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霍汌酒醒,霍深眼裏劃過一絲輕鬆。

如果這巴掌不打下去,霍汌沒酒醒再亂來,就連他都救不了!

霍深心裏微微的鬆了一口氣,跨步擋在了霍汌的面前,道:“阿璟,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霍深的心思,顧慕璟豈會不知?

他將懷裏的女孩扣的很緊,渾身依舊散發着冷然的氣息。

“滾!最近別讓我看見你們!”

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

如果放在別人身上,早就死了一百次了,連同和霍汌有瓜葛的人!

霍深張了張口,知道現在顧慕璟已經暴怒到了極點,他點了點頭。

“你放心,我會好好教訓霍汌的!我保證!”

對於霍深的話,顧慕璟沒有任何的迴應。

顧慕璟將樂好好攔腰抱起,樂好好低着腦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車子一路疾馳,很快就到了淺水灣。

樂好好回了神,輕聲道:“顧慕璟,你放我下來吧。”

可是,顧慕璟依舊自顧自的。

樂好好不禁擡頭,就看到顧慕璟冰冷緊繃的神色。

顧慕璟很生氣!

這是樂好好大腦的第一反應。

到了房間,顧慕璟直接抱着她來到浴室。

她將樂好好放下,而後打開了洗漱臺的水龍頭。

譁啦啦的水流了下來。

樂好好不解的看着他。

只見顧慕璟拿着毛巾浸溼,而後眸光定定的看着樂好好,樂好好忽然有些害怕的後退幾步,卻被顧慕璟大手鉗制住。

“顧……唔……”

他用毛巾狠狠的擦着樂好好的脣,一遍又一遍的。

直到女孩的脣變得紅腫不堪,可他依舊沒有停歇。

脣上的痛感傳來,樂好好看見顧慕璟的臉色,她心裏有些委屈,眼淚珠子就這麼一顆一顆的掉下來。

可是,顧慕璟卻不爲所動!

片刻後,他眸光一沉,狠狠的將毛巾扔在地上,大掌扣住女孩的後腦勺,他的脣立刻覆了上去。

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在樂好好口中攪弄風雲。

一寸一寸的,任何角落都不曾放過!

樂好好被吻的快呼吸不過來,顧慕璟的這個吻太霸道了。

直到血腥味瀰漫口腔,顧慕璟才肯鬆開。

可是,他似乎比之前更爲惱怒。

“顧慕璟……”

樂好好軟糯的聲音響起。

她大着膽子繼續道:“你跟我說說話好不好?”

顧慕璟緊抿薄脣,一雙眸子沉了又沉。

下一刻他卻將樂好好抗在肩頭,而後將樂好好丟在大牀上。

樂好好在牀上彈了一下,正要起身,下一秒卻被男人覆上。

大掌一伸,樂好好只聽見耳邊傳來“嘶”的一聲,緊接着就是身子一涼。

顧慕璟的怒火讓樂好好很害怕,她緊閉着雙眼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只是她等了許久也沒等到預想的結果。

樂好好睜眼,就看到顧慕璟已經直起了身子。

他緊鎖眉頭,似乎很是煩躁。

須臾後,他扯着領帶鬆了鬆,而後沉默的走了出去。

顧慕璟走後,樂好好的身子蜷縮在一起,嗚嗚咽咽的不敢發出哭聲。

此刻,她的內心十分的委屈!

沒多久,門再次開啓。

樂好好心裏下意識一驚。

“小主子,你傷在哪裏了?”

是夏沫的聲音。

樂好好從牀上坐了起來。

是顧慕璟叫的夏沫嗎?

如此想着,樂好好當即哭出了聲音。

夏沫一看樂好好額頭上的傷,她頓時就有些心疼。

主子太過份了!

竟然又家暴小主子!

“小主子別哭了,我現在就幫你處理傷口。”

夏沫將醫藥箱打開,小心的處理着樂好好的額頭。

看着樂好好紅腫的脣,撕碎的衣服,夏沫內心直罵顧慕璟禽獸。

這婚禮才舉辦多久!

更可恨的是,她根本不敢跟顧慕璟提意見!

處理完傷口,夏沫又安慰了樂好好好一會兒。

樂好好的情緒才慢慢好轉起來。

她不禁問道:“你知道顧慕璟去哪兒了嗎?”

即便小主子被主子欺負成這樣,小主子竟然還心心念念着他。

主子真是不懂珍惜。

“我也不知道主子去哪兒了,剛纔他直接讓我過來給你處理傷口,我看他好像是出門了。”

夏沫頓了頓,又道:“小主子,你和主子是不是鬧矛盾了?”

