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沒有想到秦廣王這麼心狠手辣,爲了逃命居然連自己的親兵都殺。

“想跑,沒有那麼容易。”秦巖再次向秦廣王追去。

秦浩然他們緊緊的跟在秦巖身後,走到最後的是衆閣派的劉長老。

當劉長老拐到一個彎道的時候,彎道的另一個通道中突然伸出一隻大手,將劉長老直接拉了進去。

不等劉長老發出慘叫聲,他就魂飛魄散了。

而此刻秦巖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追了片刻,殺了秦廣王七八個親兵後,張長老才發現劉長老不見了。

剛纔大家忙着追秦廣王,再加上和秦廣王廝殺了幾次,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劉長老。

如果不是張長老想和劉長老要法器,都不會發現劉長老失蹤了。

“掌教,等一等,劉長老不見了。”張長老一邊說一邊轉過頭搜尋着劉長老。

秦巖停下來發現他們只剩下了五個人。

“掌教,你查看一下我們的牌位符,看看劉長老是不是死了?”張長老對秦巖說。

每個道門都有牌位符,牌位符上記錄着每一個長老的信息,如果這個長老突然死掉了,牌位符上的信息就會在瞬間變得一片灰暗。

秦巖點了點頭,拿出牌位符看了一眼,他發現劉長老的信息一片灰暗。

“不好,劉長老死了。”

“奇怪?他是怎麼死的?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張長老驚訝無比。

在不遠處的一個拐角處,邪靈殿殿主嘿嘿冷笑起來,在心中得意的暗想:不止劉長老會死,就連你們一會兒也會死。

原來剛纔殺掉劉長老的正是邪靈殿殿主。

“張長老,人死不能復生,你還是節哀順變吧!”秦巖拍了拍張長老的肩膀,以示安慰。

張長老嘆了口氣,無奈地點了點頭。

其實在來妖族聖地之前,張長老他們就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只是當真有人死了後,張長老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畢竟他們在一起很多年了,彼此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

“秦巖,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秦浩然問秦巖。

“我們現在不要管其他的了,還是趕快找千年血玉吧!”

雖然秦巖他們進入了妖族聖地,但是想找到千年血玉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說罷,秦巖拿出羅盤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秦浩然他們點了點頭,圍在秦巖四周給秦巖護法。

羅盤的指針轉了好幾圈,可就是不停下來,這說明秦巖根本無法找到千年血玉的位置。

躲在暗處的邪靈殿殿主冷笑起來:你們想找千年血玉,做夢去吧!我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我甚至懷疑妖族聖地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千年血玉。

原來邪靈殿殿主不止一次潛入進妖族的聖地,可是他每次都是空手而歸,根本沒有找到千年血玉。

所以邪靈殿殿主覺得,所謂的千年血玉極有可能是妖族的一個陰謀,爲的就是獵殺道門、鬼域甚至是邪靈殿的高手。

因爲每年死在妖族聖地的高手太多了。

“找不到我們怎麼辦?”秦巖收起羅盤臉色凝重的說。

“掌教,我們要不要再和秦廣王聯合?以你的陽術和他的陰術應該能找到千年血玉,而且秦廣王死了一半的親兵,已經威脅不到我們了。”

張長老給秦巖出主意。

秦巖苦笑起來:“正因爲他們威脅不到我們了,而且我們隨時可以碾壓他們,所以秦廣王是絕對不會和我們合作的。”

張長老想了想,覺得秦巖說的有道理:“那我們怎麼辦?”

