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透明的隔離門前,周霜霜才知道,爲什麼她一路走過來,阿利卡多明知道其他人都出事了,卻仍舊不肯露面——

他正在分裂。

………………

按照阿利卡多原先的計劃,是囤積夠一大批藍星人,通過消化他們來分擔痛苦的。

畢竟,分裂的痛苦,越是等級高,就越是難以忍受。只有吃掉藍星人的肉體,可以令他們緩解。

等級低的,沒那麼痛苦的就少吃點,等級高的就多吃點。

但是,周霜霜把他的口糧都帶跑了。

而且,阿利卡多爲什麼這麼快就能量飽和了?

因爲他饞啊!

藍星多好吃啊!他偷偷摸摸吃了那麼久,如今既然已經在飛艦上,就更不可能抑制的住那種慾望——反正等到能量飽和後吃掉一些藍星人等分裂就好了。

他是這麼想的。

原本呢,這個計劃沒毛病,又能吃又能分裂。

可是他吃太多,而在分裂的關鍵時刻,藍星人沒了。

而飛艦裏的二等公民卻都被周霜霜拖住了,根本沒人能夠替他帶來藍星人……

此刻,阿利卡多就陷入了這樣艱難的境地。

——他不能動了。

…………………

透過隔離門,周霜霜看到了她之前從未見識過的自體分裂。

沒有藍星人的身體作爲緩衝,阿利卡多此刻已經能感受到痛苦了。

分裂的痛苦是一點一點逐步增加的。

但以他的等級,哪怕是在分裂最初,這種疼痛也是從未吃過苦頭的阿利卡多難以承受的。

只見他的身體,已經不是最初的半透明帶着些微粉紅色的狀態了,反而顏色暗沉沉的,軀體的形狀也千奇百怪。

一會兒像樹,一會兒又像石頭,一會兒又像其他動物……

並且,這種相像還並不僅僅是展示出大概的輪廓,反而連內裏的脈絡都十分清晰。

就比如當他像樹葉的時候,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翠綠色,枝幹莖葉,無一不清。

彷彿這一刻,他所曾吃過的東西,都在身上又重新一一展現。

阿利卡多從喉嚨口裏發出瘋狂又沉悶的咆哮聲。

他的身上,每一塊紋理都在細微的顫抖着,昭示着主人難以言喻的痛苦。

這就是分裂的代價。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這就是艾米法爾人越來越少的最終原因。

沒有吃到足夠的藍星人,阿利卡多這次的分裂,恐怕將會是致命的折磨!

要知道,他們的分裂,在沒有藍星人緩衝的情況下,不僅僅會帶來身體上難以言喻的痛苦,還會使得母體等級跌落。

比如金精大公阿利卡多,這次倘若能夠熬過這痛苦,他恐怕就要成爲藍鈀公民了。

…………………

周霜霜在門外靜靜的看着。

然後,她推開了門。 周霜霜一步步接近阿利卡多。

可是如今的他,明知道身邊有藍星人過來,別說反抗,就連吃都做不到了。

在阿利卡多身後的屏幕上,遠處羣山疊嶂之間,太陽已經升起了。

金光淡淡,卻裹挾着不容抗拒的光芒,從雲層中投射而來。

照映在地面半透明的黃沙晶體上,竟折射出了璀璨動人的光輝。

彷彿這是一片黃金珠玉之地。

……………

阿利卡多的身軀,就在這璀璨的光芒中,一寸寸變化成千奇百怪的樣子。

他太痛苦了。

痛苦到只能徒勞的伸出手,發出一陣意味不明的聲音——

他在召喚周霜霜接近。

再接近一點。

這樣的話,只要能觸碰到她,他就可以吃掉她了!

藍星的人,越是強者,身體裏的能量越多——說不定吃了她以後,自己就能維持等級,並帶帶更多的藍星人歸來!

快!

再接近一點!

他渾身上下,就連身體變換出來的一片樹葉,都昭示着無形又強烈的渴望!

