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屍的身體一閃而逝,淩天終於想了起來這種力量,失聲道:“急速血統!”

噗的一聲,淩天一口鮮血噴出,直接倒飛了出去,看著血屍,露出了震撼之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血屍,竟然同時擁有了兩種血統。

血屍雖然被壓制到了人皇實力,但是還是逆天無比,可想而知,若是血屍的實力全開,到底會有多麼恐怖。

更讓淩天感到費解的是,血屍竟然同時具有兩種血統,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血屍看到淩天未死,面露凶色道:“小子,能活到現在,你算是走運了,但是你到了這裡,就只有死路一條。”

淩天不斷催動著生命之樹,浩蕩的生命之力發動著,不斷治癒剛才的傷勢,血屍的臉色也是再度一變。

“那是什麼氣息,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來到這裡!”血屍後退了三步,厲聲喝道。

淩天深吸了一口氣,慢悠悠道:“不如,你先告訴過,你到底是如何擁有兩種血統的吧。”

血屍冷哼了一聲,不屑道:“想套我的話,簡直癡心妄想,等你死了,我自然會好好研究一番你的屍體!”

淩天雙眼微眯,一時間戰意沖霄,無數的霸氣爆發而出,朝著血屍道:“來吧,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血屍冷笑連連,一時間,鋪天蓋地的血氣爆發而出,如同滾滾大河一般,朝著周圍肆虐開來,血屍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巔峰。

淩天雙眼一凝,霸體血統全開,展現出了强大的戰意。

血屍冷冷的看著淩天,陰森道:“超級血統,果然不凡,吃了你,我的實力恐怕就會再上一層樓。”

血屍眼中露出貪婪之色,舔了舔嘴唇,嗜血的殺意彌漫而去,在他的眼中,淩天猶如美味的食物一般。

嗖的一聲,血屍已經消失在了原地,速度快得不可思議,雙爪朝著淩天的胸口掏去,可以想像,一旦成功,淩天一定會橫屍當場。

錚……

寒光四射,劍氣漫天!

淩天手中的輪回劍一劍劈出,如同閃電一般劃過天際,朝著血屍的手臂狠狠劃去。

啊!

血屍發出了一聲慘叫,刹那間血肉橫飛,血屍的胳膊已經高高飛起,化作無數的鮮血。

血屍立刻爆退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斷臂之上的血肉翻滾了起來,不一會,新的胳膊就生長了出來。

“我的不死之身,你殺不死我的。”血屍臉色猙獰,聲音低沉道。

淩天冷冷一笑,“不死之身?就你也配,我倒要看看,你的身體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淩天輪回劍在手,滔天的氣勢立刻爆發而出,整個人變得鋒芒畢露,如同絕世神劍一般,鋒利無比。

就連血屍看到了輪回劍,也是心中凜然,剛才的一劍,已經重創了他的肉體,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這是道器?不對,氣息比道器還要恐怖,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血屍仔細的打量著輪回劍,露出凝重之色,緩緩道。

淩天目光閃爍,神行步發動,帶起沖天的劍意,如同閃電一般,一劍朝著血屍的胸口刺去。

血屍咆哮了一聲,金剛血統與急速血統同時發動,化作一道血影,狠狠一爪殺去。

“噬魂血爪!”

十道森然的血爪劃破天際,如同一個大網一般,將淩天徹底籠罩了起來。

“六道輪回劍!”

淩天低喝一聲,輪回劍釋放出了驚天的劍芒,在劍靈的幫助下,滔天的劍氣釋放出來。

六道輪回劍,六種劍氣同時發出,化作無數的驚濤駭浪。

鏗!

血屍慘叫了一聲,身體立刻爆退了起來,剛才的一劍,已經破開了血爪,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六道深可見底的劍氣。

“啊,人類,我一定要殺了你!”血屍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之聲,渾身鮮血直流,身體之上的血氣再度噴發,滾滾的血氣流動了起來,顯得無比的陰森詭異。

淩天也是微微一驚,沒想到六道輪回劍都用了出去,但還是沒有殺死血屍,這個血屍,實在是難纏無比。

血屍恨得咬牙切齒,如同炮彈一般,張牙舞爪朝著淩天飛速殺去。

金剛血統加上急速血統,兩大血統同出,威力自然勢不可擋,滔天的血氣殺氣交錯,化作一片真氣的海洋。

“生死印!”

“輪回印!”

淩天的雙手變換了起來,兩道奇异的力量湧動,最後化作了兩道驚天的攻擊,朝著血屍接連不斷的打了出去。

轟!

轟!

面對如此可怕的一擊,血屍卻是渾然不懼,身體之上出現了一個血色罡罩,將這兩道攻擊牢牢的擋了過去。

“竟然擋住了!”淩天眉頭一皺,輪回劍再次使出了一劍,耀眼的劍芒驟射而出。

“劍氣風暴!”

無窮無盡的劍氣風暴呼嘯而出,卷起了漫天的狂沙,瞬間席捲了此地。

笑容的代價 血屍受到了這股恐怖的氣息,立刻張開了大嘴,一股股血色能量瞬間凝聚,朝著淩天重重射去。

咻!

