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警告你,你別過來,否則,我一定會讓唐麒收拾你!”我慌亂中想到了唐麒,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聽到唐麒的名字,唐麟果然露出了猶豫之色,可還沒等我鬆一口氣,就又聽見他惡狠狠地說道,“哼!等我練成了絕世神符,我還會怕那小子?”

我的話不僅沒有嚇退他,反而讓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放心,我帶了上好的止血藥,只要放夠一碗血,我就幫你止血,保證你死不了。”

緊接着,他的匕首在我的左手食指劃了一道。

“啊!”那種鑽心的疼痛讓我一下子掙脫了他的禁錮。

真的好疼!

我沒有注意到的是,我這麼一甩,手上有好幾滴血滴到了大槐樹上面,而且這幾滴血迅速地就被大槐樹吸了進去,完全沒有任何痕跡。

唐麟一把拽住我的手,惡狠狠地說道,“給我老實點!再亂動信不信我再給你來一刀!”

說罷,他鉗着我的手,還真的端出一個碗來,接住我的血。

“滴答滴答。”我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到了碗裏。

唐麟貪婪地看着碗裏的血,舔了舔嘴角說道,“真香啊,我都快忍不住想要喝上一口了。”

我真想啐他一口,可是因爲失血過多的原因,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模糊。只是覺得周圍忽然颳起了好大的風,怎麼這麼冷啊。

而且我好像還看到了周圍多了好多模糊的影子,是我的錯覺嗎?

“好香啊,好香啊。”

原來不是我的錯覺,真的有好多人在說話。

迷糊間,我好像聽見唐麟說道,“嘖嘖嘖,果然是極品啊,竟然還引來了這麼多東西。”

迷糊間,我好像聽見唐麟咒罵一聲,“可惡!竟然來大傢伙了!”

他有些猶豫地看了我一眼,最後咬咬牙說道,“對不住了!你可別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血太香,引來了大傢伙。你放心,等我畫出了威力巨大的符紙,我一定幫你報仇,到時候我還給你念一百遍往生咒。”

說罷,唐麟就消失在了我了眼前。

我根本就聽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只是覺得,怎麼又變冷了呢?

“張小瑤?你怎麼會在這裏?”這是誰的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感覺到自己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中,我本能地朝着聲音的方向扯了個微笑,“你來啦,太好了。”

我努力地想要睜開眼看看是誰救了我,可我實在是太困了。

我往對方的懷裏蹭了蹭,嘟囔道,“我好睏,我先睡會兒。”

說完,我就真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該死!”那人咒罵了一聲,然後抱着我,離開了這個地方。

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我竟然看到了唐琅。

我朝着他傻兮兮地笑了笑,緊接着,我發現唐琅竟然還對我笑了。

他笑得真好看啊!

我傻乎乎地想。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裏。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那窗戶怎麼那麼眼熟呢?

難道說?

我赤着腳跑到窗戶邊上,探出腦袋往下一看,這不正是唐琅家的院子嗎?

難道說,我被唐麒救了,而且他還把我帶回了唐宅?

轉念一想,我可是被唐家人趕出這裏的,萬一到時候他們又發現我出現在這裏,那些奇葩們會不會直接報警讓警察把我抓起來啊。

一想到自己本來就夠倒黴了,我就趕緊回來把鞋子往腳上套。繫鞋帶的時候,我似乎感覺到有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邊繫鞋帶,頭也不擡地說道,“唐麒你來了啊,你等一下,我馬上就弄好了。”

不管怎麼說,他救了我,我也該當面好好謝謝他。

“你說什麼?”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鞋帶也忘了繫了,激動地擡起頭來看着眼前的人。

“唐琅,你回來了?”

連我也沒有發現,自己會在聽到他的聲音時反應會這麼大。

唐琅的表情換得太快,以至於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原本鐵青鐵青的。此時的他,正一臉柔和地看着我。

發現我正目不轉睛地盯着他,唐琅有些不自在地把頭扭到了一邊,“咳咳。”

我這才察覺到自己似乎一直盯着他瞧來着。

我揪着手指,囁嚅道,“那個,昨晚是你救得我吧,謝謝你。”

“嗯,”唐琅點了點頭,然後板着臉問道,“唐麒是誰?”

