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陽的目光之中,蘇婭終於開口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

短短一句話,七個字,用不了兩秒的時間。

卻讓秦陽的反射弧好久才完成一次完整的反射運動。

“……”

“啊?”

他沒明白,生日了又怎麼了?

蘇婭也看他一頭霧水的樣子,似乎臉色一黯。

秦陽這才注意到,她剛纔的臉上是帶着一絲笑意的。

他撐起身體,坐了起來,仔細地想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扭頭就發現鬼阿姨手裏抱着一個蛋糕。

秦陽:“……”

秦陽:“what?”

也不知道蘇婭這是什麼時候趁着他在睡覺的時候去做的……不過更可能不是定做的,只是順便路過某個私人烘焙店的時候去拿了一個剛做好又沒人領取的。

不過,不得不說,鬼阿姨那一身大紅嫁衣,懷裏再抱着一個不大不小的蛋糕,這畫面衝擊還是不小的。

還好她眼裏沒有流出血淚來。不然這昏昏暗暗的早上,視覺效果更加刺激。

蘇婭:“生日快樂。”

秦陽還是有點懵。

就只是爲了給他慶生……麼?

與蘇婭對視着,秦陽終……終於想起了自己可能忘記的事情了。

“結婚吧。”

蘇婭剛纔注視着他的眼神中,明明就是帶着明顯小女生的期待與歡喜。

他這個傻子,竟然反應了這麼半天才反應過來。

之前好幾次都說好了的,等他到了法定結婚年紀,他倆就扯證。

雖然現在,這個情況,看上去辦證也有些困難。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黑進民政局,在他秦陽的配偶欄上加上蘇婭的名字,這一點就夠了。

不管感情怎麼樣,政府承認的永遠都是最鐵的。

從此以後,他和蘇婭就真的生生世世,沒有人能讓他們分開了。

他的突然反應過來取悅了蘇婭。

秦陽這才發現,車子停着的地方,前面就是民政局。

“這裏應該不是戶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吧。你進去也辦不了證。直接黑進系統,改一下就好了。”他提醒道。

但是,蘇婭卻下了車。

“網上已經改好了。證件,補做一下。”

秦陽也是第一次看到她那麼認真、那麼急切地做一件事情。

他也下了車,跟着她走進了民政局。

跟他們想象的差不多,裏面基本上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了。

廢話,對於普通人而言,世界末日都要到了,誰還會不逃命、不囤糧等等,反而跑到民政局來,堅持要結婚/離婚的?

但是偏偏就是有這樣的人。

蘇婭徑自走到那些計算機面前,敲擊了幾下之後,就飛快開始操作。

秦陽這也是第一次來民政局,雖然知道這個操作是非常不符合流程的,但這個關節了,都不重要了。

反正在法定關係上,他們已經夫妻了。

他這些天來被現狀猛地攥緊的心,在這一刻,得到了短暫時間的釋放。

就像個毛頭小子一樣,他在裏面東走走西看看,就像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愣頭青。

靈異書的那張便利貼不知道什麼時候跳上他的手背。

便利貼: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着兒女情長!

秦陽頓時有點羞愧。不過,雖然羞愧,卻沒有覺得自己和蘇婭有什麼不對。

他縱然可以爲了這個世界付出一切,但是至少也要讓他滿足自己的這點簡單的期望吧。

不過,再次低頭,只見便利貼又加了一句話。

便利貼:不愧是秦家的種。

秦陽:“……”

鬼阿姨被接進了民政局。

秦陽特地在廁所前把自己的髮型收拾得整潔一點,跟着蘇婭來到拍合照的地方。

兩人坐在一起,看着鬼阿姨手裏的相機鏡頭。

微笑。

咔嚓。

鮮紅色的證件下來的時候,秦陽還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翻開證件,裏面可是正兒八經地貼着他們兩人的合照,戳着鋼印。

秦陽拉住了蘇婭的手。

“以後,你就真真正正是我的了。”

蘇婭反手與他十指相扣,像是怕他跑掉似的,用力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我相信,我既然能在五百年後遇見你。我們的未來,一定不會這麼草率地結束。”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秦陽原本的欣喜僅僅停留於“哥終於能娶到這個心尖上的女人了”,在聽到她這話之後,卻是輕輕一怔。

原來,蘇婭一直想着這麼多。

她之所以表現得比他還要急切,原來是擔心他會有一天突然消失在他的世界嗎?

