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包廂內,姬明月臉上留著詭異的笑容,指著季安寧和顧長華:“你們夫妻二人好像比空間里更加的耀眼啊。”

季安寧眉頭緊皺:“姬明月,少說廢話,你找到這里究竟有什么事情?!”

姬明月壓著心口到憋悶,笑了兩聲:“剛才包廂里是你們的孩子吧?”

姬明月并不知道季安寧生的是雙胞胎。

看見有兩個孩子,以為是其中一對夫婦的孩子,所以并沒有貿然出手。

姬明月低沉的笑了兩聲:“到底哪個孩子是你的呢?”

提及孩子,季安寧整個人瞳孔驀然放大,她咬牙切齒:“姬明月,據我所知,你那什么禁術早就沒用了吧?”

姬明月了然的點頭,竟然悠哉的坐在了凳子上:“這倒是,看來你對我還很了解呢。”

“媳婦,別和她多言。”顧長華沒有耐心去聽姬明月說什么胡言亂語,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僵硬的扯了扯唇角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也是季安寧第一次感受到了在空間外,和姬明月的差距。

姬明月不是這個年代的人,想拿這個年代的法律和她溝通,恐怕沒什么用處。

姬明月猖狂的笑聲就在耳邊,她道:“對了,剛才那個房間里是你們的孩子嗎?”

小九和一一是龍鳳胎,才兩歲大的她們,樣貌還沒有太大區分。

不過作為父母,季安寧和顧長華肯定會一眼分辨出來。

但姬明月剛才只是一瞥,也并沒有注意到兩個孩子的樣貌,沒往龍鳳胎這方想。

姬明月要搞清楚哪個孩子是季安寧的,她盯著季安寧和顧長華看:“讓我猜猜,哪個才是你們的孩子。”

季安寧臉色驟變,姬明月是沖著孩子來的!

怎么可能?

一一能對她有什么影響。

季安寧臉色冷沉,不由步子邁近和顧長華對視一眼。

她們小兩口的默契不需多說,顧長華就知道季安寧的意思,提前守在了包廂口。

剛才被姬明月脫身,是顧長華疏忽大意了,他打起精神,目光警惕起來。

季安寧讓自己平靜下來,免得讓姬明月鉆了空子。

她稀罕的開口:“你喜歡孩子自己生去!別在這沒事找事。”

姬明月唇角上揚:“行了,季安寧別裝了,咱們彼此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孩子和我什么關系你難道不清楚?”

季安寧若有所思的點頭:“嗯?聽你這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給我當女兒?”

“你!!”姬明月氣急敗壞,卻又無力反駁,如果真的按照禁術來,她還真要成了這個女人的孩子。

想到這里姬明月就氣的臉紅脖子粗:“我當祖宗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別扯那么遠,你也知道我情況,我不過是好奇,想看看自己的轉生,這個要求不過分吧?畢竟我又做不了什么。”

姬明月裝模作樣的開口,試圖讓季安寧主動帶她看孩子。

季安寧皺眉,誰知道姬明月打什么鬼注意。

她冷聲喝道:“不可能。”

“有意思,你覺得你能攔得住我?”姬明月說著步步后退,直接朝著季安寧襲來。

顧長華見情況不妙,第一時間沖過去,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姬明月的胳膊,格斗化的來了一個過肩摔。

姬明月慘摔在地,臉色鐵青,倒是沒想到能被顧長華偷襲成功。

她咬牙,動了真格,抬手帶著一張符紙,朝著顧長華打去。

顧長華閃身躲避,可符紙就好像帶了自動追蹤的功能,以至于,以不可見的掌風帶著符紙盡數打在他胸口上。

這是完全不可見的招式。U

顧長華胸口生疼,若不是穿著紫金蠶衣,恐怕這帶著符法的一掌,是要打出內傷的。

“長華!”季安寧雙目通紅,該死的姬明月,仗著自己懂點術士修為,簡直欺人太甚!

