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片刻,季安寧就看見了自己的大嫂楊柳結伴從演播廳出來。

季安寧彎著眉眼沖著楊柳笑了笑,與楊柳的目光對視,口中的嫂子二字還沒來得及脫口,眼前的楊柳已經從她身邊走過去了。

季安寧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大嫂與自己身邊擦身而過,足足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楊柳竟然沒有認出來她。

她嘴角一抽再抽,朝著楊柳的背影喊道︰“嫂子!”

因為現在出來的都是軍嫂,被人喊慣了嫂子,所以這一聲嫂子脫口之後,不好軍嫂都聞聲看了過來。

其中包括楊柳。

季安寧的目光直直對上楊柳。

楊柳納悶的皺了皺眉頭,確實是越來越覺得那個女兵熟悉,可就是不敢把她和季安寧聯想在一起。

季安寧什麼樣子,眼前這個女兵又是樣子,而且還是文工團的文藝兵。

只是季安寧看著她,就連旁邊的軍嫂都推搡了一把楊柳︰“季嫂,你認識?”

楊柳張了張口︰“不……”

“大嫂。”季安寧的聲線帶著幾分沙啞,出聲及時打斷了楊柳要說出的不認識三個字。

楊柳遲疑了幾秒,五官底子,身高是有些像季安寧,可她還是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女人,是她的小姑子。

她試探性的出聲︰“安寧?”

到底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季安寧對上楊柳遲疑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的點頭︰“我還以為嫂子將我忘了呢。”

“啥?”楊柳的表情徹底僵硬住了。

盯著季安寧看了好一會兒,幾乎是目不轉楮,尤其是看著她現在的身材,她瞠目結舌的出聲道︰“安寧,真的是你啊!”

一听是自己的小姑子,又是自己男人最疼愛的小妹,楊柳立即親近的走了上去,拉住季安寧︰“安寧,快讓嫂子好好看看,這幾個月不見,嫂子都不敢認你啦!”

楊柳年紀也要比季安寧大上不少,她摟著季安寧的肩膀,臉面十足的和站在前面的那些軍嫂介紹道︰“這我小姑子!你們要不先回吧。”

要是擱在以前,楊柳怎麼也不敢拉著季安寧主動介紹。

可現在,楊柳看著季安寧,要不是季安寧主動喊住了她,她哪里辯的出眼前這個人是季安寧。

那些軍嫂都詫異的看了眼楊柳,那副表情明顯是在說,自己小姑子,怎麼剛剛都沒認出來。

但楊柳既然要和季安寧留下來說話,他們自然不能跟著,便點頭先離開了。

楊柳拉著季安寧格外欣喜︰“安寧,你怎麼變成文藝兵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大哥要是知道你過來,肯定特別高興!”

楊柳想了想繼續道︰“要不咱們先回家,等晚上你大哥回來,晚上一起吃個飯。”

楊柳仔細瞧著季安寧,那眼神好似穿個窟窿出來。

越瞧著季安寧越覺得好看,自然就更想要和季安寧親近幾分。

季安寧也想和她大哥見上一面再離開,可是一會兒她就要跟著七九師文工團離開,哪里會有時間留下來。

就是現在,也是季安寧抽出空子來,與楊柳見一面。

季安寧斟酌道︰“嫂子,我一會兒得跟著文工團回去,等改天吧,大哥怎麼樣?”

楊柳聞言可惜的怕了拍季安寧的手背,但也知道正事要緊,便不強留季安寧,“好著呢,你不用擔心你大哥。”

楊柳笑眯眯的沖著季安寧笑,對季安寧進文工團的事情十分好奇。

她看著季安寧︰“安寧呀,快和嫂子說說,你是怎麼進的文工團?”

“嫂子,我就是幫個忙,這合唱比賽結束之後就沒我啥事了。”季安寧倒也不避諱。

這會兒,文工團的人也都陸續出來了。

陶艷最先看到了門口的季安寧,“安寧,你和誰說話呢?”

