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掌門怎麼成了危險分子?」牛俊生蹙眉。

「誰知道啊。」花曦眉頭輕鎖,伸著脖子往外眺望,旋即看到了橘六九他們手上還沒有服用的膠囊,「好像是趙信老弟的朋友們沒有服藥。」

「柳女士!」

此時,向代的聲音已經開始有了些不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您是不想配合我們工作么?」

「配合你們工作?」柳言眯著眼眸冷笑,「你知道什麼是幻形獸么,你見過幻形獸么?你了解幻形獸的特徵么?幻形獸,屬於地窟高級妖獸,是不會輕易離開洞窟的。你現在竟然說幻形獸藏在人群中,要麼……你讓你的上級親自跟我說,要麼,你就是在說謊。如果是你說謊,這膠囊……」

柳言伸手從橘六九、青璃還有其他人的手中將膠囊搶過,一把扔在地面碾碎。

「我們是不會服用的!」

「柳女士,您現在已經是在妨礙公務了。」向代如沐春風的臉色變得稍有陰翳,眯著眼眸的他輕聲低語,「你們是趙局長的家眷,我尊重你們。可是你們現在拒不配合,丟的可不光是你們的人,還有趙局長的人!」

「讓你的上級直接跟我對接!」

「我的上級憑什麼跟你對接!」突然間,總是風度翩翩的向代怒喊了出來,「你是我們體質內人員么,如果站在這裡的是趙局,我可以接受。可是你,只是趙局的家屬有什麼資格在這裡頤指氣使。我再說最後一遍,請配合我們的工作。你們現在拒不服藥,耽誤的更是所有人的撤離時間。或者說,你們不敢服藥,是不證明……你們當中存在幻形獸!」

踏踏踏……

數十位統帥部工作人員緊握著武器齊步向前步步緊逼,向代神情中也儘是凌厲。

「請配合我們的工作,否則……後果自負!」 崔萌萌自打被沈懷琳懟了之後,便一直盯着入口。

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現,她當即眼前一亮。

再看到他還牽着另一個人的時候,臉色當即變得十分的難看。

悄悄的戳了戳身邊的朋友,低聲道:「一會兒季宏博來了,你就說那個位置有人了。」

「啊?為什麼啊,那原本不就是給他們留的嗎?」

「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好了,哪那麼多廢話!」

被吼了,同伴當即縮著脖子點了點頭,不敢再多說什麼。

目睹著兩人走過來,沈懷琳嘖嘖兩聲:「唉,瞅你那個小人得志的樣子,真是沒眼看。」

「姐,你胡說什麼呢!」

季宏博瘋狂的對她使眼色,看向柳長清的時候,則是笑的如沐春風,「清清,你坐下看一會兒,我們很快就會結束的。」

「好。」

看了看,只有一個空位了,但是位置上放着一個包。

柳長清剛要開口問,崔萌萌搶先一步:「不好意思,這裏有人了。」

「有人了?」

季宏博一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之前不是說幫着佔了三個位置嗎?」

「小小的室友也要來,所以沒辦法了。」

關鍵時刻,自然是將同伴推出來當擋箭牌。

可憐同伴還一臉懵,只能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見狀季宏博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緊皺着眉頭沒說話。

柳長清倒是不以為然:「沒位置的話,那我出去走走也行。反正我對這些比賽也沒什麼興趣,看也看不懂。」

「別啊,來都來了,怎麼能走呢。」季宏博連忙攔住她。

此時沈懷琳站了起來,當着眾人的面,走到那個放着包的位置上。

對其說道:「不好意思,請你走開。」

說完,伸手將包拿了起來。

「誒,你幹什麼……」

「這上面的人已經被我趕走了,你是準備坐過來,還是……」

大概是沈懷琳的氣場太過強大,同伴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當即接過包,老老實實的挪了過去。

沈懷琳視線又落在了崔萌萌的臉上,笑彎着眼睛,聲音柔和:「你呢?需要我把你抬過去嗎?」

「你——」

崔萌萌簡直要氣炸了,偏偏又無力反抗,只能心有不甘的將位置讓了出來。

「好了,現在有位置了。」

「……妙啊!」

幾人被沈懷琳的操作驚掉了下巴,不約而同的表示了讚許。

沈懷琳擺了擺手,表示——基操勿六。

「那你們先坐,我先過去了。」

季宏博依依不捨的鬆開手,一步三回頭的回到場中。

那副模樣,沈懷琳看的直咬牙。

這還沒咋滴呢,就膩歪成這樣。

要是真的成了,那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沈懷琳,你可真行啊。」

「……啥?」

柳長清剛坐下,就開始興師問罪,沈懷琳一臉懵。

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看着她茫然的樣子,柳長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有了男人就把姐妹丟到一邊去了是嗎?談戀愛就那麼有意思?」

「啥時候,我沒有啊。」

「還不承認!剛才季宏博都告訴我了,你忙着和霍城親親我我,顧不上我,他才去接我的、」

「……」

聽到這話,沈懷琳一下子就硬了。

拳頭硬了。

這種狗話,也就只有季宏博那隻狗能說的出來。

果然,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他可以毫不猶豫的捨棄姐姐。

鬨堂大「孝」了!

