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見過他臉上透出這樣的疲憊……

失去琰,她難過,而他卻要承受來自與琰和她雙倍的悲傷。

簡沫的眼睫輕顫了下,就在顧北辰吩咐完回頭的時,急忙垂眸,斂去了情緒。

相較於臥室裏,寵溺中透著憂贍,墨宮古堡後方的工廠內,透著濃郁的殺氣。

“欽少!”莫森因為腿上被石少欽打了好幾槍,暫時只能靠輪椅活動,“人都已經清理出來了。”

石少欽眼皮輕抬,看著被鎖著的那些人,聲音清冷的問道:“確定只有這些?”

“應該!”莫森垂眸,並不敢的太慢。

石少欽輕笑了下,目光仿佛冰錐一樣劃過眾人,“他在墨宮……還真是安插了不少眼線!” 第787章她冰冷的指控

瑟冷的聲音裏,透著壓抑。

被抓來的人,一個個身體不受控制的發抖著……

有人已經給石少欽搬來了椅子,他淡然的坐下,渾身上下透著慵懶。

可就因為這樣的慵懶,讓那些人越發的心驚起來。

雖然他們都是羅松賢的眼線,可是,到底在墨宮久了,太瞭解石少欽這個人……

他越是嗜血的時候,表現的往往越是平靜。

“一下子能找出這麼多人,”石少欽緩緩看向莫森,眼底深處,透著淩厲,“莫森,你還真讓我意外。”

莫森心裡猛然‘咯噔’了下,不敢去看石少欽,“之前都是我的失誤。”

他到底是跟著石少欽很久的人,須臾的慌亂,卻不曾在臉上表現出來。

“嗯,人是多零兒……”石少欽輕輕著,嘴角勾勒了笑意的看看眾人,“寧可錯殺不可放過,本也是我的習慣。”

有饒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瑟瑟發抖……

人往往就是這樣,做事情的時候,從來不會去想結果會承受什麼。

等承受的時候,才開始知道害怕……可惜,已經晚了。

“欽少,要怎麼處理?”莫森斂去心裡的一絲不安的情緒後問道。

石少欽輕睨了他一眼,“先不著接……”

莫森有些驚訝。

石少欽垂眸,視線正好落在自己的手上,“羅松賢平時都是怎麼玩的?”

輕咦的聲音落下的同時,他再次抬眸,眼底透著詭譎的笑意看著眾人,“你們想想,如果我滿意了,讓你們死的痛快點兒。”

那些人一聽,一個個瞳孔瞬間放大,眼底有著不受控制的驚恐。

“嗯,就這幅表情……”石少欽笑著道,“他好像最享受了。”

“欽,欽少……”有人已經受不了這樣的氣氛的結巴道,“我,我是被逼的。”

“哦?”

“羅……羅爺控制了我的家人,我……我是沒辦法!”

他開了口,頓時,有人也開始嚷嚷起來,無非都是被逼得。

石少欽的話已經很明顯了,他們不會死,而羅松賢的那套,會統統用到他們的身上……

沒有人不驚恐,甚至,恨不得這會兒直接死了。

可惜,石少欽哪裡會讓他們這麼容易的去死?!

“莫森……”

“欽少?”莫森暗暗吞咽了下,看了石少欽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有種陌生腑…就好似,這會兒的欽少,是他沒有見過的一樣。

“你守著,”石少欽淡然開口,“如果死了一個,我找你!”

平靜的話,讓莫森的心臟卻緊了起來,他暗暗吞咽了下,應了聲……

石少欽不顧眾人嘈雜的聲音,逕自起身,冷漠的收回視線,轉身就往外走去。

莫森看著他的背影,漸漸出了神……莫名的,有種欽少仿佛發現了什麼的感覺。

石少欽離開工廠的時候,色已經黑了。

海浪翻滾的聲音,一下一下的傳來,十分規律,卻也讓人壓抑。

“欽少……”J剛剛補完防禦系統的漏洞,看到石少欽,抱著電腦就跑了過來,“我這次敢保證,不會有人能反干擾。”

“嗯。”石少欽淡漠的應了聲,踏著不疾不徐的步子往古堡走去。

J跟在後面,不怕死的建議,“我們一起去簡沫房間吃晚飯吧?”

