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怎麼知道要算計它的?

猜的?

這猴子絕對成精了!

「猴前輩您這說的哪兒的話,我怎麼敢」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切,沒意思,真沒意思,你小子這一肚子的壞水,真是配得上你這長相!」

「呃」

「行了,俺老孫就和你明說了吧,我師傅算到你有一場死劫,讓俺老孫過來瞧瞧,瞧瞧」

「敢問尊師是」

「嘿,你沒猜錯,就是之前被你餵了一肚子葯那和尚,因為這個,俺老孫還得謝謝你,嘿嘿嘿」

「」

「你小子怎麼了?怎麼流了這麼多汗?」

「呃沒事,就是天有點熱」

說話間,高文抹了把額頭處的冷汗。

他大概猜到。

這猴兒。

是哪只了

。 「嗯呢!不砌炕這屋沒法睡,每個冬天蓋再厚的被子,我都會被凍醒,今年還凍發燒了呢!所以掙到錢第一件事情就是砌炕,媽每天上班匆匆忙忙的,有手錶方便一些,給媽買了,不給爸買,我怕挨揍。」

二姐記恨的就是爸媽把她留在了外婆那裡,她的日子不好過,然後在她的想象中,跟在父母身邊的自己很幸福,所以,賣慘是必須的。

「啊?那以前的冬天你怎麼熬過來的?」

「就那麼熬著唄!凍咳嗽了,媽媽沒錢給瞧病買葯,就弄豆腐煎生薑冰糖給我吃,還要趁熱快速吃完,你想象一下,豆腐是甜的,一堆的生薑末也是甜的,冰糖還有碎渣要嚼,還要趁熱吃,我是閉著眼睛往下咽。」

「你這丫頭,冰糖多精貴的東西,給你放好多呢!你還不領情?」

抱著被子進來的周母剛好聽到小閨女的這話,一個手空出來敲她的腦門。

周想捂著被敲疼的腦門,控訴的看著自家媽媽,「你還要不要聰明的小閨女了,你把我打傻了,看我爸不跟你急?他還等我給他領獎狀回來呢!」

周母把手裡被子放炕上,不理會小閨女。

周郁看著自家媽媽跟妹妹的互動,真好,真羨慕。

周想眼珠子轉,「媽,二姐她羨慕,你也敲她腦門。」

說完把周郁往周母面前一推,周母抬頭看著已經比自己還高的大閨女,抬手揉揉她的腦袋,「是媽對不起你們仨。」

周郁感受著久違的母愛,眼裡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媽!」

周母擁住大閨女,周郁趴在自家媽媽的肩膀上哭了起來。

周想退出去,把空間留給二姐跟媽媽。

正在做飯的周父往裡屋瞅,不知道幹嘛好好的哭了起來。見小閨女出來,詢問的眼神看向她。

周想搖頭,「沒事,姐激動的,哭一哭就好了。」

周父搖搖頭,女人動不動的就流眼淚,煩!