樂好好搖頭,又點頭。

她低着小腦袋道:“我也不知道。”

感情這事,夏沫是一點都不懂,所以也幫不上忙。

“夏沫,你去休息吧,我一個人想想。”

看着樂好好憔悴的樣子,夏沫點頭。

“那你好好休息。”

“嗯。”

整件事下來,她也不知道爲什麼顧慕璟這麼生氣。

是她去找了霍汌嗎?

還是霍汌抱了她呢?

樂好好不知道,可是她才那個受害者啊。

顧慕璟爲什麼對她這麼粗魯!

如此想着,樂好好把頭埋在被子裏,可是沒想到碰到的傷口,疼的她眼淚流的更兇猛了。 085 不愛就是不愛

陳青桐想不到的是,她會在靜安宮看到她最愛的男人寒曜。

寒曜不知道是找老太后說事情,還是專門來看望老太后的,看到她來了之後,並沒有和她多說一句話,便告辭而出。

寒曜一走,陳青桐的心也飛了。

老太后人老了,但她還是相當的精明,看到陳青桐心不在焉,便說道:“桐兒呀,哀家想休息一下了。”言下之意是讓陳青桐離開,哪怕陳青桐剛剛才走進靜安宮。

陳青桐回過神來,連忙向老太后跪安,然後告退而出。

看着陳青桐着急地想去追寒曜的腳步,老太后低低地嘆了一聲,低低地對身後的老嬤嬤說道:“玉嬤嬤,你說,這是不是因果的循環呀?先帝對蘇顏深愛不已,無奈蘇顏一心繫着她的展郎,先帝痛舍深情成全她與展郎共效於飛,誰想展郎戰死沙場,蘇顏竟然舍下剛出生的女兒,託付給哀家,她殉情陪着她的展郎。展家遺孤頂着皇家公主之名長大成人了,當今皇上對她又深愛不已,無奈還是一樣的結果,儀長公主她以死拒愛,兩代人,兩代情,終是以她下嫁南宮府而走向了尾聲。不,還沒有到尾聲,如今,第三代了,太子和雅王都深愛着瓏兒,可是太子卻和桐兒配成了一對,雅王和瓏兒也不知道能否把這三代情做個完美終結呀。”

深諳其中之事的玉嬤嬤也苦嘆一聲,安撫着老太后:“太后,雅王的性子最強,相信他能抱得美人歸的。”

“可是瓏兒並不喜歡和他在一起呀。瓏兒,玉嬤嬤,你有沒有發覺瓏兒已經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她。”老太后雖然整天呆在靜安宮,但京城之事,沒有一件她是不知道的。

“太后,奴婢覺得玲瓏郡主再怎麼變,她始終是孫悟空,而雅王則是如來佛。”她一向就看好雅王,對於軟性子的太子,她根本就不看好,哪怕玲瓏郡主親近的人是太子。

“呵呵……那倒是,哀家,等着瓏兒叫哀家一聲皇祖母。”

玉嬤嬤扶起了老太后,把老太后扶出廳,扶向寢室,主僕倆一路走着,一路低低地議討着小輩們的感情。

宮外。

陳青桐一出靜安宮,立即四處張望,尋找寒曜的身影,當她看到寒曜的身影向御花園走去的時候,她顧不得形象了,提高裙襬,小跑追去。

拉近距離後,她才改跑爲走,揚起清脆溫和的聲音喚着:“太子殿下。”

寒曜聽到她的叫喚聲,並沒有回頭,只是頓了頓腳步,然後繼續走着他的路。

黑炎跟在他的身後,什麼話也不敢說。

以前,他還會勸勸寒曜,陳青桐畢竟是陳侯爺的女兒,陳侯爺是支持太極宮的大臣首腦。此刻,黑炎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因爲,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寒曜對南宮玲瓏的感情有多深,而現在的南宮玲瓏已經慢慢地配得上寒曜了。

“太子殿下,哎呀……”陳青桐追着追着,一不小心,扭到腳跌倒在地上。

“郡主!”蘇兒立即叫了起來。

聽到蘇兒的叫聲,寒曜才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到陳青桐蹲下,不停地揉着腳踝,一臉痛苦的樣子,他的心一軟,轉身走回到陳青桐的面前,和蘇兒一起把陳青桐扶了起來,淡淡地問着:“怎麼了?扭到腳了?”

