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從上面摔下來後就會被光幕所拒絕,所以大家不要著急,一個一個的來!”趙小花說道。

看到第一個雲殿弟子的表現,其他十一人臉上明顯流露出猶豫之色,剛剛的確是爭先恐後想要第一個沖上去,那是因為想要佔據先機,可是現在看到第一個雲殿弟子如此結果,其他人就有些猶豫了。

先讓其他人探探路,看清楚問題後自己做好準備,才能夠更好的去應付,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就在這時候,從叢林之中忽然竄出一人,身披黑色的斗篷,整個人仿佛一道青煙一般,迅速的朝著崖壁上掠過去。

“什麼人!”

趙小花看到那人飛速沖過來,臉色頓時一沉,伸手一按須彌戒指之中,一把碧綠色的弟子蒺藜槍赫然出現在他手中,凌空對準那身披斗篷的黑影就是一刺!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那道黑影原本是跳躍前進,此刻跳起來的時候人在空中,竟然雙腿在空中輕輕一踩,驟然改變了自己的方位,避開了趙小花這一刺。

大家都知道,試煉者之路中是禁飛的,這黑影想必同樣也無法飛行,可是他跳在空中卻能夠改變方向,這身法的確詭異非常。

趙小花倉促之間的這一刺,顯然刺空了。

其他雲殿弟子也有反應很快的,此刻也是紛紛出手,但那黑影左邊一跳,右邊一躍,再一個翻滾之後避開了所有的攻擊,就沖勁了崖壁的光幕之中。

再後面的攻擊,紛紛擊打在光幕上,再也傷不到那黑影分毫了。

“好詭異的身法……”躲在暗處的羅征睜大了眼楮,注視著那個黑影。

看樣子這黑影並非雲殿弟子,應該也是五大二品宗門的弟子,每一個宗門都有自己的底蘊,這一年或許落雲宗的弟子表現不怎麼樣,但是嵐雲宗,祥雲宗和彩雲宗里面,自然也有不少天賦絕倫之輩。

“我們沖進去,把那小子抓住來!”幾位雲殿弟子大聲叫嚷道。

趙小花鐵青著臉,搖了搖頭,“崖壁之中,一次只能進入一個人,這家伙進入了我們就無法進去了……”

“那豈不是看著他取走寶箱?”有雲殿弟子不服氣的說道,在這些雲殿弟子的眼中,這崖壁之上所有的寶箱都是屬于他們的,就算他們取不走,也不允許其他人去取!

趙小花心中也是郁悶!一開始踫到那個先天三重的小子,在他面前大放厥詞,趙小花瞬間就動了殺心,力求一擊必殺,啟動了“坎風殺”,十二地支大陣的威力趙小花如何不清楚?就算是他自己,也無法抵擋十二位照神境武者組成的大陣威力。

沒想到那小子忽然使出詭異的步伐給逃掉了。

這個事情原本就已經讓趙小花非常惱火!當他們雲殿弟子是什麼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而且是一個先天三重的小子……放在平常隨便一個雲殿弟子都能夠解決掉的家伙,居然連十二地支大陣都沒能干掉他。

結果他們好不容易壓制住了那鬼臉蜘蛛形成的蜘蛛海後,居然又有一個家伙鑽進了崖壁之中,這讓趙小花如何忍?

“哼,這寶箱可沒有那麼容易取走!大家布陣!就算他真的僥幸拿走了一個寶箱,我看他如何逃走!”

趙小花一聲令下,十二位弟子就沿著十二地支的方向開始布陣,所有的人都面朝崖壁虎視眈眈,直等到那身披黑色斗篷的家伙取走寶箱,他們就聯手攻擊!十二位照神境強者一同攻擊,這小子取走寶箱也是必死!

沒想到那斗篷小子對雲殿弟子的舉動沒有絲毫反應,而是自顧自的朝著崖壁上的石台上跳去。

拱門之下,費 嘿嘿笑道︰“這又是哪一位宗門的弟子?敢在趙小花的虎口拔牙,這份膽量和氣魄絲毫不弱于羅征啊!”

