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當初離開青雲宗,就沒有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接了任務。

故而自己消失了這些時間,他們也並不知情。

“此事,說來話長,以後再說吧,今天小雨峰上怎麼回事?大家怎麼都聚在此處?”羅征看了一眼不遠處。

許多人進入青雲宗後,一心修煉武道,迫不及待的提升自己的實力,有些弟子除了吃飯,很少離開修煉場所,今日卻幾乎全部出來了,在羅征的印象中,這種情況很少見。

“羅征兄,你這段時間不在,咱們小雨峰惹上麻煩了!”莫燦解釋道,“不過這事情和咱們沒多大關系,畢竟那些人的爭端,咱們還插不上手。”

“麻煩?什麼麻煩?”羅征有些詫異,小雨峰雖說是青雲宗三十三峰排名倒數第一的山峰,可畢竟是在青雲宗內,誰敢沒事上來惹麻煩?

看到羅征疑惑的樣子,周顯便補充道︰“前幾天我們小雨峰的弟子與禿鷲峰的弟子發生了矛盾,直接事情直接鬧到了各自山峰的導師那里去了,于是禿鷲峰的導師就向我們小雨峰發起了挑戰。”

“挑戰?不是只有弟子與弟子之間,才可以發起挑戰的嗎?” 總裁小說 羅征依舊有些不理解。

周顯微微一笑,又繼續說道︰“山峰與山峰之間也是可以發起挑戰的,整個青雲宗內,各種比試,排名,層出不窮,除了每三年一度的全峰大比,還有一年一度的內外門試煉之外,還有山峰與山峰之間可以自由發起挑戰,例如這次禿鷲峰挑戰我們小雨峰,只要雙方導師認同後,所有的外門弟子皆可參與。”

“咚咚咚咚!”

就在周顯說話間,一道道鼓聲從擂台那邊傳遞過來。

眾多外門弟子听到鼓聲,都往擂台那邊涌了過去。

周顯見狀,便道︰“羅征兄,今日的挑戰又要開始了,這挑戰的事情,咱們邊走邊走!”

就在往擂台去的路上,羅征算是把這挑戰的規矩了解了一個大概。

原來青雲宗設立這種規則的本意,就是鼓勵各個山峰的弟子互相比試,激勵弟子們快速進步。

這種山峰與山峰之間的挑戰,不僅僅存在于外門弟子之間,內門弟子也有類似的比試,不過此次乃是禿鷲峰的外門弟子與小雨峰的外門弟子比試。

根據周顯的說法,其實這次挑戰就是禿鷲峰籌劃已久的,先利用幾位外門弟子挑事,然後將這件事情鬧大,最後雙方的導師出面,往往就會以山峰挑戰結束這種爭端。

至于排名二十四的禿鷲峰,為何要找上小雨峰?

根本原因,還是柿子揀軟的捏了。

小雨峰的綜合實力排名倒數第一,幾乎是人見人欺。

而“山峰挑戰”一旦獲勝,整個小雨峰的外門一個月的月例,丹藥等等,都會歸禿鷲峰所有。

按理說小雨峰的導師們,在明知自己不敵的情況下,一般不會接受其他山峰的挑戰,至于為何又接受了禿鷲峰的挑戰,其中的內情周顯就不清楚了。

羅征,莫燦和周顯等人,隨著外門弟子擠進了擂台之中。

因為山峰挑戰,幾乎涉及到所有外門弟子的福利,故而整個外門弟子基本全來了,比上次羅征與楊烈挑戰,前來觀戰的人還多了兩三倍,雖然擂台周圍的地方非常寬敞,但是這麼多人擠進來,還是顯得擁擠不堪。

前來觀戰的,不僅僅只有小雨峰的外門弟子。

在周圍還零零散散有一些黑袍弟子,就連很少見的小雨峰內門弟子也來觀戰了。

內門弟子雖說不能參與挑戰,即便外門戰敗,對內門也沒有什麼影響,但是這種山峰挑戰,關乎小雨峰的榮耀,這些內門弟子還是有些關注的。

等到羅征找到一個位置,抬頭一望,卻看見擂台之上站著的竟然是章無縣。

“咦,為何是無縣兄上了擂台?”羅征納悶的問道。

周顯解釋道︰“禿鷲峰的挑戰,已經比過了三場了,我們小雨峰出動了三人,分別是外門排名第十六的陳豪,排名第十三的鄭夏龍,還有排名第九的徐九熙,這三戰皆敗,故而這次就輪到無縣兄上去了。”

听到這里,羅征就明白,小雨峰的形勢不容樂觀。

羅征對于小雨峰每個月的丹藥,月例並不關心,那些丹藥對羅征的作用有限,月例羅征恐怕也不會放在眼中,但是他身為小雨峰中的一員,也算是這個集體中的一人,如果有機會讓他出一份力,羅征也會迎頭而上。

“開始了,開始了,禿鷲峰的那個田毅,已經連續打敗了我們小雨峰三人了,不知道章無縣頂不頂的住!”

