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我的觀察……應該可以!」樂天急忙搖下車窗將口裡的口水吐出去。

「就像是警局裡面的那具屍體?」蘇紫萱驚訝的問。

樂天搖搖頭。

「不一樣,警局裡面的屍體那是一具葯屍!他的體內被藥物侵染過,而落花洞女的體內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不太清楚,她其實不是用來吃的,莫小甜也只是咬住了她而已!」他說道。

這個落花洞女的身體有如此詭異的功能,樂天極度懷疑可能是她死的那個山洞有問題!

「咬住?」蘇紫萱依舊是不能理解。

樂天看著蘇紫萱。

「其實……我們的身邊還有一個活著的落花洞女!」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嚇了一跳,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誰?小妮子?小呆?小冷?」她連聲追問。

樂天搖搖頭。

「上一次我差點死了的事你還記得吧?」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她突然面色大變。

「你說的是……高小秋?」

樂天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這……這怎麼可能?你不是說落花洞女已經是一個傳說了嗎?難道她們那個部落一直流傳了下來?」蘇紫萱盯著樂天。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高小秋倒底是什麼來頭,我也不知道……實話告訴你,我一開始還以為小秋就是跟在莫小甜身邊的那個女人呢,現在看來是我完全誤會了她!」樂天搖搖頭。

「那……我可以去問問小秋這件事嗎?」蘇紫萱問。

「還是我來問吧。」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沒說話。

樂天也沉默了,高小秋在樂天和蘇紫萱之間是一個很奇怪的存在,有些事情毫無疑問是離不開高小秋的,可是有一些事情,高小秋橫在中間就像是一堵牆。

「你和小秋……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將來真的要娶她?」蘇紫萱終於開口了。

樂天繼續保持沉默,他只是看著蘇紫萱。

「如果我同意你們在一起呢?」蘇紫萱和樂天對視。

「那你呢?」樂天反問。

「我也和你在一起!」蘇紫萱回答。

樂天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在開玩笑?」

蘇紫萱搖搖頭。

「神經病啊……別說法律不允許重婚罪,我這個老腰也受不了啊!」樂天看起來頗為尷尬的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這個傢伙……明明臉上都是激動地笑意,還在給我裝清純?

「反正話我已經說了,願不願意隨便你。」她哼了一聲。

樂天乾乾的咽了口口水。

「要不……我從今天開始就喝紅棗枸杞泡水?」他賤賤的問道。

「我管你喝什麼……你就是喝匯源腎寶我也不管!」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樂天和蘇紫萱都感覺有點餓了,可是這裡是別墅區,周圍根本沒有什麼賣吃的的東西。

不過好在路燈還是挺亮的,時不時地有一些路人會經過這裡。

蘇紫萱不經意的一瞥,她看到了一個人影。

「那不是那個吳小化?」她指著不遠處。

樂天也看到了吳小化,這個傢伙的真名應該叫吳華,只不過現在應該沒人知道他這個名字了。

「看來我們的推測一點錯誤也沒有,這傢伙殺死了護士長之後又來對自己的前任姐夫下手了。」樂天哼了一聲。

「要不要下去?」蘇紫萱問。

「先等等,看看這傢伙是不是要進李大涵的別墅!」樂天搖搖頭。

「對了,這個李大涵明顯不對勁啊,他居然和莫小甜接觸,莫小甜的身份在巫門也不簡單吧?」蘇紫萱提醒道。

樂天點點頭。

「如果是這樣……區區一個吳小化根本奈何不了李大涵!」

蘇紫萱一直盯著吳小化,看到他終於走到了李大涵的別墅前,他偷偷的左右觀望,樂天和蘇紫萱的車子停在不遠處,但是因為天已經黑了,他根本沒有注意到車子裡面還有人。

「走了。」

蘇紫萱看到吳小化跳進了李大涵的別墅,她急忙下了車。

樂天也趕緊跟了下去。

「你身體已經沒事了吧?」他問蘇紫萱。

「沒事!」

蘇紫萱搖搖頭,她握了握自己的拳頭,表示自己已經恢復了。

樂天和蘇紫萱跟在吳小化的後面跳進了李大涵的別墅。

兩個人眼看著吳小化居然光明正大的推開了李大涵的別墅門,就這樣走了進去。

「這傢伙是個傻大膽啊。」

樂天無語的嘟囔了一句。

蘇紫萱看了樂天一眼,示意他們趕緊跟上去。

兩個人悄無聲息的溜進了別墅的裡面,大廳沒有開燈,別墅里的裡面黑乎乎的,樂天和蘇紫萱安靜的站在門口停頓了片刻,眼睛適應了黑暗。

「咚……」

一個重物倒地的聲音。

蘇紫萱居然不顧樂天,她徑直衝了過去。

「砰!」

她一腳踢開了一道卧室的房門,就看到李大涵的手中拿著棒球棍,而地上倒著早就暈過去的吳小化。

「咦?蘇警官……你們是在對我進行貼身保護嗎?」李大涵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不是!我們是在跟蹤這個殺人犯!李院長……這個人你認識吧?」樂天馬上介面說道。

