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家之後的申國尚且如今,沒分家之前的申國實力之強也就可想而知了。有這樣一隻軍隊保護,姬誦覺得自己說話的腰杆子都直了不少,這才有了之前他怒懟三公的劇情。

紫筆文學 西里爾如往常一般被夢中擂台的圓環騎士暴打致醒。

他坐起身,窗外天色黑的可怕,雨點砸落在碩大的葉片上,噼里啪啦聲響個不停,吵得震耳。

那紛亂的雨聲中,隱隱有雷鳴聲陣陣,他不過向窗外一瞟,便看到一道電光劃過長空,一閃即逝。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沐風節正式開始在一個暴雨天,這屬實罕見,精靈們往往會避開雨季舉辦節日,誰能想到這場雷雨來的如此突然呢?

「米莎小姐呢?」

西里爾一把抓住了在走廊上端著盤子小跑的卡羅琳,掃視了一眼她手中盤子裏裝的東西——散發着濃郁葯香的藥丸,以及蓋着蓋子的一個小鍋。

「米莎姐姐生病啦,我去給她送葯。」卡羅琳抬起頭回答道,「快點鬆開我啦,西里爾。」

生病了?

西里爾稍稍閉眼,昨晚發生的事情便盡皆浮現在眼前,身着白色睡袍的精靈小姐彷彿是自神秘花園中走出來的聖女,而其所說的話語亦是充滿了神秘學的意味,與以往她的言行並不相同——

此時想來,這一切都充滿了反常。而或許正是因為這反常的舉動,米莎小姐才會此時意外病倒?

他鬆開了抓住卡羅琳的手,後者噔噔噔跑向不遠處的房間,還沒敲門,門卻率先被打開。

換回了深棕色長袍的米莎略顯虛弱地靠在門邊,額頭上與臉頰上出的汗讓睡得散亂的金髮粘連在臉上,卻沒有顯得多少的凌亂,反而有種憔悴的病弱美感。

她伸手從卡羅琳手裏接過盤子,伸手揉了揉卡羅琳的腦袋,接着低聲向西里爾道:「同族,第一場比賽,我不能陪你去了。」

「好好休息。」西里爾哪怕心中充滿了疑惑,此時卻也不是發問的時候,只能點頭道。

「要把三朵沐風花帶回來。」米莎勉強笑着。

「這……我儘力而為吧。」西里爾無奈地望了一眼窗外,並沒有收到精靈們比賽延後的通知,也就是說,第一天的射術比賽,將照常進行。

這外面漆黑一片的,怕是箭搭到弦上后連目標在哪兒都看不到,更別提能保證箭矢的飛行了。

「阿茨克,讓他們別整備了,今天都在房間里歇著吧。」

西里爾向著樓下喊道——那些士兵們都有着早起的習慣,更何況如此暴雨,原先能晚起的也都被雨聲驚醒了。

而正分發着斗篷的阿茨克一呆,仰頭回答道:「但精靈們沒說取消比賽啊?」

「本身就是個人競技項目,你讓他們跟去了也沒用。伊沃,你跟我來,別的人待命吧。」

西里爾將那個叢葉氏族留給他們的伊沃喊了出來,這位最初在叢葉氏族的生命之樹前,阻擾西里爾等人的精靈,在魔法平原一事之後便對西里爾心服口服——他的妻子亦是巡林隊的一員,可以說夫妻二人皆是被西里爾所救。

兩人頂着披風,那豆大的雨點看的人心裏發怵,砸在頭頂的聲音就像是有小錘在不斷敲擊天靈蓋似的,讓西里爾總懷疑有人在自己的耳邊喊「四十四十四十四十」。

不過他們才出庭院,就看到一旁不遠處、屬於鷹蒲氏族的庭院中走出一隊飛馬,那些飛馬後拖着一截似乎頗為輕便的車廂,在大雨中昏昏沉沉的,也看不清究竟如何。

但就在西里爾二人準備向前走時,卻見飛馬帶着車廂向著他們這兒小跑着而來,緊接着車廂停在了他們的身邊,門打開,其中傳來喊聲:

「快點上來,我捎你們過去。」

二人走進車廂的一剎那,那狂躁的雨點聲一下子都變得靜悄悄的了。這車廂遠比從外面看起來想的要大,所用的材料皆是在人類王國中頗為昂貴的木料,然而在此處卻不過是個馬車車廂的組成部件而已。