陳青桐痛得臉色微變,俏臉略略地扭曲着,痛苦地點點頭。

“怎麼如此不小心。”寒曜的語氣依舊是淡淡的,他扶着陳青桐,淡淡地低問着:“能走嗎?我扶你回母後的宮中上點藥吧。”

“姑姑這個時候,可能休息了。”陳青桐小聲地應着,她不想回慶寧宮,她想寒曜扶她回太極宮。

看她一眼,又看她的腳一眼,寒曜沒有再說什麼,扶着她就走。

“哎呀……”陳青桐才走一步,就痛叫起來,還差點再次跌倒,如果不是寒曜及時用力撈緊她,她會再一次跌倒。

“太子,我走不了。”陳青桐可憐兮兮地看着寒曜,她並沒有假裝,更不矯情,她的腳真的很痛。

寒曜看看蘇兒,看到蘇兒身子骨柔弱,估計沒有辦法揹着陳青桐走,再看看黑炎,黑炎是男人,又是下屬,陳青桐一個未出閣的金枝玉葉,是不可能讓黑炎背的。

苦嘆一口氣,只有他自己來了。

誰叫他沒有辦法狠心到置陳青桐於不顧,再怎麼說,兩個人也是表兄妹,他對她沒有男女之情,卻有兄妹之愛。

萬法無咎 一彎腰,寒曜抱起了陳青桐,抿着脣就向太極宮走去。

“太子……”陳青桐的臉紅了起來。就算她再怎麼喜歡太子,她也是個受禮教約束的女子,平時和太子並沒有過份接觸過,此刻被太子抱在懷裏,她只覺得一顆心咚咚地直跳,差點就要從她的嘴裏跳出來了。

“別胡思亂想,如果不是你走不了,半根頭髮,我也不會碰你。”寒曜低首,淡冷地說了一句,陳青桐的身子立即僵了起來,那雙漂亮的丹鳳眼看着寒曜,滿眼都是哀怨之色。

寒曜沒有再看她,只顧着走路,他的步伐還是前所未有的快,他是想着快點回到自己的宮中,然後可以把陳青桐放下了。

他這輩子最想抱着的女人只有他的瓏兒,對於陳青桐,他一點兒也不想碰。

一路上,很多人都看到了寒曜抱着陳青桐匆匆往太極宮走去,衆人不知道陳青桐扭傷了腳走不了,都誤以爲寒曜對陳青桐情動了,心裏暗思着,皇宮裏的男人終是無情的,太子殿下對玲瓏郡主多麼的深情呀,到頭來還不是要和青桐郡主在一起,這才多少天呀,太子就抱着青桐郡主了,臉上還一副焦急的樣子……

回到了太極宮,寒曜把陳青桐放坐在大廳裏的一張太師椅上,然後吩咐一位太監去請御醫。

因爲是陳青桐是未來的太子妃,太醫院並不敢怠慢,安排了一名御醫帶着幾名醫女匆匆而來。

“青桐郡主扭傷了腳,替她看看,上點藥。”寒曜的語氣還是那般的淡冷,沒有一點情意,等到太醫來了,他吩咐着,然後又喚來了太極宮的太監管事,吩咐着:“替青桐郡主準備一頂軟轎,郡主上了藥後,送郡主回侯府。”

吩咐完畢,寒曜轉身就走。

“太子。”陳青桐一看到他要走,忍不住再次出聲喚着,眼裏全是受傷的表情,他就是這般討厭她的嗎?連她受傷了,也不想和她多呆在一起。

而南宮玲瓏一旦受傷,他卻焦急萬分,心痛萬分。

不管他以前有多麼的愛南宮玲瓏,此刻,她才是他的太子妃,和他相伴一生的人是她,而不是南宮玲瓏,他該疼愛的,該關心的人是她呀。

她對他的心日月可鑑,難道他就一點也不感動的嗎?

寒曜轉身,一向溫和的眼眸變得特別的清淡,他淡淡地注視着陳青桐那張俏麗的臉,其實陳青桐和南宮玲瓏一樣美,可在他的眼裏,硬是覺得南宮玲瓏更美。他喜歡南宮玲瓏充滿朝氣,帶着活力的美,不喜歡陳青桐恬靜的淑女美。“還有事?”

聲音宛如雲煙一般輕,一般淡,卻像隆冬臘月裏的大雪,冷得陳青桐通體透心涼。

陳青桐輕咬着下脣,一抹委屈含在嘴裏,始終無法咽下去。

她很想痛快地說她沒事,讓寒曜想走就走,可她吐出口的話卻是:“先別走,行嗎?”

“有事就說,沒事的話,上了藥,他們會送你回府的,我,有些事想找瓏兒問問。”

聞言,陳青桐覺得自己再次被寒曜重重地傷害了,這個一向溫和的太子,如今竟然也變得如此的無情了。不,他的無情只針對她,他對南宮玲瓏還是那般的深情,那般的寵愛。

看到陳青桐臉現受傷的表情,寒曜別開了視線,他對陳青桐無愛,他是做不到像關心南宮玲瓏那般關心她。何況,他心裏早就決定了,等到自己繼承大統坐上帝位,掌握了絕對的權利之後,他會把南宮玲瓏迎進宮是爲後的。他說過,他不愛的女人,就算坐上了太子妃之位,也得不到他的愛,只能守活寡。

現在,他是連侍應都不碰的了。

“好好侍候郡主。”寒曜淡淡地吩咐着屋裏的人,然後再一次轉身,冷然離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