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裏那個着急啊,要是她們不走的話,我一出來,她們不就會尖叫麼,到時候引來更多的人,就會讓鳳九知道我在這裏了。

怎麼辦呢?就在我心急如焚,快要憋不住氣的時候,拉美西斯突然讓剩下的幾個全部都出去了。

而我也慢慢從水中冒出來了。

“哼,早就發現你了。”等我一冒出頭,拉美西斯就說話了。

什麼?他發現我了?我明明隱藏地很好,怎麼會被他給發現呢?

“你還挺有本事的,從赫梯逃回來並且還潛入了我宮殿,讓我對你刮目相看啊!”說着拉美西斯就一點點靠近了我,雙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看得我的心裏有些發憷!

我剛想開口,就被拉美西斯給打住了。

“你是不是想要在我的面前告發我的王妃?”他怎麼知道?難道鳳九已經坦白了一切?

他用一種蔑視的眼神朝我這邊看了過來,我猜不透了,鳳九應該不會那麼傻,把一切都告訴了拉美西斯,但是她到底和他說了什麼呢?

這是我猜不到的。

“尼芙爾塔麗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你別想攪和我們之間的感情!”拉美西斯一張發怒的臉朝我這邊看了過來,我有點害怕的後腿了一點,馬上就退到了浴池的最邊上。

“她根本就不是真的尼芙爾塔麗!”我終於還是說了出來。

“然後你纔是!是嗎!”拉美西斯朝我咆哮道。

“我……”我一時之間被吼住了,怎麼說呢,我只是未來的,也不完全算是。

鳳九,你到底和拉美西斯說了什麼,讓他這麼相信你。

我發現,就算此刻我說再多都已經沒用了,他相信的,一定是鳳九的話,而並非我的。

從一開始,拉美西斯就已經把我當做了敵人,而現在又怎麼會相信我的話呢?

我無力地靠在邊上,不想要再爭辯什麼了。

“怎麼不說了?再多說幾句啊?或許,我會相信你的話呢?”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拉美西斯竟然說了這種話,他又燃起了我的希望。

“你說什麼?”我欣喜若狂地朝他看到,彷彿只要我再多說幾句,他就會信了一般。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好像一個人,而那個人,也是從遇到你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變了,所有的習慣,都變了。我的心裏很亂,不知道該選擇誰,所以,才把你送走,希望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可是沒想到,你又回來了,並且還告訴我,那個人是假的。我的心裏,現在好亂啊。”拉美西斯的一番話,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原來他不是討厭我,而是在迷茫,他在我和尼芙爾塔麗之間做選擇。

他不知道該相信哪一個是真的尼芙爾塔麗而苦惱。

因爲臉的原因,他還是選擇相信了鳳九這邊,把我送走。

“那現在呢?”我試探性地問了一下,目光一直停留在拉美西斯的身上。

他朝我這邊看了過來,雙眉緊皺,我也一臉認真地看向了他。

“除非……”

“除非什麼?”我十分好奇他接下去要說的話。

“除非你能把我和塔麗相戀的經過全部都說出來,否則,我是不會相信你說的話。”這個?我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好麼。

我現在擁有的記憶全部都是現代的,關於上一世的記憶,我怎麼會有,根本就說不出來啊!

現在可怎麼辦纔好,我只想要證明鳳九是假的,可現在要證明我是真的,真的是太難了。

“那個尼芙爾塔麗的臉是假的!她的長相是用一張皮貼上去的!”我忽然想起了自己看到了畫面,只要拉美西斯看到了鳳九的真面目,那麼就不會相信她是真的了。

拉美西斯的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看上去是在考慮要不要這麼做。

轉眼就朝我這邊看了過來,“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立馬就處死她,如果你說的是假的,那麼,我就會處死你!”