……………………

周霜霜彷彿聽到了他強烈的呼聲,因此慢慢走上前去,並將手掌擡起,一點點貼向阿利卡多的身軀。

——這種身軀狀態不斷變換來去的感覺,真的與基因崩潰的症狀非常像……若說他們之間沒有聯繫,周霜霜無論如何都不肯信。

“來……快……”

阿利卡多的身軀抽搐着,顫抖着……他,渴望着。

而在此刻,從他的肩膀另一側,彷彿有什麼東西開始不停衝撞。

…………………

不止是肩膀,他的整整半邊身子都彷彿開始膨脹了起來,一寸寸向上高高拱起。裏頭虯結的組織來回遊動,彷彿下一刻,有什麼東西就要破體而出了!

——這是飽和的能量,在催生着他的身體,只等到催生到一定程度,便會直接硬生生從母體上撕裂!

如同將人慢慢從頭撕到兩半!

這種痛苦,纔是艾米法爾最難承受的!

而等到撕裂完成,就會有新的艾米法爾公民,即將誕生。

由金精大公親自誕下的孩子,最低也會是藍鈀公民。他的起點這樣高,只要在藍星多吃一段時間,新的金精大公,又將要誕生!

再加上阿利卡多,還有沒有到來的安利卡……

他們的等級隨着不斷的吞噬,只會越來越高,越來越難對付!

而他們吞噬後的藍星,再也種不活任何東西,所有生命都將逝去……

藍星危矣!

…………………

眼看着阿利卡多身體裏頭的東西衝撞着越發劇烈,周霜霜再不遲疑,伸手一把按住了阿利卡多的身體——

在這一刻,她和滿心期待的阿利卡多,竟同時嘆息一聲。

下一瞬,銅錢如同灼燙的熱鐵貼近了黃油,半點聲音都沒有,便直接融了進去,直直透入他的軀體,在正中央處懸浮着。

連帶着,它太過着急的力量,將周霜霜的手掌也拖拽着,按在了阿利卡多的皮膚上。

……………………

此刻,周霜霜分明能感覺到開元通寶正開始微微的發力了——

對付之前的艾米法爾人,她只是在不停的旋轉,送出那些細微的金絲,讓它們蔓延至艾米法爾人身體的任何一個角落,這才順利的將他們體內的能量抽取乾淨……

對付那些二等公民,它表現的遊刃有餘,彷彿一切都會在漫不經心中完成。

可如今,面對阿利卡多這樣的龐然大物,那些金絲根本沒有出現!

只見此時,從開元通寶正中心四四方方的小孔中,倏地出現一股粗壯的金色光芒。

只這一下,便直接將阿利卡多從頭至腳,完完全全的貫穿——

………………

但阿利卡多卻反而不再掙扎了。

彷彿開元通寶這一下,已經解除了他因分裂而帶來的痛苦似的。

金色的光柱在他體內慢慢旋轉,每轉出一個角度,便又衍生出一道金光,層層疊疊,四面八方。

那些數以萬計的金色光芒以開元通寶中心的方孔爲交錯點,交織穿插在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照映着阿利卡多原本半透明帶點小粉紅的身軀,此刻都只見一片金燦燦了。

…………………

周霜霜震撼的收回手來。

掌心空空蕩蕩,連心彷彿也有些悵然若失了。

——開元通寶,這還是第一次離開她的軀體呢……

她靜靜的等待了一會兒。

沒過多久,就見早已停止掙扎的阿利卡多原本龐大的身軀越發的縮小,最後“叮”的一聲,彈出了一枚黃橙橙的銅錢。

周霜霜眼疾手快,趕緊一把抓住開元通寶。

掌心順勢一熱,那枚銅錢又毫無障礙的停在了她的掌心當中,若非光芒璀璨到讓她都有些刺眼,周霜霜甚至都要以爲,剛纔開元通寶的脫離,只是一場幻覺罷了。

………………

而阿利卡多的軀體,此刻已萎縮成說不出是灰色還是黑褐色的亂七八糟顏色,只剩巴掌大小了。

除了五官不太一樣之外,那小小一塊乾硬軀殼的形狀,跟周霜霜之前見到的,陳侖基因崩潰後的模樣——

實在是太像了!

