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反而激我:“你叫還是不叫?”

我啞口無言,哽噎無語:“你……”

他開始誘哄我:“乖,娘子叫聲夫君聽聽嘛,金斐的小妾一個個的嘴巴像灌了蜜似得,你怎麼就一點都不像她們呢?真不可愛。”

我……靠!

我從他胸口擡頭,把他黑袍子一角撈起來,很不雅觀的在臉上把眼淚一抹,把臉擦乾淨,橫眉冷眼瞪他。

他眼睛微翹,殷紅薄脣含笑看着我。

我一生氣扭頭,就看見熊熊篝火前,又有個學生要即將綁上去被燒烤。67.356

不行,在這樣下去,兩人一定會死的。他們一死,君無邪在強也沒辦法救他們,就叫一聲夫君又不會少塊肉。

算了,爲了學長,我妥協了。

這時候尊嚴算個屁啊!

我牙齒輕咬脣瓣,咬出一道道清晰的牙印,心不甘情不願的喊了一聲:“夫君……”

君無邪白如玉簪的手掏了掏耳朵,朝我吹了一口氣,冷颼颼的,波瀾不驚道:“聽不見。”

我擦……

我在看着那方,劊子手的利刃已經削出一塊皮肉了,男學生尖叫聲越來越大。

篝火前的另外一位男同學,雙手雙腳捆在一顆圓木上,已經準備放到火上烤。

危急時刻,我心急的就像入鍋的螞蚱,四處亂蹦。

他還矯情的讓我喊夫君,還跟我調情。

我,我,我……

四處望了望,看腳下,背後,桌子底有沒有磚頭。

如果真有磚頭,我一定撿起,將他那張討厭的臉砸成肉餅,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他朝我挑挑眉,薄脣噙着一抹淡笑:“娘子,在不叫就來不及了哦。”

我額頭急出了汗,那位同學已經放置到篝火上了,他身上的衣服瞬間被大火吞噬,露出瘦骨嶙峋,竹子般的身材,和剛纔那位一樣,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皮膚,到處都是傷。

唯獨不同的是,他蒼白的皮膚有些發皺,乾枯缺水導致,看來,他被放了不少血,差不多已經快放幹了。

我眼睛薄霧瀰漫,楚楚可憐的望着君無邪,朝他說道:“求求你,去救把。”

他低頭看着我,璀璨迷離的鳳眸看着我,眼底有絲黯淡。

他冰清如玉的手指把我眼角淚珠抹去,嘆了一口氣,很沮喪很惆悵:“唉,爲夫還是不能讓你愛上我,實在是太失敗。就算如此要挾,你都不能心甘情願的喊我夫君,爲夫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說完,他瞬間站起,朝篝火中央躍去。

我看着遠去的背影,不知他說的什麼意思,什麼輸了?難道他和誰打賭了嗎?

他的背影孤寂落寞,不似往常般意氣風發,風華無度。

我雙手呈圓形,在他身後大聲喊:“夫君,加油!”

他背影一振,沒有回頭看我,右肩上那鎏金骷髏頭閃耀火光,璀璨耀眼。

我以爲他會直接奔到篝火處和十字架將兩名男同學放出來,沒想到他奔到金斐城主身前,大手直接掐住金斐的脖子,黑袍在夜風吹拂下,瘋狂練舞,火光照耀下,灼灼生輝。

他像不可一世的君主,像拯救世界的末日英雄,單手把肥胖圓滾的金斐高高舉起,大聲喝道:“將人給本王放了,否者你們的城主魂飛魄散,雍州城即將幻滅。”

囂張的金斐,萬萬沒想到會被君無邪給掐住,以他的實力我覺得不弱,卻沒想到到君無邪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拿下他,這事情順利的簡直不可思議。

金斐被君無邪單掌舉起,掛在半空中,深色華服隨火光吹拂的左搖右晃。

我怕單獨在這,被他的侍衛給拿下,迅速奔到君無邪身邊,問道:“我做什麼?”

