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獲了兩個重大案件,這當然是好事,可是這案子一牽扯到樂天……依稀像是變了味。

有種他們東海市警局破案需要山海市警局的幫助一樣?

樂天則是在蘇紫影的解剖室裡面,蘇紫影麻利的將那個死嬰解剖了。

「沒人性……」蘇紫影徒然罵道。

樂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那些傢伙居然給這麼小的孩子服食毒品!」蘇紫影沉聲說道。

樂天沒說話,既然沒人性,那自然做這件事也就是正常了。

「除了毒品,這個孩子還有過服用安眠藥的跡象!」蘇紫影皺眉說道。

她也是奇怪了,一個孩子而已,為什麼要給他吃這些東西?

樂天搖了搖頭,他又沒參加審訊自然是不知道的。

蘇紫影拿著屍檢報告去找庄哲了,樂天一看,自己還是去會客室的沙發睡一會吧。

這幾天都是白天睡覺,自己說什麼都要將這種情況倒過來。

庄哲看了看屍檢報告,他馬上走進了審訊室。

「那個死嬰是什麼情況?」他看著裡面的毒販。

「買來的時候他們說這個孩子很健康,放心養……結果還沒到一天就死了!」那個女人回答。

「為什麼給孩子吃毒品?」庄哲喝問。

女人一愣。

「沒有啊……我喂的是奶粉!」她看著庄哲。

庄哲「啪」的一下將屍檢報告扔到她面前。

「法醫已經檢測過了,我們警局的法醫是法醫界的精英,是絕不可能檢測錯誤的!這裡面孩子的死因就是服食毒品過量!你和我說沒有?」他瞪著這個女人。

女人依舊是一臉疑惑。

「難道……我把白粉當成了奶粉了?我……我沒注意啊!」她眨了眨眼。

庄哲不說話了,這些王八蛋。

「你們這些人買孩子做什麼?」另一個警察問。

「我看到電視里人家都是自己養幾個孩子,等孩子長大了就可以幫著弄粉……我也想養幾個,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女人低聲說道。

「啪!」

庄哲是真的怒了,他差點沒忍住揍這個女人!

這特么的……簡直就是電影看多了。

他走出了審訊室,又來到了另一個審訊室,裡面坐著的一個人販子。

「孩子是怎麼回事?」庄哲問。

「偷……偷來的。」這個傢伙回答。

他一臉害怕的看著庄哲,完全看不出有這個膽子偷孩子的樣子。

「那個死嬰是怎麼回事?」庄哲又問了一遍這個問題。

「我也不知道啊,我偷來的時候好著呢,一個孩子我只賣八千……我敢保證我賣的時候都是活著的!」人販子居然還在指天發誓。

「你混蛋!那個死了的孩子包括其他還活著的孩子的體內都檢測出了大量的安眠藥反應!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會是把安眠藥當成奶粉了吧?」庄哲罵道。

「不不不……不是的,一般一個孩子一兩天就賣了!我們哪會喂孩子啊,餓個一兩天也不會死……我們只是餵了他們點清水,水裡放了點安眠藥……」人販子小聲地說道。

「我特么……」

庄哲手都舉起來了,這可把他給氣的……

「隊長!您別激動……」一旁的警察急忙攔住他。

「給我好好審!什麼細節都不許放過。」庄哲氣呼呼地說道。

「是!」一旁的警察急忙答應。

庄哲離開了審訊室,蘇紫影走過來看著他,庄哲將那個孩子死亡的原因和蘇紫影說了一下,蘇紫影吐了口氣。

「這些人真該死!」她說道。

「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我們會馬上放出消息,尋找這些孩子的父母,那個人販子說這些孩子被拐賣一兩天就會出手,如果只是一兩天的話,找孩子的父母應該不難。」庄哲看著蘇紫影。

蘇紫影突然有點意興闌珊,這樣的功勞她寧可不要……

「我回去了,好累。」她說道。

庄哲看了看她,點點頭。

蘇紫影在路過會議室的時候,不經意看到了在裡面沙發上躺著的樂天,她走了進去。

「你幹嘛睡這裡?」她奇怪的問。

「那我睡哪?我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有個沙發我就滿意了。」樂天滿不在乎地回答。

