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吳王元年七月十日,下午五時許,關盛年率輕兵到了長沙城南十里的石馬鋪。

石馬鋪由湖廣綠營總兵卞成和瀏陽的鄉勇屯守。此時,清軍剛剛到達不久,已經筋疲力盡。

其實,這些人是陝西兵,主要是李國英、董學禮和王正一等人從保寧、漢中和西安那一帶帶過來的披甲兵。

陝西兵根本就不適應湖南七月酷熱潮濕的天氣,許多士兵生病倒下。更成問題的是吃飯。不是沒有飯吃,而是湖南的稻米陝西兵實在是吃不習慣,沒有力氣自然是幹不了活也打不了仗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明軍前鋒都已經抵達石馬鋪了,陝西兵還在懶洋洋地揮舞鎚頭挖壕溝,此時只挖了淺淺的一層。實在太淺,如果灌滿水,怕是螞蟻都淹不死。

之所以挖的太淺是因為幹活的人少。大多數士兵都沒有力氣,肚子不舒服。不要說士兵了,就連總兵卞成都是連日來胃酸翻湧,肚子難受得很。此時正組織人去長沙城裡買麵粉呢,打算等買好了麵粉,吃飽了飯,再好好修工事。

既然滿清大兵給機會,豈有不趁機而為的道理?

七月十一日上午七時許,關盛年下令進攻。花果號稱小夏侯惇是用自己的老命拼出來的,帶有許多運氣的成分,雖然運氣對於一個人來說很重要,但總算是外部因素,不是花果自身的能耐。不過,王輔臣號稱活呂布可是貨真價實。此時的王輔臣胯下騎著「透骨龍」,手中拿著豹尾槍,大喊著帶隊衝鋒。

明軍將士此時身處險地,團結一心,又都是老兵精銳作戰勇敢,不怕犧牲。

在「呂布」和「夏侯惇」的率領之下,明軍將士大叫著衝鋒,如同一隻下山的猛虎撲向毫無準備的綿羊。

清軍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倉促迎戰,前鋒稍一接觸就被打得大敗。兩軍激戰三個小時。到了上午十時許,明軍破清軍連營十二里,殺死清朝總兵卞成、副將伊全勝以下將領數十員,清兵四千餘人,獲得軍糧、大小炮六十門,火藥四千餘斤,騾馬不計其數。瀏陽的鄉勇見披甲兵都敗了,則作鳥獸散,不戰而逃,槍炮器械全部被明軍繳獲。潰兵奔回長沙,報告消息。

看到清軍潰逃,明軍在後面緊追不放。由於長沙外圍失敗實在太快,此時,長沙南門幾乎沒有部署兵力防禦!

此時,花果率領一支三百人的隊伍已經抵達南門附近。可是,就在這最為緊要的關頭,出現了烏龍事件。

這支長林軍將士都是農民,沒有見過大城市,只見附近一座高樓,誤以為是城門,揮舞著刀槍火銃大叫著沖了進去。結果衝過來這才發現,怎麼這沒有門呀?花果也犯了糊塗,跟著衝進了高樓。一群明軍士兵在裡面擁擠了半天,才發現搞錯了,這不是長沙城門。

一群人亂鬨哄的又從高樓裡面衝出來,再轉頭進攻長沙南門的時候,清軍已經關閉了城門,布置好了防禦。長沙南門上一陣火槍打來,把花果所部擊退了。

到了這個時候,高龍德大驚失色,大叫:「明軍為何來的如此之快?莫不是從天上下來的嗎?」

到了此時,他方才後悔不該殺了曾經報信之人。此時,他的三道防線的最外面兩道還沒有設置完畢就被突破。明軍兵臨城下。

但是,後悔已經沒有任何用處,高龍德只能帶領城內的三千人馬登城防守。

至午刻,明軍先鋒一千人在長沙南門、小西門外駐紮。

明軍擊破城外守軍之後,關盛年率領前隊三千人乘勝進駐了江沙城南妙高峰,佔領了西湖橋和金雞橋,控制了堅固的民房和制高點,進而開始炮轟長沙城。雖然明軍用的都是四磅炮,但是足夠打擊清軍之用了。