君無邪眼睛往鐵鏈捆綁的同學撇了一眼,我知道他示意將那些同學放開。我迅速奔了過去,想將鐵鏈打開,沒想卻需要鑰匙。

我朝君無邪焦急道:“我沒鑰匙。” 他背影一振,沒有回頭看我,右肩上那鎏金骷髏頭閃耀火光,璀璨耀眼。

我以爲他會直接奔到篝火處和十字架將兩名男同學放出來,沒想到他奔到金斐城主身前,大手直接掐住金斐的脖子,黑袍在夜風吹拂下,瘋狂練舞,火光照耀下,灼灼生輝。

他像不可一世的君主,像拯救世界的末日英雄,單手把肥胖圓滾的金斐高高舉起,大聲喝道:“將人給本尊放了,否者你們的城主魂飛魄散,雍州城即將幻滅。”

囂張的金斐,萬萬沒想到會被君無邪給掐住。

以他的實力我覺得不弱,卻沒想到到君無邪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拿下他,這事情順利的簡直不可思議。

金斐被君無邪單掌舉起,掛在半空中,深色華服隨火光吹拂的左搖右晃。

我怕單獨在這,被他的侍衛給拿下,迅速奔到君無邪身邊,問道:“我做什麼?”

君無邪眼睛往鐵鏈捆綁的同學撇了一眼,我知道他示意將那些同學放開。我迅速奔了過去,想將鐵鏈打開,沒想卻需要鑰匙。

我朝君無邪焦急道:“我沒鑰匙。”

突然,我身後的背後不知從什麼方向摔出,丟在地上,落在我面前。

我把包撿起,迅速打開,掏出千殺刀,在把拉鍊拉上,一氣呵成。

擡眼望那方,君無邪已經把金斐制服,開始吸收金斐的黑色鬼氣,源源不斷黑色氣體吸收進他身體中。

而十字架上的和火上的男同學,已經被侍衛放下來,見此舉動,讓我放心了幾分。

我拿千殺刀,狠狠斬開鐵鏈,這方學生們一開始雙目空洞,面龐麻木茫然,突然眼裏有了別樣目光。

有的人開始焦急說:“快,大批的侍衛趕過來了。”

有的人出主意:“挑開,砍不斷的,我們帶了這鐵鏈三十年了,你把鐵鎖挑開。”

我循着他所說的方式去做,用千殺刀刃把鐵鎖挑開,哐噹一聲,鐵鎖瞬間解開。

園子裏,城牆外面,我已經聽到無數的腳步聲傳來,有條不紊,是雍州城訓練有素的軍隊出現。

現在,君無邪還在吸收金斐的鬼氣,吸收鬼氣過程我知道是不能打斷的,猶如上次紂絕陰吸收山廟裏的鬼魂一樣。

虛妄之證 所以現在得找個地方躲起來,君無邪自然能對付他們,我不希望這羣人成了他的累贅。

我朝他們同學們問去:“你們知道那裏可以躲藏,我不能讓君無邪分心,等他吸收完鬼氣。他就能帶我們出去。”

躺在地上的兩個同學已經被幾個同學扶了起來,前面一個女生信誓旦旦說道:“我們進金斐的後院,後院住着他正夫人,一般沒有人能進去。走,那裏最安全。”

“班長,這恐怕不行把,他的後院還是有人的。”

班長說道:“幾個老麼麼和丫鬟,我們五十多個人還拿不下嗎?那位高手雖厲害,雙拳難敵四手,要知道,我們面對的不是城主和府裏的官兵,還有城裏的官兵,百姓,大致十萬人。他們不可能放過我們的。”

她的話很多同學都擁戴,其中一個斯文的男生說:“對,我們去後院把金斐的小妾和夫人綁起來,金斐受牽制,有了這幾個人質,城主府的下人和侍衛不可能不顧及。”

我聽他這麼一說,感覺主意不錯:“好,就這麼定了,我們就去後院。”

一羣人浩浩蕩蕩的往後院跑去,班長問我:“小姐如何稱呼。”

