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時的延藝騎在劉飛的身上玩著騎馬遊戲。

接近成年的延藝在劉飛的面前撒嬌的情景……

萬銘又是狠狠地一劍刺中了劉飛的手臂,將劉飛從幻覺中喚醒。

劉飛看着面前的萬銘,眼中露出了凶光,他的眼前開始閃現出了延強的影子……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延強和劉飛、周鶴鳴三兄弟一起練劍擊的情景……

延強和劉飛、周鶴鳴三兄弟一起歡笑的情景……

延強被萬銘一劍刺中倒下的情景……

劉飛再次回過神,他看着面前的萬銘,目光變得堅定了起來……

劉飛怒視着面前的萬銘,突然手腕一抖,腳下也不再繼續後退,向著萬銘發動了進攻。

萬銘短暫的驚愕后,看到劉飛神態認真,反而興奮起來,揮劍向著劉飛刺去……

此時,一直閃避的劉飛卻突然不動了,猛地抬起了手裏的劍。

萬銘沒想到劉飛不閃避,劍尖向前直刺,竟然刺中了劉飛的咽喉,鮮血噴射而出。

幾乎同時,劉飛手中的劍抖動着發出了他的絕技,刺中了萬銘的手腕。

萬銘拿不住劍,劍跌落在地。

遠處的延藝看到這一幕,瘋狂地想要喊叫,終於將堵嘴的布吐了出來,瘋狂地大喊著:「劉飛,劉飛……」

劉飛捂著脖子,鮮血不斷噴射而出,他艱難地喊出:「我贏了,快救延藝……」

隨後劉飛再也支撐不住,轟然倒地……

江離看到這情景,着急地就要往前沖,南笙再次攔住他。

江離着急地:「人都要死了,再不救來不及了。」

南笙:「說了,我們不可以干涉。」

江離不聽,着急地要甩開南笙往前跑。

南笙伸手拉住江離,兩人一起消失。

江邊棧橋。

延藝不顧一切地沖向倒在地上的劉飛,將劉飛抱起,瘋狂地呼喊著:「劉飛,劉飛!」

鮮血不斷從劉飛的脖子噴射而出,他含笑看着延藝。

延藝哭喊著摟着劉飛:「劉飛,你堅持住,你不要死啊,你不要死。」

劉飛看着延藝,想要說出什麼,但已發不出聲音,只是依稀從口型中看出是:「我愛你……」

延藝看着劉飛顫動的嘴唇,使勁地點着頭:「我知道,我知道……」

劉飛露出欣慰的笑容,隨後歪頭死去。

延藝抱着劉飛,此時卻已經是欲哭無淚,她輕摟着劉飛,不再哭泣,而是低聲唱着已經沒有調的,那首劉飛從小哄她睡覺時唱的童謠……

江離和南笙現身在超能交易所江離的房間內。

江離看看四周,着急地沖南笙:「你拉我回來幹什麼呀?我得去救人。」

江離說着話,就要往外沖。

南笙伸手做法,直接設置出一個結界將江離的房間套住,江離無法出去。

江離着急地呼喊著:「老闆,你幹什麼呀,你放我出去。」

南笙冷冷地對江離:「你好好在屋裏休息一會兒,不要再想去介入凡人的事情了。」

南笙說完,直接消失。

江離着急地要出去,卻被結界直接阻攔,他努力嘗試了幾次,卻都被擋回,只能無奈地放棄。

江離被氣得破口大罵:「南笙,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自己不救人,也不讓我救人,你冷血無情!」

外面卻根本無人回應,江離生氣地繼續跳腳罵着:「你放我出去,你個冷血!」

周鶴鳴和延藝一身素衣站在了劉飛的墓碑前,延藝將一捧鮮花放在了墓前。

延藝看着墓碑上劉飛的名字,又是一陣心傷,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

周鶴鳴看着墓碑,也是新潮起伏,和劉飛過去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不斷在眼前浮現……

周鶴鳴痛苦地:「劉飛,都怪我,做為你最好的朋友,卻沒有在你最需要朋友關心的時候陪在你身邊,給你應有的關心和幫助,才會導致你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選擇了以死去營救延藝。無論是做為朋友,還是雲族人,這都是我不可推卸的罪責。」

延藝看着劉飛的墓碑,終於按捺不住,俯身在墓碑前,失聲地哭着:「劉飛,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才害死了你,我對不起你……」