陶艷知道季安寧是第一次來七五師,怎麼可能會有熟人,便過來瞧瞧狀況,別他們七九師的人在七五師讓欺負了。

陶艷的嗓門本來就亮,這麼一吆喝,其後跟著出來的馮雅高媛幾分紛紛將目光落在季安寧的身上。

幾道目光一同看過來,季安寧不慌不忙的抿出了一個笑意︰“我大嫂,好久沒見了,就說說話。”

這下,幾人的目光不由又落在楊柳的身上。

楊柳的年歲明顯要比季安寧大十多歲,盤在腦後的頭發都冒出幾根白頭發。

他們听季安寧說是她的大嫂,不免都奇怪的看著季安寧,自然是不會想到,季安寧上面的哥哥會這麼大。

倒是高媛走了過來︰“誒?安寧,你哥哥也在七五師嗎?”

季安寧頷首與高媛點了頭,旋即轉過臉與旁邊的楊柳道︰“大嫂,等我哪天再過來看你和大哥。”

楊柳也看出來季安寧要跟著文工團離開了,可惜的點頭道︰“那成,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事情就打電話和嫂子說。” 楊柳和季安寧關系說親不親,說疏遠也不疏遠,到底上面上頭有幾個哥哥疼著,他們這些當媳婦,就是心里有意見,表面上也都和和氣氣的。

尤其現在瞧季安寧和變了個人似的,楊柳也就待見季安寧。

——

今天季安寧在合唱比賽上表現出彩,文工團的文藝兵是有人歡喜有人憂。

但也都明白,季安寧是在文工團待不住的,所以也沒有怎麼著季安寧。

原本馮雅對季安寧有些不服氣,可轉念一想,等季安寧離開文工團之後,以後想要見上季安寧一面,那可就不容易了。

馮雅本來還想靠著季安寧多幫她和蕭山說些好話,可這會兒蕭山並不在軍區,季安寧又要離開合唱團。

馮雅心思動了動︰“安寧,雖說你以後不用來部隊,但咱們怎麼也是在一個宿舍待過,我們文工團的人都是認你的,往後你沒事的話,可我們啊!我們可以去找你!”

陶艷聞言,第一個應是︰“對!安寧!你可不能出了文工團就把我們給忘了!”

陶艷在部隊合得來也就幾個,好不容易踫上季安寧和她合得來,陶艷笑眯眯的挽住季安寧的胳膊:“反正我不管,咱們就是好姐妹。”

要說文工團這個女兵當中,她雖然與陶艷認識的晚,而且陶艷與她結識的目的,也是為了蕭山。

可季安寧對陶艷的印象卻一點也不差。

百煉成神 正說話間,陶艷突然瞪著眼楮看著道路兩邊的商鋪,驚詫的出聲︰“呀!這不是回七九師的路啊?”

馮雅斜睨了她一眼︰“咱們合唱比賽上拿了第一,肯定要找個小飯館慶祝一下,這路自然不是回七九師的。”

“慶祝……”陶艷輕咳一聲,想想也是,這可是他們文工團頭一次拿了第一,是該好好慶祝一番,也算是季安寧的離別宴。

這一次來去匆忙,比賽結束不過也才是上午十點。

等他們去了飯館,約莫著差不多該到飯店了。

一直沒說話的高媛盯著季安寧看了好一會兒,她暗自再三斟酌,方才開口道︰“安寧,你大哥在七五師當兵?”

季安寧一直給高媛的印象是村土氣息,哪怕現在季安寧變得好看了,也改不了高媛對她的看法。

這年頭,能當兵的都去當兵了,季安寧的哥哥當兵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不過高媛還是頗有些好奇她哥哥的軍職。

高媛此話一出,其他文藝兵也都好奇的看向季安寧。

季安寧挑了挑眉頭,輕描淡寫的出聲︰“副營長吧。”

“副營長?”

