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羅征回答道,他不確定凌霜是不是屬于太一天宮。

眾多學宮弟子的眼楮頓時亮了起來,秋寒煙和秋勝水臉也露出色,“是哪一位?”

“不知道,我也是在真意之海結交的朋友,”羅征如實回答。

不遠處的秋易嗤笑一聲,“連對方是不是太一天宮的人都不清楚,這能有多大指望?大家別听他胡吹了。”

月白誠則喜道︰“不管如何,總該先試試!我們一同進入真意之海!”

其實想要在真意之海尋找一個人還是很困難的,算與對方相識,也要確保對方在同一時間進入真意之海,還要在同一片海域等待自己。

紫陽帝尊 但這些對羅征並不是問題。 秋勝水也是笑道︰“月白誠說得對,無論怎樣,總束手待斃要好。 ”

他和秋寒煙也知道這希望渺茫,並沒有做更多期望。

等到這隱者神通時限一到,恐怕是拼命的時候了……

月白誠端坐之下,已運轉劍運永恆真意,入定之後整個人已進入了真意之海。

秋易雖然口口聲聲說不可能求到援軍,但他和月白誠一般入了真意之海。

羅征端坐之下,也開始醞釀劍運永恆真意。

可他醞釀之際,臉色微微一僵。

無論他如何在心默誦,竟無法凝聚出絲毫劍運永恆真意!

“是因為御劍印麼?”羅征在心猜測道。

他驅動騰蛇劍釋放出來的那些劍絲,威力極為恐怖,別說是初入彼岸的黑戎族人了,恐怕是秋寒煙,秋勝水這樣的人物也無法抵擋。

激發出騰蛇劍這等威力,羅征以為毫無代價,現在看來自己是想錯了。

不知自己是不是永遠無法運用這道之真意,仰或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

現在也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好在羅征並不是只有一門道之真意。

他念頭微微一轉,一絲絲自然的氣息逸散出來,現在他只能用道法自然真意回真意之海了。

……

……

宮殿正門前方。

爛醉如泥的明軒被扔在了青磚鋪砌的台階。

明軒正在買醉之際被強行帶回來,他借著酒勁大發雷霆。

那些宮殿護衛們雖然實力高強,但一個個都低著頭,面無表情注視著自家少爺。

明軒這幅樣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台階之,萍姨,蘭姨還有凌霜緩步走下來。

蘭姨看到自己兒子這樣子,那雙柳眉輕輕一蹙,輕挪蓮步,已到了明軒跟前,玉手輕輕在明軒額前一拂,讓明軒爛醉的酒勁消失的無影無蹤。

明軒的神志雖然恢復了清明,但他依舊沒有好臉色,只是冷冷說道︰“娘親將孩兒招來,不知有何事?”

蘭姨微微一笑道︰“娘親找到辦法了……”

她話沒有說完,明軒打算了母親的話,“找到辦法了,找到辦法了,娘親這話對我說了何止百遍! 超級敗家子 孩兒知道娘親為了孩兒煞費苦心,可一次次讓孩兒失望未免太過殘忍!”

明軒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只是他陷入絕望之後,又屢次失望,性格變得十分偏執,自然不願意配合。

“這一次……”蘭姨又開口。

但明軒扭頭準備離開。

凌霜眉頭一皺,身形一晃而過,攔在了明軒跟前,淺淺一笑道︰“堂哥,你能听蘭姨把話說完?”

“不听!”明軒拂袖說道。

“那听我把話說完?”凌霜又笑道。

“更加不听!”明軒又道。

他雖這麼說,但沒有挪出腳步,看到凌霜這詭笑,他似乎覺得這一次與往昔不同。

“我也陷入了大漩渦了,”凌霜說道。

“什麼?”明軒一愣,看著凌霜眼楮頓時睜大了。

“而且有人破掉了大漩渦,”凌霜攤攤手,“我說的都是實話,要是明軒堂哥不信的話,自己離去好了……”

明軒听到這話,哪里還想著離開?

他耐下性子听凌霜將真意之海的事情說了一遍,等到凌霜說完之後,他整個人臉色都變了,如遭雷擊一般,愣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霜妹,這種事情你可不能戲耍堂哥!”

凌霜搖搖頭,“自然不會。”

“那這人他現在哪里……”明軒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凌霜忽然變臉,說是騙他玩的……

在這時,凌霜感覺自己眉心的小劍微微一動,便道︰“他剛剛入了真意之海,我現在進去!”


