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二爺,還真耽誤不了。過幾天,等與岑大人會過面,我用快船送兩位去溧陽。前些日子,聽說貴府上外管事趙棟樑,拿着公爺的八行書,想討幾份下半年的鹽引?」

「林兄有所不知。我們昌國府,現在就只剩下那副牌子了。這麼多人吃喝拉撒,哪一樣缺得了銀子。所以想着在林兄這裏討幾份鹽引,貼補些家用。」

林懷良揮揮手道:「都是那些養懶了的下人們,捏著公爺的八行書,拖沓了幾天也沒有呈上來。我們跟昌國府是什麼交情?五千引。我做主了,待會回去,我就叫人把鹽引簽發給珍二爺。」

吳珍大喜過望。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本朝鹽政,一引就是一包足有兩百斤的鹽。出鹽場的成本外加鹽稅是四兩銀子左右。要是能賣到湖廣去,刨去轉運成本,五千引能賺一萬兩銀子。嫌麻煩,在江都直接出手,左手接進來右手遞出去,能賺五千兩銀子。

真是個送財童子,隨意一送就是上萬兩銀子。不過吳珍知道,這五千鹽引,對於林家來說,真是九牛一毛。

本朝鹽政,總數分五十綱,合一千萬鹽引。淮鹽佔一半,總數是二十五綱,五百萬鹽引。林家明裏暗裏掌控著三百萬鹽引。所以五千引,算什麼?

「謝過林兄了。那我跟老三就叨擾林兄幾天了。說實話,好久沒見益之兄弟,着實有些想他了。」

吳珍懶得去想到時候能不能約到岑國璋,先把這五千鹽引吃到手再說。

到時候約不到人,他林家還敢找昌國府把這五千鹽引要回去不成?明年?呵呵,大家熬到那個時候再說吧。

看到兩人談得七七八八了,在旁邊早就不耐煩的吳瑜開口問道。

「看史書說,這寶船當年縱橫七海,天下無敵,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瑜三爺說的極對,」林懷良眼珠子一轉,剛才被吳珍戲耍的鬱悶在心裏翻騰,決定要給吳氏兄弟一個好看,讓他們看看林家的威風,一泄郁恨。

