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都是這個人族的小子惹的禍,現在只能寄希望於仙魔兩族的神境前來救援了,否則這城門咱們是打不開的!」

就在此刻,一頭金龍騰雲駕霧而來,直到天魁城上空才幻化成人型隱入虛空,遠遠的注視著盤坐在天魁城門前的赤血王。

沒辦法,曾經赤血王在萬族之域的凶名顯赫,雖然如今魂族被聖魂殿所剔除,但是並不代表它也能無視赤血王的實力和威脅!

雖然白戰等人盡數隕落,已經沒有救援的必要,但是龍族此次損失慘重,不殺林天成,不足以泄憤。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所以,金龍長老此行目的十分明確,那就是確保林天成死在天魁城境內,保全龍族最後的顏面!

不多時,一股寒霜之力覆蓋天地,一位仙氣飄飄的女仙踏空而來,落在了金龍的身邊。

此人來的目的和金龍長老差不多,都是為了確保人族林天成死在城內!

「天魁城主,明荷求見!還請開門!」明荷仙子聲音清脆的道。

金龍長老聞言苦笑搖頭,心道這明荷仙子自視甚高,雖然你是藍天仙王的親傳弟子,但是這是在界城,若是天魁給你開了城門,那置其他萬族於何地?

所以,明荷此舉無異於是自找沒趣!

果不其然,在明荷表明身份后,天魁城門依舊緊閉。

而盤坐在天魁城門前手捧血劍的赤血王冷冷一笑,嘴唇未動,讓在場的人都讀懂了他的嘴唇發出的兩個不雅的字。

「傻*!」

過了一會,城內傳出了天魁的聲音,「明荷仙子大駕光臨,不甚榮幸,只是可惜仙子來的不是時候,上古死靈出現,界城自封,即便是我這個城主,也不方便開門,大家都知道,我只不過是個傀儡,沒事的時候我還能說得上話,現在……規則之內,我不能觸碰,否則這城門不僅開不了,我也活不了!」

虛空中,明荷仙子秀眉微微一皺,「天魁城主,你這話是不是有點太不把我仙族放在眼中了,你畏懼規則之力的懲罰,就不擔心承受我仙族的怒火?」

天魁幽幽道,「城門自封,並非我所為,如果……仙族硬要將此舉歸屬在我的身上,那我接下便是,只是……日後煩請仙族不要再踏入界城範圍之內,三十六界城,同進同退!」

丟下這話,天魁也不再搭理明荷,在他看來,明荷果然和赤血王說的一樣,但凡有點腦子都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強勢,可她就這麼做了!

城門,所有人都知道天魁是有辦法開啟的,可是偏偏明荷那高高在上的語氣,刺激了天魁那脆弱的自尊心,此時擺明了對方就是能開都不開了!

頓時,其他的萬族強者也是對明荷暗生怨氣,心中埋怨藍天仙王是沒人了用了嗎?怎麼就派了這麼個缺心眼的過來!

雖然,天魁不開城門,在眾人的預料之中,畢竟開啟城門他會受到一些反噬,但是真的要是萬族拿出誠意來,天魁強行開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此刻被明荷這麼一弄,對方拒絕的這麼乾脆,還是讓這些人有些不滿,然而不滿也沒辦法!

畢竟,仙族是頂尖強族,別說在場的這些人不滿,即便是再來上一些人,仙族也有底氣能接的住!

就在這時候,明荷再次開口道,「人族來人了嗎?」

「暫時沒有,不過魂族的赤血王到時候表明了身份要力保人族的林天成,之前您師尊就是被他擋住了……」

「赤血王?那個叛徒?」

話音剛落,一道劍氣瞬間貫穿天地,斬向明荷!

「放肆!」

明荷怒吼一聲,一道九葉蓮花台顯現而出,撞碎了那道恐怖的劍氣!