凌霜只能感悟到羅征入海,一旦羅征遠去,她也很難找到他。

凌霜便尋了一處地方,迅速運轉道之真意,陽魂便入了真意之海。

“嘩啦……”

隨著她的真意小船凝結出來,看到羅征正在調轉船頭,來回飄蕩著。

看到這一幕,凌霜的心稍稍一喜,看樣子他還是在等自己啊……

“羅征,我有事情相求……”凌霜說道。

羅征則微微一笑道︰“正是巧了,我也有事情相求,而且很危急。”

凌霜臉露出色,連忙問道,“什麼危急之事?”

“不知你有沒有听說道劍宮?”羅征問。

她眨巴了一下眼楮,搖了搖頭,她雖然博學多才,但道劍宮這樣的小勢力在人族多如牛毛,她自然未曾听聞過。

“位于七星州,距離三疊關很近,”羅征補充道。

“我知道三疊關,然後呢?”凌霜還是有些不懂。

“這道劍宮是秋陰河老前輩所開闢,也屬于太一天宮下屬勢力,但有彼岸境大妖作亂,我被圍困在道劍宮以北三千里,大約只能堅持五天,五天之後恐怕很麻煩了……”羅征盡量簡短的說道。

“你已經入了母世界!還被困在了七星州!為什麼不早說!”凌霜頓時急了。

羅征微微一笑道︰“不知小霜剛剛有什麼事情相求?”

“那事情以後再說!我……我這退出真意之海!你等著我!”凌霜連忙說道。

她印象三疊關位于母世界的邊緣,是通向混沌的出口,那里距離太一天宮可不近,五天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她不想有任何耽擱。

還沒等羅征反應過來,凌霜的真意小船便消散在羅征跟前。

從凌霜進入真意之海到離開真意之海,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蘭姨,萍姨還有明軒都用怪的目光看著她。

凌霜則開口說道︰“那羅征好像遇到麻煩了,在七星州被彼岸境大妖圍困,只能堅持五天時間……”

萍姨,蘭姨臉色微微一變。

能夠救明軒的可只有這一家,別無分號。

若像凌霜說的這樣,羅征真的死了,明軒是徹底沒救了。

“七星州緊鄰三疊關,五天時間,太緊了,我讓我夫君出馬!”

蘭姨也是果決之人,念頭一轉之下,已下定了決心。

先前為了救兒子,她也失望了許多次,即使羅征真的是個騙子,她也絕對不會放棄嘗試。

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她已化為一道遁光飛遁而走。 第兩千六百八十三章 林戰霆

看著蘭姨急匆匆而去,萍姨的臉色也很復雜,她問道︰“不是說此人身處外域麼?為何忽然出現在母世界?”

明軒也滿臉疑惑的看著凌霜,他心中所有的指望都在這里,萬一消息不對他又白高興一場。

凌霜搖了搖頭,“他很謹慎,從未透露過自己身處何方,這一次若不是遇到危機,恐怕也不會向我透露……”

每次凌霜想要打探羅征根底之際,羅征就會有意避開。

“這樣也好,”萍姨淡淡說道︰“這樣的人物若能收入我們山中也不錯。”

凌霜微微點頭,“希望姑父能來得及……”

……

蘭姨所化的一道遁光如驚鴻一般,沖入了一座洞府之中。

這洞府內部的議事大廳中,一名魁梧男子,一名道袍老者正在低聲交談著什麼。

眼見蘭姨急匆匆而來,這魁梧男子“咦”了一聲,匆匆迎上去問道︰“蘭兒,何事讓你如此焦急?”

蘭姨剜了自己夫君一眼,“終日忙碌著宮中事物!連自己的兒子也不關心!”

“你說明軒?”魁梧男子听出了話外音。

“有人能救明軒出大漩渦!”蘭姨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

魁梧男子與那道袍老者皆是一愣。

“但這人被困在七星州的道劍宮中,據說這道劍宮正被大妖圍攻,此人活不過五天,你自己看著辦!”蘭姨將凌霜的話復述了一遍。

魁梧男子那雙粗大的劍眉猛然一揚,看蘭兒這樣子並不像是開玩笑。

“道劍宮?”道袍老者的目光微微一閃。

“河池上人可听說過?”魁梧男子問道。

河池點點頭,“是秋陰河開創的門派,當年秋陰河曾布下一些天塹劍,開創了幾個門派,但大多數都覆滅了,道劍宮就是其中一個存活下來的小宗門,猶記得當年我還賞賜過一道隱者神通給道劍宮之人……”

蘭姨可是不耐煩了,催促道︰“時間無多,夫君!不管此事是真是假,你都要走一趟!”