“我們慢慢找吧!不過大家千萬不要走散了,別看這裏這麼平靜,其實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丟掉性命,剛纔劉長老就是個例子。”

劉長老死的莫名其妙,這在秦巖的心中留下了一抹陰影。

其他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秦巖的看法。

現在擺在秦巖面前的是一個十字路口,秦巖不知道該走哪一條路。

秦巖從身上拿出一張符紙,撕成一個紙人,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對紙人吹了一口氣。

軟趴趴的紙人頓時從地上站起來,就像活了一樣。

“小紙人,你幫我選一個入口吧!”既然秦巖的道法無法找到千年血玉,秦巖準備碰一碰運氣,讓小紙人給他們找一條路。

小紙人點了點頭,蹦蹦跳跳的向前邊的入口走去。

“秦巖,你這樣行嗎?”秦浩然苦笑起來,沒有想到秦巖會想到這種辦法。

“反正也找不到千年血玉所在的位置,我們還不如讓運氣來決定。”

秦巖跟着小紙人走進了入口,秦浩然他們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跟着秦巖走進了入口。

在他們剛剛走進入口後,邪靈殿殿主帶着幾個邪靈跟着秦巖的身後也走進了裏面。

妖族聖地裏面的路就像迷宮一樣,不是在左拐就是在右拐,即便是直走你也會發現你永遠也走不到頭,好像整個妖族聖地就是一個巨大的迷宮。

走了十幾分鍾後,秦巖他們發現居然回到了之前靈花靈草所在的位置。

這些靈花靈草看到秦巖後紛紛高興的和秦巖打招呼,嘴裏面一聲一個大叔叫的十分親切。

“大叔,謝謝你剛纔幫助我們的姐妹,我們剛纔商量好了,我們其中三分之一的姐妹願意跟着您走。”

“太好了,不過我在這裏還有事情要辦,暫時無法遷移你們,等我辦完了事情再來找你們。”

“大叔,你要辦什麼事情?或許我們可以幫助你。”

其中一朵靈花奶聲奶氣地說。

聽到靈花的話,秦巖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

對啊,我爲什麼不問問它們呢,也許它們知道千年血玉在哪。不過它們是妖族聖地裏的靈花靈草,如果知道了我的目的會不會隱瞞我?甚至是陷害我?畢竟我拿的是千年血玉。

不管了,還是問問吧!也許它們會告訴我。

“小姑娘,我想知道你們這裏有沒有千年血玉?”

靈花搖了搖頭:“大叔,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千年血玉,恐怕您來錯地方了。”

“沒有嗎?”秦巖一邊說一邊看着靈花的眼睛。

靈花的眼睛十分清澈,不像是在說謊。

靈花點了點頭:“真的沒有,大叔是我們的恩人,我們是不會騙你的。”

莫非妖族聖地裏面沒有千年血玉嗎?

可是爲什麼別人都知道妖族聖地裏有千年血玉?

難道這些靈花靈草不知道千年血玉是什麼,或者是它們把千年血玉當成了其他東西?

想到這裏,秦巖接着問:“小姑娘,你們這裏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者是什麼特別的東西?” “大叔,我們這裏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在聖地的最中心有一棵參天古樹,它的根直接扎入了地府,它的枝幹形成了聖地的頂蓋,如果你們進入聖地的中心,就能看到它了。”

小姑娘眨着可愛的眼睛說,樣子十分的“卡哇伊”。

聽到靈花的話,秦巖摸了摸下巴,露出了深思的樣子。

他剛纔在妖族聖地裏面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發現參天古樹,可是靈花卻說聖地的最中心有參天古樹。

這說明參天古樹四周極有可能就藏着千年血玉。

“可是我們剛纔走了很多地方都沒有發現你說的參天古樹。”

“大叔,那是因爲你們沒有走對,我告訴你們,只要你們見到路口往右走,然後一直右轉就能走到妖族聖地的中心了。”

秦巖有些懵圈,一直往右走,那不是又轉了一個圈回來了嗎?

