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秋笑了,笑的嘴巴都裂開了。

「以後,就叫你小金吧?」

李大秋嘗試說道。

丹田裡,金色的神物搖頭。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李大秋眉頭一皺,這個名字不好嗎?

於是,他再次道:「那就叫大金?」

金色神物繼續搖頭。

「寶金?」

「黃金?」

「神金?」

……

一連取了好幾個名字,丹田裡的神秘生物都不滿意,一直搖頭,而且還非常生氣的上下跳動。

李大秋咬牙,有些無奈的道:「難道,還要叫你小祖宗不成?!」

此話一落。

丹田裡,那金色的神秘生物頓時歡喜的點頭,開心極了,上下雀躍。

李大秋傻眼。

他嘗試再叫了一次:「小祖宗?……」

「嘶嘶嘶~」

丹田裡,神秘的金色神物歡喜至極,發出了嘶嘶嘶的聲音。

李大秋見狀,長吐一口氣。

「得了,以後就叫你小祖宗吧!」

「把你當祖宗供起來!」

「誰讓你是我李大秋的寶兒呢!」

李大秋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明天,就給小祖宗多找點血,餵食它。如果它真的是大荒異種,那它成長起來,未來不可限量啊,我李大秋也能跟著它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死——!」

朱有志瞪大了眼睛,一聲低喝,死死盯著牆上爬著的一隻蜘蛛。

昏暗的房間里,油燈跳動。

他在修鍊瞪眼死。

「此乃太上老祖所傳的上古絕招《瞪眼死》!」

「修鍊方法:每天早晨,不眨眼盯著花朵看,盯著樹看,盯著蟲子看,直到花謝了,樹枯萎了,蟲子死了,這時,可嘗試盯著人看……此招大成后,瞪誰誰死。」

「現在,我朱有志,要你這隻小蜘蛛死!」

朱有志死死的盯著牆壁上的小蜘蛛。

這是一隻黑色的小蜘蛛,麥粒兒大小,在牆壁上爬來爬去的結網。

朱有志今晚的目標,就是它。

「我朱有志,天資出眾,連太上老祖都誇,雷電滾滾那樣的大招,我都練成了,瞪眼死,我還練不成嗎?」

「不!我一定會成功,我一定可以成功!」

「加油,朱有志,你是洗髓宗最靚的那個仔!」

昏暗的房間里,朱有志低吼,紅著眼睛盯著牆壁上的蜘蛛。

但瞪了半天,小蜘蛛依舊悠閑的在爬來爬去的結網,還網到了一隻小蟲子,它開心的大快朵頤起來。

朱有志氣的舔嘴唇。

「啪」

他走近,一巴掌將小蜘蛛拍死到了牆壁上。

「呼~念頭果然通達了不少!」

「今晚這隻小蜘蛛不死,我朱有志都要走火入魔了!」

朱有志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可為什麼我修鍊瞪眼死,一點效果都沒有呢?」

「莫非,真的要每天早晨才能修鍊?」

朱有志沉思。

「罷了,請教一下金爺吧。」

金爺,是他丹田裡那條金色絲線的名字。

「金爺?金爺?金爺您在嗎?」

朱有志在腦海里詢問道,內視丹田。

丹田裡,那金色絲線做出了個「伸懶腰」的姿勢,昂起了「頭」。

朱有志恭敬的道:「金爺,我在修鍊瞪眼死,可無論如何都修鍊不成功,求金爺指點一下。」

金色絲線沒有嘴,卻吐出了一抹口水一樣的東西,沒入了朱有志的身體。

霎時間。

朱有志神魂一盪,整個人神色都恍惚了起來,他迷迷糊糊的看向了牆壁上的小蜘蛛。

這是另一隻小蜘蛛,體型大了一圈,也許是剛才那隻小蜘蛛的大哥。

但在朱有志的視線里,這一瞬間。

小蜘蛛變了。

變成了一個彪形大漢,又丑又惡,正在殺他的父親,一刀又一刀,殺完父親,又推倒了自己的妹妹貓娘,撲了上去,滿臉猥瑣淫邪的笑容。

「啊——」

「你給我死!」

朱有志低吼,聲音如野獸咆哮。

他的眼睛一下子變得猩紅一片,盯著那人。

「啪!」

一聲清脆的炸響,驚醒了朱有志。

他猩紅的眼睛恢復正常,凝眸一看,牆壁上的小蜘蛛已經死了,屍體掉落在桌子上的茶碗里,飄來飄去,

「這這這……哈哈哈,瞪眼死,我修鍊成功了嗎?!」

朱有志激動。

他又看向花盆裡的一朵小藍花,花開正艷。

朱有志凝神吸氣,繼續剛才的情緒調動,將小藍花想象成了那個殺父奸妹的惡人。

「簌簌簌…..」

小藍花簌簌而落,花瓣落了一桌子。

朱有志抬頭,瞪眼又看向窗外的一顆核桃樹。

片刻后。

核桃樹枯萎了,彷彿到了秋天,葉子變黃,風吹來,落葉紛紛。

朱有志欣喜若狂,哈哈大笑。

「我的瞪眼死,修鍊成功了!」

