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個呼吸之後,真元散開,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重重的沙包一般,徑自從半空中直墜而下,轟隆一聲砸在了一片丘陵之中。

“呼呼呼……”

羅征將長弓輕輕一轉,直接收納進須彌戒指之中,臉上才帶著笑容對莫老大說道︰“謝謝莫老大了,該殺的人已經殺了!”

雖說這里還有天邪宗的舊部,但是剩下幾位虛劫境武者已經是不足為懼,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前前後後,從天啟城出發來到南天秦山誅殺巫佔河,耗費的時間加起來恐怕不足三炷香的時間。

莫老大便是微微點了點頭,該忙的事情忙完了,他們也算是可以出發了。

隨後哈鵬操控著八卦輪,再次回到天啟城,這時候眾人還聚集在天辰殿前尚且沒有散去,結果看著剛剛才離開的八卦輪竟然又回來了,三位盟主與寧雨蝶臉上都流露出奇怪之色,這才不過幾柱香的時間,怎麼這就折返了?

誰知道羅征便是告訴他們,巫佔河已經被他在南天秦山所誅殺……

這效率的確是極快,直接將眾人給驚呆了,別人殺個雞都還要磨刀霍霍呢,羅征這便是已經取走數千里之外巫佔河的性命。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安卓讀書(anreaer.)

=========================== 天位一族的這幫神極境強者,算是給了羅征不少時間,眼下也是到了離開的時候。

寧雨蝶和溪幼琴兩女都流露出幽怨之色,短暫的相聚才不到一個時辰時間,卻是要匆匆忙忙離開,不過寧雨蝶到時看得出來,八卦輪上的那群超級強者與羅征談不上特別友好,眼下也不是耍性子的時候,只能希望羅征將事情辦完之後快快折返中域。

這次前往海神大陸,卻是不便將封念雲一同帶去,羅征則是暫且將她放下,讓天下商盟代為照顧。

不過因為這個問題古佩兒便是不高興了,不過青龍告訴羅征,封魂**雖然難以解開,但它自有辦法,倒是不必求助于天位一族,羅征自然不看古佩兒的臉色,畢竟封念雲對古佩兒似乎也是萬分討厭。

準備一番之後,莫老大再次一揮手,便是在天啟城中留下了一道血紅色的十字符文,他在天啟城中也留下了一張定位符,隨後八卦輪再度緩緩升起,朝著羅征指定的東南面一路狂奔而去!

通過大千世界的記憶,羅征對這個大千世界已經有了一個具體的輪廓,這個大千世界之中陸地僅僅只佔據了兩成,而廣袤無垠的海洋則佔據了八成!幾塊主要的大陸便是集中在大千世界的西面,例如神國大陸,中域等,除此之外,在神國大陸的北面還有一塊巨大的蠻荒之地。

海神大陸卻是一個例外,這塊大陸孤立在大千世界的另外一側,所以在海神大陸之上才會繁衍出截然不同的文化。

從中域的東南角離開之後,八卦輪便是保持著一條直線高速飛行,徑自朝著前方開始平穩飛行。

不通過傳送陣前往海神大陸將近橫跨大半個大千世界,即使是對于神極境武者來說,也不可能頃刻而至。

雖然羅征可以再次進去天渺仙墓,利用傳送陣直接抵達海神大陸,不過對于天位一族這七人,羅征心中還是有些抵抗,倒是不願意打擾了天渺道人的長眠。

這般飛馳之下,除了碧藍的海平線和蔚藍的天空之外,仿佛天地之間似乎就不存在任何東西。

八卦輪上絕大多數時候都是靜悄悄一片,除了那條祖龍偶爾發出一道嗚咽聲,其他的人都在盤膝打坐,入定如僧,神極境強者已經開闢了體內世界,羅征也見識過封念雲的體內世界,神極境強者都開闢了一方體內世界,羅征便是猜測這些人怕是在經營著自己體內的世界。

“嘎咕……”

一直蜷縮在羅征身邊的這條祖龍,忽然叫了起來,一雙碩大的眼楮則是盯著羅征一動不動。

看到這個小東西,羅征微微一笑,這才想起來,自己應該如何處理這個小東西。

這祖龍蛋原本是青龍讓他取的,但是從祖龍孵化到現在為止,羅征一直沒時間考慮過自己應該如何安置它。

當羅征詢問青龍之後,青龍的聲音則是淡淡的飄過來,則是說道︰“這條祖龍已經染上了你的印痕,若是強行講它的印痕怯除掉,也會對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應該是因為這個原因,天位一族的那些人才沒有從你手中搶奪祖龍。”