「今日就讓兩位見見這寶船縱橫江海的威風。鍾管事!」

「小的在!」

「看到那艘船沒有?」林懷良指著遠處一艘烏蓬船說道。

那艘船應該是散戶漕船,就是百姓自己出錢置辦的,受雇於某家商號,轉運小數量貨物的普通小船。一般是或父子兄弟或夫妻子女,一家老小上船操持,靠它養活一家子。

「小的看到了。」

「叫舵手對着它衝過去,爺今天要讓貴客開開眼。」

鍾管事嘴巴張了張,最後低頭應道:「遵命!」

那艘烏蓬船應該是夫妻子女在操持着。當家的一邊掌著舵,一邊指揮着兩三個年輕小伙,可能是他的兒子、侄子或女婿,操弄著帆繩,藉著風在運河上穩穩地向南行使著。

船頭有兩個婦人,一個年紀大些,應該是媽媽,一個只不過二十歲,不知是女兒還是兒媳。兩人忙碌著,在裊裊煙火中為一家人準備中飯。

還有兩個童子,女童七八歲,男童四五歲,在甲板上追追打打,吵吵鬧鬧。

當家的最先發現不對,他看到寶船徑直撞了過來,連忙轉舵向左,那寶船也跟着向左,擺明了就是要撞翻他們。

背對着寶船的兩位婦人在家人惶恐的提醒中,站起身來,一轉頭看到黑壓壓的大船像大山一樣碾壓過來。

在一片驚恐聲中,那艘烏蓬船就像是被車輪碾過的核桃殼,四分五裂。

寶船緩緩駛過,運河水面上除了漂浮的木板碎片之外,沒有看到活口。林懷良滿懷悲憫地說道:「多給些銀子,我們林家可是積德大善之家。」

7017k 手指輕戳。

咣啷。

滿滿一地的花果山大紅蘋果突兀地散落了滿地,聲響也是讓整個客廳的人都朝着趙信這裏看了過來。

「嘿。」

趙信咧嘴笑了一聲,掌心涌動着仙元將蘋果都放到茶几上。

「這,從哪兒來的蘋果啊?」盤膝坐在地上掌控著微型氣旋的周沐言嘴角抽了抽,「五哥,以後再用這種事兒你稍微跟我言語一聲,這麼突然我害怕走火入魔。」

試想一下,當你正在全身心感受着天地間的元素。

心無旁騖!

突然,你的耳畔咣啷一聲響。

這就好似你正在專心致志的做着某一件事,有人突然將書本弄到了地上,任誰都會被嚇一哆嗦。

對普通人而言就是一哆嗦,對周沐言而言卻有可能是遭受到元素反噬。

「對不住,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出來。」趙信苦笑一聲,以往接收紅包都會自動進到他的萬物空間內。

沒成想這回大聖發來的蘋果卻都落在了地上。

「問題是,你從哪兒弄的啊。」周沐言朝着茶几勾了勾手指,一個蘋果就落到了他的手中,「你要是有蘋果早點拿出來,這大晚上的誰吃蘋果啊。沒聽過那話么,早上金蘋果、中午銀蘋果,晚上爛蘋果,誰吃誰缺心眼。」

說着,周沐言就又將蘋果扔回到了茶几上。

倒是趙惜月走到茶几上,將蘋果拿了起來放在鼻子前輕輕的嗅了嗅,竟是感覺有種心曠神怡之感。

「誒?」

不由得,趙惜月神色一凝。

「這蘋果?」

「這些蘋果是大聖剛給我發來的。」趙信倒也沒掩飾,現在他的家中沒有人不知道他認識仙域的仙人。

「誰?」

前一秒還一臉嫌棄的周沐言瞬間瞪大了眼睛。

「大聖,齊天大聖?」

「對,就是齊天大聖孫悟空。」趙信不置可否的點頭,「這些蘋果也是從花果山採摘下來的仙果,我之前出門去了一趟花果山,看他那的蘋果不錯,就讓大聖給我摘了點。」

嗖!

就在趙信話落的瞬間,趙信只感覺眼前數道殘影閃過,伴着呼嘯的狂風將他眉前的髮絲都吹動。

待他再回神時,桌上的蘋果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別看了,都被搶走了。」青璃手裏拿着一顆紅蘋果,坐在毛毯上繼續低頭打了遊戲,「也真奇怪,他們為什麼還要去洗呢。仙果,吃的不就是原汁原味么?」

「都別跟我搶,這些仙果都是我的!」

「周沐言,你幹嘛呀,有你那麼貪心的么,你都已經仙境了,讓讓我們這些沒成仙的好不好?」

「誰說不是呢!」

聽這聲音,好似是肖樂渝和趙惜月。

難以置信。

平日那麼溫文爾雅的女子,竟也會有這樣的一面。

趙信側目望了一眼,幾乎所有人都堵在廚房,爭先恐後的搶著蘋果,而趙信則是默默的點開了虛擬蘋果。

趙信:果子感覺不夠,能再來點么?

大聖:蛤?!

大聖:你們那蘋果消耗那麼嚴重么,那你等著明天的我讓那些猴崽子給你再摘點,現在都下班了。

大聖:西遊記下好沒有。

「靈兒?」

趙信輕聲低語,一身職業裝的靈兒緩緩在他的身旁浮現。

「下載好了。」

就在靈兒言語間,趙信跟大聖的聊天框上就出現了數據傳送的頁面。不到半分鐘,前五集就被傳輸了過去。

大聖:收到,忙着去吧。

看樣子大聖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觀看傳輸過去的西遊記,趙信也沒有多言,從聊天框中退出,當他再朝着周圍望去時,客廳中人都已經洗好了蘋果,每人手裏拿着兩個蘋果吃個不停。