拉美西斯一說完這話,我直接就震住了,還把視線移到了別處,因爲他的眼神太可怕。

看着他的眼神,根本就不敢說話了。

我低聲恩了一下,然後就準備離開這浴池了。

剛想要爬出去,就被拉美西斯從後面抱住了。

“別走,留下來,陪我。”雖然我是尼芙爾塔麗的前世,可是這個身體和拉美西斯接觸,還是頭一次,身體免不了就緊繃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想要掙脫開,卻又不忍,因爲此刻的拉美西斯,如同一個小孩般抱着我,像是在害怕我離開一般。

我默默地回到了水中,靜靜地站着不動。

而他把我的身體扳了過來,臉朝着他,我們四目相對。 我的眼睛不停地轉着,一眨不眨地看着拉美西斯。

他用一種玩味的態度盯着我看,然後拍了拍手。

門外很快就有人進來了,是尼芙爾塔麗,也就是鳳九。

她怎麼會在門外?

我不可置信得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而拉美西斯和鳳九對望而笑。

他們現在的做法。讓我立馬就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在被他們耍的團團轉。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看了看尼芙爾塔麗,又看向拉美西斯。

尼芙爾塔麗下水了,扭着身體走到了拉美西斯的身邊,她把手搭在了拉美西斯的肩上,露出一副狐媚的笑,身體妖嬈地靠在拉美西斯的身上。

“卡卡羅特,你不會真的以爲,法老會相信你的話吧?”鳳九的話直接打擊到了我,我睜大眼睛看向拉美西斯,一臉的不相信。

難道他相信我,都是假裝出來的嗎?

可是這又是爲了什麼呢?

“我和你打賭,你輸了,塔麗~”說着。拉美西斯摸了一下鳳九的下巴,眼睛朝我這邊瞟了過來,用一種嘲諷意味的笑看着我。

“哎喲~真是討厭,臣妾知道了啦,是臣妾輸了,認賭服輸,今晚你想怎麼樣都可以。”鳳九用一種撒嬌的語氣和拉美西斯說道。跪求百獨一下潶*眼*歌

並且用一種盛氣凌人的眼神朝我這邊看了過來。而我到現在都還沒反應過來,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走吧。”拉美西斯摟着鳳九的肩膀出去了,就留下我一個人還在浴池中傻傻地呆着。

沒過一會,門外就進來了幾個士兵,他們把我架起來。然後一直拖到了一個牢房門口,用力一推,直接把我給推了進去。

我還呆在原地,就連自己身處牢房,都無動於衷。

門砰地一聲被關上了,然後是鎖上鐵鏈的聲音。

直到管牢房的人離開了,我還沒明白過來,剛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我被鳳九設計了?還是拉美西斯和鳳九聯合起來把我給耍了。

拉美西斯明明已經選擇相信了鳳九,可是到頭來還在我的面前演戲,爲的就是和鳳九打賭。

拉美西斯,你會爲今天所做的一切而後悔的。

我特地尋找荷魯斯之眼,穿越到了古埃及,就是爲的救你,可是你卻選擇相信了鳳九,那是你自尋死路!怪不得我!你會後悔的!

“拉美西斯!你會後悔的!”雙手抓着牢房的門。用盡全身的力氣朝門外拼命地喊道。

“喊什麼呢!大晚上的,趕緊睡覺!”在我喊完沒多久,獄卒就過來呵斥我了。

我沒有去反駁他,而是安靜地站在原地。

“哼,快死的人了,還不老實地呆着,罵來罵去還是要死的!”獄卒走之前,生氣地留下了這句話,讓我的心中一驚。

他剛纔說的,難道是我嗎?

我快要死了嗎?