而此刻,城門前的赤血王緩緩起身,穩穩的接住了飛回的血劍,冷聲道,「你想死?我成全你!」

明荷也是冷冷的瞪著赤血王,「赤血王?你這是在挑釁我仙族?」

「挑釁仙族?呵呵……就憑你也配代表仙族?讓你師尊出來說這句話還差不多,你算什麼東西!」

話落,四周寂靜無聲!

赤血王說的在理,明荷仙子在仙族的地位崇高,但是也沒有上升到能代表一族發話的地步!

明荷臉色漲紅,漸漸收斂自己強勢的氣焰冷冷道,「赤血王,我勸你不要再給你魂族多惹是非,我們之所以沒對魂族大開殺戒,也是看在曾經同屬聖魂殿的情面上,勸你不要自誤!」

聞言,赤血王笑了,「哦?這麼說是我枉顧了仙子的好意?呵呵……不過我倒是想試試,雖然我們魂族現在和沒了爪牙的老虎差不多,但是滅你……或者說,滅你藍天一脈還是問題不大的,你想不想試試?」

說罷,赤血王血劍直指虛空中的金龍冷喝道,「還有你,你來這是想找死嗎?你龍族難道真的想被滅族?狗東西,什麼時候學會了仗著人勢了?你就算仗,你也得看看她是不是人啊!」

「赤血王,你不要太囂張,我代表不了仙族,難道你就能代表你們魂族?」

赤血王聞言笑道,「你還真的說對了,我來就是我族一至同意的,不信等著瞧,等我那幾個弟兄過來,我們陪大家練練,畢竟多年未見,甚是想念啊!」

威脅!

紅果果的威脅!

赤血王的言外之意,現在不走的人,待會魂族的幾位天王來了就一個也別想逃!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04章

自如意宗夷姜石殿得到那顆紅提之後,陳瑜能夠非常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確切地說是他的肉身變得日益強悍。這種強悍更是表現在,他受傷之後能夠以極快的速度恢復。

就像如今,他傷了肺葉只花了三天,傷勢就已經痊癒。骨折的右臂以及斷裂的助骨,更是在第四天就活動自如,比預計的五天提前了足足一天!

傷勢盡愈又休息了兩天,陳三思終於得閑,令他們焚香沐浴之後,終於出手為他們抹去識海禁制。儘管陳三思已經非常小心,甚至請了紫陽真人坐鎮,但禁制對識海的傷害,仍然令陳瑜二人卧床修養了足足十天。待他們重新滿宗門遨遊之時,時間已經到了四月初。

紫陽宗的遷徙已經完成了一半,只待武英殿長老慕容耜安全回來,這次規模浩大的遷徙就告圓滿。同樣因為遷徙的完成,紫陽宗頓時變地空蕩蕩,曾經的村落不見人影,一些遷徙時被遺忘雞犬,在村落中孤獨的流浪。陳瑜和紫蘇進村落看了一回,如進鬼域。

村外農田裏,去年的冬小麥如今正值除草時節,剛插上的秧苗還沒等施肥,但到了如今已經註定了要荒涼了。

靈果園裏,疏花疏果早已停止。如果紫陽宗能渡過此劫,那麼今年的靈果註定不會長大,只能用來釀酒。而如果紫陽宗最終覆滅,陳瑜和紫蘇同時想到了如意宗,他們眼前的靈果樹,恐怕會跟如意宗一樣,幾十上百年後盡數退化成為野果樹。

紫陽宗很大,規模與凡人國度相當。這樣的規模可以養育數億凡人,但只能勉強支應數千修士所需。紫陽宗弟子太少,最大的原因是靈氣太過稀薄,不敢擴大弟子規模。

駕着羅盤在紫陽宗一陣飛行,數日前的熱鬧場面已經不再。如今的紫陽宗只剩下不到兩千弟子,陳瑜和紫蘇駕着羅盤於宗門疾馳,雖有靈氣凝結的雲彩賣力的繽紛燦爛,但仍然給人單調、有氣無力的感覺。