「去我家吧。」蘇紫影說道。

她在外面也租了個房子,雖然她大部分時間都是住宿舍,但是今天她特別想回家,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不僅如此,我還把之前幾次進入實驗樓的事情。也都和方大師說了。

當我說話的時候。就已經聯想到了一些東西。比如糖糖丟失之後。我就是從那個幻境當中把糖糖帶出來的,當時糖糖整個人都暈了過去。而且當時教室裏面還有不少的“學生”。而這次在環境當中,也是在那個教室當中,可是卻沒有了那些“學生”。

我把自己的觀點也告訴了方大師之後。方大師點了點頭,並沒有發表意見。

“方大師,已經確定了那個人是糖糖的哥哥。可是糖糖的哥哥早就死了很多年了,是不是該去查查呢?”我朝着方大師問道。

“恩,我會跟組織聯繫的。葉子。接下來不管遇見啥事都要和這次一樣,先打電話通知我們,不要輕舉妄動。不是不讓你參與進來。而是因爲你現在的狀況不適合一個人行動。”方大師說話的時候。滿臉擔憂的看着我。

“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到底怎麼樣,方大師你給我交個底。”我看着方大師,很鄭重的朝着他說道。雖然我很害怕從方大師的口中聽到一些讓人害怕的話,但是我更想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況。

方大師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葉子,你就別問了,老鬼婆子跟小洛已經去找那個高人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

沒想到方大師說完這話之後,就起身告辭,說張叔那邊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幫忙,然後就在我懷疑的目光中離開了。本來我還以爲他今晚上就住在這兒了,沒想到他竟然直接離開了。

我現在纔想起來,還沒有問關於羊駝子和楊老爺子他們的事情了。

等方大師走了之後,房子裏就只剩下了我自己。外面的雨早就已經停了,而且天色都快黑了,潘曉瑩和沫寒她們還沒有回來,讓我也有些擔心。

想了想,還是打電話給了沫寒和潘曉瑩,既然方大師走了,羊駝子也不在,那麼她們晚上就住這兒吧。畢竟如果讓我照顧糖糖一個女孩兒,還真有些不太方便。

潘曉瑩她們回來的時候,顧子藝和張倩也一起的,所以一下子房子裏就除了我之外有五個女孩兒,這讓我真的有些不太習慣。

“葉子哥,我們今天看到楊大師了,她還去了我們宿舍那邊。”顧子藝看到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看電視,在那邊不太能插得上話的她跑到了我旁邊坐下說道。

聽到這話之後,我立刻來了精神,問她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但是顧子藝卻說,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看到當時楊老爺子和幾個學校領導一起到處在看,而且還專門去了她們女生宿舍樓頂。因爲當時學校領導在,所以她們也沒有和楊大師打招呼。

當時不僅僅楊大師在,還有那個瑤族老爺子和那個年輕人,羊駝子並沒有跟着楊老爺子她們一起。

這就讓我有些好奇了,根據方大師所說的,楊老爺子是接到羊駝子電話之後走的,但是爲什麼卻沒有和羊駝子在一起呢?楊老爺子出現在財經學院很正常,那些學校領導陪着楊老爺子也非常正常,畢竟楊老爺子之前在學校裏面佈置了那個陣法,也給學校帶來了安穩,現在學校準備動工把人工湖剷除,讓他去看看也是必要的。

本來我還以爲,羊駝子打電話過去,是因爲“精剪師”那邊有了狀況,現在看來應該不太像。

我也沒繼續多想,羊駝子既然沒有和楊老爺子他們一起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還在“精剪師”那邊,反正晚上回來問一下,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可是等了整整一個晚上,羊駝子都沒有回來,而且打電話給羊駝子的和楊老爺子他們的時候,都會顯示用戶不在服務區,不光是他們,就連方大師那邊的手機也不在服務區。整個晚上,我都沒有怎麼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牀之後,潘曉瑩她們沒課,留在房子裏陪糖糖。我讓她們如果有事兒直接打電話給我,自己直接帶了書出來上課。說起來去上課,其實我自己根本就沒又想着去上課,而是想着羊駝子和楊老爺子他們到底有什麼事情要去辦。

去了“精剪師”那邊問過,羊駝子從昨天早上來了沒多久就請假離開了,而且還是請的長假。聽到這話之後,我也有些發矇。不過在“精剪師”這邊的時候,我也有了發現,那個羊駝子負責盯着的帥哥造型師不在了。

問了之後才知道,那個造型師是過來扶植開店的,現在店子已經開起來了,從昨天開始就離開了這裏。

那個造型師離開了,然後羊駝子就打電話給楊老爺子,羊駝子也離開了,這其中到底有沒有什麼聯繫呢?