心中開始冷笑,真是諷刺,爲了他而來,最後還是跟歷史一樣,死在了他的手中,這一次,我不會再詛咒他了。不會了。

只是我就這樣死了,霍逸軒怎麼辦呢,他還在未來等我回去,等我的好消息。

就在我的思緒十分混亂的時候,身邊突然想起了一個聲音。

“喂,喂!你過來啊!過來一下!”我朝四周看了看,想要知道是誰在叫我。

找了好一會,才發現是隔壁的牢房中的一人。

他的頭髮凌亂不堪,不知道的,還以爲他是一個乞丐呢,不過他身上穿的衣服,的確像極了乞丐,要說是也不爲過。

“快,快點過來呀!”他朝我這邊開始招手,我指了一下子自己,然後他就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我,讓我趕緊過去,他有話要對我說。

這人也真是的,有話就直接說唄,還叫我過去纔跟我說,一定有什麼問題,我不能上當,不去。

我沒有搭理那人,直接轉過頭來到另一邊坐下。

他看上去好像要開始着急了,直接在地上踹了一腳,問我爲什麼不過去。

這不是廢話嗎,換他,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陌生人朝着他回收,直接讓他快點過來,他會過來麼?

原理就是,不會!沒有人會這樣做的!

我只是朝他那邊看了一眼,也沒多少心情想要搭理他。

可就在我把眼睛閉上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直接把我給驚醒了。

“我可以帶你出去!”在這種時候,他說了這句話,明顯是點燃了我生的希望。

“你沒騙我?”其實我在心中一直打量着,我和眼前的這個人,非親非故,他憑什麼幫我離開,根本就沒有理由的。

那人對我點了點頭,表示他沒有騙我。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是十分的驚喜,但是仔細一想之後,我又開始猶豫了,我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很熟悉,今天才算數是第一次見面,他就那麼幫我,圖的什麼?

我朝那人看去,他那雙真摯的眼神一直看着我,看得我都快信他了。

可我偏偏就是不信他,靠牆而坐,閉上眼睛,低頭小憩了。

他似乎是被我給氣到了,又狠狠地在地上剁了一腳!

“我好心要救你出去,可是你卻不領情,哎!真是叫我如何是好!”隔壁牢房的那人開始走來走去,就是因爲我不相信他而正在煩惱。

我偷偷睜開眼睛朝他那邊瞄了一眼,他着急的樣子看上去好像不是裝的,難道他真的是有心要幫我?

我在心裏嘀咕着,其實我也十分希望現在能有個人能夠救我出去,畢竟剛纔獄卒說了那句話,讓我的心中也是有點害怕的,如果真的就這麼死在了古埃及的話,還真覺得有點不值,爲了拉美西斯那種混賬,還搭上了自己的姓名,實在是不值得。

想了一圈之後,最後我朝那個人走了過去。

來到了他邊上後,就在木頭做的柱子上敲了兩下,提醒他我到了。

他轉頭就朝我這邊看了過來,發現我來了,臉上笑得那個開心啊,並且還說我這麼做就對了。

然後他就把頭給湊過來,小心地和我說起了逃出去的方案。

他說了一遍之後,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趁着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會敲開牢門的鎖,然後帶着我逃出去。

人在凌晨的時候,是最困的時候,藉着那個時間段逃走的話,是最好不過了。

我覺得他說的挺有道理的,然後開始和他一起坐等午夜的降臨。

夜慢慢深了,很快,我們就聽見了關在這裏其他的人打呼嚕的聲音了。

隔壁牢房的乞丐老頭輕聲喊了一下,叫我趕緊準備好,我立馬起身小聲地說好。

他用熟練的動作開啓了關住他的那把鎖,然後來到了我的牢房門前,輕而易舉地就打開了這鎖鏈。

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既然他能這麼容易就逃出去,那在我來之前爲什麼就不行動了,而是等我關進來之後才逃出去?這一點讓我十分想不明白。

這老傢伙,看上去挺老的,但是身手還不錯,生龍活虎的,除了長相,其他地方都沒個老人樣。

一路上都是活蹦亂跳地出來的,就像是孫悟空一般,走兩步就會東瞅瞅西瞧瞧的。

我跟在他的身後,直接捂嘴笑了起來。

就在我們快要到門口的時候,一排士兵從門口的地方走過。

“遭了,這裏怎麼會有巡邏的士兵走過?”這老傢伙看到路過的士兵,停下腳步,心中一驚,一雙眼珠子在月光下顯得十分的機靈。

他在想着什麼,想了一圈後,讓我趕緊找個地方先躲起來,我不明白,他讓我躲起來,那他自己怎麼辦呢?

