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層面上,得到了獵鷹電影節的最佳外語獎。

從票房上來說,很有可能打破華夏電影歷史記錄。

葉長生吐了煙圈,接著說:」楊導,以後咱們的合作機會就更多了。「

二人心照不宣,尋月其實就是互相觀察對方的一個機會。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此次成功,也確定了二人之後在影視圈合作的必然性了。。 「嗡!」

應天寺彷彿真實存在,又彷彿是存在於虛幻之中,當卿伊進入之時傳來一陣微妙的空間震動,裡面的場景也浮現在眾人眼前。

只見卿伊面色驕橫的踏入應天寺,臉上毫無尊崇之意,當她進入應天寺之後,寺廟內供奉的神像也出現在眾人面前。

寺廟正中央有一尊碩大神像,那尊神像渾身散發神聖金光,令人看不清五官,但那股威勢卻是無與倫比。

在中央神像的兩側分別有九尊小神像,神態各異,甚是玄妙。

「不知這應天寺內供奉的神像為何人?」

江塵努力想要想要看清中央神像的面龐,但卻是感覺被一股宏偉的力量阻擋,總是看不清。

而當卿伊進入應天寺之後,江塵發現她額頭上的氣運線條正在閃爍,只不過光芒沒有那麼耀眼。

這個發現令江塵雙眼一亮,「好傢夥,原來是要進入應天寺我才能看到她是否有機緣。」

「這麼說來,她肯定能點燃五根應天香,只不過看她光芒閃爍的不是很猛烈,應該也點燃不太多。」

只是這種機緣江塵並不能插手,他也不知是否能夠蹭到氣運。

這種情況江塵還是頭一次遇見,足以說明應天寺的奇妙之處。只見卿伊拿起中央神像之前長約五尺的應天香,雙手合十將其夾在手中。

隨後卿伊雙眼緊閉,一股淡淡的白光從她體內漂浮而出,最終全部匯聚在應天香之上。

下一刻,應天香竟是自動點燃,而那道從卿伊體內漂浮的白光也是突然消失,彷彿被應天香所吸收了一般。

「嗯?似乎是那道光芒作為燃料點燃了應天香,那是怎樣的力量?」

江塵心中不解,他感覺那股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有股說不清的味道。

「那股力量乃是她與天道之間的聯繫,你可以理解成對天道的供奉,我們稱之為天道之力,也唯有天道之力方可點燃應天香。」

「氣運越強誕生的天道之力便越多越濃郁。」

西門風身為皇室之人,知道的倒是比較多,在一旁充當了講解角色。

「還是跟氣運掛鉤啊,這卿伊不過青色九道,看看她能點燃多少根應天香,之後便有了對比。」

江塵心中瞭然,深感應天寺的神奇之處。

應天寺內的卿伊將點燃的應天香放在中央神像之處,很快便燃燒殆盡,濃濃的煙霧全部都朝著中央神像匯聚而去。

卿伊又拿起身旁的應天香,一連五根都毫不費力的被點燃,只不過越到後面應天香點燃的速度也越慢,她身上誕生的天運之力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著。

終於,當她點燃第八根應天香準備點燃第九根的時候,無論她怎麼努力都無法點燃。

「點燃八根應天香,還算是可以了。」

雖說卿伊有些不滿意,但還是只能無奈的安慰著自己,畢竟這是上天決定的東西。

下一刻,中央神像的雙眼爆發一陣金光照耀在卿伊身上,大概這就是所謂的賜緣吧。

只不過當金光消失的時候,卿伊的神色卻有些失落,看樣子得到的機緣不是很大。

江塵也發現她的氣運線條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反而還變的尤為黯淡,彷彿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機緣。