一道璀璨奪目的光柱射出,直接穿破了劍氣風暴,剩餘的力量狠狠打在了淩天的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淩天也是猛的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倒飛了數十米,這個血屍,實在是太强大了,如果不使出全力,根本無法對待。

“人類,你還有什麼招式,都使出來吧!”血屍渾身血氣翻滾了起來,他的身後出現了一片血山血海,顯得無比的強勢。

淩天服下一枚療傷藥,《吞天訣》運轉了起來,詭異的黑色真氣出現。

血屍感受到了這股氣息,臉色一變,喃喃道:“你是那個人的餘孽,這個那個功法的氣息,哈哈哈哈哈,蒼天可憐,主人終於等到你了!”

淩天聞言,雙眼微眯,如獲天機一般道:“你到底在說什麼,你的主人,又是何人?”

血屍臉色一變,自知已經失言,於是冷冷道:“這些事情,你不配知道,放心吧,你定會死在我的最後一擊下。”

淩天臉色終於恢復了平靜,手中的輪回劍也是越發強勢了起來。

“既然如此,小賤,最後一擊,解决他!”

輪回劍中,發出了一聲壞笑,“放心吧,主人,這個怪物,保證活不過下一劍。”

話音一落,輪回劍釋放出了驚天的劍芒,强大的威壓傳了出來,輪回劍中發出嗡嗡的響聲。

淩天的表情也是變得認真了起來,看著血屍,一字一句道:“人劍合一!”

真正的人劍合一!

當神器的劍靈覺醒之後,人劍合一,就要與劍靈心意相通,才能發揮出這一擊的威力。

而小賤已經與淩天合作多年,心意早就相互通曉,此時的人劍合一,十分的順其自然,如同行雲流水一般,威力也是達到了一個極點。

錚……

輪回劍發出一道響亮的劍鳴之聲,淩天的目光一閃,輪回劍與淩天同時出動,化作了一道閃電流星,朝著血屍的方向殺去。

這一次,是劍靈覺醒之後,淩天第一次使出人劍合一。

淩天與血屍的身體狠狠對撞在了一起,可怕的撞擊之聲頓時響起。

狹路相逢勇者勝!

呲!

淩天的輪回劍第一時間穿過了血屍的身體,血屍猛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就是四分五裂開來,化作了無數的血肉。

不過血屍也同時重創了淩天,一爪狠狠穿破了淩天的身體,打破了淩天的霸體,鮮血直流。

淩天的身體之中,生命之樹發動,不停流血的血洞終於恢復了過來,淩天也是長長呼了一口氣。

至尊戒之中的幾人更是如釋重負,在這個詭異的深淵之下,到處充滿著詭異,讓他們都是提心吊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得不小心起來。

淩天松了一口氣,身上的血肉重新形成,若不是他有著霸體,恐怕早就死在了最後一爪之下。

擊殺了血屍,淩天也越是對血魔洞之中的東西越發敢興趣了起來,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血屍和嗜血蝙蝠都如此守護此地。

此時,剛才血屍的屍體,早已經變成了一攤血水,不停的朝著山洞之內回流了進去。

淩天神色微變,喃喃道:“餘孽,功法,主人,這個血屍的背後,究竟是誰,這個傢伙,又與吞天大帝有著何種的交際?”

一個個疑團纏繞在淩天的心頭,也只有走到山洞的最後,才能發現這些秘密。

淩天朝著山洞之內小心翼翼的前進了起來,血魔洞之中,越是深入,血腥之氣越重,都讓淩天感到了有些隱隱作嘔,這種氣味,實在是太刺鼻了,如果換做旁人,恐怕早就嘔吐了。

無奈之下,淩天只得緊閉了呼吸,運足了真氣,繼續緩緩前進。

這時候,淩天突然停下了脚步,看著前方的大道,陷入了震驚之中,因為前面的大道,已經不是岩石構成,而是徹底由血肉組成!

血肉組成的大道!

淩天摸了一下詭異的地面,立刻感到了毛骨悚然,這就是真正的血肉。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淩天看著前方的大道,無比震驚道。

至尊戒眾人也是聞之色變,雖然在至尊戒中的世界,但都是感到渾身發麻,冷汗連連,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詭異,就算是當年在死域,也沒有如此噁心過。

淩天一顆心沉了下去,長長呼了一口氣,再次朝著前方走去,踏在了粘稠的血肉之上,每邁出一步,都是十分艱難,就算是神行步,都無法發動。

血肉形成的大道,無比的粘稠,帶著一股股鮮血,如同是進入了魔獸的身體之中。

淩天雙眼深邃無比,日月雙瞳開啟,隨時間保持著警惕,他也知道這個地方不同,時刻準備其他的手段。

吱吱吱!

