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雅臉色尤為的尷尬,不由想起了當日為難季安寧時所說的話,沒有想到,季安寧這麼快就能穿的合身了……

馮雅瞧著在那身軍裝下,被勾勒出的身材,凹凸有致,可比她們這些骨瘦如柴的文藝兵穿上好看多了。

季安寧察覺到了身後馮雅的目光,她回看了一眼,只見馮雅驚愣了一下,然後沖著她不自在的笑了笑,立即移開了目光。

季安寧垂眼落在自己這身軍裝上,唇角輕輕勾出了一抹弧度。

因為季安寧加入文工團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合唱比賽,所以,下了早訓之後,去食堂吃飯的功夫,馮雅順勢給她講了一些關于合唱的知識。

馮雅道︰“安寧,你也是女高音,到時候跟著我們唱就行。”

馮雅怕季安寧只懂唱歌,卻不懂這些便與她又解釋說︰“像除了女高音還有女中音,女低音,我記得陶艷就被分到了女中音。”

跟在後面被提及了的陶艷點頭︰“對,我是唱女中的。”

馮雅跟著問季安寧︰“安寧,你可以听懂嗎?”

一旁的高媛學過合唱,而這幾日她也是下了功夫的,在匯演上出了差錯之後,她絕對不能允許自己在合唱比賽上出亂子。

這次高媛也長了教訓,雖用心的去練,也不敢拼命不休息的去唱了,上一次就是因為她在表演前唱的太多,廢了嗓子,這才在表演**時,調子走不上去。

高媛輕咳了一聲︰“安寧,你也不用急,這就開始學了,你這麼聰明肯定沒問題的。”

“可這重唱確實不容易。”馮雅截斷了高媛的話,四重唱時,如果穩不住自己的調,很容易被帶偏,跟了別人的調。

馮雅說了這麼多也是為季安寧好,她最後添了一句︰“安寧,這些日子,你就多下些辛苦好好練練吧。”

也不是馮雅熱心腸,她之所以是叮囑了這麼多,都是因為張雨愛下達的命令,讓她多盯著季安寧一些,畢竟季安寧是初來乍到,之前又沒有什麼音樂的底子。

本來拉季安寧進來就是為了湊隊形湊人數的,張雨愛已經做好了萬全之策,如果季安寧實在摸不準調,就站在人群中,張嘴不用出聲即可。

畢竟是合唱,文工團除了季安寧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沒有問題。

季安寧頷首,應了馮雅的話。

合唱什麼的季安寧上一世接觸過,她連指揮都會,更不用說是幾重唱了,學過的東西是她自己的,她重新再學一遍應該沒有什麼難題。

進了食堂之後,季安寧就與他們分道揚鑣了。

而季安寧和顧長華一起吃飯,似乎也沒什麼奇怪的了,畢竟新婚夫婦,如果同在一個食堂,卻分開桌吃,難免會引得別人的猜想。

所以白天的一天,季安寧基本上都盼著在食堂這會兒功夫,和顧長華見面說話了。

只不過季安寧還沒到顧長華身邊,就被蕭山先喊住了。

“現在想見你一面可真難,嗯?已婚人士。”蕭山側著身子與季安寧保持著安全的距離,歪著腦袋看她。

“有什麼難的。”季安寧斜睨了蕭山一眼,這貨是故意的吧,還已婚人士,她看著蕭山,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單身汪。” “嘿!”蕭山皺了一下眉頭︰“我這小暴脾氣。”

蕭山是真的覺得現在想見季安寧一面要考慮的很多,不像以前,可以直接去她家蹭飯,說話也沒有那多的顧慮。

蕭山暗暗嘆息了一聲,就因為現在季安寧嫁了人,他和季安寧說幾句話,都需要思襯再三。

只不過蕭山還有一個了解季安寧的優勢。

哪怕季安寧沒有告訴她此次她回應城的原因,蕭山也已經猜出了一二。

蕭山不動聲色的出聲︰“阿寧,你這次回去是打算開始你的生意了吧。”

依照現在的月份,季安寧在這個時候回去,肯定和她的生意脫不了干系。

蕭山上一輩就入股了季安寧的生意,也算是小股東,當初季安寧的起步事業,蕭山也有投資。

這一世,蕭山知道季安寧要從操舊業,但他現在軍醫的身份,不好做生意。

也沒法開口說陪季安寧東山再起的話。

季安寧頷首︰“這生意肯定是要做,等忙過文工團這一陣,我的重心就該是忙正經的了。”

季安寧本來就不是那種在家里相夫教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主。

所以等合唱比賽結束之後,才開始她的新戰場。

不過在此之前,她還是要努力的掙錢,為以後的資金做準備。

說著話,季安寧便已經走到顧長華身邊,現在幾乎不等季安寧來,顧長華就會順便幫季安寧的飯打好。

季安寧笑著坐到了顧長華的旁邊,夸贊他道︰“長華你真好,麼麼噠。”

正襟危坐的顧長華瞬間就紅了耳根。

他輕薄的唇角合動了兩下,把筷子遞到季安寧的手邊︰“快趁熱吃。”

季安寧托著下巴瞧著顧長華現在的模樣,知道他這是害羞了。

影視世界當神探 季安寧忽然想到,在顧家時,那個拿著電話,問她想不想他的顧長華,是鼓了多大的勇氣,才問出了口。

電話里裝的淡定,怕是其實早就心慌意亂了吧。

這也是在外面,季安寧才這麼敢忌無肆彈的挑釁顧長花,如若在家里,她可沒那個膽量。

被季安寧這樣目光灼熱看著的顧長華,吃飯也不在心思,反而是耳根是越發的紅了。

顧長華吃了兩口腰桿筆直的放下了筷子,對上季安寧的目光,嗓音正經中帶著幾分暗啞︰“看我能吃飽嗎?”