昨天剛下過雨,外面的空氣特別的清新,可是我總感覺心裏有些壓抑。這一夜之間,方大師和楊老爺子他們全部都聯繫不上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站在外面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看着我現在還掉在面前的手臂,感覺自己現在好像也幫不了大忙,索性直接去上課。我好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上課了,之前班長還給我打電話問我到底怎麼回事兒,現在班長估計都已經懶得管我了。

當我按照課表進入教室的時候,班上很多人都投來疑惑的目光,看上去很多人都快要忘記了班級裏還有我這麼一號人了。

“葉子,這兒,來這邊有話問你。”正在這個時候,同宿舍的李強他們在最後一排使勁兒的招手朝着我喊道。

我點了點頭,朝着李強他們那邊走了過去。

和旁邊的裴雙王明倆人打了個招呼之後,側過身問李強找我有啥事。

聽到我問話的時候,李強整個人顯得憂心忡忡的:“葉子,你能不能去問問沫寒,這些天王鈺琪都不怎麼理我,是不是我哪裏做得不對惹到她了?”

“恩,明天我去給問問。”我雖然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但是不能明說,只能夠應付的說道。

不過李強那樣子,卻好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我身上,還說等事情成了要請我吃飯。

“是啊葉子,到時候咱們兩個宿舍都一起聚聚吧,你是有着落了,咱們幾個還單着呢。”聽到吃飯之後,裴雙整個人眼睛都直了,趕緊朝着我說道。是個人都能夠看出來,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整整一個早上,我根本就沒有認真聽課,旁邊的李強他們幾個也都在拿手機看小說,我則是在想着沫寒她們的事情。

這幾天因爲糖糖的事情,把沫寒她們都給忽略了,也不知道沫寒和王鈺琪那邊到底怎麼樣了。所以等到下課鈴聲剛響,我就立刻打電話給了沫寒。

沫寒還是和王鈺琪一起的,她們兩個看上去精神好像不太好,而且和她們宿舍的另外兩個女孩兒關係比之前也疏遠了不少。

“最近怎麼樣,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看到沫寒她們兩個過來之後,我直接朝着她們問道。

“暫時還好,不過最近鈺琪那邊不太好,連續兩天晚上都在做惡夢。”沫寒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王鈺琪。

王鈺琪的情況看上去真的不太好,正在這時候,我看到旁邊李強他們幾個走了過來,我立刻把到嘴邊的話壓了下來。李強和裴雙王明三個人過來之後,和沫寒王鈺琪說了幾句話,約好了下次有機會兩個宿舍一起吃飯。

就跟王鈺琪說了幾句話而已,李強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興奮狀態,給我使了個眼色,暗中豎起大拇指,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看到他們走開,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轉過身來,朝着他們說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說。”

本來去我那邊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從心底裏就很牴觸讓潘曉瑩和沫寒見面。況且,林萌在那邊,估計見面之後也得吵起來,雖然說沫寒和潘曉瑩看上去關係還不錯。

在學校外面找了個比較安靜的小飯館,隨便叫了幾個菜之後,纔開始問關於王鈺琪的夢。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王鈺琪的夢境,竟然也是在財經學院的實驗樓。而我也專門問過王鈺琪,她根本不知道夢中的地方在哪兒,也沒有去過財經學院的實驗樓,就更不知道那是財經學院的實驗樓了。