說罷,我就看見唐琅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好難看。

看着唐琅面色不渝的樣子,我忽然想起來,似乎在以前唐琅就表示過,他很不願意提起老家的任何人。

我真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子,爲什麼剛纔沒有看清是誰就亂說話呢。

我趕緊抱歉地看着唐琅,“那個,你先別生氣,聽我解釋嘛。”我誇張地說道,“你都不知道,你沒回來之前,發生了好多事情。”

“是嗎?”唐琅飄到了我的面前,就這麼抱着手,居高臨下地看着我,“不過在這之前,我覺得你很有必要先解釋一下,這個叫唐麒的又是哪裏冒出來的。”

我趕緊說道,“這件事情就是因爲他引起的,真的,我沒騙你。”

“既然這樣,那你就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唐琅就這麼定定地看着我,很有一種你要是不解釋清楚我就要讓你好看的意思。

雖然唐琅現在的樣子很有想要弄死我的感覺,但是看着他,我頓時就像受了萬年冤屈的竇娥終於遇上了主持公道的包大人。

於是,我就像打開了開關的機關槍一樣,巴拉巴拉巴拉巴,把事情全都講了一遍。

包括我是怎麼被醜婆婆盯上了,然後又被唐麒救了,結果發現他的名字長得跟唐琅挺像什麼的,全都一股腦說了出來。

“所以說,唐麒其實真的只是你們本家的一個人而已,我跟他也沒有多熟的啦。”我偷瞄了唐琅一眼,小心翼翼地說道。

我可沒忘記他剛纔咬牙切齒地咬着這兩個字。

“既然不熟,那麼請你解釋一下,你是怎麼隨隨便便就讓一個不熟的人進我家的?”唐琅面無表情地掃了我一眼。

“額,那不是聽到他的名字跟你的有點像嘛。”我對了對手指,小聲地說道,“再說了,人家都說是你的弟弟了,我總不能裝作不知道吧。”

只是,一接觸到唐琅的眼神,我後面的話越來越小聲。

“還有呢?”

“還有就是,我不小心把天珠給弄丟了。”沒等唐琅開口,我又巴拉巴拉把自己跟唐家的奇葩親戚怎麼經過了一番爭執,結果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並且還以很不光彩的方式離開了唐家。

“你是說,你不僅被他們丟出去了,而且還把我給你的天珠丟了,正好還被一個肥婆給撿走了?”唐琅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額,你好像應該稱呼那肥婆爲大伯孃。”我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雖然他這麼稱呼那胖大媽,我聽着其實挺爽的,但是我還是壞心眼地想要提醒一下他。

誰讓他不早點回來的。

“嗯?你有意見?”唐琅掃了我一眼。

我趕緊擺擺手,“不不不!”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敢有意見啊。

“這件事情我知道了,那麼,我們來談談另一件事情。”唐琅清清淡淡地說道。

“還,還有什麼事情啊?”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琅。

不知道爲什麼,面對唐琅的目光,我總是不由自主地覺得底氣不足。

唐琅抱着手居高臨下地看着我,“難道你不該解釋一下,昨天晚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

他不說還好,一說到這個,我更加委屈了。

這簡直就是生平最大的恥辱啊。

活這麼大,我竟然被人放血了,而且還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這簡直就是黑歷史一般的存在啊。

我看了一眼被被劃開的傷口,結果看到的卻是包紮得跟個糉子一樣的胖手指。

我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難怪剛纔繫鞋帶的時候,那麼不得勁呢。原來是這個原因。

很顯然,這個是唐琅給我包紮的。

我有些無語地看着唐琅。

可就算是這麼搞笑的包紮方法,也同樣不能阻止我內心的悲傷。

我可憐巴巴地把小糉子遞到唐琅的面前,苦着臉說道,“大人啊!您一定要爲我做主啊。”

“說正事!”