天位一族沒有直接搶走祖龍,關鍵原因是羅征的身份得到了他們的認同,同時他們也清楚強行抹除印痕,對祖龍會產生負面影響,在確定了玲瓏塔的方位後,他們最大的可能性是將羅征帶入天位一族,專職飼養這條祖龍……

當然,這還要看羅征的天賦如何了,倘若就像羅征自己所說,得到了金色天位的封號,那麼一切就會完全不同。

“所以且看天位一族的打算了,在我看來,他們應該會將祖龍放任給你飼養,嘿嘿,”青龍自然很清楚羅征沒有撒謊,如此天賦的人物放在任何角落之中都會綻放出光芒,查明了羅征天賦之後,天位一族必然不會得罪于他,反而會重點關照羅征。

“交給我飼養!”羅征臉上流露出愕然之色。

羅征從頭到尾都沒有過這種打算,入天辰聖地取祖龍蛋也是青龍的意思,他卻不太願意照顧著小家伙。

青龍則淡淡的說道︰“怎麼?不願意嗎?這種印痕關系,可是比那火允兒與真鳳之間的契約更加堅固,而且祖龍天賦遠比真鳳要強大得多,這小家伙成長起來之後,在未來可以成為你的一大臂助。”

“可是我不會養這小家伙啊!”羅征知道站在青龍的立場之上,他不會害自己,這祖龍既然是整個真龍族的信仰之物,天賦神通必然非同小可,問題是羅征此前真的沒有這個打算。

青龍淡淡一笑,這才說道︰“祖龍成長的速度很快,用不了多久它成長起來,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所以你盡量向天位一族爭取。”

羅征並沒有被青龍說服,不過看著這小家伙卷縮在自己身邊,陷入了沉睡之中,羅征眨巴了一下眼楮,終于點了點頭。

羅征的腦海之中,青龍的那對碩大的龍目之中破天荒的流露出一絲落寞之色,赤龍感受到了青龍的情緒,便是與之溝通,“九弟,他們不仁,我們也不義,便是連同族之情都泯滅了,我們九兄弟自立門戶不是挺好嗎?”

赤龍的性子直爽火爆,倒是沒有青龍那麼多想法,青龍的龍首卻微微擺了擺,只是淡淡的說道︰“唉,我們九兄弟畢竟出自于真龍一族,依靠祖龍另立門戶固然沒錯,可是,唉!”

真龍一族之中也存在不小的爭端,當初他們這九條真龍便是因為這爭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到現在為止也只是甦醒了兩條真龍靈魂。

若不是因為羅征,或許這“九龍之謎”的爭端會慢慢地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但是隨著羅征一步一步的強大,青龍卻發現自己找到了機會,如果祖龍與羅征一同成長起來,日後羅征幫助他們重塑的天衍之軀,他們完全可以重新創建一個真龍族,青龍在高興之余,想起往事便是陷入了憂傷之中……

八卦輪飛行的速度固然是極快,從神國大陸跨越暴亂星海來到中域也僅僅耗費數個時辰,但是從中域出發,前往海神大陸則是耗費了足足兩天兩夜的時間!

這一路之上,羅征也遭遇了幾只龐大的凶獸,例如擁有兩千丈身軀的海中凶獸,還有翼展超過千丈宛若一座空中宮殿的大鳥,不過這些堪比神海境大能的十一級凶獸,敏銳的發覺八卦輪上的一群神極境強者,臉上都流露出畏懼之色,不敢上來招惹。

而天位一族的古佩兒等人,對這些凶獸也沒有絲毫興趣,原本在下界之中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就不多,這一行他們的目標也只是玲瓏塔而已。

兩天兩夜之後,眾人的眼前再次出現了一片大陸,正是闊別許久的海神大陸。

“玲瓏塔,在這片大陸的什麼方位?”清風淡淡的問道。

羅征點點頭,隨即說道︰“在這片大陸的正中央!”