靈魂似乎看出了秦巖的疑慮,它笑着說:“大叔,只要你聽我的話,你就可以找到參天古樹。”

雖然秦巖覺得有悖常理,但是他準備根據靈花說的話試一試。

秦巖給這些靈花靈草加了兩個陣法保護他們,然後才按照靈花說的話向妖族聖地的中心走去。

與此同時,邪靈殿殿主立即給秦廣王發了一張通信符,讓他過來和自己會合。

根據靈花的提示,秦巖他們右轉了十幾次後,來到了一扇大門前。

大門虛掩着,呈半敞開狀。

秦巖走進大門後發現,大門裏面居然是一片空曠的地方。

不過在這個地方的中心種着一顆參天古樹。

樹幹非常粗壯,十多個人都不一定能抱得住,樹枝向外延伸出去,就像一個巨大的傘蓋。

“那些靈花靈草沒有騙我們,原來我們一直右轉真的可以找到這裏。”秦巖激動的說。

不過他搞不清楚這其中的奧祕。

一般情況下,四個右轉之後,肯定會回到原來的位置。

“可是千年血玉在哪裏呢?”秦浩然打量着四周,好奇的問。

“你們恐怕即便找到了千年血玉,也拿不走了。”就在這時,秦巖等人身後突然響起了邪靈殿殿主的聲音。

秦巖他們轉過身向後面望去,看到邪靈殿殿主和秦廣王並列站在他們身後。

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笑眯眯的看着秦巖,在他們的身後站着七八個秦廣王的親兵,以及一隊邪靈殿的邪靈。

看到這裏,秦浩然他們立即做出了防備的架勢。

“哈哈哈,不要那麼緊張嗎?”邪靈殿殿主大笑起來。

“你們是跟蹤我們來的?”秦巖冷冷的問,覺得邪靈殿殿主肯定是跟蹤自己來的,否則他們絕對找不到這裏。

“沒有錯,我們就是跟蹤你們來的,而且我們還請來了新朋友。”說到這裏,邪靈殿殿主轉過頭大聲說,“昌邑王,你也出來吧!我知道你也跟着我們。”

邪靈殿殿主話音剛落,幾個殭屍立即從門外走了進來。

昌邑王看了一眼邪靈殿殿主,又轉過頭撇了一眼秦巖他們,然後冷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

“昌邑王,你是準備和我們聯合起來一起對付道門?還是準備坐山觀虎鬥,看我們兩敗俱傷?”邪靈殿殿主笑眯眯的問。

昌邑王沒有說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看來昌邑王是準備坐山觀虎鬥,想讓我們雙方兩敗俱傷了。秦廣王,你勸勸他吧!”邪靈殿殿主對秦廣王說。

秦廣王點了點頭,對昌邑王說:“昌邑王,你知道秦巖爲什麼要找千年血玉嗎?因爲他要用千年血玉替換他身上的那塊玉璽。而那塊玉璽正是唐皇的至寶,一旦唐皇拿到了玉璽,你只能聽命於唐皇。”

“哼!”昌邑王冷笑起來,“我是漢朝的王爺,怎麼會聽從一個唐朝的皇帝。”

“昌邑王,你從古墓中走出來恐怕沒有多久吧?你似乎還不知道玉璽一出號令諸僵的說法吧?”秦廣王緊接着給昌邑王解釋起來。

原來在古墓殭屍中,玉璽代表着至高無上的皇權,無論是哪一朝那一代的皇帝出墓,只要他手中擁有玉璽就可以借用玉璽給其他朝代出墓的王爺、將軍發佈號令。

聽完秦廣王的話,昌邑王詫異無比,它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規定。

其實秦巖也沒有聽說過這個規定。

但是秦浩然他們都知道。

“怎麼樣?你是和我們聯合起來一起殺掉秦巖,讓他無法拿到千年血玉,還是坐山觀虎鬥看着我們兩敗俱傷?”秦廣王笑着說。

不等昌邑王說話,邪靈殿殿主又給昌邑王分析起來: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坐山觀虎鬥。萬一秦巖他們僥倖打敗了我們,拿到了千年血玉,而且還從你的手中溜走,那你豈不是一直要聽命於唐皇的命令了嗎?”