“費長老,雖然這小子披上了一層黑色的斗篷,不過我還是能夠分辨出來,這是我們祥雲宗的百里紅楓!”祥雲宗的宗主嘿嘿笑道,這白衣老人臉上出現了一抹紅潤。

宗門的弟子表現優越,他們這些做宗主的自然感到臉上有光。

“不錯,這百里紅楓也不錯,能夠取走幾個寶箱,就要看他自己的機緣了,”費 嘆了一口氣說道︰“這試煉者之路中隱藏的秘密太多,而我們這些老家伙又進不去,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光是那些紅色寶箱里面的東西,都會讓我們這些老家伙心動了,我記得沒錯的話,是一種能夠大幅度增強靈魂強度的秘藥……而那藍色寶箱里面的東西,就更加不得了了!”

石驚天點頭說道︰“的確如此,六十年前,屬下也曾參加過試煉者之路,當時咱們雲殿的九戒長老與我一同參加試煉者之路,他就是獲得了那藍色寶箱中的機緣,實力就突飛猛進!成為雲殿的長老!”

“嘿,小石,如果我記得沒錯,當時的九戒長老天賦似乎還不如你,想必那藍色寶箱中的機緣太大,所以人家現在成了雲殿長老,你卻還是一個小小的執事……”旁邊的龍婆婆冷笑道。

石驚天倒是心態平和,“這些機緣,原本就與武者的氣運掛鉤,九戒長老能夠成為雲殿長老,自然是由他的氣運加身,況且九戒長老的機緣可不止這一個寶箱這麼簡單!我羨慕也是羨慕不來的。”

“石驚天說得對,”費 點頭說道︰“我們雲殿的殿主,曾經也取走其中一個箱子,那其中一個銀色的寶箱就是我們雲殿殿主取走的,你能說我們雲殿殿主如此修為,僅僅就依靠那銀色寶箱?”

“什麼?那銀色寶箱原來是被殿主取走的?”幾位宗主頓時一驚,他們倒是沒有听說過這事情。

費 長老點點頭,“的確如此,可惜這麼多年以來,除了我們殿主取走了一個銀色寶箱,竟然再沒有人取走第二個銀色寶箱了,更別說銀色寶箱之上的金色寶箱,還有那黑色寶箱。”

幾位宗主通過信圭,再望向那崖壁上的眾多寶箱,眼中隱隱約約都流露出羨慕之色,以他們的實力,想要取走這些寶箱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可惜這試煉者之路他們根本進不去,也只能干瞪眼了。

“快看,百里紅楓已經躍上了第一個高台,按照這崖壁上的規則,一個顏色的寶箱只能夠取走一個,倘若百里紅楓帶走了第一個紅色寶箱,那麼他下一個目標就只能是藍色寶箱……”費 緩緩說道。

“紅楓他……一定能取走紅色寶箱!”祥雲宗的宗主臉上沒有絲毫的擔憂之色,似乎對百里紅楓的實力很有自信。這百里紅楓可是他最為得意的弟子,乃是祥雲宗千年一遇的奇才!

百里紅楓所在的高台,正是之前那位失敗的雲殿弟子所選擇的高台。

剛剛站上高台的瞬間,一道尖銳的呼嘯聲就從那洞穴之中傳來,這便是狂風即將要爆發的前兆。

“把他給老子吹下來!”

“等著,等他被吹下來的瞬間,就動手!”

憤怒值爆表 下面的雲殿弟子紛紛叫道,顯然已經做好了準備。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安卓讀書(anreaer.)

=========================== “呼呼呼呼……”

猛烈的狂風猶如某種上古巨獸的吐息,源源不斷的朝洞穴外面猛烈的沖擊。

百里紅楓的斗篷被吹的獵獵作響,可是他雙腳便如同釘在石台上一般,任憑狂風如何勁吹,他竟然巋然不動,穩重如山!

“這小子……”雲殿弟子一個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們沒想到那小子如此強悍,竟然選擇硬抗這狂風。

“咻咻咻……”

百里紅楓堅持住第一陣狂風之後,那狂風的風勢竟然又驟然增大了幾成,除了猛烈的狂風之中,其中還出現了一道道風刃,朝著百里紅楓切過來。

“風刃?很好,把他切割成碎片!”又有雲殿弟子大喊道。

百里紅楓的頭罩在斗篷之中,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面對那些風刃的時候,他忽然以非常詭異的動作移動起來。

一般面對如此狂風,只要稍做後退,就會被狂風吹飛,可是這百里紅楓卻並沒有被吹飛!

