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狂吠不斷,很快就引起了樓上住戶的不滿。

離一樓住最近的二樓有一個女人從窗戶裡頭探出頭來,對著一樓就罵道。

「樓下的,管管你家的狗,大半夜的叫什麼叫發什麼瘋啊?還讓不讓人睡了?」 看着花鐵干四人神色凝重的表情,賀奇有些好奇的發問道:「花鐵干,按理說你不是應該帶上一大群的小弟來圍攻我么?怎麼就你們四個人?」

說完,他指著凌退思的墳塋做恍然大悟狀,「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我揭發你弒殺前任幫主,導致小弟們自己倒戈。」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花鐵干義正辭嚴的道:「魔頭,你這挑撥離間的區區小計,也想動搖我們兄弟的感情,豈非是做夢。」

說着,花鐵幹道:「大哥,兩位賢弟,跟這種魔頭沒有必要講什麼江湖規矩,咱們併肩子上,降妖伏魔就在今日。」

賀奇這時戟指指著花鐵干,對凌霜華柔聲道:「霜華,花鐵乾號稱中平無敵,一手槍法凌厲無比,即便是空手對敵,岳家散手也十分熟練。若是你不想髒了自己的手,我來為岳父大人報仇也是一樣。」

凌霜華凄然一笑,移步上前道:「父親無子,他的仇,我來報。」她輕移蓮步,上前拱手道:「小女子請教閣下高明。」

陸天抒白須飛揚,厲聲喝道:「邪魔外道本就人人得而誅之,你身為魔崽子後人,不思為父親贖罪,卻還要與我們正道俠士為敵嗎?」

凌霜華一怔,心中有萬千言語,卻不知如何出口。

賀奇在旁邊看着,並不出聲。他建立長樂幫,不僅僅是為了搞死凌退思,這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贈品。

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凌霜華。

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裏,美麗本身固然沒有罪,可若是沒有保護自己的力量,美麗就成了原罪。

凌霜華本來已經是淡雅如菊,而在婚後琴瑟和諧,更加容光煥發,最後又有月華洗鍊身心,堪稱明月皎皎,不染纖塵。即便是天上仙子,也不過是如今凌霜華的模樣了。

只看花鐵干不斷偷看她就可知她此時的美麗。

賀奇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突然離開,返回大乾王朝。可若是當真會離開,留下凌霜華一人在這個卑劣的世界,他實在不放心。

所以,他建立了長樂幫,培養菊友,傳授她們兩人絕世武學,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她們兩人的安全。

遍觀古今中外歷史,手中無劍,和手中有劍卻不用是有着本質的區別的。

被陸天抒喝問,凌霜華過了片刻方才回過神來。她是外柔內剛的性子,遇強越強,陸天抒語氣強硬,她絲毫不在乎,只是道:「若家父因國法而死,小女子自然不會復仇,可他因利益被刺殺,我今日復仇,天經地義。」

花鐵干不耐煩的道:「大哥,她已入魔,不是道理可以講得通的。她要復仇,我便成全她一片孝心,大哥為我掠陣即可。」

花鐵干提着鋼槍跳出來,指著凌霜華叫道:「來來來,一決生死。」

凌霜華一伸手,菊友遞過一把長劍。

她素手一震,挽出三朵劍花,月色清輝之下,當真是美人如玉劍如虹。

「看劍!」

人隨劍走,宛若一道清風,刺向花鐵干。

鋼槍橫著一攔,槍桿一抖,震開長劍,順勢刺了過去。槍劍交鋒,不過三五招內,凌霜華已落入下風。

這幾乎是必然的。

凌霜華固然神照經大成,可如今已接近末法時代,兵刃和招式的重要性前所未有的高。任你內功絕頂,挨上一劍,照樣血濺三步死翹翹。

花鐵干成名數十年,血戰數百場方才有此威名,其內功和招式早已融為一爐,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相比之下,內功速成的凌霜華相差甚遠。她陷入苦戰理所當然,好在神照經不虧是天下絕頂的內功,在開發人體潛力的能力上無雙無對。