七月十二日到十五日,連續三天的時間,明軍晝夜攻城,槍炮火箭如密雨流星,轟聲如雷,震動聲聞數十里。

此時的高龍德在城中極為絕望,清軍無計可施,無奈之下,從城隆廟申請出定湘王神像,抬至南城樓,由總兵高豹等人輪流守護,以求神靈庇佑。

這三天雖然打得很猛,但是關盛年率領的前隊畢竟只有三千人,前鋒兵力單薄,難於展開四面圍攻,使守城清軍得以集中兵力進行抵抗,明軍打了三天進展不大。

七月十六日,馬得功率領后隊趕到。明軍實力大增。但是清軍卻並不知道這一消息。

十七日,關盛年佯裝攻擊南門,意圖將清軍注意力吸引過來。南路攻城兵分三路:一路刀牌手攻南門;一路在南門高樓,就是長沙縉紳們不肯拆的那些樓上射擊掩護;他本人自己帶人去妙高峰架炮轟擊長沙城。

這一招果然奏效了,清軍的注意力被集中於南門。而明軍馬得功、王輔臣、喬四等人卻早已經迂迴到了長沙東門。

十七日夜間,皓月當空,趁著夜色,明軍發起進攻。一舉突入長沙城內。

長沙城被突破,可是清軍卻並沒有潰逃。高龍德仍然組織清軍在長沙城內抵抗。兩軍在黑暗中廝殺了一夜。

十八日上午五時許,關盛年身著綠袍綠甲手持青龍大刀屹立妙高峰上。親自指揮向長沙發炮。

突然一聲巨響,長沙南面城牆終於抵擋不住連日的炮擊,塌陷了大約六十米長的一道缺口。

關盛年立刻提刀上馬率領士兵奔向缺口。此時,關盛年面如重棗,丹鳳眼、卧蠶眉,活脫脫關羽在世。

清軍見了驚叫著逃走,明軍士氣大增一舉突破城牆。

就在此時,長沙城內濃煙滾滾,起了大火。

高龍德知道已經守不住長沙城了,與其便宜了明軍,不如全都燒了。下令放火,他則打算趁著風火逃遁。畢竟,明軍是一定會先救火的。

但是,正在此時,天空突然烏雲密布,俄而下起大雨,竟然把大火澆滅了。轉眼之間,雲開雨收,太陽露了出來,重新把光明帶到大地。

這場大雨突如其來,不早不晚,不多不少,恰好澆滅了長沙城剛剛燃起的大火。

高龍德拍著大腿大叫:「天不助我啊!」

明軍將士見天降大雨,又雲開雨收,以為此乃天助,大呼:「關二爺下凡了!關二爺下凡了!」

正在此時,關盛年提刀縱馬直取清軍。清軍本來戰鬥一夜已經疲憊不堪,被大雨一澆更是毫無戰鬥力,當下被殺得大敗。

高龍德領著不到一百人逃出西門。關盛年縱馬直追,在長沙西門外的田野里追上高龍德。

高龍德大喊:「來將是誰?」

「大明關盛年!」

「我乃大清高龍德是也!」高龍德大叫一聲,縱馬舞刀直取關盛年。

真的是「魯班門前弄大斧,關公面前耍大刀」。只一個回合,高龍德身首分離,血濺五步。

明軍突襲長沙得手,殲滅清軍萬人。

。。 密室,黑霧氤氳。

霧氣中是一個玄袍道人。

道人呼吸吐納,臉龐不時閃過灰綠之色。

這時,道人張開嘴,口中飛出一顆灰綠色的種子。

種子表面有複雜蛇狀紋路,又像是樹木的根系。

嘩啦!

黑霧凝聚成水流,緩緩流淌,從虛空汲取力量。

黑水灌溉之下,種子發出沙沙響聲,似乎有一縷新芽生成。

良久,種子吞回去,陸謙這才睜開眼睛。

《顛倒五行大破敗元胎法》(水行:5820/1000000)

經過這段時間的修行,熟練度漲了五千多。

種子開始萌發。

元神領域增長到了極限,接下來是量變產生質變,等到種子發芽瞬間,即可成就洞真之境。

然後就要考慮黃泉來人。

對此陸謙並沒有辦法,他現在對青帝留下的後手都感到有些無力,更別說黃泉天子這個傢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走出酆都山,來到觀海縣衙,伽藍早已等候多時。