「好傢夥,原來中央神像就是吞噬氣運的,用自身機緣來換?」

江塵發現了其中的端倪,在盤算這比買賣划不划算,不過看卿伊那一臉嫌棄的樣子,怎麼想怎麼不划算。

當然也有值得讓他高興得事情,不管怎麼說,他還是蹭到了一點氣運。

也正是當他感覺氣運向他匯聚而來的時候,中央神像的雙眼好像盯著他,盯的他渾身發毛,冷汗更是侵透了後背。

僅僅只是片刻卻感覺度息如年,也不知過了多久這種感覺才消失不見。

「中央神像發現我可以蹭氣運?剛剛的眼神是警告么?」

江塵心中一沉,剛剛那股壓力讓他感覺很難受,但更多的是無奈,「這跟我沒關係啊,也不是我想主動蹭氣運的!」

江塵連喊冤枉,也算是知道就算他不插手對方的機緣,但只要他見著就有份,這要換之前絕對是個頂天的好消息。

但現在江塵卻是有些鬱悶,他不知道中央神像是否會動怒,這畢竟是在跟對方搶奪東西。

江塵在心中默念,雙手合十,神色無比誠懇,「晚輩並非誠心搶奪氣運,實乃不受控制,還望您老人家大慈大悲,不要計較……」

「嗡……」

又是一陣空間波動傳來,卿伊曼妙的身影從應天寺出來,東域之人見她一臉沮喪,不禁有些好奇她得到了什麼機緣?

按理而言八根應天香得到的東西應該不會少。

「只是一本地級武技罷了,不值錢……」

卿伊搖了搖頭,愁眉苦臉道。

以她東域公主的身份這地級武技還真不是什麼稀缺之物,但這要放在以前的天湘國,這可是鎮宗之寶。

聞言,東域之人紛紛為她惋惜,唯有紀無敵不動聲色,彷彿沒有事情可以驚擾他一般。

「無妨,八根應天香已經很好了,反正我們到時候是算總成績,機緣什麼的不重要,只要能贏了他們,得到天運石,南域必亡!」

馮成星輕輕拍了拍卿伊的肩膀安慰道。

但卿伊卻是微微皺眉,很嫌棄的想要閃躲,最終躲在了紀無敵的身後。

馮成星察覺到這微妙的細節,不免心中一痛,神色有些黯然,隨即便隻身踏嚮應天寺,「第二個我來吧。」

「這胖子有兩道藍色氣運,看看他能點燃幾根應天香。」

江塵冷靜地觀察著,反正就論氣運而言,南域這邊暫時肯定比不上東域。

但也有江塵這個不確定因素在,最後的結果如何還不確定。當然……西門風也算是不確定因素,不知道他的金龍氣運,是否會比藍色氣運要強。

片刻之後,馮成星點燃十三根應天香也是失魂落魄的走出來,看來也是沒有得到什麼太大的機緣。

跟之前卿伊的情況一樣,江塵也發現他的機緣變得很暗淡,應該很長時間都不會有機緣誕生。

「怎麼你也是這幅表情,你點燃十三跟應天香,得到了什麼機緣?」

卿伊一臉好奇的追問道。

「天級武技而已,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武技只是錦上添花之物,並非關鍵性的存在,他自然是高興不起來。

「這次的應天寺不知道怎麼回事,以往點燃十三根都會得到靈器了。」

卿伊微微皺眉,有些不明所以的說道。

「沒關係,我們只需要積累數量就好了,有可能是因為紀大哥的存在,所有好東西都留在了最後吧。」

馮成星臉上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為其難的說道。

另一邊的江塵卻是有點慶幸,他發現這一次蹭了氣運,中央神像好像沒有盯著他了,「中央神像果然大氣,我就說不至於為了這麼點氣運跟我計較嘛。」

但這兩次蹭到的氣運都微乎其微,甚至都沒有讓他的氣運線條發生明顯的變化。

東域之人看著江塵一直盯著鏡子看,感到奇怪的同時,更多的是嘲笑。

「這小子一直盯著鏡子看,還真是夠自戀。」

「估計腦子有什麼毛病吧?」

卿伊眼中除了紀無敵之外壓根容不下任何人,哪怕江塵容貌驚艷,卻對她沒有絲毫吸引。

緊接著,東域的其他兩人也紛紛踏入了應天寺,兩人也都是一道藍色氣運者,紛紛點燃了十一根應天香,但兩人的神不色也是很難看。

只因兩人也只是得到了天級武技而已,總體而言就是目前為止他們沒有得到什麼說的過去的機緣。

而在他們四人這微乎其微的氣運加持之下,江塵身上的氣運也終於有要長進的跡象了。

這也讓江塵滿是期待的看著紀無敵,「紀無敵,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啊,唯一的藍色九道氣運者!」