而凌霜華修鍊兩年,並且早在一年前已修鍊到了巔峰大成境界,一呼一吸之間,神功自發運轉,全面強化她的速度、力量、耐力與反應能力。

正是憑藉這個,凌霜華雖弱不敗,堅持苦戰,每每在絕境時,她總是以兩敗俱傷的打法挽回局面。久而久之,她已一點一滴的扳回局面。

花鐵干久站不下,焦躁起來。他本性陰狠無比,見自己竟斬不了一個小小女孩,還怎麼統率江南八省豪傑?

一招交鋒后,他突出奇招,槍中夾鏢,勁風凌厲,直刺凌霜華咽喉。鋼鏢上腥味撲鼻,顯然抹有劇毒。

凌霜華不妨居然還可以這樣戰鬥,一時間只能束手待斃。即便死亡就在頃刻,她表情竟不變,只是雙眸流露出一絲遺憾。

花鐵干見勝利在望,臉上露出了笑容,可笑容剛出,便凝固在臉上。突兀而來的兩根手指夾住了鋼鏢。

「你……」花鐵干大怒

賀奇取搖了搖手中的鋼鏢,恥笑道:「堂堂中平無敵,居然要靠暗器偷襲,真是見識了,見識了。」

他不理會花鐵干暴跳如雷,看着陸天抒,冷笑道:「陸大俠以為如何?」

陸天抒捻著鬍鬚皺眉道:「兩人是生死之戰,無論用什麼手段都不過分。倒是閣下插手這般決鬥,大大的錯了。」

「劉大俠和水大俠以為如何?」

劉乘風和水岱對視一眼,齊聲道:「陸大哥的意見,就是我們的意見。」

「我就知道!」

賀奇隨手一擲,鋼鏢沒入荒野泥土中,只留短短三指寬一截在外。賀奇冷冷的道:「這世上哪有幫理的,都是幫親而已。」

他邁出三步,指着陸天抒四人喝道:「你們四個老梆子一起上吧。」他目光凌厲,「今日戰後,南四奇從江湖除名!」

「狂妄!」即便是養氣功夫最好的劉乘風也是一臉怒意。四人更不待言,齊齊跳出,將賀奇圍在中間。

菊友叫道:「好不要臉,以多欺少嗎?姑爺,我來幫你!」

凌霜華詫異的看了一眼菊友,才道:「奇哥,我們以三對四,何必要冒險?」

賀奇笑道:「若是一個月前,我自然是要你們幫忙的。南四奇可不是魚腩,我一戰四就是死路一條。」

「但今日不同,我兼修正邪,已遠超以往。今日就讓他們知道,武功高一線,便是高的沒邊。」

四人氣急反笑,尤其是陸天抒性烈如火,狂笑道:「我陸天抒活了六十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狂人。」 施展了幽冥鬼手的風無常差點暈厥過去,這個招數太耗精氣神了,體內的陰氣幾乎掃盡一空。

這樣的大招,不到逼不得已,都不能用,不過想用,也用不出來。

因為這招是氪金的,耗能太大了。

但通過內視,他發現自己的識海擴充了,最初是一個盆,到一個水缸,到現在隱隱有五六米寬游泳池的大小了。巫修的等級沒變,仍然是九品,但是識海變大了,這說明續航能力更強了。

