠到20萬啊。”

肖遙說:“那艾老闆你說,加多少?”

艾文史比出一根手指,

“得……得加個1……”

“21萬?行啊!21萬就21萬!”

“小爺,1不是加在2的後面,是……是加在2的前面……”

“啥玩意兒!120萬!?”

肖遙嚇了一跳。

瑪了個蛋!

老子花120萬買臺二手車,瘋了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