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火焰瞬間化為一團巨大的三色火雲。

“咻!”

隨後唐侖重重呼出一口氣。

那三色火雲就已極高的速度盤旋起來,朝著那藍色的光球奔涌而去。

就像這女人所說,能量流動的越快就越是強大,唐侖其實也在運用此道。

但這三色火雲剛剛觸踫到藍色光球的瞬間,另外一個紅色光球中的火焰不斷地翻滾,而三色火雲則是迅速的凍結,消弭……

唐侖可以算是全力以赴了,最終只是這等效果,他的雙眼也只能瞪了瞪,隨即從高空中降了下來。

“這顆冰球根本不懼火焰,沒用!”唐侖如實說道。

誰知道那女人淡淡一笑,“那紅色光球的反應就知道了,剛剛紅色光球獲得的能量,遠遠比先前方十刑那一斬要多的多,自然還是有些用處的!”

听到這話,唐侖算是舒了一口氣,至少他表現的比方十刑要強。

“現在你們明白我為何要聚集這麼多聖人了?如果沒有人要嘗試,我們可以合力破開這光球,”女人繼續說道。

在場有十多名聖人的復制體,這樣加起來便有將近三十名聖人……

三十名聖人同時攻擊那藍色光球,所有的能量都會向紅色光球中奔涌過去,若是能量足夠的確是能將其撐碎。 “真要說的這麼簡單,你恐怕早就拿走了,何苦還等到我們來?”

唐侖的聲音傳遞從後面傳來。

其他人也忍不住點了點頭,這女人在深淵魔域這麼多年,對這里的了解遠遠比他們多得多,若有機會打碎這光球,哪里可能留到現在?

“你說的很對,我一個人的確拿不走,”女人淡淡一笑,“這兩個能量光球依靠著真魔之軀的雙體,是互相轉換能量的,若是攻擊紅色光球,會將所有的能量固化,積蓄到藍色光球那邊,若是攻擊藍色光球,會讓所有的能量更加活躍,繼續到紅色光球那邊……無數年來,兩個光球之間的能量都在不斷地轉換之中!若是你們再隔一年過來,深淵魔域最底層的冰宮就不是冰宮了,而是一座火焰大殿,這冰棺也不是冰棺,而是一座火棺,就連這座冰火山也是一座真正的火山!”

不可名狀的日記簿 真魔之軀所在的環境,每隔十年左右就轉換一次。

這座冰宮已經維系了九年了……

“再過一年……”

羅征大約是听明白了,冰棺中的環境取決于能量的兩種流動方向。

若是能量越是活躍,冰棺內外就會化為一片火海,若能量趨于停滯,就恢復成一片冰天雪地。

現在的能量已逐漸趨于活躍……

所以藍色的光球遠遠弱于紅色的光球!

“所以需要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幫助真魔之軀轉換能量,”女人盯著光球說道︰“現在紅色光球已經蓄到了九成之多,我們只需要攻擊藍色光球,真魔之軀自然會將能量轉化到紅色光球那邊……只要我們給予的能量足夠,便能推波助瀾,將紅色光球撐爆!”

“這種辦法會不會太蠢了?”

“這光球也不過數千丈寬,直接劈開不行麼?”

“說到底也只不過是兩團能量而已……”

一些亞聖,聖人們再度低頭商議起來,現在雙方不再動手,更像是結成了臨時的同盟,共同討論對策。

至于破開了這光球,再各憑本事搶奪真魔之軀……

听到這些議論之聲,女人的頭微微揚起,露出輕蔑之色,“諸位都是神域里的大聖人,自然都有一些了不起的手段,盡可以一試!”

“好!那我來試試!”

說話的正是方家的聖人方十刑。

“爹,小心一些,”方恨少開口提醒道。

那女人絕不是刻意信任的對象,雖然說了這麼多,保不準都是胡編亂造。

萬一方十刑惹怒了這真魔之軀,還是有不小的風險。

方十刑微微點頭,隨後他雙手輕輕一展……

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在了這片虛空之中,那是一把巨大的斷頭斧,這虛幻一般的斷頭斧仿佛並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但本身又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

“十刑兄,這斧可是在魂荒中所獲?可是一直不曾見你動用過!”唐侖便是問道。

豪門在浮島上這麼多年,這些聖人們多多少少都有收獲。

這把斧頭便是方十刑從魂荒中獲得的五級信仰至寶,也是魂荒中威力最為強大的信仰至寶了……

方十刑微微一笑,伸手朝著那虛幻的巨斧輕輕一點。

眾人頓時听到一陣哀嚎之聲從這巨斧中傳來,洶涌的力量自巨斧中涌出,隨即就朝著那藍色光球斬了上去。

“呼……”

“ !”