看著她急沖沖的樣子,魁梧男子淡淡一笑道,“蘭兒莫急,七星州雖路途遙遠,但五天時間已是足以。”

道袍老者也點點頭,“我以接引之劍送戰霆兄,前往七星州不用五天,三天半足以!”

听到這話,蘭姨的神情才輕松了一點,勉強笑道︰“那就麻煩河池上人走一趟。”

……

……

羅征屹立在真意小船上靜靜的等待著。

大約半個時辰後,他前方漸漸凝聚出一艘真意小船,凌霜的身形也漸漸出現在自己面前。

“小霜,怎麼樣?”羅征問道。

凌霜微微一笑道︰“姑父已經出發了。”

“姑父?”羅征問道。

凌霜點頭道︰“就是我那位堂哥的父親,我堂哥還深陷大漩渦,我告訴他們你能解救我堂哥,姑父自然著急,現在正飛速趕來!”

“解救你堂哥?”羅征微微一愣。

“對,”凌霜微微一笑,“小霜還要麻煩你一次的,畢竟這世界上只有你能救我堂哥了……”

其實羅征對于拿走海底蠟燭這件事情還是有些忌憚。

九五二七告訴他那些蠟燭是好東西,日後肯定有用得到的地方,羅征開始所想,干脆去尋找那些大漩渦,將大漩渦下面的蠟燭盡數拿走。

但九五二七也警告羅征,這些蠟燭是有主之物,如果他拿的太多引起對方注意,恐怕要惹火燒身,萬一發生這種事情九五二七也無能為力,警告之下羅征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過只是偷偷拿走幾根蠟燭,問題自然是不大。

何況人家親自走一趟,也救了自己的性命,這個人情終究是要還的。

“談不上麻煩,這個忙我自然會幫,不過還請希望你能幫我保守肉身入海的秘密,”羅征叮囑道。

“嗯!”

“還有……不知你那位姑父的大名,”羅征又問道。

“他叫林戰霆……”凌霜回答道。

經過簡短的對話後,羅征就退出了真意之海。

秋易和月白誠已先于羅征甦醒過來……

秋易睜開眼楮就露出滿臉憤憤之色,道︰“我遇見了有熊一族的族人!這些白痴一個個囂張的沒邊沒際,不僅不幫忙,還嘲諷我!”

不等秋易說完,秋寒煙就露出了一絲苦笑。

如今母世界中聲勢最浩大的就是有熊一族的軒轅氏,他們將自己視為人族唯一正統,只是尋常族人都高傲無比,想要說服他們來解救基本不可能,而且有熊一族距離這里太遠,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月白誠也微微搖頭,“大約在那些名門弟子眼中,道劍宮這等小勢力,覆滅了也就覆滅了,根本不值一提。”

“即使在太一天宮眼中,我們道劍宮也算不得重要,否則秋老前輩也不會只扔下一把參天大劍,讓我們自生自滅,”秋勝水淡淡說道。

除非道劍宮能夠證明自己的價值,否則這樣的小勢力,根本不值得太一天宮庇護,這個世界一向便是如此。

羅征的眼楮微微一顫,也睜開了雙目。

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匯聚在羅征臉上,按照此前羅征所說,他身上的希望恐怕最大。

可秋寒煙還未開口問詢羅征,就听到外面傳來一陣“嗡嗡”的鳴想。

羅征抬頭望去,就看到幾名黑戎族人飛來飛去,自他們手中拋灑出一片片雪白色的粉末,當這粉末拋灑之下,周圍的空間竟隱隱有凝聚之勢。

“破虛粉……呵呵,這是要將我們一網打盡,”秋勝水苦笑一聲。

這破虛粉能將周圍的空間封禁,無法創造空間通道,大挪移自然施展不出來。

“就算不用這東西,我們也走不掉,”秋寒煙搖了搖頭,不在理會外面的動靜,盯著羅征問道︰“羅征,不知在真意之海中溝通的如何?”

羅征點頭說道︰“對方已經有人趕過來了。”

大宋的智慧 “對方可是太一衛?”秋寒煙又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