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寧氣鼓鼓說道。

在一旁的平陽公主,也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他騙你們了嗎?」

「為什麼我沒有看到?」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你問問我身後的兄弟們,他們有沒有看到?」

「我只看見你打他,而且,還把他打成這個慘樣子。」

惡霸說著,直接將瘦老三扯了過來,隨後又一腳把他踢開。

典型的一個工具人的作用。

「你……」

平陽公主見面前的這些人,竟然如此蠻不講理,心頭也是氣憤極了。

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害怕,打算好好理論一番。

可是卻被一旁的李秀寧,給拉住了!

「你還想和他們講理?」

「你沒看見他們都是一夥的嗎?」

「可是……」

聽見李秀寧的這番話,平陽公主心中,還是有些不甘。

不過看他們人多勢眾,只能咬了咬牙,退後一步。

「那我賠,需要賠多少錢?這些錢夠了吧?」

平陽公主說到這裡的時候,將自己的錢袋,摸了出來,丟給了他們。

。璇風瓑浼氬啀璇.. 吳大奎一頓足,「你們都別說話了,江小小,你也別哭了,這一件事跟你無關,你放心,有我這個生產隊長在一定會給你做主。誰也休想污衊你。

我算是看出來,現在的這些男知青女知青一個個的簡直是喪心病狂,為了給自己脫罪,什麼樣的借口都能找出來。

污衊一個好人,你們的良心就不會痛嗎?

江小小,你放心,這裡所有的人都能給你作證,隊長也相信你,你絕對不是那樣的人。你在隊里呆了這大半年。

無論是品行,人品,都是值得信賴的,上級領導都專門表揚過你。

你為了生產隊集體的利益,不辭辛苦,為大家尋來的水源,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讓這麼一個優秀的勞模受到這麼大的冤屈,你放心這件事我給你做主。

我吳大奎在這裡拍著胸脯。絕對可以保證江小小,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剛才跟著吳隊長來的那些鄉親們和民兵一聽這話,猛然想起來,江小小前一段時間,真的是為了他們生產隊的水源那是不辭辛苦。

自備乾糧,不掙工分兒,人家帶著人上山去尋找水源。

最後真的給大家解決了吃飯的問題。

什麼樣的人才會去干這種損己利人的事情?

犧牲了自己的利益,去為大家造福,明知道沒有希望,可是依然願意這麼去做。

這樣的人,該是多麼寬廣的心胸,多麼大公無私。

就沖這個也不能讓這麼優秀的人受到委屈,這樣的人,怎麼會有這樣惡毒的心思?

為了大家的利益,可以損失個人的利益。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羅士信嘴裡那個卑鄙無恥的嫌貧愛富的女人?

勞模和先進工作者的光環一旦被人提出來,每個人心裡這會兒立馬就明白過來。

要說江小小的人品,絕對值得信任。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能想起來,無論是在農場幹活兒的時候,還是去食堂工地幹活兒,甚至在農場里的所作所為。

沒有一點可以讓人指摘的地方,江小小為人正派,又大公無私。

為了所有人可以犧牲小我,就是這樣的人,能幹出這樣的事兒?

不少人剛才還疑神疑鬼,覺得說不定還空穴不來風,說不定江小小還真是這樣的人。

用普通人的思想,就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可是大多數人意想到江小小為大家所做的付出。瞬間就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

畢竟過河拆橋那種人可不多。

人家十幾天前剛給大家找到了水源,扭頭大家就忘了人家的功勞。

這會兒也有些懊惱,覺得他們被羅士信和胡朝陽他們給騙了。

明明三個傷風敗俗的人,已經證據確鑿地擺在這裡,他們居然還能被人家三兩句話給挑動的懷疑江小小。

忽然之間覺得特別對不起這樣的英雄,這樣的勞模。

這是侮辱人家,江小小給全生產隊甚至周邊的生產隊都找到了水源,一扭頭對他們這樣的人給污衊。

要是因為受了委屈,萬一一個想不開。

想到這裡,連吳大奎都不能想下去了,萬一要是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們這些人,豈不就是逼死了一個正直正義的人。