“大人,我們被人盯上了。”伽藍聲音急切。

“莫慌,我早就預料到了。”

他們這些規模若是在亂世,恐怕人家看都不看一眼。

大乾和平多年,一個小小的土匪窩都能吸引大量目光,被打擊也在情理之中。

“暫時不擴張了,轉爲地下。”陸謙想了想,說道。

保持現在規模,穩定一點也好。

青帝那邊估計也頂不住了,如果暴露在世人眼中,成爲衆矢之的,那麼只能黯然撤退了。

伽藍走之後,陸謙在此拿出種子。

這顆種子現在被一道黃色水流包裹起來。

這是黃泉水,現在想到的辦法是利用黃泉河水以及迷魂湯洗滌掉青帝留下的後手。

不過先不全部磨掉,以免被青帝發覺。

噠噠噠……

門外傳來腳步聲,陸謙眉頭一皺,將種子收起來。

擡起頭,眼前是一個帶着灰色面具、身披三十二光的人。

此人渾身上下充滿了神秘,每走一步,彷彿時空流轉,氣勢充斥整個空間,到處是此人的身影。

“天尊!”看到此人,陸謙瞳孔一縮。

來人正是萬仙羣島的領導者,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天尊大人。

至於對方如何發現自己,陸謙一點不感到奇怪,區區一個面具,能抵擋得了什麼。

天尊微微點頭,自顧自在原地踱步。

“林甫肯定不是你的真實身份,白骨鳳凰更不是……”天尊摸着下巴,“我想你應該和無極一樣是異界來客。”

“天尊果然什麼都知道。”陸謙有些意外,但也不是無法接受。

這傢伙雖說足不出戶,不至於什麼都不知道。

“哈哈,不想管罷了。本座活了幾十萬年,唯一牢記的事情是不管閒事。”

天尊溫和一笑,直接進入正題:“你最近搞的風波挺大,看來有奇遇。”

“不知道天尊閣下說什麼,我最近閉關,外界發生了什麼事?”陸謙明知故問。

“哦?”天尊攤開右手,掌心漂浮一枚灰綠符籙,“這是什麼?”

說話的同時,身邊虛空微微扭曲,隨後恢復正常。

“閣下好眼力。”

陸謙知道自己身邊的空間被鎖定了,無法走出這片空間。

“破解符籙,使其無限制吸收信仰,給我如何?”天尊凝視陸謙,用命令的語氣說着商量的話。

“可以。”

陸謙倒也光棍,直接說出楊蕭破解之法。

這麼幹淨爽快,直接把天尊給整不會了,愣了老半天才回過神來。

“很好,很好。”

天尊準備了許多措辭,甚至提前封住周圍,避免對方逃跑,沒想到此人這般乾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回去你可以換一個更好的名號,以後就是核心成員了。”

萬仙羣島是個比較鬆散的組織,成員之間甚至可以互相攻擊吞併。

不過成爲核心成員之後,會提前得知很多消息,僅此而已。

衆人的目標還是推翻大乾皇朝的統治,狠狠分一杯羹。

“沒有其他了嗎?”天尊忽然發問。

“沒了。”

“但願如此。”

說罷,天尊拿着東西離開。

良久,陸謙才冷笑出聲。

尋死之道,楊蕭的推演結果值不了幾個錢,自己也算是把燙手山芋分了一部分出去。

雖然過程有點憋屈,但經過天尊這麼一來,陸謙反而有了一個新的思路。

……

另一邊,東華星上,中元紫君有了新的發現。

“高大的黑山,鬼神嚎哭之聲……太監王說了這些?”中元紫君望着手下沉思不已。

“是的,除了太陰寶鏡以外,還有這一座山。”

“北陰酆都山……”中元紫君一字一頓。

現在終於確定了,那個害死他女兒的酆都道人真來了此界,並且擺了自己一道。

經過一番查找,除了天尊以外,共鎖定了二十五個人。

最終嫌疑最大的是‘鬼王’。

說來也巧,還真讓中元紫君蒙對了,鬼王是陸謙在萬仙羣島的代號。

“報!天尊來訪。”屬下急匆匆跑來。

“天尊?他來幹什麼?”中元紫君心中一凜。

一個灰面具道人踏雲而來。

“無極道友,近日可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