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要死,寫這一章滿腦子都是諸葛亮的「草船借箭」,可是挨不上邊啊……

。 煉屍術,他們都曾聽懷虛道長說過。

只不過那個時候,他們誰都不相信真有這樣的東西。

他們還藉此來開玩笑,說真有煉屍術的話,就把他們殺死的那些敵人拿去煉屍,讓這些屍體去幫他們對付他們的敵人。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這樣,他們就能不費一兵一卒打勝仗了。

現在想想曾經說的那些話,林羽突然有些慚愧。

「這就是來煉屍的藥水了?」

寧亂指著地上那些不明的液體,下意識的往後退上一點,生怕沾到這玩意兒。

「應該是了。」

林羽點點頭,面色凝重的說道:「我估計,那個村民之所以變成這樣,就是不小心沾到了這些藥水。」

事到如今,很多東西都能夠推斷出來了。

不是殭屍,但也能算作是殭屍。

畢竟,那個村民現在這副樣子,跟殭屍也沒有多少區別。

寧亂想了想,點頭道:「這些剛打碎不久的罈罈罐罐,應該就是他在屍變的過程中打翻的。」

「肯定是這樣。」

林羽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又在桌子旁邊翻找起來。

很快,林羽就有了新的發現。

在桌子那破碎的抽屜里,有著一個筆記本。

過去了將近十年,這筆記本已經開始泛黃。

翻開筆記本,裡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筆記。

基本都是配製所謂的煉屍藥水的筆記。

在筆記中,竟然還穿插著一些日記。

兩人瞬間來了興緻,耐心的看著筆記本上的文字。

兩人粗略的將筆記本上的內容看完,事情的脈絡也逐漸清晰起來。

原來,這這裡煉屍的這個人,本來是一個盜墓賊。

十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發現了這裡的這座墓,於是就打起了這座墓的主意。

當他順利的進入這座墓以後,發現這座墓並不簡單。

這座墓的主人,生前修習的就是煉屍術。

而這裡,就是這座墓的主人生前煉屍的地方。

不過,墓主人還沒能成功的煉出殭屍,就已經死去。

臨死之前,墓主人將半生得到的財寶和記載有煉屍術的羊皮卷放進了銅棺中給自己陪葬。

盜墓賊打開銅棺后,將裡面的財寶洗劫一空。

而記載有煉屍術的羊皮卷,也落到了他手裡。

最早的時候,盜墓賊並未帶走煉屍術,不信,也不敢去嘗試。

但兩年後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盜墓賊的命運。

得到墓主人的財寶后,盜墓賊一下就富了起來,日子過得是相當的滋潤,甚至還娶了當地的一個美人當老婆。

但可惜,那個女人愛的只是他的錢而已。

兩年後,女人勾搭上當地的一個惡霸,不但將他的家財洗劫一空,還想置他於死地,還好他命大,撿回了一條命。

他很想找女人和惡霸報仇,奈何惡霸在當地的勢力很大,現在一窮二白的他,根本不是惡霸的對手。

最終,他想起了在這座墓中發現的煉屍術。

為了報仇,為了讓那兩人付出代價,盜墓賊再次回到這裡。

至此,盜墓賊開始沒日沒夜的在這裡研習煉屍術。

不過,墓主人留下的煉屍術並不是完全正確。

他按照墓主人留下的配方配製煉屍藥水,一直都沒有成功。

最後,他想到可能是配方有些問題。

於是便對煉屍藥水的配方進行改進。

最終,功夫不有心人,他成功的配製出了煉屍藥水。

最後一步,便是抓人來進行試驗了。

這盜墓賊也是謹慎,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事先還用巨大的鐵鏈將抓來的人捆了起來,免得他屍變后不受自己的控制。

事實證明,他的謹慎是完全正確的。

實驗對象屍變后,果真不受他控制。

但好在有鐵鏈拴著,也奈何不了他。

無奈之下,他又開始繼續改良煉屍藥水。

到了這裡,就沒有後續的記錄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眼,同時搖頭苦笑。

不用猜也知道,最後,那試驗對象肯定是掙脫了鐵鏈的束縛,將一心想著復仇的盜墓賊殺死了。

這滿地的狼藉和鮮血,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那盜墓賊,最後肯定是被他煉製出的怪物分屍了。

而地上那具乾癟而又猙獰的屍體,應該就是他的試驗對象。

只是不知道,這殭屍最後又因何而死。

「自作自受!」

看著滿地的鮮血,寧亂沒好氣的罵上一句,又暗暗擔心起來,「也不知道這種邪門歪道的東西有沒有傳下來!」

「但願沒有吧!」林羽搖頭苦笑。

如果這這玩意兒傳下來了,現在還有人在暗中修習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的人遭受了這些心腸歹毒之人的毒手。

不過,他的感覺告訴他,煉屍術這種邪門的東西,很有可能是傳承下來了的。

在他們看不見的那些角落,或許,就有人在利用這種邪術作惡。

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只因還沒發現那些人而已。

「回頭我派人把這裡炸平!免得再有人沾到地上這些東西。」

寧亂兀自思忖著,又向石門外看去,恨恨不已的說道:「這人也是活該!這裡面的味道這麼難聞,又是這番恐怖模樣,他還非要進來,這下害人害己了!」

「說到底,還是一個貪字!」

林羽搖頭苦笑,「估計是無意間打開了這裡,以為這裡面藏著值錢的寶貝,結果,看到裡面的景象,又被嚇到了,一不小心就沾上了這些能讓人屍變的藥水。」

說到後來,林羽又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貪念害人啊!

