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宮玉的理由,趙大夫徹底無語了,這宮玉還能不能再誠實一點?如此說話的人,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啊!

趙敏傑瞠目結舌地瞪着宮玉,半晌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財大氣粗的,所以就要付一萬兩銀子的診金嗎?

不得了了,一萬兩啊!那是一個小數目嗎?虧他之前還想砸個幾百上千兩銀子到宮玉的身上,都能讓宮玉樂掉大牙,沒想到宮玉的胃口比他想像的大多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夏文樺瞧宮玉腹黑的樣子,摸了摸鼻子,忍不住地想笑。敢得罪他家玉兒,下場一定很凄慘。

呆了盞茶時分,趙敏傑抽了一口涼氣,才緩過勁來。

「那個,太貴了,一萬兩個銀子,哪有這麼收費的?」

「有啊!就是我。」宮玉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態度。

「不行,你便宜一點,你看這整個青州城,哪有人像你這樣獅子大開口的?」

「你這是在討價還價嗎?」

「關鍵是你收的也太多了吧!」趙敏傑的腰暫時不疼了,他的精神就來了。

宮玉嗤之以鼻道:「意思是你的命還不值一萬兩銀子嗎?」

不值一萬兩銀子?怎麼可能?

身為青州城的首富,趙敏傑覺得他的身價可高了。

他鼻中一哼,「五千,頂多給你一半。」

「喲!這就給我砍掉一半啊?那不好意思,我現在漲價了,沒有兩萬兩銀子,我都懶得給你治。」

「啥?你,你……你怎麼能漲價呢?」

遇到宮玉這樣的人,趙敏傑對人性的認知又刷新了下限。

宮玉翻他一個白眼,「只准你砍價,不准我漲價,這是什麼道理啊?」

「這是做生意嗎?」

真是長見識了,治病救人還有這種操作。

「和做生意沒兩樣。」宮玉不想跟他瞎掰了,道:「趙敏傑,你要治,就趕緊的決定;要不治,我就走了。」

「可你收費太高了。」趙敏傑不想讓自己被宮玉那麼坑。

「好。」宮玉點點頭,轉向趙大夫,「趙大夫,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給他治,是他自己不想治的。不過,說實話,要不是看在趙大夫你的面子上,我才懶得搭理他呢!」

面子給了,她也該走了。

趙大夫怔忪地望着她的背影,無法再挽留,上嘴唇與下嘴唇一碰,宮玉就將診金從一萬兩漲到了兩萬兩,這性情也真是太讓人捉摸不定了。

他無法給趙敏傑拿主意,只得看趙敏傑怎麼決定了。

趙敏傑慢慢站起來,不屑道:「要兩萬兩才給治,她是窮瘋了吧?切,我還偏就不給她錢。」

陳大人走過來觀察觀察他,「你現在不疼了?」

趙敏傑摸了摸腰部,「好像真的不太疼了。」

「宮玉姑娘就那麼給你碰一碰,你的疼痛就減輕了那麼多?」

「應該是我小叔剛才給我吃的止疼葯起效果了吧!」趙敏傑不想承認。

陳大人沉思一下,奉勸道:「趙大少爺,那宮玉姑娘的醫術還真是不容小覷的,你要想把病給根治了,最好還是忍着多花一些錢。」

……

夏文軒和夏文楠在外面聽不到大堂內說的話,見宮玉走近,便追着宮玉問。

宮玉把治病定價的事告訴兩人,兩人都驚呆了。

兩萬兩銀子啊!那真是用錢來買命了。

夏文楠道:「芋頭,趙敏傑那麼欺負人,即便他給錢,你也懶得給他治。」

宮玉卻是不以為然,「只要他願意給錢,我為何不治?兩萬兩銀子哦!我可不想跟錢過不去。」

夏文樺附和道:「就是,那麼多錢,幹嘛要跟錢過不去?」

目光一轉,他邪氣地一笑,「不過,他若再找你,你就再給他漲價,漲到三萬兩銀子,看他是要守着錢,還是要命?」

彷彿跟他狼狽為奸一樣,宮玉贊同地笑道:「二哥說的不錯,給他漲到三萬兩,今天不治,到時候就讓他後悔去吧!」

說完又忍不住的笑。

夏文軒和夏文楠均汗了一把,這兩人的行事風格還真是像啊!