「不對,還得瞪死人才可!」

「要不,我去瞪一下劉有福?……可瞪死了他,誰躺在地上給我修鍊洗髓聖術?」

朱有志嘆氣。

「罷了,明天天亮了,先去找太上老祖請教一下,看看我修鍊的對不對。」

「到時候,讓太上老祖站著不動,讓我瞪一眼!」

「太上老祖修為高深,肯定不會被我瞪死,而且還能檢測出我這一瞪眼的威力!」

朱有志眼睛發亮,覺得此計甚妙。

「金爺,晚安,睡啦!」

他對著虛空行了一禮,實際在向丹田裡的金色絲線行禮。 慕雪從尹秋家離開后,沒再去帝景大夏,而是直接回了金茶園。

進門的時候,姚楠正坐在客廳里看肥皂劇,慕雪看到姚楠,想到尹秋那個極品婆婆,突然覺得很感動,她是有多幸運,才能遇到姚楠這麼好的婆婆啊?

姚楠看到她站在那裡定定地看著她,疑惑地問:「小雪,你怎麼了?怎麼突然這麼看著我?」

慕雪沒有回答,而是走到她身邊坐下,而後伸手抱住了她。

姚楠驚得嘴巴張得能吞下一個雞蛋,眼睛睜得大大的,她愣愣地看著慕雪,整個人都嚇傻了。

天啦,這兒媳婦不對勁兒,嫁進來這麼久,慕雪從來沒跟她這麼親近過,這摟摟抱抱的,完全不符合她的作風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媳婦兒變成這副模樣?

「小雪,你別嚇我啊,有什麼事跟媽說哈,有媽在,沒什麼大不了的,明白嗎?」姚楠急切地說著。

一向內斂的兒媳婦突然抱住她,這得發生了多大的事情啊?姚楠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慕雪看著姚楠急切的模樣,有些不好意思,是她嚇到她了,她剛剛只是太感動,突然很想抱抱她的婆婆,然後就情不自禁地去做了。

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姚楠,也好慶幸能有這樣的婆婆。

她生怕把姚楠嚇壞了,連忙道:「媽,別擔心,我只是覺得您太好太好了,所以就想抱抱你。」

「啊?」姚楠傻眼了,「覺得我太好了?所以就抱我?」

慕雪點頭:「是,覺得您真的很好很好,是世界上最好的婆婆。」

姚楠吐出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嚇死我了,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

慕雪看著她這副模樣,真是哭笑不得,不過也怪她,剛剛真是太衝動了。

「真沒事,您別擔心。」

姚楠聽了這話,還是不放心地探了探她的額頭,確定慕雪體溫正常后,才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真的沒事。」

慕雪看著姚楠這可愛的舉動,有些想笑,過了一會兒,她才低聲道:「媽,我剛才救了一個人。」

「救人?」

慕雪點頭:「嗯,說起來也巧,我救的人,竟然是我的大學同學,她產後抑鬱,要跳樓自殺。」

姚楠驚得從沙發上坐起來:「產後抑鬱?」

「嗯。」

姚楠頓時沉默了,她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兒,她才看向慕雪,一臉認真道:「小雪,你孩子生下來后,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總之,只要你開心就好,咱們可不能跟別人一樣,弄個產後抑鬱出來。」

「媽,我不會抑鬱的,若是有你這樣的婆婆,還抑鬱,那世界上的產婦,都不用活了。」

姚楠眼睛一亮:「真的?我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好?」

「當然,比我說的還要好。」

「哈哈,這話我愛聽。」

冷言進門,看到的就是這婆媳倆有說有笑的模樣,他頓時覺得她家老媽子,真不是一般的靠譜,連他家老婆這麼冷若冰霜的女人,在他老媽面前,都露出了笑容。

「你們兩個,在聊什麼呢?」

「聊產後抑鬱。」姚楠隨口應了一句。

冷言頓時一臉緊張:「產後抑鬱?是誰?不對,我老婆不是還沒生嗎?怎麼會產後抑鬱?媽,你說錯了吧?應該是孕后抑鬱吧?」 看見金飛話說到這個份上,王夢欣也不好再勸。

事實上她是有些不認同金飛的觀點的,如果那個女的主動得到金飛,金飛又如此優秀,只會更加對金飛百依百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