包廂的隔音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

季安寧的話音剛落,隔壁突然傳來一一的嚎啕大哭聲。

一下子就辨出是一一在哭,季安寧急的火冒三丈。

雖然她收拾不了姬明月,可不不代表別人不行。

她剛邁步,就發現姬明月突然捂著胸口后退了一步,嘴角竟然溢出一絲血來。

伴著口中溢血,姬明月整個人突然發狂,聽著隔壁的哭聲,瘋癲道:“那個孩子!那個孩子!”

那個孩子會要了她的命!

她一定要殺了她!

現在知道怎么分辨那個孩子了,哭的孩子,就要死!

說著姬明月不管季安寧和顧長華,邁開大步就往出走。

顧長華眼疾手快的擋在了包廂門前。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手機版閱讀網址: “能攔的住嗎?”帶著嘲諷的口吻,姬明月揚手一揮,還沒完全揮下去,突然后胳膊被季安寧抓住了。

季安寧用力一拽:“跟我走吧!”

她緊閉雙眼,說著就把姬明月帶入了空間。

只要在空間里,姬明月的傷害就對季安寧沒用。

與此同時,季安寧大喊:“魏師傅!魏云!解決麻煩了!”

如果說是第二空間,那或許姬明月還可以逃出去。

可她的空間,如果季安寧不帶她出去,她想都不要想。

姬明月目光警惕的打量四周,看著陌生的環境,表情錯愕,不可置信:“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可能結出一方天地!你究竟是誰!這是哪?”

姬明月完全找不到法門。

而在她的視線內,突然看見了魏修和魏云。

原來他們在這…

可他們是怎么逃離出來的!

“安寧,這怎么回事?”看著姬明月,魏修不明所以,他們從第二空間轉移到第一空間,就是為了躲避姬明月。

怎么季安寧反而把她帶進來了。

季安寧立即說:“魏師傅,現在和之前不同,你們不受制于她了,對付她要方便點很。”

季安寧轉而看向姬明月,抓著她的胳膊:“而且…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應該很弱!姬明月,不會是你遭受反噬,活不長了吧。”

“季安寧!你別胡說!”姬明月發狂的嘶吼,還沒來得及反抗,就已經結結實實受了魏云一掌。

“該死!你屠殺了我們那么多無辜的族人!姬明月!”帶著過往的恨意,魏云聲線顫抖。

姬明月先前因為一一的哭聲,已經心脈受損,身體不支,是抱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心態去找一一。

卻失算了一步,沒想到季安寧會帶她來這種地方。

面對魏修和魏云,不在她的牢籠,姬明月真的害怕起來。

她開始哭,開始聲線溫柔,喊了一聲:“阿云!”

魏云渾身僵硬,聽著這個稱呼,臉色肅變。

“阿云,我是有苦衷的,你難道不相信我嗎?我們..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阿云,那個時候我被族人逼迫,我沒有辦法,可我后來…后來是為了救你們才將你們困住,否則她們是要斬殺你們的!”

姬明月哭的稀里嘩啦,好像真的受盡了天大的委屈。

魏云整個人頓住,語氣有片刻的遲疑:“你還在狡辯?”

“是真的阿云,是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我將你們提前困在那處,你們怎么能活!阿云,你難道忘記我們當初的誓言了?”

“UU看書 大哥!你可別被她花言巧語給騙了!她害的我們還不夠慘?”小狐貍氣急敗壞的喊道。

姬明月著急了:“是真的!”

季安寧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光是一個稱呼就讓魏云方寸大亂,可見魏云對份情看待有多重。

她拉了一把姬明月的胳膊:“閉嘴吧你!魏師傅,你先看著她,要是她敢反抗,直接動手!還有魏云,我勸你頭腦清醒點,別犯傻!我先處理其他事情!一會兒回來。”

這里不是處理事情的地方,說著唐念將姬明月留在空間,自己則出來了。

“怎么樣媳婦?”顧長華等急了。

“長華,咱們先回去吧,這里人太多了。”

這把,季安寧和顧長華去了隔壁,交代了幾句,就帶著小九和一一匆匆離開了。

離開前,季安寧和藍玉說:“藍玉杰森,這次臨時出了點事情,破壞了你們的氣氛,實在不好意思啊,過幾天你們都來我家,我親自下廚,咱們再好好慶祝一下。”

藍玉見季安寧行事匆忙,也沒好問那個女人是誰,便點頭:“沒破壞,沒事安寧,不過去你家吃飯肯定要的,沒問題!”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手機版閱讀網址: 顧長華開車往家屬院的方向去,季安寧和小九坐在后面。

“媳婦,姬明月和魏師傅他們待在一起沒問題嗎?”

