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先聊傷,待會再與你商議防禦外敵之事。」。

冬雀沉聲說道:

「你先療傷吧,我會負責感知的,經歷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外面的應該會消停一點了。」。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你先去吧。」。

冬雀轉身離開了。

羅空開始運轉無缺法則和逍遙遊,一遍遍地搜索著流竄入體的詭異精神力,很快,所有屬於喆的精神力全部被清除,羅空深呼出一口氣,面色變得陰沉下來。

今天晚上的事情給他上了一課,那就是風雪城已經幾乎沒有辦法面對神級強者的滲透了,若是今後再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又當如何?

羅空沒有忘記自己來到東域的任務,他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這裡,他明白,如果自己走了,那麼對面接下來的幾波滲透可能會更加的變本加厲,甚至會威脅到月樹王的安全。

這就不太好辦了。

羅空眉頭緊鎖,他明白,自己要儘快想出一個辦法,擺脫現在的局面。

。 看著劉若云云淡風輕的模樣,趙匡林已經在氣死的邊緣上了。

但,不管他能不能咽的下這口氣,他都必須忍著,不能爆發出來。

眼下,劉若雲就是銜接自己和劉家的紐帶,自己絕對不能在失去了劉若雲的心。

他坐在了劉若雲的旁邊,瞧著她額頭上的傷痕,語氣放慢了幾分:「你怎麼樣?感覺還好么?」

「死不了。

「對不起,那一日都是我不對,我不該將事情怪在你的身上,你也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劉若雲瞥了一眼趙匡林:「妾是殿下的妻子,怎麼可能和殿下生氣,倒是妾不對了。

趙匡林將劉若雲擁入了懷中:「對不起,我剛剛太著急了,我不該指責你,我看看,你額頭上的傷,怎麼樣了?」

「不必了。

」劉若雲輕輕伸手擋了一下。

那一日,雲千的話,讓她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十分的煩躁。

難道真是因為趙匡林和自己有血緣的原因,所以自己懷不上孩子?

「怎麼了?」感到劉若雲的排斥,趙匡林的瞳孔微微一縮。

「若雲,我對你的心意你應該是明白的,我更想要榮登寶座。

趙匡林嘆了一口氣:「只有坐到了那個位置上,我們才不會再被人欺負了,你明白么?」

「我知道。

」劉若雲壓下心中的不適,反手抱住了趙匡林。

「殿下,妾身都在知道。

「明日,我陪你回一趟劉家吧,你的祖母應該很想你了。

劉若雲一怔,抬眸驚訝地看了一眼趙匡林,心中苦澀蔓延。

陪著自己回去只怕是假的。

眼下討好劉家才是真的,他連自己受著傷都不顧及了么?

劉若雲強壓下了心中的苦澀:「妾身知道了,妾身累了,想要休息了。

「好。

」趙匡林將劉若雲扶了起來:「我陪你休息吧,若雲,我們要一直如現在一般恩愛有加,千萬不想變成老六那個樣子。

劉若雲抿了抿嘴唇,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六皇子府。

依瑪兒倚在欄杆上,瞧著一匹小馬在自己的院子裡面撒歡,心中的陰霾好像被驅散了幾分一般。

雖然院子裡面的植被都被啃禿了。

但是小馬駒自由自在的模樣,給她枯燥的生活,帶來了几絲樂趣。

桑吉抱著一把乾草:「你這小東西,還挑食,吃草只吃嫩草,好在這是夏天多的是草給你吃,若是冬天你只怕要餓死了。

回應桑吉的是小馬駒甩了甩腦袋,撞了她的背一下,她一個踉蹌摔了一跤,手中的乾草落了滿地。

小馬駒撒著歡兒,從乾草上踏過去,啃著角落裡面的嫩草。

「你這小東西,脾氣倒是大,還說不得了!」

桑吉氣呼呼的拍著衣服,一回頭卻瞧見了依瑪兒的笑容。

頓時,心中高興了好多,只要依瑪兒高興,她就跟著高興。

她立刻沖向了小馬駒:「我今天還治不了你了!」

小馬駒揚起了蹄子就跑,這個時候院子的門突然開口。

小馬駒立刻往門口衝去。

桑吉嚇壞了:「別跑別跑,若是被別人看見了,宰了你燉湯!」 冰靈大陸!

無盡的寒冰之力,充斥在這座大陸之上,讓這座大陸一直都是被冰雪所覆蓋着。

這種殘酷的環境之中,尋常的種族根本難以生存,就算是強者,只要不是修鍊寒冰靈力,在這大陸之上同樣感到十分不適。

因此在這座大陸之上。

除了少數強者以及神獸之外,真正的主宰便是冰靈族,他們有着猶如寒冰鑄就的身軀,在這殘酷的冰雪環境之中卻是如魚得水!