李大涵看了看地上的吳小化。

「吳華?認識……這是我的,唔……我的前任小舅子,我都幾年沒見過他了!」他臉色驚訝地說道。

蘇紫萱看著李大涵,這個傢伙目前的表現可以說是無懈可擊,吳華的動作毫無疑問將自己放到了一個小偷或者私入民宅的角色上,而李大涵……毫無意外是一個受害者。

「他為什麼要來找我?我還以為是小偷呢……」李大涵果然開口說道。

「這個人因為他姐姐的事情,所以記恨於你爸。」蘇紫萱說道。

「這樣嗎?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事……我可以和他解釋的。」李大涵看著倒地的吳華說道。

樂天看了看吳華,這傢伙挨了重重的一棍子,不死也要腦震蕩。

「李院長……人我們就帶走了,你自己多加小心。」他說道。

李大涵點點頭,示意樂天自便。

【作者題外話】:恭喜我,第一天就破功了,昨晚突發高燒,到現在腦袋都是迷糊的,更新發完就要去掛水,看來萬字更新對我來說是個坎啊…… 安如觀自然是坐在我旁邊,開始吃着他點的蛋糕,坐在我對面的玲玲微乎其微的皺了皺眉,我沒有發現,但是不代表我身旁的安如觀沒有發現。

安如觀優雅的擦淨了嘴邊的殘漬,我清了清嗓子,“我和玲玲打算繼續逛街,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他微笑着點頭,我心中一喜,沒有顧忌到一旁的玲玲臉上的表情有些冷的走出甜品店,自從安如觀出現以後,她就沒有開口過一句話。

有了安如觀的加入,我整個人放鬆了許多,也有了心思看着周圍的風景,一路哼着歌,絲毫沒有注意帶路的玲玲漸漸帶着他們遠離了鬧區,來到西海公園。

“玲玲,你幹嘛帶我們來這裏啊?”我望着偌大的西海公園,不解的問着玲玲。

她看着公園,忽然朝着我露出了迷人的笑容,繼而不滿的看着我:“難道我沒有告訴你,我帶你來見朋友嗎?”

她見我迷茫的搖頭,輕拍自己的腦袋,自顧自的說道:“那應該是我忘了,不好意思。”

我說不要緊後,就見玲玲坐在公園裏的長椅上等着她的朋友。

我心裏感覺一陣奇怪,一路上玲玲都沒有表現過她要帶朋友給我認識的意思,而且一路上有那麼多的機會,她怎麼會一直都不說。

我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安如觀,見他溫和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眼睛似乎會說話似的讓我彆着急。莫名的,我的疑惑漸漸被壓制住,坐在玲玲一旁,陪着她一起等,心裏也對着她的朋友趕緊到好奇。

在小晴還沒有出事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是三個人的世界,也都沒有聽玲玲說過其他人的事情。今天突然聽到玲玲說到她的朋友,莫名的,我的心裏有些異樣,似乎對她口中的朋友有些排斥。

等待的過程很是煎熬,我一次次的看着手腕上的手錶,卻仍等不到玲玲口中的人。

“都過了你們約定的時間,她真的會來嗎?”我看着公園裏往來的人,卻獨獨沒有向他們這裏走來,心裏略微焦急。

“不會的,她一定會來的。”玲玲回答的很是肯定,目光掠向某處,頓了頓,隨即笑開:“她來了。”

遠遠地,我看到一個衣着白色t恤淡藍色短褲的女孩向我們走來,她的皮膚在太陽下顯露出晶瑩的奶白色,我忽然想起身上那些疙瘩起過的膿水,似乎也是這樣的顏色。

“她叫夏雪,也就是我跟你說的朋友。”玲玲看着我,輕挑着脣轉向夏雪時,又簡單的介紹了我和安如觀。

夏雪給人的感覺很恬靜,是個從畫裏走出的姑娘,讓我覺得有些不真實。

一顰一笑,似乎都算計好的弧度,讓人無可挑剔。

雙方介紹的差不多後,玲玲責怪的看向夏雪,“不是說好的時間嗎,怎麼會遲到這麼久。”

聽到玲玲的抱怨,夏雪眉宇中帶着歉意:“真是不好意思,路上有事耽擱了,害你們等了這麼久。這樣吧,我請大家吃飯,當做是賠罪。”

我剛要說好的時候,身後的安如觀卻突然的拉了我一把,將準備的話嚥了下去。

“請客這件事還是要有男生來主動,畢竟這樣纔是紳士的作風。”

我奇怪的看着安如觀,他今天給我的感覺特別奇怪,先是讓我帶着玲玲出來裝作偶遇,然後一直跟着我們,也不告訴我打算做什麼,直到夏雪過來了以後又突然表態要請她吃飯。 樂天背起地上的吳華示意蘇紫萱趕緊離開。

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汽車後座上暈倒的吳華,這也算是一個收穫了吧?