這巨斧砸在了藍色光球的瞬間,這藍色光球表面便是寒光一閃。

“嘩啦……”

砸在藍色光球上的那股巨力,已轉移到了紅色光球之中,化為了紅色光球內部的一道火焰。

而這巨斧在接觸到藍色光球的同時,已被凍結……

好在這巨斧本身特殊,加上又是信仰至寶,幾乎不可破壞,方十刑輕輕一招手之下,巨斧就不斷地縮小,消失在眾人眼中。

“這兩個光球將力量相互轉換,互相照應,如何能破之?”方十刑搖搖頭算是認輸。

“讓我來!”

唐侖豪邁的大叫道。

看到方十刑出手後,他也忍不住毛遂自薦。

女人淡淡一笑道︰“你可以試試,但靠你一個人也是沒用的,我饒你一條性命,就是因為你的雛火神道也很重要,否則在冰宮之外已經將你殺了。”

這話說出來,唐侖臉上掛不住,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她的確是實話實說。

這一次真魔之軀釋放的是冰天雪地,而唐侖在聖人中的實力固然不算是最強,可他在火焰上的掌控的確沒有人出其左右。

在冰宮之前,她可是想辦法匯聚了深淵魔域所有凶物額外的信仰之力,這些信仰之力是用來制造“復制體”的,但若拿來滅殺唐侖,足以將他殺個十遍八遍都有余。

唐侖身形向上橫飛了數丈,只見他輕輕一拍,頭頂上泛出一道道三色火焰。

“嘩!”

三色火焰瞬間化為一團巨大的三色火雲。

“咻!”

隨後唐侖重重呼出一口氣。

那三色火雲就已極高的速度盤旋起來,朝著那藍色的光球奔涌而去。

就像這女人所說,能量流動的越快就越是強大,唐侖其實也在運用此道。

但這三色火雲剛剛觸踫到藍色光球的瞬間,另外一個紅色光球中的火焰不斷地翻滾,而三色火雲則是迅速的凍結,消弭……

唐侖可以算是全力以赴了,最終只是這等效果,他的雙眼也只能瞪了瞪,隨即從高空中降了下來。

“這顆冰球根本不懼火焰,沒用!”唐侖如實說道。

誰知道那女人淡淡一笑,“那紅色光球的反應就知道了,剛剛紅色光球獲得的能量,遠遠比先前方十刑那一斬要多的多,自然還是有些用處的!”

听到這話,唐侖算是舒了一口氣,至少他表現的比方十刑要強。

“現在你們明白我為何要聚集這麼多聖人了?如果沒有人要嘗試,我們可以合力破開這光球,”女人繼續說道。

在場有十多名聖人的復制體,這樣加起來便有將近三十名聖人……

三十名聖人同時攻擊那藍色光球,所有的能量都會向紅色光球中奔涌過去,若是能量足夠的確是能將其撐碎。 不過剛剛還是敵人,現在又來談合作。

豪門聯盟的人心中還是有些疑慮,萬一這女人又耍花樣,將所有人陷于不利那可如何是好?

這件事情還是需要東方純鈞來定奪。

“可以!”

東方純鈞沒有多想就同意了。

這真魔之軀轉換能量的能力,的確讓他相當心動。

如這女人所說,真魔之軀可以將任何能量停滯,也能將任何能量激活,若能得到此寶,幾乎能讓他在神域中立于不敗之地!

“我們去這邊,一會兒,你們听我的指示,拿出自己最厲害的手段攻擊這藍色光球即可,”女人吩咐道。

其實按照她的計劃,那些聖人們的復制體才是關鍵。

一開始她並沒有打算讓這些聖人們活到這里……

不過十多位聖人的復制體是否能“撐碎”那顆紅色光球,她也沒有完全的把握。

加上這些聖人們的實力和手段,的確有些超出她的預計,最終才走到了這一步。

极武天魔 但她依舊認為局勢牢牢掌控在她手中!