昌邑王擰起眉頭思索了片刻,他對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說:“讓我和你們合作也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殺了秦巖後,我要拿到玉璽。”

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說:“沒有問題。”

其實秦廣王他們只是在搪塞昌邑王,他們不但要殺掉秦巖,還要殺掉昌邑王。

“昌邑王,你覺得他們的話可信嗎?”秦浩然大聲的說,想讓昌邑王認清現實。

昌邑王哈哈笑起來:“我不相信他們,難道相信你們嗎?你們道門最是卑鄙。”

道門的存在一直以來都是爲了對付鬼類和殭屍。

所以很多殭屍都十分討厭道門的人。

“不要和他們廢話了,你和他說那麼多也沒有用。”秦浩然剛準備再次勸說昌邑王,立即被秦巖攔下來。

其實秦巖能看得出來,昌邑王也不是什麼好鳥。

別看昌邑王現在答應了秦廣王他們,到了關鍵時候說不定昌邑王也會反水,因爲昌邑王也是一個貪心的傢伙。他不但想要自己身上的玉璽,還想要千年血玉。

華夏神話宇宙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殺了秦巖他們吧!”秦廣王迫不及待的說。

邪靈殿殿主點了點頭,帶着邪靈殿的人立即站到了秦巖他們的左邊。 昌邑王帶着幾個殭屍站到了秦巖他們的右邊,唯獨將秦廣王留在了原地。

看到這裏,秦廣王臉都綠了。

他在心中大聲的臭罵起來:嗎的,原來你們兩個讓我在前面硬抗,你們卻從側面包抄,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剛纔損失了七八個親兵了嗎?

如果秦廣王在正面硬抗,到時候極有可能還會損失幾個親兵。

這些親兵可是秦廣王悉心培育出來的,他可不想他們死在秦巖他們的手中。

看到對方從三面準備包抄自己,秦巖想了想,讓秦浩然和秦邱護住自己的左邊,讓張長老和孟長老護住自己的右邊,而他則對付秦廣王。

秦巖他們剛剛擺好架勢,邪靈殿殿主就帶着邪靈殿的邪靈向秦巖他們衝去。

與此同時,昌邑王也帶着他的手下向秦巖他們殺去。

爲了讓邪靈殿殿主和昌邑王接下秦巖他們的大部分攻擊,秦廣王故意慢了半拍,等邪靈殿殿主他們和秦巖交上手後他才帶着自己的親兵向秦巖衝去。

剎那間,他們四方人馬激戰在一起。

道法和鬼術就像煙花一樣開始閃現,將整個空間照的五彩繽紛,就像是過年在放煙花一樣。

由於秦巖他們整體實力太弱,很快就被其他三方壓制下來,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攻。

看到這裏,邪靈殿殿主他們欣喜無比,他們估計用不了一分鐘就能將秦巖他們擊敗。

就在秦巖他們快要陷入絕望的時候,一聲滔天怒喝突然在他們的耳邊響起:“是誰?”

“是誰敢在這裏撒野?”

“都給我去死!去死!”

緊接着,參天大樹開始顫抖起來,一根根樹枝從半空中以閃電般的速度伸過來,形成一隻只巨爪向所有的人抓去。

無論是秦巖他們,還是邪靈殿殿主他們全都駭然失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棵參天大樹居然是一個樹妖,而且實力絕對在妖皇后期之上。

秦巖他們顧不上彼此爭鬥,紛紛轉過身躲避着向他們抓來的巨爪。

可是除了秦巖他們幾個實力高的人躲過了巨爪,無論是秦廣王手下的親兵,還是邪靈殿的邪靈,以及昌邑王的殭屍,他們全部被巨爪抓住。

巨爪上的指甲在瞬間變成一根根細針插入到他們的體內,就像蚊子的吸管一樣開始瘋狂的吮吸他們體內的魂力和汁液。

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在抽血一樣。

這些親兵、邪靈以及殭屍淒厲地嘶吼起來,拼命地掙扎,想要擺脫巨爪的束縛,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開。

而且他們在眨眼間就被抽乾了魂力,吸乾了汁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