「真是奇怪,師祖為什麼要阻止師父將紫陽真訣傳給我們?」羅盤上,陳瑜仍然有些不解,道:「更奇怪的是,我們以藍翎雕給元靖師兄他們去信,半個月來為什麼總是無法得到迴音?」

夕陽西下,今天是個晴天,剛才去鑒湖幫老龜翻了身,招呼小花回去吃飯。陳瑜看着天上逐漸燃的起火燒雲,向紫蘇問道:「還有一個奇怪處,剛才老龜嘴巴張地老大,小花竟在它的嘴巴里睡覺。」

「我還是想去炎冰獄。」紫蘇對陳瑜列出的奇怪聽而不聞,此次陳瑜恢復傷勢的速度,令她對炎冰獄有了新的認識。而且即將到來的大戰,令她對迅速恢復傷勢有了更迫切的期待。

「不行!」陳瑜不同意,看着她認真道:「明天,我們外出巡邏。跟敵人生死大戰,可以迅速提升修為,也可以讓我們肉身更強悍。當然最主要的,紫陽宗外的修士,比玄牝那個老妖更安全!」

紫蘇沉默一陣,終是點頭道:「好吧,我們明天先去巡邏看看效果,如果對我們修為的提升不明顯,我還是想去炎冰獄!」

說話間,二人已經到了小樓外。出乎意料的,他們在客廳里第二次見到了玄牝。

「今天是陳瑜駕着羅盤吧?」客廳里氣氛稍有些僵持,德永深遂的眼中帶着嚴厲,神色很是冷峻,看得出,他對陳瑜沒有在小亭外降落很是不滿。

「還請師祖恕罪。」紫蘇連忙道:「剛才弟子見宗門裏太過冷清,一時心中鬱郁,這才有些失察。下次弟子定當好生監督,不會再讓陳瑜如此失禮了!」

「是,弟子知錯!」陳瑜也懇切認錯,道:「弟子剛才在鑒湖抓了不少河蝦,請師姐好生烹飪以孝敬師祖!」

一番認錯保證之後,紫蘇去了廚房準備晚飯,陳瑜戰戰兢兢地跪坐在客廳矮几前,幫德永師祖和玄牝奉茶。

「前輩對創派祖師的一番情意確實令人動容,但是前輩,創派祖師已經升仙,他的遺骸也早已火化。」德永看着玄牝,語重心長道:「前輩如今已經是元嬰巔峰,若潛心修鍊還是有可能晉階化神之境的,有如此大好前程,您又何苦如此為難自己呢?」

正在幫他們倒茶的陳瑜手上輕抖,心中有氣很想照着玄牝的老臉給潑出去。原來師祖根本不是在生自己的氣,原來這個老妖又來作妖!

悄然向玄牝望去,陳瑜心中瞬間騰起無名怒火!今日的紫陽宗確實空空蕩蕩,但是今日的紫陽宗更是集中了前所未有的各種物資,至少小樓外轟鳴的河水足夠洗滌衣物。然而已經這麼多天,陳瑜每次見玄牝,她始冬一身破爛,臉上的皺紋里也滿是污垢。

她怎麼就不知道洗洗換一身乾淨的衣服?

「我已經有了點門道,我相信,我找到的就是輪迴!」玄牝的聲音很是蒼老,只見她激動道:「我先天不足,此生很難晉階化神境。但我時日無多,龍紋果、壽元丹於我已經無用,我需要涅盤,以得到更多的壽元!」