晚飯做的很豐富,紅燒魚塊,糖醋排骨,兩個是新做的,別的都是三十剩下的菜,主食是包子。

周想給二姐夾菜,「你嘗嘗爸做的魚塊,我覺得是最好吃的,還有糖醋排骨。」

周郁看著碗里堆起來了的菜,趕緊阻止妹妹,「夠了,夠了,吃完再夾。」

「嗯呢!二姐回家了,飯菜就放心吃,爸除了有朋友來喝酒時,不給菜吃,平時的時候,是不阻止我們夾菜的。」

「你這孩子怎麼說爸爸呢!」周父佯裝生氣,知道自己以前確實有點苛待小閨女了,從胖乎乎的小丫頭,變成了一隻瘦猴。

「嗯,二姐,我口誤,爸爸現在可好了,經常做葷菜給我吃。」

把現在兩個字咬的重重的。

周郁也想到妹妹小時候胖乎乎的很可愛,每個人見到她都喜歡逗弄一下,這跟著來鎮上五年,就瘦的麻桿一樣。

也許,妹妹過的並沒有自己認為的那樣好。

聽外婆說爸爸從不給家裡買柴米油鹽,媽一個月去除三個人的伙食費,就剩下十五塊錢了,家裡的柴米油鹽再去掉一大半,剩下買菜差不多。

到了大家交學費的時候,就是媽媽到處借錢的時候。外婆說起的時候,語氣並沒有同情的意思,反而有幸災樂禍的心思在裡面。

爸爸並不是外婆中意的女婿,看著媽媽那半頭白髮,周郁心裡為媽媽嘆氣,丈夫不顧家,母親和公公還趁火打劫,實在是難為她了。

想到這,周郁夾起一塊肉放到周母碗里,「媽,你多吃點。」

周母紅著眼睛點頭。

周想怕凌然不好意思吃,就往他碗里夾菜,「你既然打算在我家吃兩天飯,就不能做假,該吃多少就吃多少,否則餓的是你自己。」

凌然開心的嘴角咧到了耳朵邊,「嗯,我會吃的飽飽的。」

周想見爸爸那羨慕的眼神,趕緊給他夾了一塊魚,「爸,你最愛吃的。」

自家爸爸做的最好的菜,就是他自己最愛吃的菜。

周父心裡平衡了,端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口。

飯後,天黑了,凌然打著周母給的電筒,回家去,還被派了個任務,就是跟看門的老馬說一聲,周想這邊有活干,問問馬褂師傅來不來?

周郁放下碗筷就回屋裡了,周想和媽媽對視一眼,互相搖搖頭,才回家,過兩天再說吧!

晚上,躺在炕上,聞著屋裡的臭腳丫味道,周想問道:「二姐,你幾天才洗一次腳?」

「三四天吧!怎麼?有味道?」

「你自己聞不到嗎?」

周郁搖頭,周想把她推起來,「你快去洗腳,炕頭的灶鍋里,每天熱水不斷,想用多少有多少,你以後可得天天洗腳。」

「哪來那麼多的窮講究。」周郁不情願的起來打水洗腳。

「二姐,咱可都是女孩子,女孩子的臭腳丫味道被別人聞到了,人家會說這姑娘太懶,找對象都不好找。」

「哼,我要找個聽話的,我才不要像媽媽這樣,被爸爸欺負的不敢說話,她要是能管住爸爸,家裡能難成這樣嗎?人家單職工日子不也能過嗎?咱家雙職工還不如單職工的日子呢!」

「話是這樣說,但是女人結婚後,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了,媽媽也叫爸爸拿著錢出來補貼家用,但是每次都被爸爸打。

女人再厲害她也打不過男人啊!爸工資幾天就花完,剩下二十多天,他就天天在家吃,媽不是養活四個人,是養活了五個人。

爸寧願把魚肉給他那些所謂的朋友吃,都不給我吃,只叫我用青菜湯泡飯,你看我現在瘦什麼樣子了?

家裡事情爸不做,媽一個人看倉庫,到農忙時,連中飯都不回家吃,家務活都是我的,也就是最近,我掙到錢了,給爸買東西回來哄哄他,他現在才好說話的。

現在我請假在家自學順便做家務,媽媽不用下班忙家務,我還給了她一些錢,叫她不用為錢發愁,不用為家務活著急,日子才過的順心起來。

以前我最怕的就是放學回家時家門是鎖著的,因為多數就是兩個人又打架了,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我很害怕。」 李無忌奉命撤走,率軍前往渭水之畔,興龍壁一戰雖未曾達到他的預期,可擊敗李元霸四將讓他對自己的戰力有了全新的認識。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句話當真一點不假。

「血老,血宗弟子是否已經召喚到來?」

「王爺放心,血宗嗜血令已經發出些時日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我血宗弟子就會重聚,到時候必將助王爺斬殺楚帝。」

血老面色陰桀,冷森森的聲音響起。

「多謝血老,事成之後,龍唐帝國一定扶持血宗為天下第一大宗門!」

李無忌似乎對斬殺楚帝非常有信心,有血宗傾力相助,再加上李世民帶來的援兵,與楚國之間的這場戰役。

此刻開始才正式打響,最終鹿死誰手,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驀然。

李無忌縱馬上前,來到南宮適,鄔文化,鄧嬋玉眾人身旁,神情淡然,「不知今日一戰,諸位有何感想?」

鄔文化,鄧嬋玉,屠萬夫,南宮適等人實力不弱,這一點李無忌豈會不知,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眾人中有些要強於楚軍諸將。