冰靈族之中。

高達萬仞的冰山,在這裏卻是連綿不絕,甚至形成了連綿山脈,猶如一座天生靈陣,無盡寒冰之力盡數聚攏而來。

一座座冰宮矗立在其中,這裏就是冰靈族的族地,一位位冰靈族戰士巡守四方,森寒氣息隨着風雪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似是要將萬物凍結一般。

身為大千世界頂級種族之一,冰靈族一直都是高高在上,這些年以來縱然有些勢微,驕傲之心依舊未曾改變。

而這一天,冰靈族卻是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拜貼!

送往冰靈族的拜帖不計其數,為什麼會說這一封拜帖特殊,因為就在這一封拜貼之上,縈繞着一縷至強者的氣息。

天至尊!

就算是冰靈族,對一位天至尊也不能等閑視之。

因此這一封拜帖,驚動了一位又一對冰靈族強者,到最後甚至連冰靈老祖都是被驚動了。

一座高大巍峨,猶如堅冰鑄就的宮殿之中,一位身披大襖的白髮老人高坐主位之上。

淡淡的森白寒霧環繞在四方,隨着白髮老人一呼一吸之間,盡數被其吸進身軀之中。

仿若天威一般的氣息,從這位白髮老人身上瀰漫四散,猶如一尊漠視眾生的神靈。

此時老人手中握著一封捲軸,其上瀰漫着一股足以鎮壓天地萬物的霸道氣息。

「哼!老夫倒是要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

冰靈老祖皺了皺眉,無盡寒冰之力暴涌而出,而後盡數湧進這封捲軸之中。

寒冰之力肆虐開來,虛空之中頓時結出道道冰層,極致森寒之力甚至足以凍結虛空。

嘭!

忽然,捲軸炸裂開來。

一股精神力肆虐開來,衝破了寒冰之力的封鎖,飄蕩之間化作了一個個文字,烙印在半空之中。

「好詭異的力量。」

冰靈老祖皺着眉道。

這是屬於符師的手段,來自於下位面天玄大陸,冰靈老祖不認識也不足為奇。

這封拜帖正是出自林動之手,冰靈族可能是應歡歡的母族,因此林動不可能直接打上門去。

因此就有了這封拜貼。

言語之間,可以說極為誠懇,不過為了能夠讓冰靈族重視,林動就在這封拜帖之上,留下了自己的一縷氣息。

先禮後兵,同時示威!

即便是如此,當冰靈老祖從頭至尾看完這封拜貼以後,只聽「砰」的一聲,手掌重重砸在扶手之上。

若不是這扶手材質特殊,乃是萬年堅冰雕琢而成,怕是就要直接被白髮老人給干碎了。

冰靈老祖氣極反笑:

「三言兩語之間,就想借我族的冰靈碑,真是好大的膽子。」

「補償!什麼補償?可以比得上冰靈碑的損耗!」

「十日以後上門拜見,老夫倒要看看,你是個何方神聖?」

揮手之間,肆虐的寒冰之力,就要將這些文字給徹底抹去,不過寒冰洪流滾滾而過,就連虛空都是被其凍結。

這些精神文字,還是如同原本一般,烙印在虛空之中,沒有受到寒冰洪流影響。

冰靈老祖明顯一愣,而後像是不信邪一般,袖袍再次揮動,寒冰洪流再次席捲而過。

精神文字依舊不為所動。

冰靈老祖面容陰沉下去,聲音猶如極地寒風一般森冷刺骨。

「示威嘛!林動……林動……區區一個無名之輩而已,若是不能將你鎮壓,我族豈不是顏面掃地!」

冰靈老祖思索片刻以後,道:

「來人,給雪魔老人、龍尊者、戰皇發出請柬,就說冰靈族有惡客將至,請三位前來坐鎮!」

事關一位天至尊強者,就算是冰靈老祖也是不敢有所大意,雖然他本身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

還是請來三位交好的天至尊,若是能將林動鎮壓,那就用來展示冰靈族的實力。

若是不能將林動鎮壓,還有着三位天至尊存在,也可以確保不會被人搶走鎮族之寶。

冰靈老祖自以為萬無一失:

「老夫就不信,這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林動,可以對抗四位天至尊。」

冰靈老祖算盡一切,唯獨無法算到林動的實力,會是那般的超乎想像。

……

十日以後。

今日的冰靈族戒備格外森嚴,一位位閉關強者被喚醒,一位位的冰靈族戰士組成戰陣。

高大巍峨的冰宮之中。

更是有着四股極端強大氣息,他們都是大千世界的最強者,每人都是足以開宗立派,建立一方超級勢力的存在。

四位天至尊!

一切都只為了迎接一個人。

冰宮之中。

除了冰靈老祖之外,還有一人身周流動着極致的寒流,森寒徹骨似乎足以凍殺天地萬物。

正是雪魔老人。

雪魔老人玩味一笑,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