我笑道:“別介,我是凌海大學的美術系的。我應該叫你學姐。”

班長蒼白的臉展開一抹笑容,那種笑像是等待已久,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釋然。

她對我說:“我們被關在這裏三十多年,每天都會受到非人的折磨,天天皮鞭抽打,給城主爲奴爲僕,還要每天放血給城主夫人沐浴。”

說道這裏,她眼睛含着淚,語氣憤恨哽咽,帶着極大怨氣卻又無可奈何,邊落淚邊和我說。

“那個老妖婆,讓管家,侍衛,下人凌辱我們其中一個女生,如果她不懷孕,會選擇下一個凌辱,直至懷孕了,胎兒成型後,她會把胎兒殘忍的墜掉,然後將女生的胎盤用來製作成紫河車,用來美容,每過一年都會有一名女生招到凌辱,其實我們五十五個學生,有十個女生受不了這樣的凌辱,自殺了。”67.356

她語悲憤淒涼,她一落淚,後面的男女同學全部默默的流淚,她咬牙緊緊捏着拳頭,低聲怒喉道:“我一定要殺了那個老妖婆。”

四十幾名同學,都低聲喊道:“殺了那個老妖婆,殺了她……”

我終於知道爲什麼男生會被放血,而女生只是受了些折磨。

沒想到女生所收的痛苦是男生千萬倍,身體的凌辱,人格的踐踏,殘忍的把胎兒從身體剝離,僅僅是爲了胎盤紫車河。

真是太太過份,太殘忍了。

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金斐和他夫人在誅施在學長和學姐身上的罪狀,我覺得即使把他們打入十八層地獄,也難解我心頭之恨。

把一千年前,祖先所留下的孽債施加在後輩身上,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想着,我們一羣人浩浩蕩蕩的走到後院錢,後院是大紅門,院門上掛着兩個白皮燈籠,上面牌匾寫着:“芙蓉院。”苑內什麼風景我看不見。

前面的同學情緒高漲,紛紛吶喊:“殺了那個老妖婆,殺了她。”

班長告訴我:“這就是老妖婆住的院子,金斐專寵兩名比她年輕貌美的小妾,他們常年冷戰,金斐已經一兩年沒有踏進過這個院子了。她身邊有兩個老嬤嬤和四名丫鬟伺候着,不過,城主府上下都是她管着。整個城主府,除了金斐就是她權利最大。”

我點頭,衝他們說道:“走,進去。”

班長舉手,朝同學們說道:“進去,殺了那個老妖婆,爲死去的同學討回公道。”

我們奮力朝門口衝去,只聽哐噹一聲,大紅院門瞬間被打開,我們都衝了進來,我沒想到院門壓根就沒鎖,前面十幾個人全部摔了一跤,我站在最前面,後面一層層的人把我壓住。 只聽前面噗哧一聲,一陣嬌滴滴,極爲刺耳的聲音傳來:“哎喲,這誰啊,這不北冥陰王妃麼,摔的如此難看,春花秋月,快快將北冥陰王妃給夫人扶起來,怠慢了王妃。北冥陰王可是會生氣的。 搖滾教父 北冥陰王一生氣,咋們這雍州城可是不保了。”

我在地上掙扎着,想爬下來。左右手臂上兩隻手冰冷的手,像冰鉗子一樣生生把我鉗起來,從地上拖起。

在我從地上爬起來後,回頭一望,四十幾個人全部進了院子,他們進了院子後,大門哐噹一聲,瞬間關了,怎麼也打不開。

這時,我恍然大悟,恨不得給自己扇一巴掌,我大意了,太大意了。

金斐的夫人活了一千多年,就算是鬼,也是也有一千多年的功力老鬼。

我們這羣學生,一個個面黃肌瘦,身上沒個二兩肉。不管男的女的,手無縛雞之力,還妄想把她給逮了。

這怎麼可能!

