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對此當然有些灰心,畢竟他是那麼的渴望提升修爲,然後對付海妖族,對付鯤鵬。可現在的情況,只能用事與願違來形容。

他雖然不願相信,卻還是必須面對現實,他終於意識到,他的修爲恐怕又一次的遇到瓶頸了。

修行遇到瓶頸,他當然經歷過,也深知突破瓶頸是需要運氣和悟性的。

但隨着修爲越來越高,所遇到的瓶頸也就更加的難以突破。這就好比葫蘆,中間的那個節點就是小瓶頸,而最上面的葫蘆嘴,就是大瓶頸了。現在的他,應該就是處於這樣的一個關鍵點。

想突破,談何容易啊?這或許也就是爲何人仙修爲的修士衆多,而地仙以上級別的修士少之又少的緣故。至於神仙和天仙之流,只能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了。

修仙問道,就像是在爬一個巨大的金字塔。最下層的是最矮也最容易到達,可越是向上就越難,而若是能夠抵達頂端,或許就可以真正的長生不死了。

童言當然不在乎什麼長生不長生,他在乎的是實力,是可以報仇雪恨,是可以保護蒼生的超強實力。可想獲得強大的實力,與修爲的高低又是分不開的。這就像,修爲高的人,不見得都擁有超強的戰力,但具有超強戰力的人,一定是修爲高的。再用一句俗套的話說,就是錢不是萬能的,可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修爲和戰鬥力,就是這樣的一個複雜關係。

可即使有些失落,童言也沒有徹底死心。曾幾何時,他又哪裏想到自己的修爲會達到現在的程度呢?但事實是,他確實已經達到了高不可攀的人仙之境,更是超過了當年所面對的龍虎五仙。要知道那時候他和青冥面對龍虎五仙,幾乎沒有還手之力,而現在,他可以秒殺他們。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修行難,難於登蒼穹!

放棄也許是對的,可如果放棄了,那就再也沒有任何希望了。

童言明白,現在繼續修煉,效果並不大,他需要等,等突破瓶頸的機會到來,而只要抓住那一縷靈光,他便可突破瓶頸,修爲一步千里。

現在他有時間了,有充足的時間來練習十大天行者所傳授的神通。五指神劍,他只習得了其中的上衝劍、中衝劍和少衝劍,而威力最強的一陽劍和無名劍,他卻還沒有掌握。如能將五指神劍完全掌握,到時佈下五行劍陣,他的戰力也將大大提升。

另外其他神通,比如移形換位,比如雷霆之怒,他都還沒有達到可以熟練運用的程度。

指望修爲一舉突破到地仙之境,未免有些好高騖遠,將現有的神通熟練掌握,又何嘗不是提升戰力的一個好辦法。

正巧他還要傳授高倩五指神劍,索性就跟她一起練了起來。高倩的悟性確實高,她忘記了很多東西,就像是一張白紙,童言可以隨意的在她身上書寫,寫了什麼,她也便掌握了什麼。

僅僅半月時間,高倩就習得了五指神劍中的上衝劍,雖然跟童言的速度相比還是差了些,可又有幾人有童言這般心智呢?

修煉不成,改爲練功。童言和高倩就這樣便開始了下半個月的閉關練功。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天道盟所遇到的對手也不再是那些不堪一擊的孱弱海妖,而變成了由三級長老帶隊的高階海妖。

雪兒雖然也稱得上領導有方,可她還是沒有辦法阻止天道盟人的傷亡。

天道盟的人員已經少得可憐,而且新加入的人也是越來越少。照此下去,也許不用十天,天道盟就只剩下最後的幾個干將了。

雪兒看在眼裏,是急在心裏。事實上,她之所以讓童言去吳家老宅,並非是真的把他當成累贅。而之所以那樣說,就是想讓童言可以安心靜養。

可是現在,她遇到了難題,如果沒有童言,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報……稟盟主,海妖族又發動猛攻了。我們……我們恐怕守不住了!”

雪兒聽此,一對秀眉立刻深深的皺了起來。

“咱們還有多少人?”

來報的天道盟人聽此,想了想道:“大概……大概還有幾十人!”

雪兒輕嘆一聲,接着露出一抹苦笑。“好了,我已經知道了。現在,你去通知大家,讓他們即刻退離天道山莊,前往吳家老宅!”

“前往吳家老宅?那這裏……這裏怎麼辦?”

雪兒微微笑道:“我會留在這兒,等我撐不住了,自會返回吳家老宅與你們會合!”