這件事情,過于突發,以至于季安寧和顧長華完全沒有預料到,將姬明月關入空間,只是緊急時間內,選擇的最好辦法。

顧長華擔心的是姬明月在空間,魏修他們應對不了。

季安寧的神色并不輕松,她道:“沒有問題,姬明月的身體應該是出問題了,才把注意打在了一一身上,就算咱們不對付她,她估計也活不長了。”

而且越接近一一,她的身體狀況只會越差。

季安寧剛才親眼看見她唇角溢血,這大概和她追到這里找一一,有很大的關聯。

所以,出了狀況的姬明月,完全不是魏修的對手。

只是季安寧得考慮如何處理姬明月這個問題。

馬上就要進家屬院了。

突然寬闊的街道口,出現一個人影,車燈照的很亮,即使是季安寧,也看清了,車側方站的是誰。

“是秋娟,姬家人。”季安寧臉色微沉,緩緩出聲。

“媳婦,要停車嗎?”顧長華問。

季安寧猶豫了幾秒:“停吧。”

汽車在路邊停了下來,季安寧先道:“長華,你別下車,你看著孩子,我去看一下狀況,我和秋娟接觸過,她應該是來打聽姬明月消息的。”

秋娟并沒有攻擊性,最起碼就算真的有攻擊性,季安寧也完全應對的了。

顧長華點頭,他到了后車座看著小九和一一。

季安寧則下了車。

秋娟看到季安寧有點意外,她在這守著,并沒有抱多大希望。

畢竟上一次和季安寧接觸,留下來的印象不算好,她以為季安寧就算真的看到她,也不可能和她交談。

“季安寧?真的是你?”秋娟言語中帶著幾分訝異。

“你是找我?”季安寧問她。

“剛才我去守衛處問過,他們說你們不在家,我就想著看能不能等到你們。”

“有事嗎?”季安寧直接問。

猜想姬明月的事情,姬家大概也知道一些。

“姬明..姬楚樂,你應該見過的,是我侄女,她有來找過你嗎?”秋娟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車燈下,季安寧的笑臉顯而易見,姬明月的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秋娟何必遮掩。

她冷不丁的出聲:“你是想問我姬明月嗎?”

“你…!”秋娟頓了幾秒,大概是沒有想到季安寧這么直接。

因為當初就是尋找姬明月的轉生,他們也是打著幌子去尋的。

秋娟遲疑一二:“她在何處!她來找你了?”

秋娟很確定,姬明月一定會去找季安寧的。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你們姬家難道不知道你們千辛萬苦救活的這位族長,已經開始產生排異現象了,她,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季安寧實話實說,UU看書 www.uukanshu.com免得到時候姬明月出事,他們姬家倒打一耙。

“這….”秋娟臉色微變,排異?難道是真的…房間里的那些血跡…

秋娟臉色漸漸發白:“她到底在哪?!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季安寧攤手:“的確姬明月來找我了,而且她想殺我,我還沒追究她的罪名,就讓她逃脫了,我還正準備報警呢!”

秋娟并沒有懷疑季安寧說的話。

姬明月去找季安寧,肯定是有目的,只是秋娟還以為目標是季安寧的孩子,沒想到是季安寧..

聯想之前,姬明月誤會季安寧是她轉生,這么一想,一切也都可以說的通了。

秋娟暗暗握緊了拳頭:“這肯定是誤會!季安寧,我們族長絕對不會對你做什么事情的!你這不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這里?就算報警,你也得不到什么,我希望,咱們兩家能和平共處。”

季安寧擺擺手:“反正姬明月也沒幾天時間了,我也沒那個心思去操心你們姬家的事情。”

說著季安寧上了車,不再理會秋娟。

片刻,車子發動,開進了家屬院。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手機版閱讀網址: 回到家屬院,季安寧和顧長華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安頓小九和一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