「空間法陣,再加一個寂靜法陣,光是兩個法陣就已經價格不菲了……」西里爾內心估算著這輛馬車的價值,抬頭看去,卻見阿里斯身邊圍坐着幾名侍女打扮的精靈,身前的小案上還堆放着蔬果。

再看看自己和伊沃,兩人摘下披風后仍是一副濕漉漉的樣子,差距立現。

「米莎呢,為什麼是你們兩個。」阿里斯抬眼瞥了一眼狼狽的二人,輕哼道,「不過青信子氏族那窮破的程度,想想也是。如果不是米莎得到了神諭,有幸成為一名自然祭祀,估計青信子氏族都早就被吞併了。」

西里爾沒有多言,自顧自找地方坐下。反倒是阿里斯見他沒反應,有些着急道:「我可不是因為你指出奧聖艾瑪人的貓膩才幫你一把的,這種大雨天你們想要步行到比賽場所,恐怕得走個一整天,其他氏族的人早就出發了,你還得感謝我才對。」

他趾高氣昂地還想再說些什麼,卻冷不丁地聽到半精靈少年那裏飄來一句:「謝謝。」

「謝……謝?」阿里斯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西里爾,片刻后挪開視線,似是掩蓋什麼似的說道:「不過我說實話,你們就算去了也沒用。那個誰,你是叢葉氏族的吧?你們最好的射手都不一定能在這次射術比賽上獲得前三,更別提其他人了。」

「孟斐拉隊長可不會輸給別人。」伊沃沒好氣地道。

「呵,這次參與沐風節的,白松、青葉,再加上影藤,克萊瑞精靈傳統的三大氏族在近年蒸蒸日上,新生代的精靈中天賦傑出者數不勝數,叢葉氏族最出眾的巡林隊隊長也要遜色一籌。」

西里爾尖長的耳朵忍不住動了動,如此清晰的精靈氏族形式分析可不是常能聽到的。

「那你們呢,艾希凡精靈,又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人物么?」伊沃更加忍不住了,出聲辯駁道,「沒記錯的話,黑森林前幾年才吞沒了一個艾希凡精靈氏族吧?」

「你!」阿里斯面色一變,拍案而起,還未說話,卻聽西里爾慢悠悠道,「伊沃,克萊瑞精靈蒸蒸日上,艾希凡精靈也有不少新生血液,面前這位阿里斯,就是一等一的飛馬騎士,而除此之外,在靠近阿德萊海處,同樣有着實力出眾的年輕精靈,聽說她是從自然之中悟出了法術的真諦?」

西里爾口中所說的,正是未來精靈年輕一代最出眾、被稱為黃金一代的三位精靈指揮官:面前的「行走的金陽」阿里斯,阿德萊海邊的「自然的風暴」珍妮,以及阿里斯所提到的「影藤氏族」中的「幻影的行者」格魯。

阿里斯面色緩緩變得溫和,重新坐下,嘴上說道:「珍妮若是聽到你說的話,一定會感到高興的。」

然而西里爾理都沒理他,繼續教育著伊沃:「再說了,難道米莎小姐就不出眾么?你敢這麼說么?米莎小姐可也是艾希凡精靈。還有我,你看我,說不定母親或是父親就是艾希凡精靈,我不得算半個艾希凡精靈?你能說我不厲害嗎?」

阿里斯藏在桌下的拳頭不由得一硬,而伊沃一臉慎重:「確實如此,是我疏忽了。」

阿里斯還是放不下對西里爾的芥蒂,一路幾乎無言,只能聽到點點的雨聲,與微弱的前方飛馬翅膀的扇動之聲。而沒過多久,車廂稍稍震顫了一下,接着阿里斯站起身,西里爾便知道,第一場比賽的地點到了。

他打開車門,率先跳下車去,環顧四方,發現他們身處一處懸崖之上,地勢極高,能夠將下方大片的森林盡收眼底。

但他隨即察覺,身周雨聲依然不減,但是卻沒有一滴雨墜落——於是西里爾抬起頭,這才發現自己正身處於龐大的樹冠之下,頭頂明亮一片,皆是纏繞在樹木枝幹上的發光植物。

生命之樹。

「歡迎來到,鷹蒲氏族的領地。」

身後響起阿里斯的聲音,西里爾回過頭,卻發現後者一臉得意地笑着:「第一場比賽的場所,正是由我們鷹蒲氏族提供的。」

西里爾微微頷首,他望向遠處,卻見懸崖的崖尖上已經站着數名英挺的精靈,伊蘭達爾、孟斐拉皆在此列。

而他們的身後,則是圍觀著的大量精靈——有鷹蒲氏族的族人,同時也有參賽精靈們帶來的族人。當這被四匹飛馬拉着的馬車着陸之時,便已經有大量鷹蒲氏族的族人叫了起來,而當阿里斯出現在他們視線中時,更是歡呼聲不斷。