“盟主你……”

“無需多言,按我的交代去做。放心吧,我是女媧後裔,區區海妖殺不了我。”

傳令的盟人聽此,只能點頭嘆息道:“好吧,那我這就去通知大家。盟主,你一個人多多保重!我們在吳家老宅等你!”

雪兒笑着點了點頭,可眼中卻滿是寒冷之意。

身爲女媧後裔,雪兒跟歷代的女媧一樣,都不願意大開殺戒。女媧娘娘是大地之母,兼愛衆生。雪兒自然也是這樣,她不忍血流成河,所以纔始終沒有向海妖族痛下殺手。

可事已至此,她知道自己必須做點兒什麼了,一味的忍讓只會讓海妖族變本加厲。

所以,她決定,該是時候讓海妖族知道,人間有女媧後裔守護,在人間屠戮生靈,濫殺無辜,必將受到應有的懲罰! 只等天道盟所剩不多的人前往吳家老宅之後,海妖族乘勝追擊,一舉攻入了天道山莊。

闖入天道山莊的海妖足有上千之衆,而這一千多個海妖,卻沒有一個再能離開,它們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就像是水蒸發了似的。

而實際上,它們是遭遇了憤怒的雪兒。雪兒將它們變成了小魚小蝦,全部養在了天道山莊內的池塘裏。

沒錯兒,雪兒施展了大神通,而且是極其恐怖的超強神通。這種神通自然厲害,可對現在的她來說,還是有些勉強。

順利的制服了這些海妖,她也累的癱坐在地,額頭上滿是淚珠,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其實,憑她的本事,完全不用如此大費周章,因爲那些海妖沒有一個能夠抵擋住她的一掌。但問題就在於,她不忍心,把這些海妖變成小魚小蝦,是她最後的仁慈。

坐在地上,雪兒擡頭看了看天空,臉上滿是苦澀。她是善良的,所以她希望世間的生靈也都擁有一顆善心。但很多事情,都不能盡如人意。她這笑容,是可惜,是憐憫,更多的則是無奈。

可沒想到,就在這時,天空之上突然飄來了一朵雲,一朵微微泛黃的雲。

雪兒見此,眼神立刻變得堅定,然後慢慢的站起身來。

那朵雲一看就不是真正的雲,因爲它從遠處飛來,並且降臨在天道山莊的半空中。

緊接着,一個洪亮且有帶着憤怒的聲音響起了。

“天行者,你給我出來!殺了我的寶貝徒弟,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速速出來受死,否則,我將滅了這山莊中的所有生靈!”

天道山莊內現在只有雪兒一人,她聽此,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朋友,你來晚了,這天道山莊內,現在就只有我一個了。你若想殺,不妨直接找我吧!”

她這邊話聲剛落,就看到一縷黃光突然從雲團之中射下,宛若雷電一般,直接砸向了她。

那黃光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來到了她的頭頂一米處。而她對此卻毫不在意,只是擡起了手迎了上去。

就聽到“砰”的一聲響,那縷黃光如同玻璃一般被她捏得粉碎。

而那雲團之中的人也不再藏頭露尾,索性飛身降落下來。

雲團慢慢消散,一個手持木杖的駝背老頭兒隨即出現。只見這老頭兒不知多大年紀,背駝的十分嚴重,幾乎都快達到了九十度。背上更是鼓鼓的,好像是衣服裏藏了什麼寶貝似的。

再看他的臉,褶皺的如同聚在一起的肉皮似的,那一對長長的眉毛倒是雪白,幾乎都垂到了耳垂之下。他的鼻子很大,嘴巴也不小,倒是那根木杖,上面的紋路十分漂亮,而且散發出淡淡的黃光,想必不是俗物。

古怪老頭兒盯着雪兒看了看,直接冷冷的道:“原來是女媧後裔,怪不得能接下我的神通,果然有點兒本事!可你女媧族不在深山之中修行,卻跑到這裏管起了閒事,難道就不怕再被滅族嗎?”

再被滅族?難道女媧族曾被滅過?

雪兒聽此,微微一笑道:“你說我多管閒事,你一個道行不低的龍龜,爲何不在海中潛心修煉,以證大道,卻偏偏來這陸地上,又是爲何?說到底,你不也是多管閒事嗎?”

沒錯兒,雪兒眼前的這個古怪老頭兒就是海妖族大長老口中所說的龍龜大仙。被稱爲仙,並非是對這龍龜的高擡,而是這龍龜確確實實已經踏入了神仙之境,算的上是徹頭徹尾的神仙之流。

他之前說要找天行者,看樣子是已經知道海妖族的五長老死在童言之手的事情了,所以他來這兒,十有八九就是爲了死去的徒兒報仇。

“我多管閒事?我徒兒被那天行者殺了,我來報仇,也算是多管閒事嗎?”