「我們怎麼辦?」她問。

「走吧!」樂天回道。

「走?那……那個玲玲的怨靈怎麼辦?」蘇紫萱看著樂天。

「要不我在這盯著,你先將吳華送到醫院!這個傢伙可是精神病院殺人案的主謀,出了事就沒人來抗這個案子了。」樂天皺眉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這個案子毫無疑問要對媒體曝光的,如果沒有一個確實的兇手,的確不太好交代。

樂天獨自留了下來,他倒是沒想過對李大涵怎麼樣,他只是對李大涵的目的很奇怪,這個傢伙以前和自己說過永生這個字眼,看得出來,這個傢伙想要另闢蹊徑。

難道是和百鬼圖有關?

樂天想不出來,所以他想看看。

肚子餓得要命,樂天也沒辦法,也只能硬扛著,又過了一個小時,蘇紫萱居然又回來了,給樂天帶了一些食物。

看著樂天狼吞虎咽,蘇紫萱居然還有點成就感。

「吳華沒什麼事,你看看鍋蓋和虯褫都確定沒什麼事了吧?」蘇紫萱拿出了鍋蓋。

這個精緻的小蛤蟆現在看起來有點無精打採的樣子,虯褫看起來倒是問題不大,依舊在鍋蓋的腦袋上像是一根草一樣的晃來晃去。

樂天仔細的看了一眼,他突然伸出手按在了鍋蓋的腦袋上。

鍋蓋非常安靜的趴著,虯褫看起來很是緊張,晃動的幅度都慢了許多。

「嗯?鍋蓋的身體裡面有別的東西。」樂天愣了一下。

「什麼東西?」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現在他可說不好。

「對鍋蓋有影響嗎?」蘇紫萱有點著急了。

樂天攤了攤手,瞎子都能看出來那東西對鍋蓋有沒有影響……

「你先別著急,等我吃完了,我再研究研究。」他安慰道。

幾口吃完了盒飯,樂天一把抓過鍋蓋仔細地看了看,鍋蓋體內的東西壓制了它的情緒,樂天觀察了半天,他發現鍋蓋的腹部有一些紅色的血絲。

「可能是莫小甜的血咒!」樂天不太確定地說道。

「莫小甜?她不是死了嗎?」蘇紫萱一愣。

「詛咒可不會隨著人的死亡而消失!那是一種說不出來源的詭異力量……」樂天將手靠近那些血絲。

果然,那些血絲是可以移動的,也就是說現在的鍋蓋其實是在詛咒中煎熬。

「虯褫,你不能幫鍋蓋祛除這種詛咒嗎?」蘇紫萱看著虯褫。

「我可以將這種詛咒吸引到我的身上!」虯褫回答。

「然後呢?」蘇紫萱追問。

「然後我幫鍋蓋承受這種詛咒。」虯褫扭了扭頭,看起來像是看了蘇紫萱一眼。

蘇紫萱搖搖頭,鍋蓋和虯褫本就是一體,從大兒子轉移到了二兒子身上?這有什麼區別?

「別著急……讓我試試!」

樂天開口說道。

他看著鍋蓋,這個東西現在看起來真的很像是一個裝飾品,也不知道鍋蓋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變異,居然越變越好看了……

「不要動!」

樂天說道,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鍋蓋的腦袋上畫了一個圈,然後在圈中畫了一個符。

蘇紫萱眼前一花,她感覺這個符忽閃了一下。

鍋蓋突然抬起了腦袋,它的身體開始顫抖。

樂天閃電般的打開門,將鍋蓋扔了出去,鍋蓋被樂天扔到了路邊,它的體型開始緩緩的變大。

虯褫的身體挺得筆直,它彷彿也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一般。

「可怕……」

蘇紫萱聽到了虯褫的念叨。

「什麼東西可怕?」蘇紫萱急忙詢問。

虯褫卻沒有了回答。

一道清晰的血絲順著鍋蓋的身體遊走,它彷彿在被什麼東西追趕一般,沒有什麼特定的目的地。

而鍋蓋腦袋上的那個樂天畫出來的印記,隨著鍋蓋的不斷晃動,已然是看不清了。

這一絲血絲突然遊動到了虯褫的身上,虯褫的身體不斷地搖擺,一陣陣漣漪四下盪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