「其實,前輩想復活創派祖師也不是沒有辦法。」陳瑜放下茶杯,斟酌著字句道。

「陳瑜慎言!」德永怒道。

「你有什麼辦法,你能說服紫蘇丫頭任我施展秘術?」玄牝殷切道。

「前輩久居紫陽宗,何不學着做點人事?」陳瑜不理會玄牝臉上的惱怒,繼續道:「我紫陽宗的長輩雖然在求長生,但如果求而不得,定會將自己衣缽傳下,由弟子繼續求長生。」

「前輩已經是元嬰巔峰,何不收一位弟子傳承您的衣缽,讓他幫您繼續復活創派祖師?」陳瑜展臂,將趴在桌上假寐的小花一把撈起,放到玄牝面前,道:「前輩也知道,小花是世間第一隻移植靈根的靈獸,身負巨大的造化。前輩何不收小花為徒,由晚輩督促它為前輩完成心愿!」

「豎子無禮!」玄牝大怒。她當然知道小花的來歷,並且非常看好小花如今擁有的速度。然而復活創派祖師這種事,她怎麼可能假手他人?

「陳瑜,玄牝前輩是創派祖師的未亡人。」德永師祖輕聲道。

「什麼?」陳瑜非常失禮地驚叫出聲。未亡人是什麼,用在這裏就代表,玄牝這尊老妖,是創派祖師的寡婦!

客廳轉角處的廚房,也在這時傳來紫蘇打翻鍋碗的聲音。便是小花,也是渾身毛髮根根炸起,嗖地一聲奪門而逃。

「未成婚。不是你想的那樣。」德永師祖解釋道:「我們後輩弟子出於尊敬,只能如此承認玄牝前輩的身份。」

「師祖,這個尊重的代價,會不會有損創派祖師清譽?」陳瑜臉上的震驚簡直濃地化不開,他不敢看玄牝,只能吃吃道:「創派祖師,畢竟是人啊!」

世間多有人和妖相戀而成婚者,甚至那次黛姝已經說過,化形的妖生的孩子,也是人的模樣。可妖就是妖,換了玄牝是魔修,然後和創派祖師相戀他也能接受,可玄牝是鳥啊!

「當年,我還只是一隻普通檐下燕,一日銜泥回來築巢,不慎摔落於地折斷了翅膀,被等死的老紫陽救下。」玄牝並不隱晦自己的來歷,看着德永道長,道:「我的命是他所救,如今,我想盡我所能將他復活。你說他的遺骸已經火化?沒關係,我這裏有他一滴精血!」

「還好,還好!」陳瑜長舒了一口氣,給自己倒了茶一口喝下壓驚,喃喃道:「創派祖師應該等不到玄牝前輩化形,就已經升仙了。還好,還好!」

「我的秘術非常精湛,只要紫蘇丫頭不抵抗,她可以回憶起那部功法而不會受到傷害。」玄牝聽着陳瑜的「還好」,滿是皺紋的臉色非常難看,向德永道:「道兄難道不認為這是天意嗎?天意,讓我終於找到輪迴之際,紫蘇剛好得了那部功法,而我,剛好自創了這門秘術!」

「可玄牝前輩復活了創派祖師又如何?別說幾位元嬰師祖,更別說掌教師伯還有我師父,連我都不能容忍創派祖師與妖有染!」陳瑜口無遮攔,跪坐於矮几一側,以非常恭敬的姿態說着異常強硬的話,道:「就算創派祖師能夠復活,紫陽宗三千年的清譽,也不能容他任性!」

「你敢欺師滅祖!」玄牝怒喝道。

「師祖明鑒!」陳瑜向德永恭敬但強硬道:「今日的紫陽,已經不只是屬於創派祖師!」

「難怪外面那麼大的小亭你視而不見。」玄牝渾濁的眼睛冷厲地看看陳瑜,又轉而看向德永,道:「你這個徒孫,心中可是全無敬畏!」

「好教玄牝前輩知道,陳瑜進了如意宗,還曾偽造過被中洲修士瘋搶的人皇令牌。」德永道長品咂著杯中茶,並不受她挑撥,淡然道:「而且晚輩愚見,陳瑜說地有道理,今日之紫陽,已經不單單屬於創派祖師。因此,就算前輩當真復活了創派祖師,晚輩可以非常感激,僅此而已!」