雪兒不屑一笑道:“你這都稱不上多管閒事,那我爲了兄長會你,應該也是情有可原吧?”

龍龜大仙一聽此言,立刻皺起了眉頭,隨即不解的問道:“兄長?你女媧族都是女人,你怎麼會有兄長?”

雪兒咯咯一笑道:“龍龜,你果然愚鈍。我兄長是人,正是你要找的天行者!”

龍龜大仙聽此,臉上當即露出了森然之色。“原來如此,你是想保護那天行者吧?可就憑你一個還未完全覺醒的女媧後裔,未免有些高估自己了吧?我告訴你,我不想與你女媧族爲敵,識相的,最好把那天行者給我交出來。否則,你就算是女媧後裔,我也絕不會留情!”

雪兒淡淡笑道:“想嚇唬我?我差點兒就怕了,只可惜,當我在覺醒了部分女媧神力之後,我已經不知道怕是什麼了。我同樣告訴你,我兄長對我有大恩,誰想害他性命,就先過我這關。你不是瞧不起我嗎?那就讓我看看,你這隻死烏龜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雪兒此言一出,氣氛立刻變得緊張起來。

龍龜大仙咬了咬牙,狠狠地道:“臭丫頭,你是在逼我嗎?我那徒兒是我的掌上明珠,並頗有仙緣,她被人所害,我絕不會善罷甘休。你若非要袒護,那我只能先行與你過招了。”

雪兒把頭昂起,輕蔑的道:“廢話那麼多做什麼,要打就打,我奉陪到底!可如果你敗了,就給我乖乖的滾回海里,永世不得踏足陸地半步,你可敢答應?”

龍龜大仙冷笑一聲道:“真是狂妄,等你能勝過我再說這些大話吧!”話聲剛落,他的全身上下宛若被黃光包裹一般,緊接着,竟出現了一套宛若龜殼一般的黃色鎧甲來。

雪兒見此,再次調笑道:“呦,把烏龜殼都亮出來了,你是想躲進去嗎?來吧,瞧我如何將你這烏龜殼打碎!”

說到這裏,她也不再廢話,虛空一抓,一顆綠色的光球便在她的手中出現。

龍龜大仙看了看,頓時高舉手中的木杖,擡手便向着雪兒砸下。

雪兒可不是尋常之輩,眼見木杖砸來,揮舞光球直接迎上。

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兩人紛紛各退三步。這一招雖然看似平淡,可強大的餘波竟將周圍的房舍全部震碎。

這纔是真正的強者,這纔是堪稱毀天滅地的超絕之人。

龍龜大仙對上女媧後裔,究竟誰會更勝一籌呢? 何爲龍龜?相傳神龍所生之子,揹負河圖洛書,揭顯天地之數,物一太極,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中和人世。正所謂,龍生九子各有不同。也有人把龍龜認爲是龍生九子之中的老六贔屓(另稱霸下)。但龍龜到底是如何出現的,其實也都只是傳聞。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龍龜而非海妖之流,因爲它是神獸!

神獸與普通的妖怪有着質的區別,神獸生來便擁有神力,若能潛心修煉,晉升仙獸或爲仙靈也是極有可能的。

而妖怪不同,妖精修煉更加艱難,不具備先天神力,想成仙獸,幾乎沒有可能。正是因爲修煉太難,妖怪之流纔會想害人,通過吸收人的精血進而提升修爲,或者乾脆就化爲人形,在人世之間找個相愛之人,過起人的生活。

所以按道理說,神獸是不屑於與低等的海妖共事的,但凡事無絕對,眼前這龍龜大仙不僅跟海妖族同氣連枝,竟然還爲了自己的妖女徒弟被殺,進而與天行者爲敵,看樣子,他是被迷的不輕。搞不好,那海妖族的五長老與他不只是師徒那點兒關係,或許還有點兒別的,比如小情人之類的,這也是很有可能的。

且說他與女媧後裔雪兒大動干戈,兩強相爭,誰勝誰負,真的很難猜到。

雪兒雖然還沒有完全的成爲女媧,可她已經獲得了女媧神力,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是還沒有完全成神的神子,實力是有的,只是這身體卻還不夠強悍。