…………………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緩緩將它的軀體收進空間裏。

豫寧境的軍區,因爲並沒有得到第一手的資料,這會兒還沒做出任何反應,周霜霜此刻,仍有大把的時間來考慮。

她出了飛艦,看了看越發明亮的天色,腳下用力,又飛快的跑到了第一艘飛艦面前。

裏頭,兩個都對對方無可奈何的艾米法爾人仍舊徒勞的抱着對方,在地上滾來滾去。

周霜霜嘆口氣,隨即擡起胳膊。

其中一個艾米法爾人見狀,立刻便從僵持的狀態中退縮出來。

他站在那裏,老老實實的打開肚腹,隨時等待着周霜霜的操控。

地上的艾米法爾人卻張開大嘴,露出口水淋漓的獠牙,嘶吼着就衝了上來!

周霜霜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在對方衝上來的那一刻,她扭過頭,看向一旁老老實實站着等待她的那個艾米法爾人。

這一刻,她彷彿明白了開元通寶這麼迫不及待的情緒………

她對着撲過來的艾米法爾人,冷靜的伸出了手掌。 周霜霜掌心的開元通寶,順利的隱沒在迎面撲過來的艾米法爾人身體裏。

而那個曾與她建立精神接駁的艾米法爾人此刻安靜的站在那裏,彷彿眼前死去的,並不是他的同伴。

不過,艾米法爾人在被開元通寶抽取能量時,其實是沒有半分痛苦的。倘若不是最後的的確確喪失了活性,恐怕誰也不會認爲這是死亡。

沒有親眼目睹,誰也不能理解這種面臨死亡卻彷彿是安寧的情緒。

也正是因爲如此,周霜霜才大膽的猜測——開元通寶想做的,不是要滅亡艾米法爾,而是讓他們得以解脫。

就如同在基因崩潰的幻境裏,陳伯倫被日夜浸泡在那營養液中,永遠不得解脫……一樣。

………………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種猜測,周霜霜心中並沒有把握。

此刻的她,看着剩下那個安靜站在那裏的艾米法爾人,最終還是收回了手。

接下來,她該考慮的是該怎麼對付剩下的艾米法爾人。

畢竟,全世界各地散落着許多的艦隊,在藍星的大氣層外,宇宙飛船靜悄悄停留在太空,上頭又不知還有多少人。

而在遙遠光年外的琴海星上,由安利卡爲首的艾米法爾人,也將會在不久後的將來,再次降臨……

…………………

全球各地,此時仍然偶有艾米法爾人吞噬藍星人的新聞傳來。

但此刻,所有人的情緒都是積極而高昂的。

在一切看似平靜的表面下,蘊藏着仇恨與憤怒的渦流,在靜默中緩緩蔓延。

——被殘害,被壓迫了那麼久,如今,也到了該他們反抗的時刻了。

每天,都有大量的武器被回收,然後回爐重造,接着一車一車的重新運往被艦隊包圍的地區。

所有士兵都在苦練技能,熟悉着那些之前很少使用的困鎖武器。

因爲,所有人都知道,雖然現在還沒有徹底將他們殺死的方法,但只要武器裏添加了足夠的希瑪合金,他們就能把艾米法爾人活捉回來。

雖然活捉回來也沒有辦法殺死他們——桑寧境關着的那幾個,至今也都還關着呢!

不過……先捉回來,捉回來再說。

只要捉回來了,殺不死也可以餓死他們——哪怕要千百年以後呢!

…………………

看到曙光,所有人的行動力都是非同以往的。

備戰做得隱祕而又迅速。

雖然因爲他們接手豫寧境的整個艦隊後,發現裏面沒有一個艾米法爾人,而造成了不確定感,但所有人都堅信——他們一定會戰勝艾米法爾的!

至於不明原因消失的艾米法爾人,以及他們已知的情報中,那個同樣不見蹤影又亟待分裂的金精大公阿利卡多,其實是引起了一陣不好的猜測的。

比如說他們提前洞察了藍星人的計劃,比如他們其他地方殘害平民,比如他們潛伏在某處,等待着將他們一網打盡的機會……

對此,擅長鼓舞士氣的宣傳部長,將整件事定性爲——

艾米法爾人知道藍星人看穿了他們的弱點,因此貪生怕死的金精大公,首先帶着部下重新逃亡宇宙飛船了!

………

但是他們不怕。

雖然以藍星目前的科技還上不了飛船,可是飛船上沒有吃的,只要艾米法爾人堅持不住,重新回到藍星吃東西……

那麼,藍星的千千萬萬人,必定能將他們全部留下! 都市風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