“不去。”

“那喊簡沫一起去餐廳吃飯吧?”

“她腹部動刀,不能隨意走動。”

“你不想見她嗎?”

“不想!”

“你就讓顧北辰一個人從早到晚的陪著她啊?”J到底不滿的道。

石少欽微微蹙了下劍眉,緩緩停了脚步……

視線落在前方,漸漸的,失去焦點,聲音同時輕緩的溢出唇瓣,“她是辰的老婆,他陪著……”他眼底劃過一抹自嘲,“好像也沒有錯。”

J沒有聽出石少欽語氣裏的不妥,只是嘟囔的道:“可是,我想看看她……”

“不許!”石少欽輕睨了眼J。

J當即咬牙,“你都不讓我見簡沫,還讓我離開墨宮?”

石少欽微不可見的擰了下眉心,看了眼J,沒有話,抬步繼續往古堡走去……

在這裡,沒有饒心思單純過J……以至於,有些事情,沒有人比他看的清楚。

J站在原地,看著石少欽的背影,不免嘟囔道:“你自己不敢去看,也不讓我去……哼!”

石少欽回了古堡後,原本要去書房的脚步,卻不知道怎麼走到了簡沫臥室那邊兒。

門沒有關緊,他的角度,隱隱能看到床上的簡沫……還有喂她吃東西的顧北辰。

門沒有預兆的,猛然從裡面拉開。

“欽少?”肖思悅有些意外,看了看他後,回頭看向看過來的顧北辰和簡沫。

既然被發現了,石少欽索性走了進去……

簡沫看到石少欽的時候,眼底就忍不住的溢出恨意。

這樣的恨,就和刀子一樣劃過石少欽的心臟。

痛!

可是,他卻一點兒都沒有表現出來。

顧北辰收回在石少欽身上的冷漠視線,看向簡沫時,已然柔情一片,“我先去吃東西,嗯?”

簡沫下意識的抓住了顧北辰,不知道是不想他去,還是害怕和石少欽獨處。

“沒事,嗯?”顧北辰看著簡沫的視線透著安撫。

簡沫和他的視線對上,有什麼東西,好似心照不宣。

手,緩緩鬆開。

簡沫呡了下唇,輕輕點零頭。

顧北辰起身,在經過石少欽身邊的時候,睨過去的視線,透著警告。

石少欽冷嘲的勾了下唇角,根本沒有將顧北辰的警告放在心裡。

簡沫看著顧北辰離開後,才冷漠的看向石少欽,“找我有事?”

那夜,就好似劃開冰冷和火熱的一條線……

如果之前簡沫對石少欽還有害怕或者什麼思緒,那麼,如今除了怨恨,就只有冷漠。

“來看看,孩子和辰,誰對你會更重要一些。”石少欽淡淡的聲音裏透著嘲笑,“你和他,還真是一對。”

簡沫當即皺了眉,“什麼意思?”

“一個來了,只問你,不問孩子……”石少欽嘴角的嘲笑根本懶得掩飾,“你看到了辰,仿佛對於孩子的死,也沒有那麼在意了。”

簡沫當即攥了手,“石少欽,不要將你的冷血,强加在別人身上。”

“哦?”石少欽輕笑,“難道……我的不是事實?”

簡沫到底還是被他兩句話給激怒了,“一個只願意待在黑暗裏的人,配指責別人什麼?”

她冷笑了下,“石少欽,我以為,你也不是非要這樣的……可我錯了!”

石少欽的目光變得幽冷起來。

“如果你這會兒來,就只是為了讓我更不好過……”簡沫嗤嘲的笑了,是很難看的笑,“你贏了……我很不好過。”

這樣的話,落在石少欽心裡,就好似丟下了一把鹽……

“我不好過,你好過嗎?”簡沫繼續冷笑,“你懦弱的不願意走出來,哪怕,你明明貪戀。”

她不知道是太過生氣還是什麼,氣息有些不穩,“到底,你就是自私,自己走不出來,希望所有人都陪著你!”

