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戰鬥越來越激烈,也越來越沒有分寸。

在兩人的對攻下,整個院子一片狼藉,房屋一片接一片的倒塌。

滾滾煙塵四處飛散,將莫道全的院子籠罩其中。

「都給我住手!」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就在莫道全的院子快要化為一片廢墟之際,一道暴怒的聲音突然劃破長空,震得眾人耳朵發麻。

眾人知道,老祖莫天樞來了!

他們這一戰端的是厲害,連閉關中的老祖都被驚動了!

聽到父親的聲音,兩人這才堪堪停手。

雖然兩人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但還是不敢在父親面前放肆。

莫天樞,才是莫家最強的那個人!

滾滾煙塵中,兩人隔著十米左右站立。

雖然已經停手,但卻依然死死的瞪著對方。

鬚髮皆白的莫天樞踏空而來,大手一揮,飛散的煙塵瞬間被驅散。

「見過老祖!」

眾人紛紛躬身行禮。

「全都給我退下!」

莫天樞怒喝一聲,眾人不敢怠慢,立即做鳥獸散。

驅散眾人,莫天樞憤怒的目光猛然落在還在怒目而視的兄妹倆身上,滿臉寒霜的吼道:「你們要幹什麼?是要拆家嗎?」

「爸!是她先挑釁的!」

莫道全雙拳緊握,咬牙道:「家主威嚴,不容挑釁!」

「那你怎麼不說,你辱我亡夫?」莫韶容針鋒相對的問道。

「都給我閉嘴!」

莫天樞怒喝道:「當著那麼多小輩的面窩裡斗,你們是不是還覺得自己很有理?要不要老夫給你們找個地方,讓你們拼個你死我活?!」

感受著父親的怒火,兩人雖然都心有不甘,但終究還是不敢再造次。

看著依舊怒目而視的兩人,莫天樞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憤怒,厲聲道:「到底是什麼事,能讓你們如此不顧體面的大打出手!道全,你說!」

莫道全不敢怠慢,連忙將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聽完莫道全的話,莫天樞驚訝之餘,又皺眉沉思起來。

過了片刻,莫天樞才撫須看向莫韶容,「按理說,林羽、林淺兄妹要認祖歸宗,確實歸不到我莫家的頭上!不過,為父也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是想補償他們兄妹!這樣吧,將他們的名字,載入我莫家旁支族譜!」

「旁支?」莫韶容冷哼一聲,一臉不屑。

莫天樞臉色一冷,沉聲道:「怎麼,為父都讓步了,你還不滿意?」

莫韶容不屑,冷笑道:「你們是不是認為,這是對他們的恩賜?」

莫天樞凝視女兒,沉聲道:「讓他們入我莫家旁支,至少,他們有個依靠!我莫家,保他們無恙!」

「保他們無恙?」

莫韶容微微一愣,突然放聲大笑。

「你笑什麼?」莫天樞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你覺得為父的話很好笑嗎?」

「確實好笑!」

莫韶容不懼父親的眼神,怒而發笑,「忘了告訴你們,我已經跟我那孫兒交過手了!我七成的力量,被他輕描淡寫的化解了!莫家,真配保他們無恙么?」

什麼?

聽到莫韶容的話,父子兩人頓時大驚失色。

接著,又是面面相覷。

她說的是真的么?

他那孫兒,不過二十齣頭吧? 眾人聽了柳雪蛾的話,又看到她滿臉驚恐模樣,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什麼來了?」韓若翩不由追問。

柳雪蛾嘴唇微動,正想回答,但這時,從圍牆之外,已經傳來了一道魯莽的吼叫聲。

幾個女孩兒聞聲一驚,這聲音,不正是……

轟!!!

一道粗壯的撞擊聲,猛地響起。

四周的柵欄圍牆,都跟著一陣劇烈的顫抖。

柵欄圍牆,是石頭和著泥沙堆積起來,然後又在其中的縫隙插.入木板建造而成的,相當的牢固。

但不知道什麼生物,竟然能一撞,撞得整片圍牆都搖搖欲墜?

幾個女孩兒的臉上都多了一分驚恐,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轟!!!

幾個女孩兒毫無防備之下,又是一道更加劇烈的爆炸之聲,於前方轟然炸開!

剎那間,巨大的聲響如同石破天驚的一般。

碎石、木屑被打得直直飛濺而出!!