只見他邁開腳步,竟然以“之”字形開始小幅度的挪動,在挪動之中躲避那些風刃,通過這種奇怪的步伐不僅沒有後退,反而在一步一步順著石台前進,走向那紅色的寶箱!

“好奇特的步伐!這斗篷小子應該是借鑒了逆水行舟的方法!”羅征看著那斗篷小子的動作,眼中頓時一亮。

大海之中的船夫,若是想要逆水行船,不會正面迎著風形式,而是以一個小角度側風而行,這樣就能夠利用逆風的風壓,逆風而上!所以逆水行舟的時候,船都是走“之”字形!

這小子就是利用這個原理,在一路前進,那些狂風不僅沒有成為斗篷小子的阻力,反而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他的助力,何況他還借助這步伐閃開了那些風刃!

“這小子太機智了!”羅征忍不住贊嘆道。

而雲殿弟子們此刻臉上便是死灰一片,沒想到連風刃都奈何不了斗篷小子,這家伙不僅沒有後退,反而逆風而上……

此前被吹下來,十分不甘心的那位雲弟子的臉上也閃現出吃驚之色,他原本覺得不服氣,自己主要是倉促之間沒有時間準備,才被狂風從上面吹下來,現在看來,以他的實力就算抗住了第一波狂風,他也應付不了第二波包含著風刃的狂風。

這寶箱誘惑是如此之大,但是想要拿到它們,難度堪比登天。

網遊之代練傳說 其實從寶箱被打開的數量,就已經能夠看出其中的難度了,試煉者之路三年打開一次,打開了這麼多次,這上面的寶箱並沒有被取走幾個。五大二品宗門,再加上一個雲殿,每一年參加試煉者之路的莫不是精英中的精英,這麼多天才又取走了幾個寶箱?

如此難以得到的寶箱,若是一旦拿到了,其中的機緣和好處也是驚人的。

百里紅楓不斷側著身子走出一個個“之”字,亦步亦趨的接近紅色的寶箱,伸手之下,終于打開了那紅色寶箱,而此時此刻,洞穴之中的狂風也慢慢的停歇了……

“他拿到了!”

“這小子竟然打開了紅色寶箱!”

“媽的,這個紅色寶箱原本是我看好的,竟然被他捷足先登了!”

不少雲殿弟子眼中流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更多的雲殿弟子則是破口大罵,也難怪他們的感覺會眼紅了。

雖說這些雲殿弟子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得到這紅色寶箱,但是這就好比自己看中了某位高高在上的美女,雖然明知道追求到那美女的希望渺茫,但心中總是總有一絲希望,可是自己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人追走了,這時候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在哪紅色寶箱打開之後,從那紅色寶箱之中彈出一枚黑乎乎的東西,那東西似乎還在不斷的變幻著形狀,那東西出現之後就朝著斗篷小子的眉心鑽進去,斗篷小子就站立在高台上一動不動。

“听說第一層紅色寶箱之中的東西,乃是能夠讓靈魂變強的絕世珍寶,看樣子傳言是不錯了,”趙小花暗暗的點點頭,其實他並不著急,崖壁上的寶箱還有不少,每一個顏色的寶箱只能夠帶走一個,趙小花遲早能夠進入,帶走屬于自己的寶箱。

百里紅楓站在原地呆了一會兒後,隨即就朝著崖壁攀登起來,他竟然還想拿走藍色寶箱!

“人心不足蛇吞象,紅色寶箱的難度就已經這麼高了,藍色寶箱?做夢!”

“大家準備,他恐怕剛剛上去就要摔下來……”

雲殿弟子又開始大聲叫嚷道。

之間百里紅楓在岩壁上如同一只靈活的猴子,以極快的身影蕩出去,迅速的攀上了第二層的石台。

就在百里紅楓剛剛攀上第二層石台的瞬間,從石台後面的洞穴之中驟然噴發出一道烈火!