“唉,不好說啊,章無縣的實力的確不錯,就算將田毅打敗了又如何?那田毅如此實力,在禿鷲峰排名也才十六位,章無縣打敗了田毅,禿鷲峰肯定會派出排名更高的人,不知道我們小雨峰如何應對?”

听小雨峰的外門弟子們議論紛紛,顯然對這山峰比試並不看好。

就在這議論聲中,羅征看到擂台上又跳上去一人,那人身材消瘦,身高六只,整個人就像竹竿一樣,應該就是眾人口中的那個田毅。

田毅一上台,環視了一圈小雨峰的外門弟子,目光之中隱隱有睥睨之色,隨即目光釘在章無縣身上,笑道︰“小雨峰內莫非已無人?竟然派一個胖子上來?”

“嘩——”

挑戰其他山峰,都是站在別人的地盤上,一般情況下,就算是穩操勝券也會低調一些。

畢竟若是犯了眾怒,真將其他山峰的外門弟子都惹怒了,說不好一擁而上,群起而攻之,那就是倒霉了,即便青雲宗門規甚嚴,但終究是法不責眾,這田毅真的被亂拳打死,那也就是枉死。

沒想到這田毅連贏了三把之後,氣焰卻越來越囂張,小雨峰眾多外門弟子听到那話,一個個頓時喝罵起來。

田毅卻沒有絲毫懼色,站在擂台的邊緣上,大聲嚷道︰“一個個叫囂什麼?有膽子的話,就上擂台挑戰,你們的田爺就在這里,來一個我打一個,來十個我打十個,就你們小雨峰這種廢物,一直排在倒數第一,我看還是從三十三峰中除名好了!”

听到田毅的話,羅征眉頭一皺,小雨峰眾多外門弟子叫罵的聲音更大,眼看局面就要失控了。

就在此刻,一直笑嘻嘻沒有說話的章無縣,卻忽然揮了揮手。

那張一直掛著笑臉的臉龐,此刻卻無比認真,從他的臉上找不到絲毫的笑意,這種平靜的表情出現在一個胖子身上,是一件讓人感覺非常詭異的事情。

章無縣的舉動,頓時將整個場面都鎮住了。

畢竟,章無縣是外門弟子排名第七的角色。

章無縣很好相處,也毫無架子,在小雨峰內沒有得罪過任何人。

這樣的人,一般存在感都很低。

但是大家卻清楚,隱藏在那胖胖身軀之下的實力,驚人的厲害。

有些資歷較深的外門弟子還記得,章無縣剛剛進入小雨峰外門的時候,有一些人覺得章無縣軟弱可欺,都去找他的麻煩,結果卻被章無縣輕輕松松的干翻在地。

大家這才明白,這個人畜無害的胖子,絕對是一個狠角色。

章無縣的實力穩中有深,排在了第七位。

但是不少人都猜測,章無縣絕對隱藏了實力,倘若章無縣更加努力一點,即便是小雨峰外門前五應該也沒多大問題。

“田毅,山峰之間的挑戰,乃是青雲宗內一項很平常不過的切磋比試,你這樣說話,未免太過了,”章無縣冷著臉說道。

這也是章無縣的脾氣好,倘若換成其他人站在田毅的對面,此刻恐怕就連罵帶打了,哪會像章無縣說的這般委婉?實際上了解章無縣的人,此刻都已經明白,章無縣其實已經非常憤怒,只是他憤怒的方式與常人不同。

田毅卻絲毫察覺不到章無縣的憤怒,滿臉譏誚的搖搖頭︰“過了又如何?我說的有什麼不對?小雨峰要是沒人了,就早點認輸,咱們禿鷲峰的人就可以領獎勵了,你們現在都沒人了,竟然派個胖子上來,太讓我失望了。”

“失望不失望,可以比試了再說,這般多費唇舌,卻像娘們一樣,禿鷲峰也不過如此,”章無縣搖頭回敬道。

“娘們?”田毅哈哈一笑,“好,那就試試吧,我就讓你輸的明明白白!”

隨後田毅雙手一捏,一層層褐色的真氣,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隨後田毅低喝一聲,就將那褐色真氣拍入了擂台的地面之中。

“神木突刺!”

“砰砰!”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揚,這田毅的真氣似乎親和力極強,竟然能將真氣拍入金鐵打造的擂台之中。

隨後,就見到章無縣的腳下,褐色的光芒一陣涌動,卻在章無縣的腳底驟然出現了兩根褐色的木樁。

田毅畢竟只是半步先天,利用真氣所化的“神木尖刺”還有一些虛影,並不是完全真實的樣子,倘若這田毅是先天生靈的話,此刻從地上升起的,應該就是一截截真正的“神木”。

即便如此,這些“神木”的威力也不容小覷,若是被這神木戳到,就算不死也會丟半條命,羅征也為章無縣捏了一把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