自己原來,一直讓她這麼擔心着麼。

一想到這裏,他就更加用力,握緊了她的手。

便利貼不知什麼時候跑到了鬼阿姨的額頭之間。

便利貼:好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們秦家的媳婦兒了。捐精了嗎?等百年之後,記得給我們秦家生個孩子,留個種。

秦陽:“……爺爺,能不能不要破壞氣氛。”

便利貼:我說錯什麼了嗎?不孝有三無後爲大,之前不是跟你講過了,咱們秦家的血脈不能斷。

蘇婭看向秦陽:“所以,能跟我說了嗎?從今以後,我也是秦家的人了。”

秦陽剛欣喜了沒一會兒,就被兩方的話搞得開始頭大了。

他怎麼能給忘了這個茬——蘇婭一直想知道他的所有計劃,生怕他會什麼時候丟下她自己離開。現在好了,扯了證,名分有了,就更加沒理由瞞着她了。

秦陽嘆了口氣。

“確實要生個孩子。”他點頭,看向蘇婭,“別忘了去生孩子,秦太太。”

蘇婭:“……”

這回輪到蘇婭無語了。

他們就是跟別的家不太一樣,生孩子套路都不一樣。

不過,畢竟在某個地方久留對於他們非常不利,兩人一鬼一書再次上路。

一家人,朝着西北方向的太行山脈飛快駛去。

秦陽抱着那一整個蛋糕。沒有什麼盤子,也沒有什麼蠟燭。

他閉上眼睛,只是在心裏默默許了一個願。

希望……希望……

晚飯之後,竟然累得睡着了……我哭 原本不停不休一天就可以達到的太行山脈,在秦陽和蘇婭的這一番繞遠之下,硬是花了好幾天才趕到。

而且,就算到了那邊,要想再進入離山,也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就在他們離開民政局後的第三天,秦陽他們就聽到了頭頂上呼嘯而過的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秦陽和蘇婭當即變了臉色。

現在這個時候還會用直升機的,恐怕也只有夏野一個人了吧。

但是,他們躲起來看直升機的方向的時候,卻又發現了情況不太對。

那架直升飛機根本不是開往離山方向的,更像是從山西那邊開往東邊國外的。

秦陽突然想到了什麼——既然有些不靠譜的陰陽師已經把話說了出去,國內現在的陰氣消失,按照現在消息的傳播速度,不用多久全國的人都會知道這個“聽說”。

那麼,把錢拿來出國的人應該是數不勝數的吧。

“媳婦兒,你知道最近國內開往國外的航班情況麼?或者遊輪什麼的都行。”

蘇婭搖頭:“這個問題我前兩天就發現了。目前,簽證辦理已經徹底關閉,每天都有人在遊行、鬧事,想要闖進去。機場那邊情況也很糟糕,已經發生了數十起暴動。有些人想要高價買機票出國。有些人沒有簽證但是硬要登機出國。”

秦陽的手機早就已經沒電了。他們走得匆忙,而且也沒什麼聯繫的必要了。經常開通着網絡信號的話,夏野手下可以通過網絡信號發現他們的蹤跡。

他拿蘇婭的掌上電腦簡單查了一下。

各國駐華大使館都已經組織了各自國家的同胞回國。聯合國方面已經對華夏進行第一次的緊急援助要求。

但是,要求的項目正是米國等國家打着“人道主義”的旗幟,想要干涉他們的政治。

外交部此刻被罵了半死——國家堅決不可能接受外國干政的所謂“援助”,但是目前國家確實存在着迫在眉睫的問題。

羣衆中的那些米分分子紛紛起身,控訴着國家只在乎自己,不關注羣衆死活。製造了大量的社會恐慌。不少羣衆也都信了他們的邪,紛紛控訴,嚷嚷着“憑什麼不讓他們來幫我們”、“我不在乎領導人是誰,只要能過得好就行了”之類的話。

幾日不見,整個國家確是真真正正的陷入了內憂外患之中。

一些極端宗教分子似乎是看到了狂歡,也忍不住出來添一把火,在手都、A市等大城市的著名地點製造了大面積流血事件。

秦陽看着網上各種現場照片,只覺得心裏無比的恨。

該結束了!該結束了!