“轟!”

巨大的火焰幾乎覆蓋了整個石台,吞吐出長長的火舌,那些火舌的長達四五丈,整個山谷之中都能夠感受到其中恐怖的熱量。

即使是山谷下方的雲殿弟子,也感覺到溫度急劇上升,可以想象一下這火舌的威力。

“太,太變態了……這箱子怎麼拿?”有些膽子小的雲殿弟子忍不住說道,雲殿弟子之中除了趙小花之外,不乏一些很有野心的武者,他們不僅瞄準了紅色寶箱,同樣也看中了藍色寶箱。

但是他們看到那條長長的火舌,一個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拿到,若是強行攀登上去,丟臉事小,丟命才事大了。

百里紅楓整個人緊緊的貼在高台上,在他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道青色的護體真元,這一層護體真元似乎是某種特殊的秘術,竟然能夠擋住那恐怖火舌恐怖的熱力。

不過這也是百里紅楓躺在地上,並沒有正面面對這條粗壯的火舌,他只需要抵擋這火舌的余威。


憑借著那一層護體真元,百里紅楓在高台之上慢慢的匍匐前進,一點點的朝著藍色寶箱挪過去……

“要被他拿到了!羨慕死我了,紅色寶箱之中的獎勵就如此好了,居然能增強人的靈魂,不知道這藍色寶箱里面的東西,到底是啥?”

“羨慕又用?就算給你上去,你敢上去拿?這火舌的威力我們站在下面都能感受到,你若是上去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把你融了!”

無論是羅征,還是眾多雲殿弟子,又或者是試煉者之路外面的宗主們,都目不轉楮的看著百里紅楓一點點的挪過去。

這可是藍色寶箱啊!

當年雲殿的殿主,也只是取到比藍色寶箱高一級的銀色寶箱,這小子年紀輕輕就能夠取走藍色寶箱,這些宗主們不羨慕才怪!

然而,就在百里紅楓距離這藍色寶箱還有數尺的距離的時候,那條火舌驟然停歇下來了……

百里紅楓也是特別機靈,他知道只需要打開藍色寶箱,這機關就會停止運行,而結合剛剛第一層取走紅色寶箱的情況,這里面的機關似乎都是兩段式的攻擊。

例如第一層中的狂風機關,第一段是狂風,而第二段就是夾雜著風刃的狂風。

第二層中的這烈火機關,第一段是噴吐火舌,第二段保不準會出現什麼玩意,但肯定要比這火舌更恐怖。

百里紅楓想要抵擋火舌就已經如此艱難了,不得不趴著前進,他估計自己抵擋不住第二段進攻,所以再火舌停止的瞬間沖向了藍色寶箱。

如此近的距離,百里紅楓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能夠跨越,他一伸手想要觸摸到藍色寶箱,然而就在他伸手過去距離藍色寶箱還有兩三寸距離的瞬間……

“ !”

百里紅楓臉色赫然大變,整個人敏捷的像是一只兔子,朝著後面急退! 在這洞穴之中竟然噴射出一個碩大的火球!

這個圓形的火球有一人多高,仿佛天上掉落的隕石,又像是被大炮發射的炮彈,朝著洞外的百里紅楓激射而來。品 書 網 ( . . )

盡管百里紅楓覺得十分可惜,自己僅僅只差了那麼一點點距離就能打開藍色寶箱,結果卻被這火球給逼退!

他不得不退!否則自己的命恐怕都會交代在這里。

百里紅楓避開了這火球,但他已經從高台之上掉了下來……

“哎喲,可惜!就差一點了!”拱門之下,祥雲宗的那位白衣老者一拍大腿,懊惱的說道。

費 也是搖了搖頭,“的確是很可惜,再往前面探出一點點,甚至說他的手再長一點,恐怕這藍色寶箱都被百里紅楓得到了。”

至于其他的宗主,有的幸災樂禍,有的則覺得比較可惜……

“準備好,收拾掉這小子!”有雲殿弟子已經順備好了。

“收拾你妹啊!還不快跑!”旁邊有人將他一扯,十幾位雲殿弟子四散而逃,原來那大火球根本就是一塊被燒紅的巨石,其中的溫度不知道有多高,就這麼砸下來,便如同一顆隕石從天上下來了。