季安寧幾不可見的挑了一下眉頭,腦袋歪了幾分,盈盈一笑︰“你難道沒有听說過一個詞嗎?秀色可餐。”

顧長華聞言眼楮眯了一下,“秀色可餐?”

他稍側了身子,離季安寧的距離近了一些,極低的聲音在季安寧的耳邊徘徊︰“這倒是個好詞。”

“……”季安寧怎麼也沒有想到她這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啊!

季安寧心里咯 了一聲,就已經猜出了顧長華話里的意思。

她哭笑不得的撇了顧長華一眼,立即坐正了身子,不敢看顧長華一眼。

輕咳一聲,道︰“我什麼都沒說,吃飯。”

現在羞紅臉的該是季安寧了,她埋低了腦袋,哪里再敢說什麼猖狂的話來。

顧長華抿了抿唇角,也繼續吃飯了。

這一頓早飯吃的曖昧氣氛極佳,尤其是小別勝新婚,季安寧才剛剛回來,更維持了住了他們兩個人的熱度。

等吃過早飯後,季安寧都沒好意思怎麼看顧長華,只是輕聲與他說︰“注意點安全。”

顧長華笑著摸了她的腦袋,“傻瓜,怕我受傷啊。”

季安寧這才抬起了眸子,上一次顧長華受傷,已經足夠讓她心驚膽戰了,也讓季安寧意識到,即使不在外面出任務,哪怕只是在部隊,也極有可能受傷。

她能不擔心嗎

季安寧點頭︰“你小心一點。”

“遵命。”顧長華就差抬手敬禮了,他忍著想要抱季安寧的沖動,最後手掌只能落得季安寧身後拍了拍。

這才離去。

季安寧望著自己男人的寬肩窄腰大長腿,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季安寧走的遲,她從食堂里出來,慢悠悠的往宿舍的方向去,嘴里不有哼著小曲,就在這個時候,從她身後突然閃出一道人影來。

季安寧被嚇了一大跳,她驚魂未定的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一個眼熟的文藝兵。

愣了一下︰“孟翰?你嚇了我一大跳。”

孟翰憨笑一聲,難為情的摸了摸腦門︰“不好意思嫂子,嚇壞你了吧。”

就孟翰一個人。

季安寧都不知道他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其他男兵早就各自回了宿舍。

季安寧看到是孟翰,也沒好意思說什麼,知道他是孟微的弟弟,季安寧定了定神︰“你找我有事?”

孟翰立即點點頭,從衣兜里掏出一個鼓鼓的紅色小布包,他攥在手中道︰“嫂子,我現在在文工團,也不方便去軍區大院見我姐姐,就想托你幫我給她第一個東西。”

說著孟翰遞了出來手里的東西。

季安寧掃了一眼,那東西並不大,剛好裝進衣兜的大小,她挑了一下眉頭,就接了過來。

“成,等我中午回軍區的時候,和你姐姐踫面了,就講東西轉交給她。”

季安寧的話音剛落,孟翰就連連朝著季安寧點頭道謝︰“那就麻煩嫂子了,太感謝了。”

他口中雖然這樣說著,那雙眼楮卻緊緊的盯著季安寧的臉色。

雖然孟翰知道少數名族的巫蠱之術,但他更相信他們老祖宗上頭傳下來的法子。

像季安寧的這種狀況,極有可能是被鬼魂上了身。

所以他給季安寧的小紅布包是被黑狗血浸泡過的,而紅布包里也裝了他們祖上傳下來的符法。

只是當季安寧將那紅布包拿在手里時,孟翰完全沒有在季安寧的身上找到任何不適的感覺。

他愣了幾秒,難道是他想錯了?