荒原紅城 這一切,只要他把夏野制服,就可以結束了。

他彷彿看到了這個原本正在發展飛快的國家,正在狼煙四起、屍橫遍野。

明明已經在和平年代了,那些流血年代明明已經只存在於歷史課本里面了,可現在這一切,又算什麼。

比之當年也沒什麼差別了吧。

當天,秦陽找出了那個檀香木盒子。那個盒子看上去一點也不大,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引起注意。

他深吸一口氣。

不知道是因爲什麼情緒的牽引,他的指尖有些輕微的顫抖。或許是緊張,或許是恐懼,又或許是敬畏。

流傳了兩千多年的盒子,卻要在今天,在他這個後代的手上,打開。

禍命孤星入,亂世百鬼出。陰山千載裏,陽門守心處。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當處方爺爺這四句詩的意思了。

孤星,他原本一直以爲是蘇婭,當初的方爺爺也認爲是蘇婭,但其實並不是她。他纔是那個孤星。

他們秦家原本是要絕後的,因爲父母的強行扭轉秦家命途,所以引來了他這麼一顆孤星。註定孤獨,註定爲禍端的開啓。

亂世百鬼盡出,全數爲一人操控也好,別的也好,經此一招,怕是整個華夏日後的鬼魂會有極大程度的整頓。

陰山千載裏,其實指的就是離山。它存在了上千年,那就是他們需要最後守護的地方。

陽門,反過來就是鬼門。

他們這一脈需要守護鬼門關與陽間的通道,這是他們血脈裏的使命。勿忘本心,所以要守心。

死也要守住鬼門關——這就是他們秦家千年來之所以能以大隱隱於世間,卻依舊默認爲華夏陰陽師界第一陰陽世家的原因。

秦陽伸出手去,輕輕打開了檀香木盒子上的鎖。

那個鎖並不是用金屬打造,也沒有配備鑰匙。就是用鬼斧神工打造出來的楔子契合方式。只要合上,整個盒子就絕對不會無緣無故鬆開。

他打開之後,終於看到了裏面的真面目。

秦陽盯着盒子的裏面,沉默了很久……

蘇婭甦醒的時候,秦陽開着車,正在前往離山的路上。

“怎麼了?”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不眠不休地忙碌着。今天天色暗下來的時候,秦陽說,既然結婚了,那就不能繼續像以前那樣了。大家都是人,生化人也是人,也要休息。

於是,他接手駕駛車輛,讓她去休息。

但是,蘇婭雖然睡了一覺。醒來看到秦陽正在開車。

不知爲什麼,她總感覺秦陽哪裏有變化。

但是細看,卻又沒有任何問題。

“沒睡好嗎?”秦陽注視着她,臉色有些擔心。

那個神情,看上去就只是單純關切她的神情。

蘇婭心想,可能是這段時間太久沒有放鬆,一直都保持警惕的情況下,有什麼後遺症了吧。條件反射地認爲周圍有問題。

她內心甩了甩頭,把那些古怪甩開。

坐了起來。

“沒事。好久沒有休息了,休息一次,睡醒的時候竟然會有一點想賴牀的感覺。”她的臉色軟化下來,衝着秦陽輕笑。

秦陽嘴角一揚:“你這人,要我說你什麼好。之前還非要說自己是生化人,說什麼生化人是不需要休息的。現在知道了吧,我可是你名正言順的老公,聽老公的話肯定是對的。”

蘇婭看了看周圍:“我們到哪兒了?”

我好怕這一章被河蟹啊qaq 秦陽看了一下導航。

“快到了,再過大概四十分鐘的樣子,可以下高速。然後就直接去離山了。”

他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話說回來,這還是我第一次自駕回來。以前坐動車的時候,還真沒發現這邊的山有這麼壯闊。”

整條寬敞的高速公路上,只有他這麼一輛車,周圍還是自然環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