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喲,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抱抱大飛了。」顧小北說著,便起身,「嘿嘿,時鳶鳶,那我就先溜號了,下午我一定早早來。」

「去吧去吧,我看看片子,下午我們一起剪視頻出來,爭取今晚直播之前就能發出去。」時鳶朝她擺擺手。

顧小北也顧不上卸妝,直接頂著時鳶為她化好的桃花妝便回去了。

時鳶則認真地看起了視頻的內容,一邊看,一邊記錄,寫了一部分文案,時間就已經不早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她伸了個懶腰,想到今天家裡多了一個小小的新成員,她便快速離開了工作室,小跑著便回去了。

其實小鐵平日是個挺愛哭的孩子,時鳶在回去的路上,還是有些擔心的。

結果,等她進門,看到客廳里一派和諧的景象,詩詩正坐在爬行墊上,隨著音樂擺動地粉嘟嘟的小身體,而小鐵則趴在地上,一雙腳丫來回地晃著。

總之,這兩小隻都可愛極了,讓時鳶只看一眼,就忍不住湊過去,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

「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陸霆之拿著兩個水瓶走過來,見時鳶已經坐在了爬行墊上,有些意外。

「嗯,想你們了!」說著,時鳶在陸霆之主動湊過來的臉上親了親,「怎麼忽然想到把小鐵帶回來了?」

「好玩兒。」陸霆之將水瓶遞給兩個寶寶,繼而道:「老大說小鐵總是喜歡黏著詩詩,覺得咱們家大飛更好帶,我就把小鐵帶回來了。」

「哈,怪不得。」時鳶說著,將小鐵撈了過來,抱在懷裡,「小鐵,想媽媽爸爸沒有?」

小鐵哪裡聽得懂呢?先是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時鳶,很快就咧開嘴笑了起來。

這一笑,還挺帥的,有幾分孟斐的影子。

這時,門口有人敲門。

時鳶回頭,就看到沈悅微笑地走了進來。

「媽媽!」

「媽。」

兩人齊聲叫人。

沈悅上前才發現,時鳶懷裡抱著的竟然是小鐵,而大飛卻並不在房間里,當即便猜到大飛這時一定在顧小北那裡,不過沒說什麼,畢竟她很清楚這幾個孩子在看護寶寶方面都很盡心,沒什麼好擔心的。

「媽媽剛剛去工作室找你,你們工作室已經沒人了,媽媽就過來了。」沈悅說著,也沒有要坐的意思,一看便是有事要說。

這時,時鳶才注意道,今天沈悅穿了一件白襯衫,搭配九分黑西褲,高跟鞋,臉上也化了淡淡的妝容,這明擺著就是準備出門或者剛從外面回來。

「媽媽,您……」

沈悅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地道:「鳶鳶,我和你商叔叔一會兒準備去雲城,下午去趟民政局,把結婚證領一下。」

時鳶一愣,繼而眨了眨眼睛,一臉的不明所以,繼而看向陸霆之。

陸霆之明顯也是對此一無所知的表情,小幅度地朝她搖了搖頭,有些無辜。

這就有點兒……突然了啊!

。 冷穎和新來的學員發生衝突,幾乎是進教室的所有學員都自發自覺的找到角落位置坐好,不發一言的安靜看戲。

這次冷穎碰到了對手啊,居然也是個四環魂師,看樣子年紀還不大。

冷穎面上依舊趾高氣昂,心裡其實早就慌了,這上課鈴聲怎麼還不響,她和院長說好的五十個金魂幣可沒包含打架的費用。待會如果真的打起來了,她再去要額外的打架費用,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給。

正當戴沐白蓄勢待發準備揮拳的時候,鈴聲突然響了。

冷穎心中一喜,終於上課了,面上卻依舊維持著原本人設,「哼,算你好運!」

說完一甩手,就氣勢洶洶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呆了一眾觀戰的同學們,他們都搬好小板凳了,就這?

不打了嗎?

戴沐白心中疑惑,他怎麼感覺,對方不是那麼想和自己對戰。

不只是他,就是唐輕微也摸著下巴思索,感覺這個女同學有些奇怪啊。

正在這時,老師從外面走了進來,來的倒是熟人,當初史萊克學院那位糖豆魂師邵鑫。

「這是怎麼回事?沐白。」邵鑫剛一進門就看到了處在戰鬥狀態的戴沐白,不禁皺了皺眉頭。「你怎麼第一天來上課就欺負同學?」

教室內一片寂靜,只有唐輕微舉手說道:「戴大哥,快來坐好,上課了。」

緊接著,不由分說的把戴沐白拉回位置上坐好,畢竟是認識的熟人不給面子怎麼行。

「老師,快上課吧。」

見戴沐白已經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邵鑫也沒再說什麼,走到講台上準備開始今天的課程。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下來了,但戴沐白幾人也引起了不少學員的興趣,畢竟這麼年輕的四環魂王還是很難見到的。