“很好,”清風冷冷一笑,便是對哈鵬說道︰“我們過去吧。”

這時候羅征才搖搖頭說道︰“你們想要靠近玲瓏塔,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什麼意思?”不僅僅是清風,其他的人在同一時間都皺起了眉頭,俗話說眼見為實,雖然羅征說的跟真的一樣,但是在沒有見到玲瓏塔之前,他們對羅征的任何話都保留著懷疑的態度。

羅征則是正色回答道︰“因為詛咒之地,虛劫境之上的武者,都無法進入其中,入之必死。” 當初天渺道人也曾踏入過海神大陸,不過卻被詛咒之地所震懾,最終也只是搭建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將兩塊大陸聯通在一起,然後在天渺仙墓之中等待了無數年,才將羅征給等來。品 書 網 . .

如果羅征猜測的沒錯,天渺道人本身也是神極境的強者,以他的實力無法進入詛咒之地,那麼眼下的這七人,同樣也無法進入其中。

此前羅征也是可以暢通無阻的進入詛咒之地的,但那時候他僅僅只是照神境而已,現在羅征已經晉升為生死境強者,自然也會被詛咒之力所影響。

羅征將詛咒之地的原委簡略的向眾人解釋了一遍,莫老大的臉色也微微沉了下來,但他還是令哈鵬操控八卦輪繼續前進。

這番在海神大陸的高空之中疾馳之下,不久之後就看到海神大陸之上出現了一條涇渭分明的線條,線條的外面一切都顯得很正常,而線條里面卻是黑乎乎的一片,沒有植物,也沒有生靈,宛若一個單色的黑色世界……

“這就是詛咒之地?”莫老大盯著下方說道。

羅征點頭之後,清風則說道︰“先下去看看吧。”

身為神極境強者,他們也不是魯莽之人,既然已經知道這詛咒之地如此詭異之下,他們也不會依仗自己的修為,強行闖入其中。

八卦輪緩緩降落下來之後,七人便是紛紛邁下八卦輪,羅征抱著祖龍也一躍而下,懷中的小東西望著那詛咒之地,雙目之中便是流露出畏懼之色,似乎它也懼怕這詛咒之地中的力量,害怕羅征將它帶入其中。

“嘎咕!”

看到小東西害怕的表情,羅征則是摸了摸它的腦袋笑道︰“放心,不會帶你進去的。”

羅征也是有些好奇,按道理這祖龍剛剛誕生,雖然它天賦奇強,但應該也只能當做一級凶獸來看待,不會受到詛咒之力的影響,或許它的畏懼完全是出自于自己敏銳的本能。

看著眼前的詛咒之地,莫老大皺著眉頭問道︰“清風,你怎麼看?”

清風向著前方邁出兩步,便已經靠近了詛咒之地的邊緣,再往前跨越一步,他就進入了詛咒之地中,停頓了兩個呼吸之後,他竟然向詛咒之地中伸出了一只手!

“小心,這詛咒之力很強!”羅征提醒道。

當初羅征可是親眼看到兩位戰聖強者,直接化為了一灘血水,那詛咒之力似乎並不是人力可以對抗的。

清風並沒有听羅征的勸誡,執意將手伸入詛咒之地中!

詛咒之力從觸發到生效,尚且需要一段時間,清風便是想要驗證這詛咒之力到底有多強大。

一會兒之後,清風臉色驟然一變,瞬間將手縮了回來,身形朝著後方急退而去,同時喊道,“佩兒!”

古佩兒則邁出一步,右眼上的那朵花兒則開始急速旋轉起來,同時從那朵花的花蕊之中釋放出一道淺粉色的光芒!

就是在這光芒照射之下,卻是有一些東西顯露出來!

羅征凝目望過去,竟然是一個個面目丑陋的小鬼!

這些小鬼大約只有指頭一般大小,個頭雖然小,但是看上去卻讓人極端惡心,密密麻麻的疊在一起,足足有數百只之多,它們便是蜂擁向清風的右手,不斷地撕咬著清風的右手!

暗影神座 “嗡嗡嗡……”

在這時候,清風已經開啟了護體真元,同時展開了一道小型結界將自己的右手護在其中,可是這些小鬼完全無語了他的結界和護體真元,清風的手上的血肉在噬咬之下,則化作一道道膿水緩緩流淌,看起來十分淒慘!