果然,天空一張大網罩下來,將四十幾個學生捆在網裏,我不知道什麼網,網帶着黑紫色電光,打在學生身上,學生皮膚會泛黑冒煙,就像被閃電劈過。

一陣陣的燒焦味和濃煙在從學生身上傳來,他們淒厲痛苦的大叫,抱着手臂,扭曲面容,無法忍受這般的痛苦。

還有幾名抵抗力低的同學昏迷了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體漸變得透明。

我知道這網,用來對付君無邪和紂絕陰都毫無還手之力,這羣學生不消一會,一定會挨不住魂飛魄散。

我霎間急了,我努力掙扎涌動,想掙脫兩名面無表情的丫鬟的鉗制。可無論怎麼努力,我毫無辦法。

怎麼辦?

我好心急啊,他們淒厲的吶喊聲,痛哭聲,哀嚎聲……

聲聲就像刀子,凌遲在我身上,挖着我的骨,剜着我的心,絞痛了我的五臟六腑,讓我痛不欲生。

我得想辦法,我得救下他們,我不能坐以待斃,不然真的晚了。

我咬牙轉動手心的綠扳指,綠扳指泛出幽綠瑩光,牽制我手臂的的兩個冰鉗子,立馬被鬆開,面無表情的丫鬟像被觸電一般,啊的哀嚎一聲,迅速摔出去,倒在後面。

我得到解脫,迅速的跑上前,拿巨網不知怎麼辦?

人間苦 用千殺刀挑開?這刀是金屬會傳電。

我從旁邊找了一個棍子,對着同學門喊道:“你們忍一下,我把網給挑出來。”

我萬萬沒想到,棍子一觸碰到網,迅速冒起黑煙,點燃了,成了一個火把。

我把棍子往後一丟,把背後拿下來解開拉鍊,從裏面掏出兩張黃符和一隻桃木劍,桃木劍是師傅給我的,我不能去嘗試,萬一燒了連個防身的武器都沒有。

還有兩張黃符,我還不會念咒,不會用黃符,死馬當成活馬醫,眼睛一閉,冒着黃符被燒成灰的危險,把黃符貼在網上。

本以爲黃符還沒觸碰到電網會化成灰,眼下這番場景讓我詫異了。

泛着黑紫電光的巨網,瞬間收縮,像枯根藤蔓一樣迅速收縮在我的黃符紙下,收縮成一隻小小的網,捲成一團黑線,落在我的手心裏。

我指尖捏着黃符,驚訝的看着手心裏一團黑色細線,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是個什麼情況?

被巨網困住的學生們得以逃脫,全部站在我身後,孱哮嘶啞的聲音衝我提醒道:“小心那個老妖婆。”

我擡眼一看,剛纔還是細皮嫩肉,美貌豐盈的城主夫人,突然變成一具黑色骷髏直躍到半空中。

骷髏頭蓋骨灰白髮倌成流雲鬢,插着各式珠簪在腦袋上晃盪着,柔絹曳地長裙在半空中飛舞,白皙細嫩的手指幻化成尖銳利爪狀,直直的朝我心口處戳來。

“居然是鍾馗所畫的黃符!”她牙齒脫落,骷髏牙框幽怨無比的尖叫道:“你以爲拿着鍾馗所畫的黃符,本夫人就拿你沒辦法了嗎?”

我手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師傅送我的是鍾天師所畫的黃符?67.356

這怎麼可能,真是天師所畫的黃符,如何都能賣出天價,她怎麼可能送我?

城主夫人前一秒還在十米外,不過兩秒的時間立馬飛奔到我面前,漆黑尖銳的指尖如利刃,在我脖子前停下,黑色指甲生出一寸長如刀片的鋒利指尖。

我眼睛往下看,她指甲離我脖子大動脈不過一釐米遠。只要一用力,她的指甲就會插進我的肌膚裏,就是大羅神仙的回天乏術。

她骷髏頭下顎動了一下,身上巨大陰寒氣息朝我撲過來,冷進我的五臟六腑。她朝我威脅道:“將拘魂網還給本夫人,如若不然,就算你是北冥陰王妃,本夫人殺你猶如碾死一隻螞蟻般。”

