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武大陸,修為境界劃分為煉體境,先天境,築基境,入丹境,化蘊鏡,歸靈境,入道境,洞虛境,破虛境。

入道鏡是目前李天之能夠認知到最強的修士。

從嬴政的記憶中李天之了解到,各大帝國基本都有入道鏡的強者。

大秦帝國也因為擁有了較多的入道境強者,嬴政才敢從七國中脫穎而出直接稱帝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這其實也直接導致了楚國、齊國、燕國、趙國、魏國、韓國這六個超級王國對大秦帝國非常的不滿。

因為大家本來就在同一個水準上,你秦國突然稱帝,豈不是硬生生的壓他們一籌?

「水晶龍魂的氣息比起嬴政還要強,也就是說這水晶龍魂擁有入道境的修為!」

李天之目視著水晶龍魂呢喃道。

李天之一想到自己可以調動水晶龍魂的力量心情就一陣激動,這麼看來自己現在也不是廢物了。

【叮!溫馨提示,宿主需要有相應的實力才能調動龍魂的力量哦,宿主現在沒有實力根本就調動不了龍魂的力量。】

李天之沒有激動多久就被系統精靈潑了一盆冷水,瞬間清醒。

「對了,朕現在還沒有修鍊,沒有修為……」

李天之感覺到自己空蕩蕩的丹田,自語道。

不過,李天之也並沒有因此而氣餒。

他還有寶貝沒用。

造龍丹服用了,現在就到九轉金丹了!

李天之再次攤手。

一枚金燦燦,上面帶著九條奇異紋路的丹藥出現在李天之手中。

這次李天之不用系統精靈提醒,剛剛拿出九轉金丹就一口服下去。

九轉金丹的口感與造龍丹完全不同。

九轉金丹的口感有些許藥材的苦澀味,在服用下去后,更是讓李天之從喉嚨開始痛苦,直至蔓延至全身。

「堅持!」

李天之緊咬牙根。

有了嬴政的記憶在,李天之也並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

從自己身上的情況來看。

李天之明顯的感應到從喉嚨疼痛開始到全身疼痛的過程中,他的肉身之力正在不斷地增強。

要不是感應到這些變化,在疼痛的時候李天之都在想自己服錯丹藥了?

咔咔咔……

宮殿內,李天之身上清晰的可以聽到體內骨頭咔咔作響的聲音並不是骨頭斷裂,而是李天之的骨骼在不斷的增強!

「這九轉金丹好厲害!朕這是……已經達到了煉體大圓滿的境界!」

李天之握了下充斥著力量的拳頭激動的自語道。

這都還沒有修鍊,自己直接就煉體境大圓滿!這要是傳出去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被嚇死。

沒有修鍊過的人,經脈還未打通,就好像是一條堵塞的水管無法通水一樣的道理,能量都無法在體內暢通,但李天之怎麼就煉體境大圓滿了呢?

只有一個解釋,所有的能量不在李天之的經脈中,而在李天之的每一個細胞裡面!

這種算是天生就是煉體境大圓滿的存在?

天生就煉體境大圓滿!

這種情況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普通的人族身上,只有傳說中的神獸或者仙人後裔才有可能。