「阿里斯!為我們帶回來三朵花!」有人高聲叫道,阿里斯扭身回應道:「三朵花算什麼?看我給你們帶回來五朵!」

「吹牛吧你,別一朵都帶不回來!」

相比阿里斯那一副頗為受人愛戴的樣子,西里爾這邊便顯得冷清了很多——如果說叢葉氏族的族人在此,或許他還能收穫些許歡呼,但伊蘭達爾顯然沒有帶多餘的族人前來。

不過他目光掃過人群之時,卻意外地發現了兩三道戴着兜帽的身影——他們的體型雖然看起來和精靈相似,但是從他們躲閃的動作處便可以猜出,他們絕對是奧聖艾瑪人——

西里爾沒有多顧及身後,他快步向前走去。守在崖邊的精靈衛兵見他們是和阿里斯一起下的馬車,便沒有阻攔。但西里爾還未走至崖尖,就見一道身影向著自己這兒迎了過來,同時充滿嫌惡的聲音響起:

「讓我看看,這不是窮鄉僻壤出來的小領主么?誰同意他到這裏來的?」

霍勃特·奧康納——西里爾能想到主動找茬的也只有他了。身為精靈們堅定的盟友的代表人,自然是有資格站在前列觀看比賽的。

而一個聲音緊接着奧康納的聲音響起:「奧康納,你在說誰——這個半精靈是怎麼回事?哪個氏族的?誰允許他進來的?」

西里爾向著霍勃特身後看去,卻見一名身材高大的精靈正向著他大步走來,同時伸手指著懸崖旁的衛兵:

「你們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放這種莫名其妙的人過來?把他趕回去!」

兩名守在崖側的精靈衛兵猶豫了一下,正準備上前將西里爾擋回去,阿里斯卻上前一步,擋在西里爾的身前開口道:

「慢著,撒克遜,你沒有資格調動我們鷹蒲氏族的衛兵。」他說着,伸手示意兩名衛兵退回去:「你們,站好自己的崗位。」

「身為主辦方,我當然有資格維持沐風節的秩序,阿里斯,聽說你被白松吊打了一頓,腿腳好的倒是挺快的?」

被稱作撒克遜的精靈眼角抽動了兩下,面目略顯猙獰地威嚇著。

阿里斯臉色一青,對撒克遜戳的痛點他只能避而不談,轉而追問道:「我倒是想知道,這名半精靈做了什麼,怎麼就破壞沐風節的秩序了?還是說自然神殿已經做出了決議,要將他驅逐出場?」

「呵,你沒聽我們堅定的盟友說么,這個半精靈是個人類王國的領主,他沒有資格參與我們精靈的節日——」

「撒克遜,我想他有這個資格。」一道聽起來低沉而顯得舒心的聲音響起在他的身後。

「伊蘭達爾,你?」撒克遜回過頭,不可思議地看着站出來說話的叢葉氏族長老,「樹之心」伊蘭達爾,隨即眯起眼:「看來我們的盟友說的是對的,伊蘭達爾,你果然選擇了新的盟友,你是在為丟失埃勒金叢林后尋找退路嗎?」

他話音未落,整個人陡然間升了起來——樹藤纏繞着他的身軀,而伊蘭達爾面帶着滲人的微笑,站在那裏靜靜地看着樹藤將他勒的滿臉腫脹,嘴中發出嗬嗬嗬的聲響——

「伊蘭達爾,你在幹什麼?還不快放開撒克遜!」

意識到後方紛亂的精靈們此刻終於回過頭制止。而伊蘭達爾只是輕輕一瞥,那些藤蔓自然而然消散,將撒克遜扔在了地上。

他看着捂著胸口劇烈喘息的撒克遜,冷然道:

「要說這些話,你沒資格,讓你的父親來。」

他隨即抬起頭,瞥了西里爾一眼:「還在等什麼?過來。」

西里爾忙鬆開劍柄,跟了上去——他已經做好出手的準備了,卻沒想到伊蘭達爾先一步幫他把危機化解了。

7017k 第761章

蕭泓宇的態度溫和有禮,翩翩君子。

「原來如此。」

這時候君雷霆點點頭出聲道,隨後又偏頭看向裴翎道,「小裴,你跟緋色丫頭一起招待好六皇子,不可怠慢。」

「好。」

便見裴翎點點頭。

蕭泓宇沒說什麼,他對君緋色這位未婚夫無甚好感。

「祖母,爹,那我就帶六皇子去葯屋了,阿裴你過來幫我一下啊。」

秦臻道。

話音落下,蕭鳳棲便走上前,他長的很高,氣場又強,往秦臻面前一站,卻也帶着無聲的寵溺,「好。」

然後直至始終只是跟蕭泓宇點了個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蕭泓宇也沖他點了個頭,三人便一起去了秦臻後院的葯屋。

看着三人的背影,君老夫人跟君雷霆面面相覷,這情況多少有點兒尷尬,果然最藏不住話的君靈兒就開口道,「突然間覺得裴翎哥哥好可憐啊,姐姐就這麼當着他的面帶了別的男人回來,這人還是六皇子,裴翎哥哥是有苦說不出,本來一個玄王爺就讓裴翎哥哥夠頭疼的了,現在又多了一個……」

君靈兒話沒說完,被君老夫人一巴掌打在她後背上,「你這個丫頭,什麼話是張嘴就來,閑的沒事你就去看看書,要你在這裏胡說八道。」

君老夫人瞪着這個不省心的丫頭。

君靈兒被訓斥的縮著脖子,吐了吐舌頭道,「孫女兒說的是實話嘛。」

眼瞧著君老夫人又瞪眼,君靈兒一溜煙跑了。

「娘,你打靈兒丫頭作甚,兒子覺得她說的也沒錯。」

這邊君雷霆也是一臉一言難盡的樣子,他怎想到小裴剛過來,茶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自家丫頭就領了別的男子回府,還是當朝六皇子,這讓小裴怎麼想?

最重要的是還有個玄王……

君老夫人聽到君雷霆的話,橫他一眼,「丫頭的事兒你少管,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說完拄著拐杖就走,留下君雷霆站在原地愣愣神,瞪瞪眼,心道,這話說的,那是他閨女,閨女的事兒他怎麼能不管?

……

葯屋。

秦臻和蕭泓宇還有蕭鳳棲站在葯屋門口。

秦臻看向蕭鳳棲道,「阿裴,你在外面等著,把我把關,別讓人進來打擾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就行了,可以嗎?」

秦臻目光柔和清美如麗州之春,帶着些安撫般的溫柔。

晌午的金黃色的陽光打在她白玉般的臉頰上,好生美麗。

蕭泓宇有一瞬間從君緋色的側影中感受到了熟悉的身影。

他的心口重重一跳。

覺得莫名其妙。

然而看着君緋色的側顏,他卻恍惚間失了神,直到察覺到一道冷厲的光落在他的臉上,他才猛地回神。

「好。」

蕭鳳棲收回視線,開口道。

他自然知道秦臻是想做什麼,更是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吃些莫名其妙的醋。

秦臻沖着蕭鳳棲彎了彎眉眼,這才對蕭泓宇道,「六殿下,跟臣女進來吧。」

秦臻帶着蕭泓宇進了葯屋。

這是蕭泓宇第一次走進君家緋色的生活,自然也是第一次進她的葯屋,屋子內空氣中充斥着藥材的味道,屋內收拾的整整齊齊,分成了外間和裏間,外間靠牆擺放着格子架,每個架子上都放着不同的藥材,靠窗戶處搭了一個小火爐,應是煉藥用的,只觀察了一眼,就知道這葯屋的主人是個愛乾淨,且做事條條有理的人。

莫名的,蕭泓宇又想到了秦臻。

「六殿下,您到裏屋的床榻上躺下,很快就好。」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小屋裏面,我掙扎著爬了起來,使勁揉了揉眼睛,想看清自己身處的地方。

這是一間放雜物的小房子,而且好像棄置很久了,周圍都是灰塵和蜘蛛網,而我身邊的雜物也都已經破破爛爛。

小屋有一口破窗,我走到了破窗往外看,居然可以看見遠處有一棟房子,而那一棟房子就是我剛剛逃出來的,三長老的房子。

現在那房子外面全是人,而且都拿着槍,不過好像並不會往我這邊來,我看了一下大太陽,猜現在應該是中午十二點了。

「我怎麼會在這裏的?」我拍了拍腦袋,重新坐了下來,然後仔細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