如果不是貪念作祟,那盜墓賊現在可能都還活著。

如果不是貪念作祟,這個村民也不至於變成這副模樣。

寧亂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又指了指外面,「要出去看看嗎?」

「廢話!」

林羽笑罵道:「既然這事情已經弄清了,還呆在這裡幹什麼?難道你喜歡這裡的味道?」

寧亂捂住鼻子,雖然沒說話,但他的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

兩人來到外面,那噁心的味道終於消散不少。

假道士跟那殭屍已經從墓室打到了洞外,假道士依然堅持不懈的試驗著那些對付殭屍的玩意兒。

但看殭屍這生龍活虎的模樣,也知道他那些玩意兒肯定沒用。 人如長相般圓滑,做事滴水不漏,只是試探性的問問題,雙方的底線都不會突破,因而可以明哲保身,任何人都不得罪,他的問題並不尖銳,比柯煒坤的問題更加具備壓力性。

我與這圓臉男的對話花費十分鐘結。

接下來面對了一名年輕男子的問詢,他的問題軟綿中帶着一股猛烈的勁道,話中有話,妄圖從我口中套出些東西,輕鬆自如的應對着,絲毫不給他有機可乘。

他也被我輕鬆應付過去,不過我卻在下面的這位老頭身上,體會到了什麼叫,姜還是老的辣。

「唐部長,今年多少歲了?」他低沉着笑了聲,道。

「24歲了吧。」我輕挑眉頭,道。

「那唐部長您可知道,公司管理層屬您年齡最小。」他繼續道。

「不能吧,據我所知,林總今年也不過22歲,我不可能是最小的。」

「唐部長,您可真會開玩笑,林總家是公司的創始人,這個自然是不算的。」

「這樣啊?那我就不是特別了解。」

「呵呵,我來之前都為唐部長做了簡單調查,李副總今年27歲,林總22歲,你24歲,公司三個二十歲年齡當上管理層的人。」

「哦,是嗎?那就有趣了。」

「唐部長這話我也贊同,不過據我了解,之前唐部長入職萬石時,是以清潔工的身份,為何一下子就成了商務運營部部長呢?」

「公司的安排,我自當遵序。」我皺着眉頭道。

心中對這老頭不敢掉以輕心,講話中總是透著一股刺。

「那唐部長方便透露一下自己的學歷嗎?」

「重本。」

華國最高軍事指揮學校,國際一流軍事指揮學院,進入其有着苛刻的要求,政審和各方面都非常嚴苛的,甚至說,千萬人裏面都不一定有人可以入選其中。

高考分數也是需要全省前五,才有資格填報這所學校,當初我是以江南省第三名的身份,進入該學校學習的,身體素質和政審方面近乎常態,是國內最難考的軍事學校。

有不少將領在這所學校深造,成為傑出的華國高級將領,更何況華國最初的那些元勛都是出自這所軍事院校,可以說它是華國地位最高的學校之一。

「具體是什麼學校?」

「這個能不說嗎?」

「有什麼見不得人,難不成是野雞大學?」

馬麗蓉這話讓我皺了皺眉頭,原主的榮耀和我的尊嚴不可辱,看着她淡漠道:「我希望你說話小心點,若是在亂說一句,我將會讓你付出沉重代價。

華國最高軍事指揮中心。」

末尾加上學校,那一刻,在場所有人臉色驚變,就連馬麗蓉也露出懼怕之色,他們清楚這所院校的恐怖性,雖不位列985和211,卻在其之上。

華國最高軍事指揮學校,從那裏出來的,哪個是簡單人。

就說它現今的著名校友,哪個不是掌握一方大權,是各行政省的封疆大吏。

就連帝都最高統帥部的那些人,就有不少人出自華國最高軍事指揮學校,敢侮辱華國最高軍事指揮學校,簡單說,就是在找死。

「看來唐部長以前是軍人了?」

「這個問題似乎超出問詢的主題了。」

「哦,抱歉。」

「嗯。」

我用平淡的目光盯着那老頭,自從我暴露畢業學校后,我能感覺到,他們身上有明顯的壓力出現。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在忌憚我的背景,他們摸不着我的真實身份,能從那所學校畢業,他們應該清楚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其實實際上來講,我比李柯張益達難惹多了,李柯和張益達的權勢都不如我,如果要報復他們的話,他們下場會很悲慘的。

只是他們不清楚,想要以公司董事局方面施加壓力,我的內心是不屑一顧的,只因這種方式對我造成的影響不大。

再說通過董事局方面給我施加壓力,肯定是會失敗的,我背後的利益涉及到林菀竹,就算我願意吃虧,可人家也不一定的。

老頭終究是怕,選擇不在對我進行質問,開始由下一位觀察團成員開始對我進行詢問,相對之前的尖銳問題,接下來這些人問的都是些沒營養的話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