到時候他們會愧疚一輩子的。

「這樣不知廉恥,亂搞男女過關係,作風混亂,居然還污衊勞模的人應該把他們抓起來,好好的教育改造。」

「對,隊長這樣的人不能輕饒了他們。」

「不然以後生產隊里的人們有樣學樣。」

「誰幹的壞事兒,不想接受懲罰,就立馬往別人身上潑髒水。」

「那到時候還不如亂了套。」

「這三個狗男女必須嚴懲。」

「傷風敗俗,不知羞恥,簡直是人間敗類。」

「敗壞別人的名聲,妄圖拉英雄下水。真是丟我們13生產隊的臉。」

「一定要嚴懲敗類。」

「一定要嚴懲破鞋。」

「一定要嚴懲亂搞男女關係。」

因為大家紛紛內心有了愧疚,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內心裡迸發出的那種強烈的要懲罰壞人的願望。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他們都是被這些壞蛋引錯了方向,以至於他們想歪了。

這會兒那些在前面故意誤導他們的人,就成了他們心中憤怒發泄出來的對象。

一時之間群情激奮。

也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爛菜,葉子,臭雞蛋。

不對,這會兒雞蛋可是金貴東西,到哪兒去找臭雞蛋呀?

人家那是牛糞馬糞。

一股腦的朝三個人招呼過去。

一時之間,三個人還真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三個人又無可藏身。

一時之間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吳大奎眼見著人們輪番收拾了一頓。

這才出面制止大家,他有分寸,爛菜葉子,牛糞馬糞不會把人打傷的。

但是必要的懲罰還是得有的。

他這個生產隊長都差一點被人家帶歪了,心裡能不火才怪。

「好了,現在把他們帶到大隊部去。」

吳大奎帶著民兵押著三個人,直接去了大隊部。

大隊部里生產隊長吳大奎,會計書記,包括村裡的德高望重的老人開了一個小會,對於這樣性質惡劣的事件,給出了懲罰。

現在已經不需要他們去承認,不承認這是事實,人家長眼睛的都看到。

有知青點兒那麼多男知青女知青作證,甚至吳大奎自己也看到了那不堪入目的一幕。

要說這是假的,估計吳大奎都能把自己眼珠子剜出來。

這件事必須嚴肅處理,不然的話,給底下的社員起了一個不好的帶頭作用。

鑒於這種有傷風化的事情,他們還不好大肆宣揚。

當然也因為羅士信和胡朝陽,江詠梅見勢不好,立馬老老實實低頭認錯。

他們也知道這會兒再往江小小身上潑髒水,估計會激起民憤。

沒看剛才那些人差一點把他們三個給砸死,這會兒要再說江小小的不是。

估計連小命也不要了。

所以老老實實認錯才是正理。

他們認了錯之後生產隊長吳大奎直接扣了他們三個月的工分兒。

三個人都被送去開荒!

對,他們農場附近正在山上開荒,那是最苦最累的活兒,誰都不願意去干,每年都是村裡進行抓鬮。

誰家抓上了,誰家去開荒。

而他們三個根本就不用抓鬮,這是一種懲罰。

。 太陰為三陰之始,故太陰又可稱為至陰。

如今她以至陰法則之氣蛻變為純陰之體。

也可稱為:「太陰之體。」

她全身氣血至強至剛,可謂至陽。

如今成就純陰之體,可謂至陰。

至陰至陽存之一體,卻出奇的平和。

「觀天地而知其理,萬物負陰而抱陽,一陰一陽謂之道,故而至陰則陽,至陽則陰………….」

王語嫣仔細感應着身體一點一滴的變化,神色平靜。

呼!

她緩緩長出一口氣,望着這方空間不斷枯敗的泉眼,眸光一動,望穿虛妄。

無盡地黑暗中,還有絲絲縷縷地純陰之氣在緩緩誕生。

生生不息。

自天地初開至今,不知過去多少歲月。

空間中存在的純陰法則,磅礴而根深,可以說這方空間就是一個巨大的法則之地。

所以,王語嫣藉助這片空間,吞噬無數的純陰法則之氣,從而成就純陰之體。

也根本不可能讓此方空間徹底衰敗。

只會陷入短暫地衰落期。

…………..

鬼界。

天鬼王,火鬼王,閻王並肩而立。

「到底是誰?人間何時出了這樣一位氣血強橫的至強者!」

天鬼王的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先前王語嫣氣息勃發之際,微微感應之下,一身氣血簡直鎮壓六界,鬼界的陰氣都被生生撕裂,其實力之強,簡直超出了眾人的想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