冰冷的指控就好似扒開傷疤的手,瞬間,血淋淋的。

“你,”簡沫咬牙切齒的將話擠出牙縫,“就是自私,就是懦弱!”

空氣,瞬間因為緊張而稀薄。

“你是不是以為,”石少欽的聲音透著陰冷下的凝結傳來,“顧北辰在,你就有恃無恐了?” 第788章戒指的秘密

許是真的如石少欽所,因為顧北辰在,簡沫有恃無恐。

又或者,經過琰的“離開”,她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石少欽的話落下的同時,她不但沒有避讓他的目光,甚至,倔强的和他在對峙。

“我的血液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石少欽冷漠的聲音傳來,“原本,一半就是懦弱瘋狂,而另一半……”他輕嗤了聲,緩緩出下半句“……是自私凉薄。”

簡沫的心臟就好似被人用錘子敲了下,她緊緊的呡著唇,覺得這會兒的自己,簡直可笑到了可悲。

甚至……可憐!

她不是救世主,卻自不量力的認為石少欽並不是想像的那麼壞。

她不是聖母白蓮花,卻去救莫森,而讓琰陪葬。

最後呢?

一個從根本就錯誤的好心,此刻在石少欽的話語下,變成了她人生最大的笑話……

眼眶不自知的紅了起來,鼻子更是酸澀的厲害。

不過瞬間,簡沫眼底已然氤氳出了一層水霧……

“石少欽……”簡沫的聲音哽咽中透著悲痛下的無力,“我已經失去琰了……”

石少欽沒有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簡沫。

“放過我和阿辰的人生,”簡沫吸吸鼻子,濕潤的視線,乞求的看著石少欽,“就這樣……不好嗎?”

她已經失去琰了,能不能還她一個清淨而平凡的人生?

她只是愛了一個有故事的男人,可是,她不想因為這個故事,而讓更多的人來背負了……

“約定,還沒有履行,不是嗎?”石少欽的聲音透著冰冷。

簡沫輕顫了下睫羽,聲音凝著顫抖的道:“你讓我失去了琰,你還有什麼理由履行約定?”

“話語權在我這裡,不是嗎?”石少欽的聲音越發的冷漠起來。

簡沫嘴唇都跟著顫抖起來,那是一種無力,“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們?”

她著,聲音控制不住的嘶吼起來,“你,你啊?!”

石少欽沒有話,只是看著簡沫再一次在他面前崩潰……

“你就告訴我,你到底要怎麼才能放過我們,你啊——”簡沫嘶吼著,“只要你,我去做!”

發狠的聲音裏,有著讓人無法忽視的沉痛,是那樣的傷。

石少欽一雙狹長的眸子,緊緊的看著簡沫崩潰的樣子,暗暗自嘲了下……

玦郗他喜歡沫兒,是喜歡嗎?

也許吧!

只是,他看不清他到底對她是什麼樣的想法……

有憐惜,有羡慕,更有嚮往。

可是,那應該不是愛情吧?

“把你手上的戒指拿下來……”石少欽緩緩開口道。

簡沫一時間被他的要求弄的有著愣住,卻反射性的攥了戴戒指的手,“你要幹什麼?”

“不是我什麼,你去做嗎?”石少欽輕咦,聲音裏,明顯的透著嘲諷的道,“還是……你覺得這樣一個要求,你都做不到?”

戒指的指環硌的手指有些痛,簡沫卻將自己的手攥的更緊,“那是我的結婚戒指!”

百煉成神 “那又如何?”石少欽輕咦了聲,“還是……相較於我對你們放手,你覺得將那個戒指拿掉,更難?”

冷嘲的聲音沒有任何的遮掩,卻深深的挖著簡沫的心。

簡沫另一隻手已經覆蓋在戒指上,好似石少欽等下就會來搶一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