在江塵眼中紀無敵就是最大的一隻羊,他的收穫越大,江塵的收穫也就越大。

紀無敵也發現江塵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那是一種他很厭惡的眼神,「江塵,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如何打破你們聖師的記錄!」

「期待你的表現。」

江塵送上了鼓勵的眼神,管你打不打破記錄,反正是用你自身氣運來換,在這裡還可以蹭一波氣運,在別的地方可不一定能夠蹭到了。

「放心,絕對讓你大開眼界!」

紀無敵自信滿滿的踏入應天寺之中,只見當他手握應天香之時,濃郁的天道之力竟是將他的身形籠罩,很是磅礴。

一根根應天香在他手上被點燃,而且速度絲毫沒有減弱,不到一會兒的功夫便點燃了二十根應天香。

就算如此,他身上的天道之力還是依然濃郁,速度也是依舊,照這樣發展下去打破萬天流的記錄似乎不在話下。

「不愧是藍色九道,果然沒讓我失望。」

江塵瞬間來了精神,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江兄,為何他點燃應天香你會如此激動?」

道歸愁眉苦臉,但看著江塵一臉的激動,不禁好奇問道。

因為葬土生靈的氣運比較特殊,所以這第二輪論天道便將楊小柔兩人換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道歸和公孫南。

說起來這也是雨露均沾,幾乎南域的頂尖天驕都參加了這次的論道。

「這你還不知道么?我大哥肯定是有解決之法,就讓他先嘚瑟吧,誰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

公孫南自以為最了解江塵,幫他辯解了一番。

聽聞此言,再想到了江塵的身份,道歸緊鎖的眉頭也就緩緩展開,不再把紀無敵放在心上。

「萬天流,紀無敵已經點燃了四十根應天香了,身上的天道之力還如此磅礴,看樣子你的記錄要保不住了。」

東江行一臉得意的看著萬天流笑道。

萬天流卻是一臉輕鬆,毫不在乎的說道:「記錄而已嘛,本就是用來打破的。」

說這話的時候萬天流的眼神一直看著江塵,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指望江塵可以打破紀無敵的記錄?痴人說夢!」

東江行發出了無情的嘲諷,這次論天道他們贏定了,誰也攔不住!

「且看便是!」

萬天流卻是不惱火,只是神態悠然的說道。

應天寺內,紀無敵已經把第四十八根應天香點燃,當他拿起地四十九根的時候,大量的天道之力匯聚其中,隨即還是將那根香點燃。

而這也讓紀無敵身上的天道之力減少了將近一半,當他點燃第五十根應天香之時,身上的天道之力也正好消失。

正好打破了萬天流的記錄,恰好多了一根。

當五十根應天香燃燒殆盡之後,整座中央神像都散發著神聖的光芒,特別是雙眼的光芒尤為明亮,照耀在紀無敵身上宛如神賜一般。

紀無敵楊開手臂,沐浴在神光之下,表情十分的享受。

「轟!」

只見紀無敵背後傳來一聲巨響,一道恐怖的異象浮現而出,正是那中央神像兩側的十八尊神像。

一時間,天地響起陣陣神音,無上威壓爆發而出,彷彿可以鎮壓世間萬邪,恐怖如斯!

「好恐怖的異象!這就是打破記錄的獎勵么?」

「我就說了好東西都留給紀大哥的!」

「五十根應天香,論天道我等必勝!」

東域之人神情亢奮,內心忍不住的更加崇拜紀無敵。

而南域之人則是臉色難看,紀無敵的這道異象實在太可怕了,十八神異象一出,加上他的至尊骨,誰能能敵?

「完了完了,他居然連聖師的記錄都打破,還得到了十八神異象,這誰還是他的對手?」

「可惡!好不容易贏了第一局,難不成這次又要落敗么?」

「紀無敵……恐怖如斯!」

不是他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他們切身實地的感受到十八神異象后心有所感。

哪怕是向來淡定的萬天流神色也有所波動,微微皺起了眉頭,「居然得到了十八神異象,越來越難對付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