我搖搖頭表示不要這樣,而他卻一把把我給推到了一個黑暗處,自己去外面一探究竟了。 我在黑暗處躲了很久,老傢伙卻還沒回來,想要伸出頭去查看一下,可是外面還有人在說話,讓我根本就不敢把頭給伸出去,只能繼續躲着。等老傢伙回來。

在心底不斷地祈禱老傢伙能夠沒事,外面腳步聲越來越密集。

很快,好像有好多的人聚集在了門外。

“你們聽着,剛纔發現有人劫獄了!現在我們要把那兩個被劫走的人全都抓會來!知道了嗎!”領頭人用最大的聲音吼道!

然後下面一片整?的回答聲說是。

一羣人很快就散開了,我把身體全部都縮緊,免得很快就被他們給發現了。

好多人都在我這邊路過,一個個都沒發現我躲在這裏。

而就在第九個人走過之後,接下去一個人在走近我的時候,竟然放慢了腳步,似乎是一點點地正在向我這邊靠近。

我提心吊膽的,深怕他發現了我的存在。

身體不由地又往後退了一點,我想退,可是已經退到底了。身後再也沒有路讓我退了,現在直接都挨着牆壁了。

那腳步聲好像沒了似的,一下就停住了,難道他發現我了?

心中那個緊張啊,想了一下,還是趕緊離開好了,免得真的被發現了。樹如網址:ёǐ.關看嘴心章節

就在我的腳想要伸出去的時候。一隻手好巧不巧地抓住我的手。

我當時就愣住了,不會真的那麼倒黴吧,竟然被發現躲在這裏了。

按理說,這裏比較黑,如果我沒有發出什麼聲響的話。根本就不會被發現的,而我現在卻實實在在地被人給抓住了。

那隻手厚實有力,抓着我的手直接就把我給拉了出去。

然後我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的雙眼直勾勾地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看個透一般。

“跟我走。”說了這話,他就直接拉着我往前走了。

看他的樣子,好像不是來抓我的,而是來幫我的。

這麼一想之後,心中也頓時安心了不少。

根本這個人走了一段路後,我就看到了剛纔救我出去的老傢伙。

拉着我手的男人看到老傢伙,立刻就喊了一聲師父。

我頓時有一點搞不懂現在的狀況了,我和這個老傢伙,非親非故的,他去救了我,然後這個獄卒竟然又叫他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

“你?”我想要問清楚現在的狀況,這個救我出來的老傢伙立刻就讓我不要說話,跟着他走。

我們順着一條暗道,一起走出去了。

這暗道十分的窄小,寬度直夠通過一個人,如果這個時候對面走過來一個人,那麼兩方之間肯定要有一方讓出道來,一起走一個方向,不然的話,這路就走不通了。

我跟着老傢伙一路走着,走了十幾分鐘的暗道,當我們走到地面上之後,竟然有人已經蹲在外面迎接我們了。

那人朝我們伸出手,拉我們上去。

到了地面上之後,這個迎接我們的人,竟然也叫老傢伙師父。

我默默地在心裏猜測這個老傢伙的身份。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會被拉美西斯給關起來,到了外面之後還有那麼多人叫他師父?

難道是埃及有名望的老先生?應該不對,哪有老先生會撬鎖這種事的,應該不是。

如果不是老先生的話,那又會是什麼人物呢?

把手指放到了嘴角邊,皺着眉頭想着這個問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