脚踩的血肉的聲音不斷傳出,淩天終於發現,他的前方,多了數道身影,正朝著他緩慢的走來。

“你們,到底是何人!”淩天精光一閃,厲聲喝道。

淩天的日月雙瞳一掃,看到了駭人驚聞的一幕,只看到了九具鮮血淋漓的血屍出現,正抬著一個充滿符文的血棺,朝著他緩緩前來。

九具血屍,每邁出一步,就發出了吱吱的聲音,血肉形成的大道也是隨之顫動了起來,一股股可怕的威壓瞬間彌漫開來,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九屍抬棺!”淩天見狀,終於忍不住臉色大變。 淩天僅僅是淡淡一笑,他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了,要不然,這個老妖怪也不會對自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顯然是做好了殺人奪命的想法。

血魔想要淩天手中的《吞天訣》,而淩天想要血魔手中的《血經》。

《血經》雖然可以實現無限血統,但是過程卻是漫長而且艱難,非常人可以做到,但若是得到了《吞天訣》,兩大禁術相互融合,就可以輕易開闢新的血統。

但是這個想法,僅僅是在吞天血書之中記載而已,就連吞天大帝也是沒有得到《血經》,就去找聖殿,最後落得這個下場。

而在這裡的淩天和血魔,兩人不論是誰,一旦得到了另外一種禁術,就真的可以成為世間第一人,從而橫掃世間無敵的存在。

無限血統,吞噬一切!

這一次,血魔可謂勢在必得!

淩天笑了笑,血統霸體全開,也是爆發出了强大的威勢,朝著血魔冷冷道:“來吧,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半死不活的老東西,到底有多麼强!”

血魔聞言,立刻氣得臉色一變,的確,自從他和吞天大帝一戰之後,幾乎隕落,但是憑藉逆天的手段,躲到了血魔洞之中,苟且偷生,最後陷入了漫長的沉睡之中,變成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畢竟是曾經與吞天大帝抗衡的人物,就算是落到了如此境界,也是十分恐怖。

只不過,最令血魔痛恨的就是,當年的吞天大帝在這裡設下了不朽的禁制,讓他們的實力受到壓制,要不然,他現在可以輕鬆的擊殺淩天。

血魔看到了淩天的血統,立刻露出驚愕之色,隨機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竟然是傳說中的覺醒血統,多麼美妙的血統呀,今天,我就要在這裡,開闢第六大血統!”

淩天冷冷笑道:“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呀,你的《血經》,我也勢在必得!”

血魔冷哼了一聲,血發飄舞,骨骼不斷作響,不屑道:“小小年紀,口氣倒是不小,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小子,到底有什麼手段!”

轉眼間,血魔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沒有人看清他是怎麼動手的,淩天的身體就是爆飛了出去,重重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如遭雷擊。

快,實在是太快了!

根本無人反應過來,就算是實力被壓制到人皇,血魔還是如此強勢。

淩天整個人倒飛而出,也是心神俱震,他剛才用日月雙瞳捕捉到了血魔的身影,但是還來不及做出動作,就已經被生生打飛,血魔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血魔嗖的一聲,出現在了原地,淡淡開口道:“臭小子,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就算是我的實力被壓制,想殺你,我也是易如反掌!”

淩天擦了擦嘴角的一縷鮮血,掙扎的站了起來,笑得邪魅無比,《輪回經》,《吞天訣》,《霸天訣》,《神行步》四大禁術瘋狂運轉了起來,整個人的氣勢刹那間達到巔峰。

血魔看到淩天身上複雜的氣息,雙眼變得狂熱了起來,他可是見多識廣的老妖怪,一眼就認出了四種氣息的來源,都是傳說中的禁術,禁術,舉世無雙的東西,但是淩天一下子就擁有了四大禁術,讓血魔都是感到羡慕不已。

“妖孽,真是妖孽,怪不得,你能够找到這裡,小子,你到底叫什麼?”血魔露出驚訝之色,咽了一口唾沫,問道。

“我叫淩天!”

淩天神行步一動,速度施展到了極限,幾大禁術同出,淩天的速度也是快到了不可思議。

“淩天,真是好名字,不過你好像和吞天那個傢伙一樣愚蠢!”血魔瞥了一眼高速移動的淩天,風輕雲淡道。

“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第一個血統!”

“風雷血統!”

“同時具有風雷之力,速度無雙!”

唰唰唰!

一道道破空之聲不斷傳出,血魔已經沖到了淩天的面前,朝著淩天一拳重重打出。

“血魔手!”

“霸天拳,霸天絕地!


霸天拳,雄霸天下!

霸天拳,霸天無敵!”

淩天勢如破竹,沒有保留一點,就朝著血魔轟殺而去,展現出了他的全部實力。

淩天三拳爆發,才僅僅和血魔打成了平手。

血魔也是微微一驚,未料到淩天竟然的肉體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淩天受到了可怕的風雷之力,也是重重爆退了起來,猛的吐出了一口鮮血,這還是淩天第一次在肉體之上,遇到如此可怕的對手。

兩人真可謂是棋逢對手!

“臭小子,果然是禁術!”血魔舔了舔嘴唇,露出嗜血之色,氣喘吁吁道。

“風雷血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