龍龜大仙跟女媧族後裔自然是很難相比的,畢竟女媧是高等神靈,龍龜充其量也就是龍神,屬於神靈之中不上不下的地位。

可這龍龜大仙的修爲都是靠自己一點一點修來的,跟雪兒這種繼承的相比,要更加運用自如,也更加得心應手。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夠硬。烏龜殼有多硬,可想而知,龍龜的烏龜殼有多硬,無需多說。

所以按照面兒上來看,似乎龍龜大仙要稍稍強於雪兒。但並不代表雪兒就沒有機會,主要看她如何運用她的女媧之力了。

真正的強者對決,其實並不需要眼花撩亂的炫技,那舉手投足間散發的毀滅氣息,就足以讓人爲之震撼,躲之不及了。

就在雪兒和龍龜大仙你來我往的對攻之際,球球正在偷偷的看着。

球球並沒有跟隨童言和高倩前往吳家老宅,而是被雪兒留在了天道山莊。雪兒爲何這麼做,自然有她的安排。

球球本來一直都在房間裏睡大覺,可現在房子都倒了,它自然不敢再睡。從破碎的房子裏一出來,它就看到了這場千年難得一見的曠世之戰。

“真是好厲害啊,天吶,這得多強的實力啊?我何時才能達到他們這種程度呢?唉,真是煩心吶!也不知道我主人怎麼樣了,那小子快點兒牛掰起來吧,那樣我也能跟着沾點兒光。否則,只怕我這一生都無法踏足天界了。真是好懷念天界的日子啊!”

什麼?懷念天界的日子?難道……難道球球是從天界來的?

雖然童言一直都知道球球的身上藏着什麼天大的祕密,但他並沒有直接發問,因爲問了這球球也不會說實話。

可是雪兒似乎知道了一點兒什麼,但她也沒有直接說破。球球的本體到底是什麼呢?估計要等到有一天,它自己老實交代吧。

球球一刻不離的仔細觀戰着,它被這樣的對決徹底吸引。

可戰局持續了不到半日,便漸漸的快要落下帷幕了。

雪兒之前曾施展了大神通,將那上千個海妖變成了小魚小蝦。還未等神力恢復,接着又與這龍龜大仙惡戰,這對她來說,肯定是不公平的。

但玩命兒的事,又哪有絕對的公平呢?在戰場上,敵人會因爲你累了,然後告訴你,等你休息好了再打嗎?當然不可能,而這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雪兒體內的神力已然支撐不住了。

只等神力完全耗盡,便是她落敗之時。

她必須承認一件事兒,那就是她低估了這龍龜大仙的實力。她雖然知道龍龜大仙不是海妖,可也沒有太過重視,以她的女媧之力,就算殺不了,至少也能擊敗。

可是現在,她幾乎沒有獲勝的可能了。

龍龜大仙是越戰越勇,他那手中的木杖如同無堅不摧的神棍一般,每一杖打出,都是力大勢沉。

雪兒手中的綠色光球越來越暗,等那光球徹底變成透明,也就意味着她的女媧之力徹底耗盡。

雪兒知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打不過,就沒有必要把命搭上,能逃,還是要逃的。可是該往哪裏逃呢?吳家老宅嗎?

她當然不會這樣做,如果她去了吳家老宅,這龍龜大仙肯定會緊跟而來,到那時,不僅她難逃此劫,還會連累吳家人和天道盟的人一同罹難。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去吳家。既然不能去吳家,那就去中皇山吧,畢竟哪裏纔是女媧一族的家園。

心中有了主意,雪兒奮力一掌拍出,這一掌猶如驚濤駭浪一般,不僅力道十足,而且颳起旋風擋住了龍龜大仙的視線。

趁此機會,她立刻飛身而起,接着口中嬌喝道:“大烏龜,想找天行者嗎?那就跟我來吧!”

龍龜大仙聽此,冷哼一聲道:“臭丫頭,你以爲你跑的掉嗎?”說着,他也騰空而起,窮追而去。

一場看似還沒有完全分出勝負的對決就這樣暫時的中止了,雪兒不敗卻也快敗,龍龜大仙不勝卻也快勝。

卻不知道那龍龜大仙是否會一直追趕,如果一直追趕,雪兒很難扭轉敗局了。

再看看這天道山莊,已然是一片狼藉,險些被夷爲平地。

球球四下看了看,眼中露出一絲無奈,晃了晃腦袋,它決定憑藉自己對主人童言的感應,前往吳家老宅。

可還未等它動身離開天道山莊,豈料它竟突然感應到了什麼。

接着,它猛地回身去看,這一看之下,它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球球到底看到了什麼呢? “你……你是誰?在你的身上,我爲何感應到了主人的氣息?”