他哪里會想的到,季安寧的靈魂早已與原主融為一體,哪有什麼鬼魂,她就活生生,正正經經的一個正常人。

他的那些歪門邪道,自然對季安寧完全不起作用。

“沒事,小事不打緊。”季安寧將那小紅布包裝進了衣兜里,與孟翰道︰“還有什麼話要我捎給你姐姐嗎?” 孟翰還沉浸在不可思議的事情里,好一會兒才驚醒回過神來,神情木訥的望著季安寧。

搖搖頭︰“沒有,嫂子把東西交給家姐之後,家姐會明白的。”

孟翰現在的思緒有些亂,所以連著又和季安寧到了兩聲謝,便動身離開了。

季安寧若有所思的看著孟翰離開的背影,扯了一下嘴角,就小跑進了宿舍樓。

才進宿舍,都是下鋪的馮雅就朝著季安寧招了招手,“安寧,這是咱們要合唱的譜子,你拿著看一下。”

馮雅直接將曲譜給了季安寧。

高媛這會兒也沒有上自己的床鋪,她坐在小凳子上,手里也拿著一份譜子,正在記歌詞。

見馮雅將譜子給了季安寧,微微一笑︰“安寧,咱倆一起背詞。”

季安寧接過馮雅給她的譜子後,突然笑了。

原來他們要比賽的曲目是《黃河大合唱》

季安寧簡直要笑出聲音來了,又立馬覺得比賽時唱這個完全沒有毛病,畢竟這是一首合唱的經典曲目。

所以上一世,他們的合唱老師就是著重排練過這一首歌,並且是以這一首歌教的指揮。

這首歌季安寧印象很深刻。

幾乎看著歌詞,就能起了調,況且上一世她也是女高音,季安寧拿著譜子後,如負釋重的坐在床邊,輕松的應了高媛一聲︰“嗯,先背詞吧。”

季安寧記得當時他們老師讓他們在唱之前,還朗誦過歌詞。

她看著幾個越來越熟悉的字眼,唇角微微勾出一抹弧度。

她隔壁床位的馮雅瞧見了季安寧嘴角邊的笑意,她愣了幾秒,“安寧,你別瞧歌詞簡單,但唱起來很難得,尤其後面幾段,配合起來是很有難度的。”

馮雅瞧不慣季安寧一副無關緊要的態度,她不由得想起,匯演前,她也是這般的態度,可在舞台上的發揮卻是極好的。

就好像她天生是為舞台而生。

馮雅這才出聲提醒季安寧,哪怕她的天賦是不錯,可合唱是需要整個團隊的配合,沒有她想的那麼輕松。

嘴里吃著東西的雲秀麗湊了過來,“小雅,你就是太操心了,合唱有咱們文工團的人撐著呢,安寧只要不出錯,放低聲音唱就沒問題。”

雲秀麗說的不無道理,坐在一邊的高媛放下手中的譜子出聲,“這話說得也對,不過……”

高媛望了季安寧一眼︰“安寧那個位置剛好有放麥的。”

高媛想的比雲秀麗還要遠,都談及了位置的問題。

作為當事人季安寧都沒有他們幾人那麼急。

宿舍里一直沒插話的甦春梅奇怪的看著下面討論激烈的幾個人︰“之前的排位不過是初步的,到時候還會因為唱的好壞重新怕位置的,你們想的復雜了。”

不就是一個友誼賽,反正有七五師的文工團在,他們就別想拿第一。

甦春梅跟著說了一句︰“這次七五師的也在,有什麼可爭的。”

她的話音一落,馮雅和雲秀麗兩個人都抿住了嘴巴。

馮雅是文工團的小隊長,又是軍花,所以每次像這種和其他師團比賽的情況,他們這些隊長軍花才是最被比較的。

七五師文工團往屆都拿第一,而他們的隊長和馮雅一樣,也是文工團的軍花。

只不過人家要比馮雅更為優秀。

想到這里,馮雅臉色不大好的道︰“你怎麼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七五師的怎麼了,又不是規定了就一定七五師拿第一。”

甦春梅無所謂的攤了攤雙手︰“算我沒說。”

她又自顧自的靠在牆上看書了。

高媛也是才加入文工團,對文工團往屆的比賽並不清楚,不過她卻知道,她大哥就在七五師任職。

高媛抿著下唇︰“既是友誼賽就不要想那麼多,都努力就是最好的。”

“對!我覺得只要拿了第二,就不虧。”雲秀麗砸嘴道。

因為他們一直是萬年老二,所以拿了第二,也算是穩住了,他們也沒想著和七五師的去爭這個第一,只需要和其他師團爭這個第二。

馮雅被他們一個個喪氣話氣的咬牙,尤其是高媛,她一向不是力求最好?

難不成失誤了一次,要求就放低了?

馮雅冷笑一聲︰“媛媛,話可不是這麼說的,誰願意甘心做第二,何況咱們文工團一點也不必七五師的差!”

高媛幾不可見的挑眉,也不與馮雅做言語上的爭論,她繼續拿起了手里的譜子︰“小雅,你知道什麼叫友誼賽嗎?能得第一當然是最好的,但就算是輸了,你也不能將錯怪在別人的頭上。”

高媛話落,目光似有意無意的往季安寧身上落了落。

季安寧愣了一下,高媛看她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真讓她給猜中了,這比賽要是輸了,還打算賴在她這個臨時文藝兵身上?

她沒搭理高媛,已經翻了頁。

馮雅撇著嘴角,听著高媛的話有些憋屈︰“我當然知道。”

她冷著臉,靈機一動,忽然抬起了眼眸,“媛媛,你之前說等匯演結束之後,就帶我們去你家玩鬧,你不會忘了吧……”

季安寧不動聲色的看了高媛一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