「怎麼,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沒,沒了,是我乾的。」

默默的握緊拳頭,沈懷琳含淚承認,「這不是正在熱戀期嘛,難捨難分,所以……」

說着,沈懷琳默默的依偎在了霍城的懷裏,後者也毫不客氣的環住她的肩膀。

兩人濃情蜜意的樣子,着實是刺激到了柳長清。

「啊!我的眼睛,瞎了!」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手藝如何

墨鏡錦手裏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他扭頭看向顧兮兮:

「可是養我的孩子很貴的。」

「嗯,那個什麼,我的意思是說,奶粉錢的確要賺,但是身體也很要緊啊!來,休息一下,喝一杯我沖的愛心奶好不好?」

顧兮兮將杯子遞到了墨錦城的面前,眼巴巴的看着他。

俗話說得好,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只要墨錦城一出手,她立馬就有辦法開口說服他。

只不過很可惜咱們的墨大總裁壓根就不吃她這一套:

「我平時口渴只喝礦泉水。」

「……」

顧兮兮差點沒直接一口老血噴出來。

墨錦城突然抬頭看向她:

「你很閑嗎?」

顧兮兮連忙點頭:

「對呀,剛剛我已經喂完孩子了,而且醫藥公司那邊不是一直有微微姐在打理嗎?我都挺閑的,現在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墨錦城用餘光掃了一下桌子右上角的文件袋:

「把文件再整理一下會嗎?」

「這還用說嗎?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麼可能難得到我!」

顧兮兮二話不說的立刻就開始忙活了起來。

她一個一個地將文件全部整理了一遍。

這不看還好,一看更是嚇一跳。

這些摞起來差不多有半人高的文件,墨錦城竟然全部都是在這個禮拜裏面處理完的。

而且每一份文件旁邊都有十分詳細的批示。

「這些文件都是你在這一個禮拜裏面批示完的嗎?」

顧兮兮儘管已經看到了文件右下角的簽名還有批示時間,她還是表示不可思議。

「不然呢?」

墨鏡錦城淡淡的點頭。

難怪會忙成這個樣子,要知道,這些東西交給她的話,光是粗粗的瀏覽一遍就得花上一個月的時間,更別提做出回復和批示了。

平時她很少見到墨錦城工作的時候的樣子,今天光是放在這旁邊的這些文件就可窺一斑了。

看樣子,自己這孩子他爹不僅長得帥還多金,就連戰鬥力那也是一等一的棒呀!

難怪這些天忙得四腳朝天了!

顧兮兮沒有再說話,繼續站在旁邊安靜的替他整理了起來。

墨錦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沒說什麼,繼續低頭開始幹活。

站在旁邊的顧兮兮一開始還整理的挺帶勁的,可是沒一會兒就覺得有些手酸。

但是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裏面,墨錦城認認真真的在工作,壓根都沒有看她一眼。

顧兮兮不肯走,只能站在旁邊,一時間只覺得無聊死了。

就在她站到快要睡着的時候,墨錦城終於開口了:

「我餓了。」

顧兮兮正愁自己站的腳疼呢,一聽這話連忙咧嘴一笑:

「我給寶媽放了兩天假,讓她回鄉下去看小孫子,今天晚上我親自下廚給你做點吃的。」

說完這話她就飛也似地走了出去,立刻鑽到了廚房,手忙腳亂地開始準備了起來。

墨錦城看着她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嘴角輕輕一揚。

在廚房裏面忙活個不停的顧兮兮鬆了一口氣。

只要墨錦城開口要她幹活,後面她想提什麼要求,這就簡單多了。

她在廚房裏面一頓翻找之後,發現寶媽雖然已經休假了,但是在離開之前卻把冰箱裏面的食材都擺滿了。

所有的東西都分門別類,乾乾淨淨的放好了。

她四處翻找找了一些蘆筍、活蝦等等。

幾分鐘之後,墨錦城又處理完一個文件,他抬頭就看到顧兮兮從門口那邊探出了一個小腦袋。「阿城,要不然我給你做個水晶蝦餃吧,清清爽爽的,不甜也不膩,很新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