順着球球的目光看去,赫然發現,在它的身後竟然站着一個穿着金色長袍的熟悉男子。而這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彼時的童言,也就是現在的鯤鵬!

沒錯兒,來者正是鯤鵬,可他爲何會突然到此呢?

鯤鵬看了看球球,微微一笑道:“主人?你的主人是誰?是童言?”

球球聽此,輕輕的點頭道:“對,我主人就是童言。可是……可是你是誰?不對,你不是人,你……你是神獸?”

鯤鵬哈哈大笑道:“你這小東西倒是有點兒眼力,沒錯兒,我是神獸。那你又是什麼?靈獸?恐怕沒這麼簡單吧?”

球球有些畏懼的回過身來,然後不自覺的向後退了兩步道:“我……我是什麼,跟你無關。總之,我不認識你,我也不想認識你。天道山莊已經被平了,女媧後裔也走了,你想找她,就快點兒去找吧。我先走了!”

說着,它猛地騰空而起,就要飛離此地。

可它這邊剛剛飛起了兩米多高,便怎麼也飛不動了,一隻無形之手牢牢的抓住了它,無論它怎麼努力,就是難以再飛。

突然,那隻抓住它的大手向下一拽,它無力抗衡就這樣“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想走?沒那麼容易!話不說完,你覺得我會放你走嗎?小東西,我不管你是什麼,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不然的話,我只能吃了你!”

摔倒在地的球球聽此,全身顫抖不已,它真的怕了,能夠將它禁錮的難動分毫,這種超強的實力已然說明了一切。眼前之人絕對是個厲害角色,而且……而且是不弱於女媧後裔的“高人”!

“你……你想知道什麼?只要你不吃我,我什麼都告訴你!”

鯤鵬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倒也不算太傻,識時務者爲俊傑,你能聽話,才能保命。我想問的事情很簡單,把你知道的關於童言的一切,全部告訴我。若膽敢有半點兒隱瞞,後果是什麼,我想你應該明白!”說到這裏,他刻意的將氣息外散開來,直接嚇得球球趴在地上,抖個不停。

“說吧,我在聽!”

球球在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終於老老實實的交代了一切。

其實它知道的事情也不多,畢竟童言並沒有向它說明太多事情。

但僅僅在往生谷的事情,就已經讓鯤鵬萌生了濃厚的興趣。

僅僅一會兒工夫,球球就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訴了鯤鵬。它雖然知道,這樣做有些對不起主人童言,可爲了能活着,它什麼都不在乎。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這球球爲了活着,泄了童言的底細,其實也無可厚非。但如果從朋友的角度來說,它這麼做,實在不夠仗義。

“哦,所以說,童言是在泰山陰曹重生的,並跟着十大天行者修行。然後返回了人間,還把你帶到了這兒。那你可知道,童言的身上還有什麼祕密嗎?”

球球聽此,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把我知道都告訴你了。我追隨主人的時間很短,我對他還不是特別瞭解!”

鯤鵬呵呵一笑道:“你倒也還算誠實,好,那我就饒你一命。可你畢竟是我敵人的靈獸,我如果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了你,豈不是等於放虎歸山?小東西,我給你指引一條名路如何?只要我能達成目的,你的好處,絕對少不了。”

球球聞此,不解的道:“好處?什麼好處?”

鯤鵬再次發笑道:“我帶你重返天界,這個好處,足夠誘惑了吧?”

球球一聽此言,頓時雙眼放光,當即答應道:“好,我答應你了。你想讓我做什麼?可不能是殺了我主人,我與主人有契約在身,他若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鯤鵬搖了搖頭道:“不不,我纔不捨得殺他。他還有利用的價值,等什麼時候時機到了,或許我纔會賞他一死。至於我想讓你做什麼,其實很簡單,我需要你替我盯着他。我要知道他的一舉一動,而你就是我的眼睛。明白了嗎?”

球球可不傻,它當然聽出了鯤鵬的用意,說的簡單點兒,就是讓它當眼線,來監視童言。

爲了能活着,球球知道必須答應,它自我安慰的認爲,這不算是背叛。可實際上,這不是背叛,又是什麼呢?

“明白了,可是我該如何通知你呢?”

鯤鵬哈哈一笑道:“你可真是聽話,對於背叛自己的主人,你竟毫不在乎。看來我是小看了你,像你這樣的傢伙,說不定日後能有一番大作爲。但你雖然話說的好聽,我卻也不能完全信你。除非……”說到這裏,他上前一步,直接來到了球球跟前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