同時,因為殺死六尾貓妖一次,萬道圖鑑·下冊·陰鑒的石書翻飛。

在相對靠前的位置找到九尾貓妖,圖鑑沒有亮起來,只亮了一條尾巴。

所以窺探不了記憶。

獎勵到賬。

這次,獎勵了陰陽眼的升級版——通靈眼。

【通靈眼:陰陽眼的升級版。只要不是比本體高三個品級以上的鬼魂,再高超的偽裝,都逃不過俺的法眼。】

這個技能還不錯,至少以後不用再擔心被鬼騙。

這一次骷髏島度假之行,一個晚上不到的時間,收穫挺不少的。

舒展一下身體之後,發現並無大礙,風無常就從另一個方向躥出來,假裝一個誠心的徒弟來找自己的師父。

陳扎紙看到風無常之後,大喜過望,嘴巴都快合不上了,開心得好像中了福利彩票頭獎那樣。

畢彼得、一顆痣這兩傢伙看到風無常的絕世容顏之後,少不了一陣羨慕嫉妒恨,又是暗諷,又是嘲笑,甚至編造不少和六尾貓妖大戰的名場面來嚇唬、嚇唬他……

反倒賴料布看到風無常沒什麼反應,似乎還在思考貓妖的胸襟,以及如何套路陳扎紙認識的那個胸懷天下的少女……

基本已經確認,賴料布是一個很危險的人物。

在自己還沒完全攻略某條小魚的情況下,不能讓他靠近自己的魚塘。

就這樣,五人回到碼頭,乘坐遊艇回去。

看來,叫陸小花早走一步,很明智之舉。

當然,臨走之前,畢彼得、一顆痣和賴料布在島上佈下了不少禁制,不讓常人察覺到這裏什麼變化。同時,風無常摸出九菊佐田的解藥,救下了垃圾婆龍婆的鬼命,並遺憾地告訴她,何伯不幸犧牲了。龍婆雖然沒說什麼,但看得出她很傷心。

賴料布則囑託龍婆繼續照料這座骷髏島,貓妖凶墓雖然沒有了,但是守護骷髏島的任務還是落在了她的頭上。

交代完一切之後,眾人便開始回程了。

回到岸邊之後,賴料布他們不便久留,因為他們都受了不輕的內傷,需要立刻進行調理。

而陳扎紙也和風無常進行了道別,知道自己親愛的弟子無礙之後,他也就沒什麼牽掛了。臨走之前,叮囑他繼續履行這三天的保鏢任務,並跟他說,有任何事情睡醒之後再去找他。

陳扎紙前腳剛走,陸小花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出事了。我們在上次哥哥的那家醫院。」

二話不說,打的前往醫院。

路上,他了解到,在回程的途中,Ken在上岸的剎那掉進水裏差點淹死,如果不是小波、大B這兩個好兄弟拚死相救,估計就涼涼了。縱使救了上來,眼看快翻白眼了,只好送醫院。

救護車來了的時候,不小心撞了JOJO一下,這樣的遭遇真是平生第一次遇見。

沒辦法。

兩個一起送醫院。

一個處於人生最倒霉的時刻,一個正在應劫,一男一女真是黑仔!

來到醫院之後,風無常第一時間來到了Ken和JOJO的病房。

看到他們一個包着頭,一個包着手,真是無語了。

其他人也都在,忽然發現多了一抹倩影。

正好,那抹倩影也在偷偷窺視着風無常的俏臉。

橘黃色的上衣,梔子花般的長裙,正如那春夏之際,梔子花開放那最美的形態,你道不清她的神韻,說不明她的魅力,但她確實那個季節里眾多花卉最具清純的代表。

又像水蓮花一般,出於污泥而不染。

正應了那句最動人的詩句——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似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這世間,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比她更加清純的女孩子!

那吹彈可破的雪肌,鮮嫩出水的臉蛋,真令人一見傾心,再見傾城,三見傾國。

沒錯。

正是風無常朝思夜想的阿玉,星爺《師兄撞鬼》電影里的女主角。

想不到,在這裏撞上了。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妹妹李玉!」牛奶妹指著站在她身旁的李玉介紹道。

「你倆是姐妹?」這下把風無常嚇到了,《陰陽路》的牛奶妹和《師兄撞鬼》的李玉居然是姐妹?!