為此,宮玉跑了幾家藥店,預先把趙敏傑要用的葯先買來配好。

在古代,像趙敏傑那種程度的腎結石,大多數人到最後都只有生生的痛死。

是以,待趙敏傑去尋遍了其他的名醫,到最後,十有八九也要去找她。

三萬兩銀子,等著吧!沒錢什麼都免談。

大勝而歸之後,宮玉到了村裏,就把消息告訴了在趙小舟家盼著望着的高仁義。

房子還得繼續建,為了安撫那天被打的匠人,宮玉一人給他們獎勵二兩銀子,還感謝他們為維護工地所做的貢獻。

看到了錢,那些匠人被打幾下都覺得是無所謂的事了。

於是,第三天早晨,大家又開始動工了。

停了這麼長時間,擔心夏季來了后雨水太多把木材都泡腐朽了,高仁義跑了幾個村子,把所有能建房的匠人都給請來。

人一多,工程的進度就快了,才五天的時間,之前被砸壞的那些地方就都修補好了,並且把木材放在青磚牆的中間支撐好后,有兩堵牆堆砌的高度都差不多夠了。

吳大娘一直一個人做飯,人多了后,她幾乎從早忙到晚,地里的活都顧不上了。

她做飯,虎子打下手,還負責去山裏砍柴。

看她兩人那麼忙,宮玉也不虧待她母子二人。

一段時間后給吳大娘結算工錢,宮玉直接給吳大娘結算成三份的,即吳大娘的兩份,虎子的一份。

吳大娘婉拒都被宮玉硬把錢塞過來后,她感激得連眼睛都濕潤了。

她一個婦道人家沒有什麼特長,也沒人願意用她讓她找一些零用錢,是以,這些年來,她的日子過得那叫一個苦不堪言。

去年周氏去世時,她借了夏文軒四百文錢,而那四百文錢直接就是她多年來的積蓄。

若不是窮得看自家的口袋裏快沒糧食了,她也不會小氣吧啦的想讓夏家趕緊還錢。

覺得自己有愧於人,看宮玉如此待她,她都鼻頭酸酸的想哭。

一個月後,眼瞅著房子就要上樑了,宮玉越來越有成就感。

然而這天,宮玉從工地上回來,剛進院子就看到趙敏傑躺在擔架上被人抬進了門。

。 他看着孔修文的【S級脫髮系統】,孔修文當前正在進行一個任務【學習「千鈞一髮」,使得一根頭髮達到1毫克。系統獎勵:頭髮掉二十根】

孔修文的老媽陳秀琴擁有【一剪美系統】,她有個能力就是「千鈞一髮」,讓對方的頭髮變重。孔修文的系統和陳秀琴有些關聯,並且陳秀琴似乎把「千鈞一髮」教給了孔修文。

很顯然「千鈞一髮」孔修文也能夠修鍊,不過他剛起步,只要求讓一根頭髮達到1毫克,正常一根十厘米的頭髮大概有500微克,目前孔修文修為還不太高,只是要求讓頭髮重量翻一倍而已。

項北飛其實挺想幫助孔修文做做系統任務,但是孔修文的任務大都是靠激發自己的潛力來掉頭髮,他到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參與比較合適。

為了高考,孔修文前陣子把頭髮都用來兌換提高智力的物品,現在他修改了自己的修鍊方向,準備往武道發展,系統也給他提供了不少武道能力。

他掉下的頭髮,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扔掉了,而是會收集起來,隨時可以用來施展。

比如【發抽傀儡】,可以用頭髮來操控他人,一旦被他的頭髮植入一根到對方的身上,基本就能夠干擾對方的行動,若是修為夠高,可以直接把對方當作木偶操控。

【萬箭齊發】,可以將細微到看不見的頭髮,當作箭矢攻擊!

【大發雷霆】,他可以讓敵人身上的毛髮摩擦產生的靜電之力無限放大,成為雷霆之力,直接電得敵人懷疑人生!

這些能力都是孔修文目前在學習的,威力和修為掛鈎,別看孔修文覺醒的系統名字俗不可耐,但是選擇了武道方向,很多能力都是不容小覷的。

畢竟他是個頭髮越少,實力越強的覺醒者!

項北飛琢磨著自己有機會要多幫幫孔修文,讓他實力早點提上來。他記起自己有獸丹,這些獸丹自己用不上,想着等下離開食堂再給孔修文。

「對了,明天聽說學生社團納新,下課後,要不要去看看?」孔修文問道。

學生社團?

孔修文不提這件事,項北飛還差點給忘記了。早在他入學考核通過的當天就聽陸知薇提起學生社團的事情,現在才剛開學,學生社團的事情應該是要忙碌了。

「不去了,沒什麼意思。」

項北飛並不是很在意自己要加入什麼社團,他更習慣把時間花費在修鍊上。

吃過飯,項北飛和孔修文一同回到宿舍,兩人住同一棟樓,不同層,分開的時候,孔修文還十分擔心。

「對了,這個給你。」孔修文把一張防禦符遞給項北飛,「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幫你抵抗SR的威壓,但應該能幫你減輕壓力。」