出聲的先是陶艷。

陶艷忽然看了季安寧一眼︰“安寧,沒想到你大哥也挺有本事的。”

“原來是副營長啊。”高媛唇角幾不可見的扯了扯,自然是瞧不上副營長這一職,但按照平常人家來看,副營長已經很不錯了。

高媛盯著季安寧看了好一會兒,便收回了目光。

季安寧上面有四個哥哥,都當了兵。

季安寧听了陶艷的夸贊,也沒得意將其他幾位哥哥炫耀出來,只是唇間含笑的應付了過去。

不一會兒,汽車便將他們都拉到了離七九師只隔了兩條街的小飯館。

飯館就開在街邊,門鋪不算大,但里面干淨整潔。

他們人多,幾乎一進來,就直接將整個飯館的桌椅都包了。

季安寧隨馮雅高媛他們一桌,張雨愛同胡霞也跟他們同坐。

一連幾桌分坐下來,張雨愛便吩咐王利輝去點菜了。

臨了又囑咐了一句︰“安寧的嗓子還在恢復期,記得點幾道清淡的。”

本來張雨愛還想和季安寧喝兩杯,偏的季安寧現在的情況,又不能太過辛辣,便沒拉著她喝酒了。

他們這些當兵的,不論是男兵還是女兵,那酒量都沒得說。

幾個人分別敬酒,幾杯下來,也沒什麼事情,張雨愛示意季安寧踫杯。

季安寧連忙端了一杯茶水,站了起來,只听張雨愛聲音響亮的道︰“安寧,出了文工團,你也是咱文工團的人,等有空就多來部隊走動走動,別拉不下臉來。”

張雨愛其實已經喝的有些多了。

季安寧听著張雨愛的話,笑著點頭與她踫了杯︰“張委員教導的是,我先以茶代酒,敬張委員一杯。”

旋即張雨愛也仰頭喝下一杯酒。

今天合唱比賽那拿得第一,大家伙都高興,吃飯喝酒鬧哄哄一邊。

只不過季安寧卻在吃飯時,格外注意了這家小飯館。

雖然說這家小飯館現在被他們文工團的人幾乎坐滿了,可實際上,是沒有散客的。

一直吃空間里種植出來的蔬菜做飯,季安寧的嘴養的很叼,幾道菜吃下來,就覺得食之無味。

不僅僅是手藝的問題,還有新時果蔬的問題。

大概是因為小店的生意不好,所以拿來做飯炒菜的都不是新鮮的蔬菜。

這家飯館並不大,只是一個門面小飯館,但地理位置極佳,地理位置好,可卻沒有客人上門來吃飯,自然就是後廚的問題了。

季安寧在進門前,就注意到了這家名為一家人小飯館。

她眉頭幾不可見的挑了挑,已經將這個一家人小飯館作為她果蔬基地的第一生意單子。

所以這一頓飯下來,其他人紅紅火火開開心心,季安寧則是一直在思量自己生意計劃上的事情。

因為人多,所以吃到近兩點才算完事。

回軍區大院前,孟翰喊住了季安寧。

跟在孟翰的寧遠飛還來不及反應,孟翰就已經轉身與他道︰“遠飛,你先回去吧,我姐讓我給安寧嫂子拿點東西。”

寧遠飛表情僵硬了幾秒,本來不想走看孟翰要與季安寧交代什麼,可眼尾的余光一瞥,卻是瞧見了陶艷的身影,他背脊一挺,旋即被嚇的先跑了。

季安寧稍有疑慮的看著孟翰,這會兒她對孟翰心里已經存了懷疑,她對上孟翰那雙深黑色的眼楮,“什麼東西?”