“大家準備好!”

就位之後,女人的雙眼中閃爍出一道褐色光芒。

那股原始恐懼之力自她體內蜂擁而出,這褐色的能量不斷地流淌,很快聚集成一把長達百丈的長槍!

這長槍中的原始恐懼之力雖然不是針對羅征而來,但其中的恐懼之力還是讓羅征難以自抑。

這恐懼之力甚至影響了遠處的那些聖人們……

盡管這些聖人們竭力壓制內心的恐懼,但臉色多多少都非常的不自然。

“嗡……”

那些聖人們的復制體取出各自的法寶,同時開始蓄勢,一道道強大的道蘊也從他們體內擴散出來。

當聖人們看到那些復制體的法寶後,一個個臉色既怪異又精彩。

tfboys 大多數聖人得到了某件厲害的信仰至寶後,都會藏著掖著,很少在外人面前顯露。

甚至豪門聯盟內部也不知曉,只有自己家族中最為親近的部下才知道,因為有些信仰至寶就是豪門子弟無意中發掘後獻上來的。

現在他們眼睜睜看著這些“冒牌貨”們,掏出一件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信仰至寶!

這個女人的復制能量,遠遠超出聖人們的想象了。

東方純鈞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亦開始釋放出黑白亮色的道之真意。

豪門聯盟的聖人,亞聖,大圓滿真神亦不斷催動體內的道蘊!

在這一片虛空中各種顏色不同的光芒擴散開來,一股股氣勢瘋狂的激動起來。

接下來則是羅征和陳皇弈劍……

“出手吧……”

隨著那女人一聲令下,她那縴細頎長的手指輕輕一彈。

“嗖!”


那把百丈長槍已朝著藍色光球飛射而去。

“ !”

這長槍刺在藍色光球的瞬間,這光球的表面迅速激蕩起來,另外一邊的紅色光球中的火焰則瘋狂的盤旋起來,甚至隱隱有一絲膨脹!

“斬情神道……”

羅征雙目沒有一絲感情,手中的承影劍亦斬出了一道新月形的劍芒。

“唰……”

這劍芒呼嘯而去。

與此同時……

陳皇弈劍亦斬出一道道褐色劍絲。

兩人同修斬情神道,但陳皇弈劍借助的是原始恐懼之力,而羅征則是融道能量。

“嘩……”

其他人在蓄勢之後,也朝著那藍色光球轟擊而去。

掌印,劍芒,刀光,長箭……

各種顏色,各種形式的攻擊都紛紛掠向藍色光球。

他們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釋放能量後,要盡快切斷能量與自身的聯系。

否則藍色光球寒氣會順勢傳遞而來,可能會將他們本體凍結!

“轟隆隆隆隆隆……”

數十名聖人,亞聖,大圓滿真神的聯手一擊,即使是彼岸境強者恐怕都要灰飛煙滅。

但藍色光球依舊毫無動靜的漂浮在半空中,這些攻擊都被它吸收,轉化到了紅色光球之中……

而紅色光球內部,那赤紅色的火焰如同一道道波濤一般,在球體內部瘋狂的翻滾著。

透過紅色球體隱隱還能夠看到,這球體中那個女童身軀亦隨之滾動!

同時紅色光球隱隱又膨脹了兩分……

“不夠!諸位……還請傾盡全力!”女人的柳眉一豎,喝令道。

那些復制體是絕對遵從女人的話。

唐侖的復制體听罷之後,輕輕一拍腰間,就有一個小小的青銅酒杯飄飛而起,復制體將這酒杯一把抓住,將這青銅酒杯中的東西一飲而盡!

隨後唐侖的復制體臉上頓時泛起一陣潮紅之色,整個人的氣勢也大大增強。

這復制體掏出那酒杯的時候,唐侖本人就注意到了。

看到復制體毫不猶豫的喝下去,唐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那是唐侖悄悄煉制的“禁火之血”,喝下去的確能短時間內提升實力,但對靈魂會有很大的負面影響,這復制體竟沒有絲毫猶豫喝下去!

這些復制體根本就沒有任何禁忌,各自施展手段,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