一個呼吸之後,那些小鬼已經將清風的右手噬咬干淨,竟然打算沿著清風的手臂蔓延上去。

不過他到底是藝高人膽大,目光沉靜的望了旁邊的雨澤一眼,雨澤手中的黑冥刀已經驟然斬出。

“噗嗤!”

原本只剩下手骨的右手,便是瞬間斷裂,摔落在了地上。

那些小鬼們無法沿著清風的血肉蔓延,便是掉頭開始繼續啃噬著清風的手骨!

“媽的,什麼鬼東西!”雨澤看著那些密密麻麻的小鬼,也是感覺頭皮發麻,這些小鬼的實力並不強悍,但是無視任何真元防御,甚至連清風的結界都能穿透,這也太恐怖了。

清風目光淡然,右臂輕輕一揮之下,從手臂的斷口處用處一道金色的鮮血,那鮮血不斷地流淌之下,便是匯聚成一只手的形狀,最後金色的光芒散盡之後,開始形成骨骼和經脈,很快又形成皮膚,一會兒功夫一只與此前一般無二的右手已然形成!

看到這一幕,羅征也是嘖嘖稱奇,這清風如此自傲,的確是有著莫大的神通,即使是在下界之中,斷臂斷肢也能夠重塑,但是重塑之後的實力會大打折扣,甚至成為自身的一個破綻。

不過看到清風若無其事的表情,他這神通怕是能讓自己的斷肢完全恢復,不會留下任何破綻……

“噠噠噠……”

在古佩兒右眼之上那朵花釋放的淺粉色光芒照射之下,這些小鬼無所遁形,同時眾人還能夠听到那密密麻麻的噬咬之聲,讓人不寒而栗。

莫老大則是緩緩走過去,低頭望著這些小鬼,便是問道︰“這東西,不會是……”

“就是鬼咒術,不過在這下界之中釋放出如此大範圍的鬼咒術,真是非常罕見!”古佩兒淡淡的說道。

在其他方面,莫老大與清風所知甚廣,但是在靈魂咒術這方面,則是古佩兒所擅長的領域。

“噠噠噠……”

不斷地噬咬之下,清風的手骨也迅速的消失,隨即那些小鬼也是一哄而散,朝著那詛咒之地中飛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莫老大望著這詛咒之地,便是皺著眉頭向羅征問道︰“你是說這詛咒之地,只有生死境以下的武者可以進入?”

羅征點點頭,隨即說道︰“在這片大陸之中,虛劫境武者稱之為戰尊,海神大陸的武者只要修煉到巔峰戰尊,也就是虛劫境後期,就必須退出詛咒之地,否則就會被咒殺。”

這詛咒之地對于戰聖以及神海境大能來說,都是禁地一般的存在。


古佩兒便是淡淡的說道︰“這鬼咒術設定了生效的目標,這並不困難!”

“這怎麼辦,我們又如何前往玲瓏塔呢?”那魁梧大漢問道。

清風盯著詛咒之地,則是說道︰“我就不信這詛咒之地中,全部都充斥著這鬼咒術!”

古佩兒卻微微一笑,“看看不就知道了?”她話音一落,右眼之上的花朵輕輕旋轉之下,便是釋放出一道比先前範圍多上百倍的淺粉色光芒。

就在這一番照射之下,羅征和莫老大,還有清風等眾人在這瞬間,臉上都流露出驚駭的目光。

在這詛咒之地中,密密麻麻的排列著無窮無盡的小鬼,由于小鬼的數量太多,彼此之間互相擠壓在一起,瘋狂的涌動著!

或許是因為空間太過于擁擠了,這些小鬼互相之間似乎還在吞噬對方,但是吞噬之後,則又會誕生出新的小鬼……

“咳咳咳……”看到這一幕,雨澤身上的汗毛倒豎起來,連忙說道︰“快,小師姐,快點滅掉你那光芒!”

不光是雨澤,除了莫老大和古佩兒之外,其他人臉上都流露出不適的表情。

羅征也是眉頭緊緊擰在一起,他可是這些人中唯一一個進入過詛咒之地的武者,他萬萬沒想到,看起來空曠的詛咒之地中,竟然密密麻麻排列著這麼多小鬼,一股股惡寒的感覺便是從內心深處升騰起來。 也只有古佩兒釋放的這淺粉色光芒,能夠讓這詛咒之地的原形畢露!