這張防禦符是他花費二十根頭髮換來的,他覺得項北飛能夠用得上。

「不用,我不需要。」

「拿着,跟我客氣什麼!」孔修文硬塞給項北飛。

項北飛啞然失笑,但還是還給了孔修文,又把二十顆獸丹拿出來,遞給孔修文,說道:「放心好了,我暫時不會有事,這個給你,獸丹,當初我入學考核的時候拿到的獸丹。」

這些獸丹威力太弱了,都是蛇類獸丹,御氣初期和御氣中期的,項北飛如今都是御氣後期的修道者了,不需要用這種獸丹,本來想着拿去賣,但想到還有孔修文,肥水不流外人田。

「獸丹?」孔修文愣了下,「你真殺了那麼多荒獸?我以為那些傳聞都是假的……」

「傳聞不可全信,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反正你就當做我有貴人相助,然後撿來的吧。這些獸丹很純凈,你可以直接吸收。」

小黑把獸丹的雜質都給剔除掉了,這幾枚獸丹就成為了純粹的靈力結晶,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但項北飛沒有詳細解釋跟孔修文解釋。

孔修文身為S級的覺醒者,也看得出來這些獸丹的珍貴,他搖頭道:「那你得自己用,我的系統比你高級,我有辦法提升自己,你現在跟三個SR同住,壓力比我大。」

「嗯……三個SR還好,我暫時用不上這些獸丹,留着也是浪費,你能夠更好地吸收它們,趕緊自己把修為提升上來,這樣以後在梁州大學的時候,就不會太吃虧。」項北飛說道。

「可是……」

「行了,你真要替我着想,就先把修為提到御氣後期,你現在才御氣初期,在梁州大學這裏算是最弱的那部分人,我運氣比你好一些,放心。」

項北飛擺了擺手,剩下的獸丹他會給陸知薇,那丫頭也需要提點提點。

孔修文看着這二十顆獸丹,沉默了片刻,然後收下來,又叮囑道:「好,如果你用不上,那我就先用,將來我修為上去了,再去殺荒獸幫你。但要是SR級的那三人欺負你,你可以跟輔導員去說,別什麼都憋在心裏。」

他知道項北飛是個不喜歡跟人爭鬥的人,這樣的性格很容易被人欺負。從小到大,有人找項北飛麻煩,都是孔修文揮拳頭去收拾的,但現在大學了,孔修文也沒有那個能力去收拾SR級的覺醒者。

不過孔修文也明白,自己是S級,在他看來自己提升速度比N級的項北飛快,那麼他要靠着這些獸丹,儘快把修為提上去,只有自己實力強大了,才能更好地保護這個傢伙,到時候自己也可以用更高級的系統物品來幫助項北飛。

「知道。」

項北飛點頭,揮了揮手朝自己宿舍走去。

孔修文看着項北飛有些孤單的背影,思忖道:「不行,我得趕緊修鍊,看能不能嘗試和SR對抗,不然這個傢伙會被那三個SR級整成麻瓜!」

他雖然對項北飛高考得高分的事情很意外,但進了武道學院就不是看分數了,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他從來沒見過項北飛和別人動手,也不相信外面那些無憑無據的傳聞,以前習慣了給項北飛當靠山,加上老爹老媽讓他多照顧只有N級的項北飛,所以他可不會放任項北飛不管。

孔修文轉身朝自己宿舍走去,晚上準備去用這些獸丹修鍊。

——

——

龍國承從中午開始都沒有回宿舍,一直在梁大武道學院四處閑逛。身為SR級覺醒者,他們的照片幾乎都被消息靈通的人傳出去了,這些照片不屬於私密檔案,基本是瞞不住的。

還沒來一天,學校就已經有很多人認識龍國承長什麼樣了。

下午走到哪裏都有學生盯着,許多學長學姐都暗自對他議論紛紛,許多新生也敬畏他,好好地給他漲了一大波矚目值。

看着蹭蹭上漲的矚目值,龍國承對項北飛的陰影才淡了些,自己好歹也是個名副其實的SR級覺醒者,這麼多人都崇拜著自己呢!

這樣一來,身為SR的自信心很快重新讓他昂首挺胸起來,身上冷傲之氣再猜散開!

「中午一定只是大意了而已。」

龍國承一直坐在校園的湖邊看風景,許多人都圍在不遠處,像打量著珍惜動物一樣圍觀他。他也不排斥,被越多的人圍觀,他才能變得越強。

他巴不得所有人都來看自己呢!

很多學生甚至對他偷偷拍照,然後在校園論壇上發帖討論。

——SR級天才龍國承坐在湖邊,這姿勢這長相這氣質,簡直帥呆!天賦高,長得帥,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人!

帖子的討論量一下子就被頂了上去。

「可不是,我聽說他家裏還很有錢,公司總裁闊少呢!剛才他無意間瞥了我一眼,好傢夥,我這胸腔,小鹿亂跳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