正因為九轉金丹帶來的驚喜而陷入興奮中的李天之並不知道。

在他服用了九轉金丹后,大秦帝國境內的十幾個入道境的強者都驚訝的看向了大秦皇宮。

「怎麼回事,第一次傳出的神丹的丹藥氣息有可能是錯覺,但是現在第二次又傳出神丹的氣息是怎麼回事?難道……真讓皇上找到長生藥了?」

說話之人眼中閃過了一絲貪婪。

長生不老葯,這不僅是嬴政的夢想,更是所有修鍊之人的夢想。

「是皇宮!兩次傳出神丹的氣息,我們大秦帝國最近是發現了什麼遺迹嗎?來人!查!」

有的人顯然已經按耐不住了。

「那是什麼丹藥氣息,竟然會如此恐怖?是皇宮的方向!不行皇宮可能會被賊子盯上,傳本將命令,咸陽城進入高級戒備狀態!」

……

「這嬴政,又要搞什麼鬼把戲?」

「難道今天宮中傳出來嬴政丹田破碎的消息是真的?現在出現不知名的神丹氣息,會不會是嬴政在修復丹田?」

「丹田破碎!丹田破碎!這暴君活該!哈哈哈……如此看來這倒可能是我們墨家的機會!」

。 當劉璋分別派遣李恢和張裔前往南中和江州搬救兵時,已經拿下雒城的袁術沒有墨跡什麼,就帶著大軍繼續前進,很快便抵達成都城前。

十萬獨立團將城池包圍,成都城內頓時一片大亂。

州牧府內,劉璋急得眉頭擰成一團,捉急道;「哎,援軍還沒到,袁軍卻到了,這下可該如何是好?」

對於劉璋這番沒有主見的話語,手下人均是面面想去,不知該如何說才好。

見眾人均是沉默,劉璋便是有點兒氣急敗壞起來:「爾等……爾等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關鍵時候怎能拿不出任何主意來?真是一群廢物也!」

這時,文官之中有一人站出來,沉沉道:「主公,您應該要相信,此乃天命也,您不應該與天命抗衡的,聽在下的一句勸,您就投降袁術吧!」

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法正。

其實,張松原本也打算同樣勸說劉璋來著,萬萬沒有想到卻是被法正給搶先一步。

他想當然附和道;「是啊主公,孝直先生所言極是,主公,若是您現在選擇投降袁術的話,或許還能夠可生,但若不投降的話,您的性命怕是休矣……」

張松這話說得難聽不假,但是劉璋很是明白,若是自堅持不投降的話,怕是真只有死路一條了……

再三思考之下,劉璋悠長嘆口氣道:「罷了罷了,正所謂時也、命也,傳吾命令,派使者出城,跟袁術商談投降事宜吧!」

「主公,這萬萬不可啊!」就在這時,一道暴怒吼叫之聲響起。

正是王累,他雙眼通紅、面目猙獰地站出來,講話道:「主公,既然已經去求救援軍了,何不耐心等待著反敗為勝機會啊?」

不等劉璋開口呢,張松就冷嘲熱諷道;「呵呵,說得倒是好聽,汝想要等,可袁軍會等怕,怕是不出一日,見我們沒有任何動靜,人家就要攻城了。」

法正亦是跟著嘲諷道;「就是就是,王累,汝若是真的忠心於主公,就不應該攔著他投降。」

聽到張松和法正這話,王累徹底暴走了,指著二人叫罵道;「你們這兩個混賬,我早就看出你們不對勁了,是不是早就想好要投奔袁術了?」

被王累給戳穿心事,張松和法正不慌不忙,直接否定道:「王累,汝休要栽贓人哈,我們這一切都是為主公好。」

王累正欲再說點兒什麼,劉璋已是不耐煩揮揮手叫起來:「好啦,夠了!」

雙方這才住口。

只聽劉璋嘆氣到:「王累啊,吾也知道,汝是為我好,可孝直和永年說得也非常有道理啊,若是我們不給出回應的話,袁軍怕是立馬就會攻城的,那裡會給咱們等待的時間啊。」

「所以,我決定了,便是投降袁軍吧,也省得成都城中的百姓免於遭受戰亂之苦。」

聽聞此話,法正和張松全都握緊雙拳,不得不說也是心潮澎湃的,也不枉他們耗費這麼長時間,總算是把劉璋給說動要投降啦!

他們是挺興奮,而王累卻是要多崩潰就有多崩潰了。

撲通!

王累滿臉絕望之色跪倒在地上,幾乎是以哭喊嗓音講話道:「主公啊!我城中糧草尚可支撐一年之用,主公您卻要投降,這……這……」

王累一字一句說著,差點兒沒有氣背過去。

劉璋卻是不願意跟他墨跡了,他擔心再墨跡一會兒,袁軍真的攻城,到時候一切就都晚啦。

於是乎,劉璋立即揮揮手道;「好了好了,王累,我現在沒有時間跟汝啰嗦,汝先下去吧。」

唰!