「好,好!」玄牝勃然大怒,她身上濃郁的妖氣瞬間澎湃,陳瑜像是一枚單薄的小葉片,被這妖氣窒息著直衝向客廳角落。

就在陳瑜感到真要窒息而死之際,客廳里驀然間被深紫色的霞光充斥,陳瑜這才像破風箱一般呼呼喘起粗氣。

「前輩,我曾是紫陽宗掌教。」德永周身紫霞瀰漫,看着玄牝沉聲道:「我晉階元嬰之後,我的弟子鑒於當前形勢,將紫陽劍重新交給我保管!」

紫陽劍,紫陽宗的傳承寶劍,元嬰級的法寶,擁有陳瑜只聞其名的巨大威力!

滿廳妖氣迅速收斂,玄牝冷冷瞪視德永一記,怒哼一聲瞬間消失。

院外傳來小花吱哇驚叫,終於喘勻了氣的陳瑜起先並不在意,但旋即大驚。正要趕緊前去搭救,卻聽德永道:「無妨,玄牝前輩不是嗜殺之人,她修仙至今殺過的人,還不到十個。」

陳瑜鬆了口氣,繼爾實在難掩心中好奇,向德永問道:「師祖,玄牝前輩和創派祖師真的?」

「創派祖師升仙時,玄牝前輩才凝氣境界!」德永瞪陳瑜一眼,沒好氣道:「只是玄牝前輩修為境界日漸高深,我們後輩弟子出於恭敬,才承認了她的身份。」

「還好,還好!」陳瑜這下當真鬆了口氣,至於恭敬什麼的他並不在意,他很清楚,西北修仙界凝氣境的妖獸,不可能化形。而以己度人,就像他不可能對小白有什麼想法,他相信創派祖師當年,不可能對一隻鳥有別樣想法。

(未完待續)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宇宙生靈的認知當中,人類智慧放在各族當中,乃是最低等的。

這一點,從四大七級文明當中就可以看出。

四大七級文明當中,並沒有任何一個文明屬於人類。

而凡是誕生人類的行星,科技都是極其的落後。

可是眼前這個人類竟然拿出了空間摺疊技術,而且還演示了出來。

要知道,那可是空間摺疊技術啊!

多少三級文明夢寐以求的科技。

結果,一個屬於人類的文明卻是率先研發出來。

台上,蘇寒看着現場各個文明的代表皆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心中充滿了苦澀。

在龍淵星的時候,人類乃是主宰!

可是到了宇宙當中,人類卻是淪為了最低等的生物。

縱觀這些年,蘇寒與各個文明交流,猛然發現其他文明對於人類沒有任何的尊敬。

在他們看來,人類所在的行星必將是落後的代名詞。

呼……

蘇寒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各位,空間摺疊技術乃是我龍淵星研發,如果在座的各位對這技術感興趣的話,可以到那邊商量交易的事宜。」

說完,蘇寒走了下來。

不少文明對於空間摺疊技術眼紅不已。

在發現蘇寒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后,立馬就跟了過去。

「蘇先生,我泰諾啦文明對於空間摺疊技術非常感興趣,不知道我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才能獲得這項技術?」

「蘇先生,我這裏有一項跟空間摺疊技術差不多的技術,不用咱們交換吧!」

「蘇先生,只要你肯答應將空間摺疊技術交給我們,我們願意向你支付一大筆星幣。」

因為蘇寒腦海當中存有大量來自更高文明的技術,他自然不會同意用其他技術來交換空間摺疊技術。

所以,蘇寒要求必須使用等同價值的材料交換空間摺疊技術。

當然,如果材料不足,也可以使用星幣購買,但是價格嘛,自然要昂貴一點。

得知蘇寒的要求之後,一些文明的代表頓時就泛起愁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