下面的這些雲殿弟子原本盤算好了,利用十二地支陣對付斗篷小子,沒想到這個計劃卻被這顆火球給粉碎了,為了躲避火球,不得不解散十二地支陣。

趙小花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可偏偏他又無可奈何,不甘心之下,他也不打算依靠十二地支陣了,他自身的實力乃是雲殿普通弟子的頂尖存在!于是他便要親自對付斗篷小子。

然而這斗篷小子在跌落崖壁的瞬間,在空中猛然一踩,他那斗篷展開就如同一對大鳥的翅膀,滑翔了一陣後,直接沒入叢林中去了,趙小花再想追趕卻是很難了。

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試煉者之路沒有那麼快完結,我們遲早會再見面了!”望著斗篷小子逃走的方向,趙小花冷聲說道。

然而,讓趙小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混亂之際,就在他惡狠狠詛咒那斗篷小子的時候,從峽谷的側面又有一道身影沖進了山谷的光幕之中……

“那個先天三重的小子!”有眼尖的雲殿弟子大喊道。

“知道了!老子看到了!”趙小花冷聲吼道。

其他雲殿弟子都用驚訝的表情看著趙小花,在他們眼中,趙小花的實力永遠是深不可測,而他的氣度也一直是淡雅如風,仿佛對周圍所有的事情都不感興趣。

他們從來沒有听趙小花罵過髒話……

可是現在……

顯然,趙小花是氣的不輕了。

他雙目之中蘊藏著無盡的怒意,死死的盯著光幕之中的羅征,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羅征在光幕之中大約是感受到了趙小花洶洶氣勢,沒想要他說了一句讓趙小花快要吐血的話,“有本事你咬我啊?”

這先天三重的小子根本就不知死活,竟然還敢挑釁自己?

剛剛那個斗篷小子,顯然還是有些顧忌雲殿的人,用斗篷蒙臉,鑽入光幕後也沒有任何挑釁的舉動,趙小花就已經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有一點氣急敗壞的感覺。

可是現在,這羅征不僅大搖大擺的沖入了光幕之中,還**裸的挑釁自己。

趙小花感覺自己要崩潰了,他甚至產生了一絲錯覺,自己這麼多年取得的成就,成為雲殿普通弟子中的頂尖,是否在這些二品宗門弟子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這些家伙壓根就沒把自己放在眼中?

趙小花顫巍巍的舉起一只手,食指崩的筆直,一字一頓,用力說道︰“你,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們的宗主是誰,你必死!”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楮,微微一笑,似乎對趙小花的威脅毫不在意,轉身就開始攀爬起來了,若不是真怕把雲殿那小子氣死,他都想哼哼歌……

通過信圭,听到趙小花的話,石驚天有些不高興了,“這趙小花說話也太狂妄了!”

費 倒是全然不在意,“趙小花心高氣傲,今天被百里紅楓耍了一遍,又被羅征耍了一遍,不高興肯定是必然的,不過羅征通過試煉者之路,成為雲殿精英的話,恐怕還是要小心一二,這趙小花乃是南王趙家的人。”

“南王趙家!”听到這四個字,石驚天心中一凜,難怪這小子這麼狂。

南王趙家其實是兩個大家族合並的一個家族,王趙兩家都是中域南部鼎鼎有名的家族,這兩個家族互通往來合二為一後,已經能夠頂得上一個三品宗門的勢力,所以可以算是一個三品家族。

就像東域之中的七大士族,這些士族按照品階來劃分,其實只能夠歸到一品勢力,青雲宗則是屬于二品勢力。

三品勢力,雖然比雲殿相差一品,但就算是中域之中也是不可小看的存在。

“我清楚了,等羅征出了試煉者之路,我會叮囑他注意,”石驚天點點頭。

這些寶箱必須一層一層的取,羅征第一步固然就是最下面的紅色寶箱。

剛剛已經有兩人攀上了第一層的石台,羅征對第一層的石台已經有了準備,應付起來自然有把握很多,紅色寶箱可以說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呼呼呼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