堅固的圍牆,竟是硬生生地被撞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缺口之處,儘是被折斷的橫木與被砸碎飛出的石頭。

只見一隻體型巨大的山獅,慢悠悠地收回了手。

它的神色十分的悠閑,它看著被自己砸出來的這大坑,似乎是非常滿意自己的暴力行徑。

圍牆被直接轟破出數米長的口子,像是完美的工藝品被踹了一腳般。

而其後的行兇者,模樣更是恐怖。

幾個女孩兒見了,都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壓力。

「是那隻……大貓?」黃玲玲有些疑惑地道。

她感覺,面前的這個怪物有些像天天來騷擾她們的那隻大山獅。

但是,卻又有些不同。

面前的這隻山獅,竟然還要比平日里來索取食物的大山獅,還要高出一半,身長也要長出一半。

完全是大了一大圈。

不僅僅是體型上單純的大了一圈,這隻山獅渾身的毛髮都像是重新換了一遍般,隨風飄揚獵獵作響,彰顯著它極具力量的軀.體。

它的四肢,更是比曾經強健了許多,從頭到腳趾頭,都似乎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

也難怪,它竟然能一爪便將陳東等人精心打造的圍牆轟出一個大口子了。

柳雪蛾定定的看著這隻大變模樣山獅,用十分肯定的語氣道:「我大概知道了,它應該是昨天晚上也拿到了熒光水母,而且還知道怎麼吃掉熒光水母。」

「那它肯定比以前更厲害了。」韓若婉頗為冷靜的分析道:「以前我們就跟它的實力差距非常懸殊,現在恐怕差距更大了。」

韓若翩冰肌玉顏之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

她和陳東,本來是想讓大家吃掉熒光核心,這樣才有能與這種山獅對抗的實力。

卻沒想到,他們是吃掉熒光核心了,身體素質確實得到了極大的加強,但那隻大山獅也搞到了熒光水母。

而且,它完全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平日里的它,就算是再厲害,也還是得從圍牆頂上躍過來。

但現在,這隻大山獅竟然直接憑肉身,就把他們辛苦建起來的圍牆給轟爛了!

其實,它明明是可以直接像以前那樣躍過來的。

可是它偏偏就要直接轟破圍牆,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那傲然而視的態度,簡直狂妄到難以想象!

「姐姐,我現在去拿肉來喂它嗎?拿多少?」韓若婉連忙向姐姐問道。

以前大山獅如果出現的話,他們就拿肉來喂它,大山獅便會放過他們。

但是這一次,韓若翩卻直接回絕道:

「沒用的,這一次無論我們給多少肉給它,都沒用的。你看它的眼睛,它連魚塘看都不看一樣……很明顯,是沖著我們來的。」

幾個女孩兒一看,也頓時恍然大悟。

這隻大山獅的眼神,與昨天晚上她們所見到的,那些發了狂一般想要爭奪熒光水母的野獸眼神幾乎一模一樣。

那種帶著無盡貪慾的眼神。

不用說,這隻大山獅,再不是像以前一樣奴役她們,把她們當成送肉的奴隸了。

這一次,它是想直接吃掉她們!!!

它盯著她們的眼神,完全就是獵手盯著獵物的眼神!

「韓姐姐,我們現在怎麼辦!?」柳雪蛾抱起陳東,有些想帶著陳東走了。

韓若翩語氣都有些急促了,她道:「恐怕我們想從它的面前溜走不是那麼容易的,它的速度肯定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快。」

「而且,我們必須還要帶著陳東走……難度就更大了……」

「那我們不跑的話,難道……」柳雪蛾一頓,情不自禁地縮了一縮。

她本來就是求生欲極強的人,吞下了熒光核心之後,彷彿求生欲更是呈幾何倍的增長。

她能很直接地感受到,面前的這隻大山獅已經對她的生命構成了嚴重的威脅。

若是在平常,她可能根本就不會與別人商量,直接就拔腿就跑了。

如果不是她還想帶著陳東一起走的話。

「沒錯!」

韓若翩卻堅定地拿起長矛,道:「我們逃跑,完全就是把後背的弱點和破綻,全部留給這個可惡的東西。」

「那樣,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有半點兒生機。」

「既然如此,不如跟它硬拼一場,從死中求生機,置之死地而後生!」

韓若翩在說出這一番話時,身上的英氣綻放而出,飄逸的長發也被風輕輕吹動,竟有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豪氣。

「姐……」

一旁的韓若婉聽著,都跟著一起緊緊地握緊了雙拳,跟著熱血沸騰起來。

她是真的感覺韓若翩變了。

不知不覺間,她這個姐姐越來越像英勇果斷的陳東了,說話間,竟然都有幾分陳東的感覺。

而且,還依舊保留了她自己的特點。

這一點,簡直令韓若婉情不自禁地刮目相看。

韓若婉也不再去拿什麼肉了,而是改去拿了長矛。

一旁的黃玲玲沒有說話,但是也拿起了長矛,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跟那個大山獅斗到底了。

一旁的柳雪蛾,本來還想抱著陳東先跑的。

但是看到比她還小的兩個女孩兒,都敢於正面面對那如同小山一般的巨型捕獵者,這令她不禁有些自慚形穢。

。 《(綜漫同人)[綜]王之摯友》by邊巡

每一個名垂千古的王者身邊,必有一位(白)摯(月)友(光)。

每一位王都覺得自家摯友才是最好的,為此甚至在英靈殿掐了數個回合,卻沒想到,他們各自心心念念的摯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於是,待到王與故友一朝重逢——

完美的王/黃金的王/太陽的王/全知全能的王:「……摯友!!!」

——我為你寫下傳奇的史詩,也為你建造華美的宮宇。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