萬萬沒想到的是,王累猛地站起來,雙目死死盯著劉璋,繼續一字一句道:「主公啊主公,您這個樣子做,與庸主何異?」

「汝說什麼?」面對王累的指責,劉璋勃然大怒:「好你個王累,我看在你是為了我的面子上,這才沒有過分為難汝,結果汝倒好,竟敢說我庸主?」

「我算是明白了,汝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我,只是為了汝的名聲對吧?」

「好,非常好,既然這樣的話,我留汝何用,汝還是趕緊給我去死吧!」

「來人,將王累給我拖出去,我要在投降袁術之前,把這傢伙給斬了。」

當即有兩名士兵走進來,拖著王累就要走出去。

其他人紛紛勸說道:「主公,王累只是一時糊塗,念在他忠心為主的份上,還是放過他吧。」

原本就沒什麼主見的劉璋,這才揮揮袖子冷哼一聲道;「好,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先放過這個匹夫,把他給我叉出去算了。」

等處理完王累后,劉璋就命人在成都城樓上掛起白旗,準備帶人出城投降袁術去了。

沒成想,等他剛來到城門口時,就看到王累一手拿著把刀,一手拿著白布套在自己脖子上,大吼大叫道:

「主公,忠言逆耳啊,若是您不聽我言,那我就只能從這城樓上摔下去,摔死我自己了。」

聽聞這彷彿是威脅般話語,劉璋無語至極,再次被氣得破口大罵道;「好,汝摔,快摔,我倒要看看汝是有幾分忠心!」

在劉璋眼中,王累這就是逞能,是萬萬不敢摔死自己的。

「主公啊……王累去了!」

沒想到的是,王累大叫一聲,還真用手中長刀割斷繩子。

繩子斷裂,王累身子也從十多丈高的城樓上摔落下去,直接摔成了一灘血泥……

場景之慘烈,也是讓人不忍直視的。

張松看到這一幕,亦是無奈嘆氣道;「哎,主公啊,再怎麼說,王累這樣做也是忠心二字罷了,還是好好安葬他吧。」

劉璋閉上眼睛,默然點點頭,不知不覺,有兩行熱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待成都城門大開后,劉璋捧著大印,在文官們的攙扶之下,一步步來到袁術的戰馬跟前。

「仲氏皇帝在上,劉璋願意投降……」

劉璋再無半點兒城中那般意氣風發模樣,徑直跪倒在袁術的戰馬跟前,如同是那喪家之犬、可憐巴巴說道。

袁術嘴角揚起,揮揮手道;「好了,劉璋,汝既然能夠識時務投降於朕,那麼朕與汝的恩怨,就此大可一筆勾銷!」

劉璋聞言,重重一頭磕倒在地上;「多謝皇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與此同時,法正和張松各自上前,恭敬向袁術抱拳道;「參見皇帝陛下。」

袁術看著二人,滿意點頭道;「嗯,汝二人,就是伯言發展的鷹眼組成員對吧?張松,汝獻給朕西川地圖,法正,汝勸說孟達投降於朕。」

「這些東西和事,都給朕起到至關重要作用。」

「朕旨意,法正即日起為益州刺史,掌管州內政事,張松即日起為蜀郡郡守,掌管蜀郡政務。」

二人皆撫手道;「多謝陛下!」

而在得知倆人一老早就被發展成為仲氏鷹眼成員后,劉璋身體發抖,卻也無可奈何。

緊接著,法正又把劉璋分別派人去南中和江州求援消息告訴袁術。

得知這件事後,袁術冷笑著對劉璋道:「閣下倒是挺有手段的,身為漢人,竟然去求蠻族來幫忙,莫非不知丟人二字怎麼寫呼?」

劉璋慌忙道:「陛下,那是臣一時糊塗聽信王累所言,所以才……」

袁術卻壓根不願意聽劉璋解釋,不耐煩揮揮手道;「夠了,朕也不願為難汝,汝現在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就去寫信給江州的嚴顏和劍閣的張任,告訴他們汝已經歸降於朕,讓他們也速速前來投降吧。」

「是是,在下這就去辦。」劉璋一邊點頭應聲著,一邊又想起來什麼道:「對了陛下,難道不要寫信給蠻王孟獲,讓他不要進入川蜀了嘛?」

袁術冷笑道:「呵呵,若那蠻王孟獲知趣,知道惹不起朕,他自己自然不會來的。」

「但是,倘若他非要作死入川的話,朕倒是不介意,可以送他一程呢!」

聽到袁術這話,劉璋十分詫異看著他,不知為何,他在袁術的身上,感應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凌厲霸氣。

很遺憾,這種霸氣,是他身上從未有過的……

劍閣關,張任還在靜靜等待著把袁軍糧草耗盡以此迫使他們退兵呢。

萬萬沒想到,袁軍還沒退,他便收到梓潼被攻佔消息。

得知後路被佔領,張任深感震驚,根本顧不得了解原因,他就打算起兵奪回梓潼再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