要說周沐言最恐懼,他的頭頂懸著六道風刃。

蘋果就放在上面。

誰敢碰蘋果,就得挨他風刃一下。

「哇!」

「我好像要突破了!」

咬着蘋果的肖樂渝神色一凜,旋即就看到她神色匆匆的跑到房間外。緊接着,蘇衾馨、趙惜月、周沐言都相繼跑出門外,盤膝坐在地上。

這一幕,讓外面正在打拳的薛佳凝都愣住。

一臉愕然的盯着他們。

「你沒有突破的感覺?」趙信側目,青璃張嘴將最後一口咽了下去,頭都不抬就將蘋果核扔到垃圾桶里,「我都天仙了,怎麼可能是吃幾口蘋果就能突破的。但,這蘋果確實不錯,要是你能多弄點的話就好了。嗯,最好是能給我留出來一些,我搶不過他們。」

「天仙,你都天仙了?」趙信大驚。

「很奇怪么?」

青璃依舊低頭玩著遊戲輕聲低語。

「說實話,我也挺驚訝的。可能是我血脈的關係吧,也不需要修鍊,平日裏就吃吃睡睡就升級了。」

「那你也不修鍊戰技!」

「傳承記憶。」青璃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頭,「覺醒傳承記憶后,所有戰鬥的技巧就會自動爛熟於心。」

「牛!」

面對青璃的這種天然優勢,趙信唯一能夠想到的話就是讚歎。

這,也太不公平了。

其他人都需要辛辛苦苦的苦修,才能夠窺探到仙境的門檻。就比如說趙惜月她們,其實她們私底下也很努力的,可能是天賦,也有可能是現實對她們有太多的牽扯,讓她們到現在也未曾邁入仙境門檻。

青璃平日裏就是打打遊戲,卻是所有人中實力最強的。

吱嘎!

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吹進一縷凜風。青璃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往旁邊退了退,而走進來的赫然是穿着羽絨服的江佳。

「他們是怎麼了,都齊刷刷的在那坐着?我看,周圍還有上仙在護法。」

「他們要突破了。」

青璃幽幽的低語一聲,旋即開口道。

「江佳姐姐,咱們是不是可以將門稍關一下,風真的好冷喔。」

「抱歉抱歉。」江佳趕忙關上了門,又撣了撣身上的雪后,將羽絨服褪下掛在了衣架上走進客廳眼中縈繞着驚訝,「他們突破了,還這麼湊巧,都在突破。」

「趙信從花果山弄回來一些蘋果,他們吃了就突破了。」

「這麼神?」

江佳忍不住眨了眨眼,目光看向趙信,從她的眼神中能感覺到也她也想要兩個嘗嘗。

「都被搶光了。」

趙信攤開雙手,一臉的無奈。

「可惜。」

雖然沒有得到花果山的仙果,江佳倒是也沒有露出特別沮喪的神色,低嘆了一聲可惜后就在沙發坐下,熟練從茶几下拽出零食,打開自己愛看的節目。

「沒事兒,明兒大聖還會給我發。」

「那你可要給我留幾個。」

「放心吧。」趙信笑了一聲,旋即側目低語,「今兒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外面的天都黑下來了。」

「學校那裏有幾個學生突破,我留下照顧了一下他們。」

言語間,江佳朝着嘴裏扔了一片薯片。不多時,她又皺了皺眉頭,而後將薯片放下凝眸看着趙通道。

「我回來的時候還碰到個怪事。」

「怪事?!」趙信聞言側目,就看到江佳的眼中儘是疑惑,「就是,在我回來的時候,不是有開車嘛。」

「嗯~」

「我感覺自己好像撞到人了。」

「蛤?!」

頓時,趙信驚呼一聲。

「這還能感覺么,如果撞到了就是撞到了,沒撞到就是沒撞到,感覺?!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聽我說啊。」

江佳輕咳了一聲抿著嘴唇眼中伴着凝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