孟翰那張俊朗的五官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嫂子,我姐姐打電話都告訴我了,听說你對上次我交給姐姐的護身符感興趣,我姐姐便讓我拿給你一個,前些天嫂子出事的時候,我就想給了,但被合唱比賽的事情給耽擱了。”

孟翰從懷里掏出了那紅布包︰“這個嫂子拿著,也算保個平安吧。” 孟翰的紅布包就遞在季安寧眼前。

季安寧遲疑了兩秒還是接了下來,對于這個紅布包,她有些好奇,可不信孟微孟翰的什麼鬼話,說是護身符。

如果是護身符,孟翰當初怎麼會托她將紅布包轉交給孟微呢。

季安寧將紅布包接了下來,虛笑一聲︰“那就謝謝你姐姐了。”

季安寧謝的是孟微,也是為了和孟翰撇清關系。

這罷,她與孟翰分開,往軍區大院的方向去。

只是不料剛剛進了軍區大院,李翠蘭和鄧舒兩個人就神色匆匆的往出走,剛好和季安寧打了一個照面。

看到季安寧回來,李翠蘭連忙道︰“安寧,你合唱比賽結束了?”

季安寧點頭,因為比賽時用盡了嗓子,現在嗓音要低沉喑啞很多,“嗯都結束了,翠蘭嫂,你們這是?”

李翠蘭拉著季安寧的胳膊,急切道︰“安寧你回來的正好,咱們得去醫務所一趟,也不知道余蘭蘭抽了什麼瘋,非要說廚房那場火是你放的,在醫務所一直鬧,將梁書記也鬧過去了。”

李翠蘭和鄧舒清楚的很,季安寧根本不可能放火。

只是不明白,余蘭蘭為何要將這髒水潑在季安寧的身上。

“我放的?”季安寧輕笑一聲︰“是她被燒糊涂了吧,既然這樣,那看來我是必須要去一趟了。”

火災剛發生時,季安寧一直忙于合唱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余蘭蘭的狠辣,也沒有去揭穿她,是瞧她被這場大火燒的不輕,可憐她。

可季安寧沒有想到,余蘭蘭都成這個樣子了,還想扯在她的身上,本來想給余蘭蘭留幾分面子,但她不仁就別怪她不義了。

那一角牛皮紙特意被季安寧存放在了空間,也是為了儲存磷粉的味道。

她快步跟著李翠蘭與鄧舒兩人又從軍區大院往出走。

鄧舒也氣的罵道︰“這余蘭蘭到底是怎麼想的,她被燒傷,大家伙都知道她情緒不好,也都能理解她,但她也不能這樣胡攪蠻纏啊!還想把事情鬧大!”

鄧舒之前還有些可憐余蘭蘭,年紀輕輕就被燒傷,留下一輩子的疤痕。

但現在的同情可憐都變成了可恨。

雖然鄧舒與李翠蘭不是被冤枉的,但也被氣的不輕。

眼下鄧舒,李翠蘭,季安寧,她們都男人都不在外出任務,李翠蘭羞惱道︰“這是欺負咱們男人不在,沒人給咱們撐腰做主嗎!”

季安寧也是受害人,眼下顧長華又不在安城,鄧舒立即安慰季安寧道︰“安寧沒事,這事我們站你這邊,還能隨便往被人身上潑髒水了。”

季安寧要比鄧舒和李翠蘭鎮定的多,她笑道︰“嫂子們放心,事實勝于雄辯,我還不信黑的能說成白的。”

“對對對!”

他們三個人很快就去了醫務所。

只不過在進醫務所前,季安寧剛好看到梁書記以及身邊跟著的兩位軍官,還有朱剛都在門外站著。

瞧季安寧過來,梁書記先把季安寧攔了下來︰“你就是顧長華媳婦季安寧?”

梁書記皺著眉頭上下打量了一眼季安寧,瞧著眼前這軍嫂面善的很,可不像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再則季安寧被臨時招進合唱團的事情,早就被傳開了,所以梁書記在看到季安寧後,也沒想著,眼前這樣標致的女人,會放火毀自己的前程。

季安寧點頭︰“梁書記,我是顧長華媳婦,事情我已經听說了,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問朱剛幾句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