就連沫寒,也不知道那是在哪兒。如果不是我恰好知道的話,他們估計根本就不知道夢中的那個地方是哪兒。

“你是說夢裏有個黑衣人,一直在喊你的名字?”我有些疑惑的朝着王鈺琪問道。

王鈺琪點了點頭,說她根本就看不清那個人的長相,但是這兩天晚上都會聽到那個人喊她名字,十分的清晰,每次都是即將看清楚黑衣人臉的時候,就醒了過來。

這就讓我更加的好奇了,那個黑衣人會不會是糖糖的哥哥呢? 來到蘇紫影的家,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兩室一廳的房子。

樂天走進去就將自己摔進了沙發里,鞋子都沒脫。

「脫鞋!」蘇紫影看著樂天。

「你確定?」樂天問。

「確定啊,你進家不脫鞋的嗎?」蘇紫影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將鞋子脫了,蘇紫影面色大變,她第一時間就就將樂天拖進了浴室!

「洗澡!」她叫道。

「煩不煩啊,早知道我睡警局得了!」樂天在裡面叫道。

蘇紫影急忙打開家裡的窗戶,好在現在溫度也高了,時間不長家裡的臭腳味就消失了。

「呼……男人都這麼噁心。」她吐了口氣。

殊不知……每一個在少女時代覺得男人噁心的女人,都會被男人慢慢的改造,她們會迅速的適應男人的邋遢,甚至慢慢覺得這就應該是正常的。

樂天洗了個澡,出來就看到蘇紫影居然在玩遊戲。

「浪費生命。」他哼了一聲。

蘇紫影扭頭看了看樂天,她就愣住了。

「你……你衣服呢?」她眨了眨眼。

「我如果有衣服,我就不需要用你的毛巾了……」樂天說道。

他的衣服倒是還有一些,只不過都在警局的包里。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擋在胯下的毛巾,她也是無語了……那可是自己擦臉的毛巾啊!

算了……

樂天看了看,蘇紫影忙著玩遊戲,估計是沒什麼時間來理會自己,他就自己爬到了蘇紫影身後的大床上,這是蘇紫影平時睡覺的地方。

舒服的將自己扔進這個香噴噴的床上,樂天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屁股下面硌得慌,他奇怪的伸手摸了摸,還真的摸到了一個小東西。

樂天拿出來看了看……

蘇紫影長長的吐了口氣,她終於在最後的爭奪中打敗了對手,有點累了,她也想洗澡睡覺了。

不經意的回過頭,卻發現樂天居然在看著一個粉紅色的小玩意。

「啊!你幹嘛動我的東西!」她驚叫道。

樂天看了看蘇紫影。

「嘖嘖嘖……」他審視著蘇紫影。

蘇紫影的臉紅的沒法看了,這個東西自己只是好奇的用過一次,只是單純的因為好奇罷了,沒想到自己忘了收拾……

她也沒料到自己的家裡會有男人,而且這個男人會鑽進自己的床上。

她一把搶過樂天手裡的東西,急匆匆的跑了。

樂天看了看這個衝進浴室的姑娘,這有什麼害羞的?不就是一個小玩具嘛!

他也有點奇怪,一個小處女也會有需求?

等蘇紫影磨磨蹭蹭的從浴室里出來,樂天早就呼呼大睡了過去,他今天同樣也累的不輕。

蘇紫影長長的鬆了口氣,這個傢伙……

自己根本猜不透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想法,做事奇怪也就罷了,性格也是奇葩的要命,手段就更不用說了,到現在蘇紫影對樂天今晚做的事情還有許多的不可思議……

她就這麼站在自己的床前,仔細的端詳著樂天,這個傢伙真的是自己的姐夫?

她有點不信,姐姐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極其強勢的人,這樣的一個傢伙能進入她的世界?

她仔細的想了想,還是覺得為了保險起見,應該弄一點把柄放在自己的手上。

什麼把柄呢?

這個把柄最好可以在自己發現樂天這個傢伙有什麼不軌的行為後,可以威脅他離開自己的姐姐,蘇紫影想了想……

樂天慢慢地翻了個身,身上的被子滑到了一邊。

愛情那些事 蘇紫影看著看著,慢慢的紅了臉……

第二天一早。

樂天睜開眼發了一會呆,這幾乎是他的標誌性動作,他認為發獃會快速的回復自己的精神。

蘇紫影過來了,她看了看眼睛瞪得老大的樂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