我這才默默地收回了小糉子,然後一五一十地將唐麟怎麼拔了我的頭髮,然後怎麼用引魂術把我引到了那裏,然後竟然還殘忍地給我放血。

最後我因爲失血過多這才昏迷了過去。

只是想到後來好像是唐琅抱着我回來的,我的臉忽然有些熱。

靠!都什麼時候了,還胡思亂想。

我偷偷地瞄了唐琅一眼,發現他沒什麼反應,這才趕緊甩了甩腦袋,把亂七八糟的雜念甩掉。

“唐麟?”唐琅咬着這兩個字。

我趕緊點點頭。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唐琅的周圍好像一下子忽然降低了好幾度,冷得我雞皮疙瘩都忍不住起了一身。

看着唐琅一言不發的樣子,我忽然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唐琅沉思半晌,然後說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解決。”

看着他並沒有怪罪我的意思,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心說,終於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釋清楚了。

就在我想着怎麼請唐琅幫忙找回那顆天珠的時候,就發現唐琅忽然湊了過來。

我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想幹嘛?”

唐琅大概是被我的蠢樣取悅到了,他嘴角噙着笑,說道,“要不要我先給你解個毒?”

解毒?

我的腦子裏頓時就想起了他上次的那個親吻,臉一下子唰得就燒了起來。

“你你你,你說什麼?”

他該不會是又想親我了吧?可是,這也太突然了好不好?

唐琅好笑地在我的腦門上敲了一下,“你這腦子裏,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我揉着被敲的地方,皺着眉頭抗議道,“你不是說要給我解毒嗎?那不就是跟上次一樣?上次你就,你就,”

你就是這麼把我的初吻給親沒了的。

說完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了,這怎麼聽起來像是我在期待什麼一樣啊。

唐琅瞥了我一眼,涼涼地說道,“你以爲我會像上次那樣親你?”

“我纔沒有這麼想。”我大聲反駁道。

聲勢雖大,可我怎麼覺得底氣不太足的樣子?

“哦?”唐琅似笑非笑地揶揄我。

好吧,我就不該說這個話題。

唐琅掩去了嘴角的笑意,說道,“把另一隻手伸出來。”

“哦,”我老老實實地伸出了右手。

緊接着,我就驚恐地看見,唐琅竟然也拿出了一把小匕首來。

他陰笑着朝我看過來,然後一把抓住我的右手。

“你,你想幹什麼?”我嚇得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

說實在的,我現在一看見匕首就覺得害怕。

看他那架勢,他該不會是也想在我手上劃一刀吧?

“怎麼?你都肯讓別人劃一刀,爲什麼就不願意讓我也劃一刀。”唐琅很不爽的樣子。

我滿臉黑線地看着他,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這麼說的好嗎?

哪有連這個都要比的啊。

可是面對目露兇光的唐琅,我只得認命地搖了搖頭。

“那不就行了,手伸出來。”

我認命地把手伸了出去,然後就緊緊地閉上眼睛。

這種眼睜睜看着別人往自己身上動刀子的感覺,我可不想再體會一次了。

緊接着,我就感覺到自己的手好像被冰冷的刀子劃了一下。 嘶——

我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不過並沒有感受到想象中的那種鑽心的疼痛。

咦?

我偷偷地睜開了半隻眼睛,正好看見唐琅拿出來一個透明的東西,然後往我剛纔被劃的地方放去。

小東西竟然還在動。

我這才明白過來這是個活的物件。仔細瞧了瞧,這怎麼像一隻青蛙啊,亦或是,蛤蟆?

沒等我開口問清楚,我就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就在我的右手手指頭上,我看見隱隱約約有一條黑絲被慢慢地吸出來,然後被這個小東西吞了進去。

慢慢的,小東西的顏色越來越深,最後竟然變成了通體黝黑的東西。

唐琅看着我的血變成了鮮紅色,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好了。”

我剛想把手收回來,就被唐琅一把抓過去,然後含在了嘴裏。

他他他,他這是要幹什麼?

“不要浪費!”唐琅把我的血舔了個乾淨,最後只是不痛不癢地丟了這幾個字給我。

真是,好想打人有木有!

可我的心爲什麼跳得這麼厲害!

我偷偷地看了他一眼,發現唐琅還保持着剛纔的姿勢。

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指頭還在他嘴裏呢。

我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一時間,氣氛變得似乎有些尷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