「難道我沒有告訴你嗎?島上的時候,我不是跟你說,我叫李想嗎?!」牛奶妹自顧自地嘆了一口氣,「想不到你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真是傷心啊。不過我們不是親姐妹,堂的,我是李玉的堂姐。」

原來是堂姐,風無常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你好,我叫風無常。」接着順其自然地,伸出友誼之手。

「你好。我叫李玉。」李玉似乎有點受寵若驚,臉上微不可察的紅暈悄然升了起來。

在眾多眼神的嫉妒之下,風無常和李玉兩人的手就這樣自然而然地牽上了。

其中,兩人的眼神尤為強烈,強烈到能夠殺死人的那種地步。

牛奶妹李想開始後悔將自己的堂妹,介紹給風無常認識了,誰又能想到堂妹會搶自己的男人呢,想到這裏,牛奶妹趕緊掰開兩人的手(PS:費了好大一會的力道,才把這對狗男女的手分開),「是這樣的,小玉她才二十歲,剛出來工作不久……哎呀,我在說什麼呢。是這樣的,小玉她找了我一天都沒找到,大師帥哥你也知道,那座島上什麼信號都沒有,所以剛上岸不久,小玉的電話就過來了。知道我在醫院,以為我出事了,便跑過來看看。」

「找你?為什麼找你?」

「因為我爸算出姐姐這兩天可能會有劫難,所以叫我叮囑一下她。想不到電話一直聯繫不上,我還以為出事了。現在看到姐她平安無事,我也就放心了。」李玉微笑地回道,這一笑,白兮兮的病房登然滿室生春起來,「對了,姐姐你的手不累的嗎?!」

眾人這才注意到,牛奶妹上來將風無常和李玉兩人的手掰開之後,自己倒挺上去緊緊地握住了風無常的手,完全沒有放開的自覺。

風無常似乎聽見了,又一對塑料姐妹花因為他而手撕的聲音。

陸小花趕緊上來,把風無常拉扯到一邊,傲嬌女神好像在向眾人宣誓她的個人地位——這個男人,是我的。

但看到風無常和陸小花兩人站的位置不像情侶的角度,李玉醒悟,他們應該還不是情侶關係。這下我還可以爭取一下的,至於堂姐,算了,看他們倆剛剛的互動就知道,靚仔完全沒把她放在心上。

失策啊、失策啊,我特么又引狼入室,竟然將妹妹介紹給自己最愛的男人……牛奶妹李想腸子都悔青了。

哼!誰敢跟我搶男人!找虐嗎?!姑奶奶現在就教他們做人!陸小花鬥志昂揚地看着牛奶妹和李玉。

一下子,病房裏的硝煙味濃郁了許多,三人暗地裏已經交手多個會合!

旁邊躺在床上的兩個病號表示很無奈:不是來看我們的嗎?!這完全把我們當透明了啊!

小波、大B和可兒的表情更囧、更凄慘:這下完全當路人甲的命了……凌然知道老婆不把周延帶過去直接介紹,就是打算這樣嚇唬岳父岳母的,「是的,是大哥的兒子,就是最近想想才知道。」

「最近?那想想天天鬧著要小朋友吃的菜,是給他送去的?」

周母立刻想到小閨女最近的不正常,還威脅自己別後悔。

凌然點頭,「是的,延兒的經歷,還是等大家聚在一起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99章不挑食是好孩子 一個穿著運動裝的女孩子,短頭髮到鎖骨,也不算是多漂亮,卻長得十分清秀,倒是有幾分英姿颯爽的感覺。

女孩子十分嫌棄的看著旁邊的人,直接就把他拉過來了,「哎,不是,我說你要不是你這麼慢,我們早就到了好不好?」

那個被拉著的男孩子撇撇嘴,他穿著一身西裝,好像是剛剛從什麼發布會上下來一樣,看起來奶奶的,說話聲音也是小孩子的感覺,「誒呀,別揪我耳朵了,多大了?我這不是去參加比賽了嗎?」

喻言在看到女孩子的時候眼睛瞬間就亮了,這是誰!這是射箭運動員曲木汀啊!前段時間剛剛拿回了獎牌,這可是一個驕傲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