同時也有不少女學員被引起了興趣。一個看上去才十幾歲的少年居然就是四環魂宗了,可想而知他未來的前途會多麼光明。

甚至有不少自視過高的御姐們,準備老牛吃嫩草了,可惜媚眼拋給瞎子看了,人家戴沐白根本就不鳥她們。

邵鑫咳嗽了一聲,便開始正式上課。

「今天的課題是,食物系魂師在戰場上的作用。

眾所周知,食物系魂師在魂師界是最弱小地存在,但同時他們也是任何魂師都無法忽略的存在。擁有一名強大的食物系魂師作為夥伴,那麼,己方的戰鬥力就會大幅度提升,尤其是持續作戰能力。下面,我就給你們講講食物系魂師在戰場上的各種作用……」

邵鑫的課講得不算生動,整個高級班內,食物系魂師也只有奧斯卡一個人而已,所以也只是他才聽的津津有味,更多的人則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唐輕微趴在桌上,側頭偷偷去看冷穎,此時她正在認真的寫著筆記,怎麼看也不像剛剛那副囂張跋扈的樣子。如果不是一直看著她走到那個座位的,唐輕微都差點以為剛剛挑釁的那個女人是她的雙胞胎姐妹。

唐輕微用手肘拐了一下旁邊打瞌睡的戴沐白,小聲的說道:「戴老大,我感覺那個女人有點奇怪。」

說著還用嘴努了努冷穎的方向,示意戴沐白去看。

戴沐白明白了唐輕微的意思,順著看去,就看到唐輕微看到的那一幕,「嗯,她好像並沒有想和我對戰的意思,至於為什麼挑釁我們,估計還得在等等看。」

??四章,我要考試啦,要看書了,祝我好運吧

?

????

(本章完) 黑霧速度極快。

不過數息時間,已經來到了兩人一貓的上空。

然後,停了下來!

一股比先前陰兵過境還要強烈的陰寒煞氣,籠罩下面的兩人一貓,讓人身體發僵,思維遲緩。

橘寶直接被嚇的縮成了一坨,把頭埋在肚子里,當起了縮頭烏龜。

顧言身上氣血翻滾,抵禦陰寒煞氣侵襲,從地面站起,神情凝重看著上空黑霧。

這種情況,畏懼沒有意義。

無論是生是死,他都會奮力一搏。

一人一團黑霧,就這樣僵持。

片刻。

黑霧中,傳來沙啞刺耳之聲。

「你想對我出刀?」

這聲音宛若指甲劃過黑板,又似夜鶯啼哭,讓人聽了不由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顧言手握刀柄,眼中決然:「這樣死的有尊嚴一點。」

「有道理。」

黑霧散去,露出裡面包裹著的身影。

顧言視線被吸引過去。

那是一匹立足虛空的白骨戰馬,眼眶內兩團綠色火焰跳躍,腳下四團漆黑火焰燃燒,上面還端坐一個全身被黑袍包裹的「人」。

這「人」唯一裸露在外的面部位置,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望之生寒。

不對!

顧言瞳孔一縮。

它沒有下半身!

或者說,它的下半身,已經和那骷顱戰馬,融合在了一起!

踢踏。

骷顱戰馬腳踩虛空,來到顧言面前。

一股源自生命層次上的壓迫,讓他渾身細胞都抑制不住地顫慄,體內洶湧的氣血也沉寂下來。

顧言心裡駭然。

除了詭眼,他全身都動不了了!

一隻乾枯的手掌,從黑袍內伸出,緩緩抓向顧言的脖頸。

無助,絕望。

在對方面前,他連反抗都做不到,只能怒視對方!

剛才的話,就是個笑話。

乾枯手掌停留在了顧言的脖子前,尖銳指甲往下一劃,嘩啦一聲,顧言的衣物被撕裂,露出他衣物下結實而有形的胸膛,還有一塊掛著的月牙形玉佩。

「嗯?」

黑袍內突然傳來驚疑之聲。

它伸向顧言胸口玉佩的手掌一頓。

眼前這個帶有夜家信物的螻蟻,身體似乎有些不一般!

陰冷入骨。

顧言身軀一顫。

對方居然將手掌按在了他的胸肌上面!

「強壯,有活力,讓人垂涎。」

黑袍漆黑內,露出兩團跳動的綠焰,透露出貪婪。

它感應到這裡有夜家的氣息,好奇過來看看。

結果沒想到,有意外收穫!

顧言心裡發顫。

這特么不會是一個老玻璃吧!

冰冷的手掌下滑。

撫過胸腔,菱角分明的腹肌,繼續往下…

顧言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完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完美的身體!」

黑袍內傳來驚嘆。

強度勻稱,氣血旺盛,陽物雄壯,宛若天地雕刻,增一分不協調,少一分不完美。

這是最上等的食材!

它有些猶豫。

不是擔心這食材可能和夜家有關係,而是時機不合適。

這食材最大的缺點,就是現在還太弱了。

現在就吃了,太可惜!

可是,讓對方繼續成長,它又很擔心對方會長歪。

黑袍內綠焰跳動,不斷思索。

「美味,值得等待!」

它乾枯手指點在顧言額頭。

一股龐大的信息,將顧言衝擊的腦袋發脹發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