他們可是一股不能想去的戰力,李世民的援兵是何人,李無忌尚且不知道,可他明白要是得到眼前眾人的全力相助,龍唐大軍如虎添翼。

聞聲。

鄔文化神情一凜,側目看向李無忌,道:「楚軍很強,但也絕非不可敵,至少他們並非閣下的敵手。」

「爾實力恐不在本王之下,楚軍在你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有機會我們一起沙場殺人。」

「王爺抬愛了,某前來助龍唐破楚,只為楚軍幾名將領而來,斬殺他們之後,我便會離去。」

「怕是無法和王爺並肩作戰了!」

鄔文化面色無波,不卑不亢,這是來自強者身上的自信,他未把楚將放在心上,同樣毫不畏懼李無忌。

李無忌故作一嘆,眸光從眾人身上劃過,「普天之下像爾等這般神將已經少之又少,豈料你們志不在此。」

「原本想邀請諸位一起建功立業,來日封侯拜相,稱王稱霸,人各有志,本王並不強求。」

話音落。

李無忌提韁回首,傳令大軍加速前行,看着他馳騁飛奔的背影,南宮適嘴角上揚,泛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二弟,此人野心不小,日後不得不防,他想要拉攏我們絕對不是效忠龍唐這麼簡單!」

「大哥,天下群雄逐鹿,戰火綿延不絕,每個人都有野心,我要是想封侯拜相,何須得到今日。」

「他的橄欖枝對我而言,沒有絲毫的誘惑力,大哥儘管放心便是,殺了聞仲幾人,我會帶着嬋玉,萬夫離開龍唐。」

鄔文化看着五大三粗,憨厚可掬的樣子,但他細心如發,做事張弛有度,李無忌的手段在他眼中根本就是雕蟲小技。

更何況,他不貪圖榮華富貴,又不追求權力,所有想要讓他臣服效忠,沒有絲毫可能性。

「王爺,控制一個人,就要懂得利用對方內心的黑暗,本尊不相信他們沒有絲毫慾望,只要找到他們藏在心底的黑暗,就能成功掌控他們為王爺所用。」

血老與李無忌並駕齊驅,低沉陰森的聲音說道。

「多謝血老提醒,不過此事急不得,這一行人身份未知,他們出現在龍都有些蹊蹺,本王已經派人去調查他們的底細,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

「為了霸業,他們必須為本王所用,必要的時候還請血老相助!」

「王爺儘管放心,本尊與血宗必將鞍前馬後,助王爺成就萬世霸業!」

這一刻,李無忌心底的野心已經膨脹的極致,雙眸閃爍著毒辣的目光,宛若藏身黑暗中的毒蛇。

陰森,恐怖,嗜血!

噠噠噠~

噠噠噠~

隆隆馬蹄炸天傳開,狼煙滾滾席捲四野,李無忌率領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消失在荒野盡頭。

…………

翌日。

楚營內。

影子暗衛和鳳凰衛同時把消息傳來,大帳中,曹正淳將奏報放在案牘上,側身站在一旁。

楚帝抬手拿起奏報,凝神快速瀏覽一遍,暗衛和鳳凰衛傳來的消息大致相同。

沒有想到李世民垂死掙扎,還有如此強大的手段,龍唐帝國不愧是百年不衰的一品帝國。

奏報中清晰的提到,李世民集結八國兵馬於渭水之畔,暗中還勾結護界盟與八大古族。

力量強橫恐怖,讓楚帝都微微皺眉。

八國聯軍到來,分別是:寶象國,烏雞國,車遲國,西梁女國,祭賽國,獅駝國,比丘國,滅法國。

原本八國皆屬於龍唐的附屬邦國,對龍唐年年朝賀,奉李世民為『天可汗』。

現在楚國進攻龍唐,他們大可藉此機會,翻身奴農把歌唱,徹底掙脫龍唐的束縛,重新獲得自由。

可楚帝沒有想到,八國居然出兵助李世民攻楚,這八國之王到底是作何感想。

李世民能夠調動八國之兵,不言而喻,肯定是他許以八國之王更大的利益,否則,他們絕不會輕易揮軍來到龍唐之地。

八國聯軍到來,李世民卻將他們集結於渭水之畔,這是要和楚國決一死戰。

渭水之畔?

楚帝喃喃低語着,這一幕似曾相識,歷史中,在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后,東突厥發動入侵,東突厥頡利、突利二可汗的結盟,揮軍直指長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