當初羅征進入其中的時候,若是知道其中充斥著密密麻麻的小鬼,即使他膽大如斗,恐怕也很難邁入其中……

大約是看到雨澤,清風等人十分不適應,古佩兒才微微一笑,將那淺粉色的光芒收了起來。

原本密密麻麻的小鬼,頓時也消散一空,眼前那黑色的詛咒之地,再次變得空空如也。

貞觀帝師 “呼呼……”

雨澤摸了自己的胸口,則是嘟嚕道︰“真是惡心死我了!”

莫老大則搖搖頭說道︰“這麼說來,強行闖進去根本不可能了。”

清風也是點點頭,“這些小鬼根本擋不住,我們進入的結果也是被它們啃噬的精光,看上去這件事情也只能稟告上面了。”

听到清風的話,莫老大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隨即緩緩說道︰“這一趟我們降臨下界,邪龍沒有搞定,祖龍……”他看了看羅征,祖龍還直接對羅征產生了印痕,“現在玲瓏塔無法確認,難道真的是兩手空空的回去麼?”

清風聳聳肩膀,“不然還想怎麼樣?”

莫老大依舊盯著羅征說道︰“我還是想要進玲瓏塔看看。”

清風翻了翻白眼,心中便是覺得莫老大這是一句廢話,問題是剛剛那一幕大家可是看得清楚,這詛咒之地是他們能進去的嗎?

旁邊的雨澤忽然想起了什麼,忽然盯著羅征冷笑道︰“我知道了,羅征,你原本就知道我們注定無法進入這詛咒之地,所以那般胡吹你獲得了什麼封號,反正我們無法驗證。”

羅征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他懶得理會這家伙。

就在這時候,莫老大的目光落在了哈鵬身上,便是問道︰“哈鵬,這次出來,你可是有攜帶傀儡?”

“傀儡!”

“對了,哈鵬的傀儡!”

眾人的目光頓時為之一亮,哈鵬不僅精通各種飛行道具,而且還是一位傀儡師!

若是大家借用哈鵬的傀儡,也是能夠暢通無阻的進入詛咒之地,這一趟因為詛咒之地的存在不指望帶走玲瓏塔,不過終究是想要確認一番,特別是雨澤,他倒是真想戳穿羅征的謊言,若是進入玲瓏塔中,那天賦之碑上並沒有出現羅征的封號,到時候就看這小子如何解釋了!

京極家的野望 哈鵬看到大家都望著自己,他則是十分無奈的說道︰“很不巧,這次我並沒有帶傀儡出來……”

听到哈鵬的話,眾人頓時一陣泄氣,萬里迢迢跑了這麼一趟,最後一絲希望都泯滅了。

不過莫老大卻是說道︰“就地取材,制作幾套傀儡,對于你來說應該不難吧?”

哈鵬點點頭,“不難,不過這下界的材料制作的傀儡,實力就要大打折扣了,無法做出堪比神海境的傀儡。”

“神海境的傀儡……”

听哈鵬的口氣,他原本就能夠制作出如此強大的傀儡,羅征心中也是一陣嘆息,也難怪天位一族的這幫人如此傲然,下界與上界之間的差距的確是大的驚人。

“好啊!要那麼厲害干什麼?我們又不是進去打架,差不多就行了,我們就在這大陸上尋找材料就可以了,”雨澤臉上帶著一絲冷笑,盯著羅征說道,一般人的謊言要被戳穿之前,都會有些焦慮的神色,他便是想要在羅征的臉上找到這一類表情,不過他這次有些失望。

羅征臉上沒有絲毫焦慮,反而開口說道︰“我與這海神大陸的幾個種族相熟,若是缺少什麼資源,他們應該有儲備,比我們自己去找尋肯定容易得多。”

“這樣也是極好,”莫老大笑道。

隨後眾人再次回到了八卦輪之上,這番便是按照羅征所指的方向,直奔天羽聖地而去!

海神大陸並不大,特別是詛咒之地佔據了中間位置,周圍一圈的面積加起來,恐怕比中域還要小不少,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那八卦輪就已經抵達了天羽聖地的上方。

但是就在八卦輪剛剛飛抵而至的時候,站在八卦輪上的羅征目光驟然就是一閃,他看到一道長長的煙柱,自遠處的聖樹之中升騰而起,與此同時一道道聲勢浩大的真元波動從遠處傳遞而來!

“戰爭?”羅征的目光微微一跳,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