我身後的同學大聲喊道:“不要還給她,她一定會用拘魂網對付我們。”

“別給他,金斐很強大,法力無邊,但怕極了這個老妖婆,就是因爲老妖婆身上有拘魂網,金斐拿她沒辦法。”

這時,男同學堆裏不知誰說了聲:“拘魂網是鍾天師所制,他共制了三張拘魂網,有兩張已蹤跡不明,這是最後一張,也是最強的紫電拘魂網,你別給她,以後遇見鬼怪,有紫電拘魂網,那些鬼怪拿你沒辦法。”

原來是這樣!

我手中黃符是鍾天師制的,紫電拘魂網也是鍾天師制的,兩者相遇都是同一主人,吸引在一起了。另外兩張拘魂網,一張在師傅手裏,還有張在鳳子煜認識的那個大師手裏,我這是第三張,所以……

我就是拼了命也不會給這個老妖怪給拿去,因爲我知道,這網能對君無邪造成極大傷害。

我眼睛斜斜的往下低看,她的尖銳指甲抵着我的脖子上,看眼就要觸碰到大動脈上。

我的心很平靜,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我不慌張不害怕,只要她敢觸碰我,我就會立馬拿黃符望她骷髏頭上貼去。

而且,我並不認爲她能傷害到我,紂絕陰強大如斯,指甲比她還尖銳,觸碰到我的皮膚還不是一樣燒灼,冒出黑煙。差點一隻手被毀掉。

對上這個老妖婆,我很自信,那種自信就像君無邪能輕而易舉的把金斐掐在手心,把他的鬼氣吸乾。

想到君無邪,我心中咯噔一下,好像過了幾分鐘,他那邊怎麼還沒吸收完?

難不成金斐的鬼氣太多,讓他吸收不完了麼? 重生之國民男神 老妖婆陰森森的衝我笑道:“你天真的以爲金斐會被鬼王所控?你太小看他了,金斐狡猾多端,用上千年的時間將雍州鬼城築成,區區北冥鬼王他會放在眼裏?”

“雍州城是他的心血,誰要是把他的心血毀了,他寧可玉石俱焚,也不會善罷甘休。小賤人你等着,你的鬼王很快就消失了,化成一縷黑煙消逝。啊哈哈哈……”

說着,她另外一隻手打開,紅色薄紗在風中獵獵飛舞,她瘋狂的大笑。

嘴裏的陰氣全部撲向我,帶着濃郁的血腥味,惡臭伴着濃腥味,我皺着鼻子極力忍受着。

文娛復興 待她悽悽瘋瘋的笑夠後,她看着我臉,語氣似迷戀,似羨慕,更像瘋狂的嫉妒。

“瞧啊,多麼美的青黛眉,多麼勾魂的桃瓣眼,瞧瞧這翹挺玉瓊鼻,櫻桃小嘴,芙蓉面,是如此完美……美的讓本夫人都嫉妒了。還有那北冥鬼後令萬鬼羨慕嫉妒的身份。”

她黑色骷髏頭慢慢的朝我靠近,陰寒的骷髏頭就在我面前三釐米處停下,一張一合的下顎骨陰惻惻道:“你說,本夫人把你殺了,在把你身上皮割下來披到自己身上,君無邪,如此俊逸無邊,權利至上的鬼王,那功夫一定特別銷魂,本夫人迫不及待的想殺了你。”

我!!我呸……

她孃的,她白日做夢妄想殺我就算了,還想把我的皮剝下來披到自己身上,用我的樣子勾引君無邪,還想睡他。

這個老妖婆,我受夠了。

老虎不發威,當我這個原配是吃素的嗎?

敢勾引我的男人,老孃不把你弄死,我就不叫龍小幽!!

我擡手,想都不想的把鍾馗天師所畫的黃符貼在她額頭上,下手速度……

快!

準!

狠!

她的下顎還想在繼續說什麼,剛張開便停止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