周鶴鳴看着延藝的樣子,趕忙上前攙扶勸說着:「好了,延藝,這不能全都怪你,劉飛已經走了,你別在這樣,節哀順變,保重身體才是。」

延藝痛哭着:「如果不是我非要逼着劉飛去改變,他也不會做出傻事去交易,更不會因此失去劍擊天賦喪命……」

周鶴鳴:「不,讓劉飛改變的不是你,而是超能交易所。是他們先接近你,故意讓你去向劉飛表白愛慕之意,將你心裏愛情的火焰點燃,你才會不顧一切地想去阻攔劉飛參加黑市比賽兒受傷;他們又利用劉飛對你的愛,收走了他的劍擊天分。這一切的一切,他們才是元兇!」

延藝聽了周鶴鳴的話,心情稍緩。

周鶴鳴回身看着墓碑,暗自發誓:「劉飛,我的好兄弟,你安心去吧。你放心,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延藝,也一定要親手剷除超能交易所,替你報仇!」

周鶴鳴勸說着延藝,兩人一起轉身離去…… 小蜜蜂在eco之後突然起了雙狙進行防守,解說本以為這是小蜜蜂臨死前的一次賭博,畢竟現在比分那麼懸殊,想要翻盤需要拿的分數量太多了。

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一分彷彿喚醒了小蜜蜂,他們又開啟了瘋狂追分模式。

zywoo知道自己大狙只是架點作用不大,所以瘋狂在地圖上跑動,宛若一個遊走的死神。

那一把野火就像死神的鐮刀,一刀刀地收割著navi眾人的生命。

作為進攻方的土匪們一時間也被這種恐怖的力量而擋住了前進的步伐,得分停在了14分不動彈。

「navi這一回合是前期在a區做了一次進攻交換,雙方都掉了兩人,navi又繼續進行了一次組織進攻,對於b區開展攻勢,但是zywoo這一把大狙實在是太恐怖了,s1mple三人在二樓就像葫蘆娃救爺爺,一個一個送給了zywoo,擊殺太穩定了,在包點的alex甚至都沒有發揮任何實力,navi已經全員陣亡,我真希望我玩天梯的隊友都是這樣,想想就美好。」

「哦,navi喊出了他們的第一個暫停,他們也需要喊暫停了,連續被追上7分,黃黑軍團現在的節奏和打法出現了一些問題,他們需要緊急調整,不然這一把遊戲落入誰手還是個未知數。」

對戰室昏暗的燈光,照的navi眾人的臉龐略顯凝重。

教練首先開始發聲:「你們現在打得猶豫了,剛才上一回合應該更果斷一點的,不要因為對方現在狀態好久不敢和他們對槍,你們是最棒的選手,之前epl大賽只有你們五個人那麼艱難都拿下了,沒道理現在碰到一個法國的獨苗我們就會輸給他們。」

「你們要明白,你們是最好的選手,拿出你們的自信,猶豫只會敗北,只有堅定才能獲得勝利!」

「zywoo我觀察了幾局,我特意地關注了他的位置,他並不喜歡在vip長久地獃著,更偏向於靈活地在地圖各個位置瘋狂跑動,所以你們更應該注意的是警家,拱門內側,b小這三個位置…..」

教練需要囑咐他們的話語很快就將完了,至於接下來的比賽當然是得靠自己了。

火男看着經濟問了一句:「我們是要打賽點還是這一把直接起,蘇醒這一回合沒有經濟,我們缺少一把長槍,不過我也可以將ak發給蘇醒。」

nafany瞅了一眼,就只有蘇醒一人是經濟不全的,這和他之前攢下來經濟給s1mple發狙有很大的關係。

至於資源這一方面,蘇醒這一把可以吃的很明白,也能吃的很全面。

現在比分已經來到了14:13.

場上進行了27回合,但是蘇醒的擊殺數已經來到了41個,絕對是major代中代了,如果他都沒資格吃這個資源的話,那麼這一把就沒人有資格吃了。

「我給他發把,火男你自己起,這一把我直接和s1mple去中路拿控制權,電子哥去下水道吧,等會拿到中路之後,再轉頭回來對a爆彈,如果情況沒有發生變化的話。」nafany又繼續補充:「蘇醒你如果覺得合適的時候趕緊就將指揮權拿走,我現在思路思路有點亂了,但千萬別影響你的對槍。」

蘇醒點了點頭,繼續參加進入討論中。

短暫的暫停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留給navi的思考時間不是很多。

蘇醒拿着nafany給他發的ak抿了抿嘴,現在局勢反轉,對於navi眾人的壓力實在是很大。

這一隻法國隊的獨苗,讓蘇醒不得不感嘆csgo職業賽場上老選手的經驗真的很重要。

navi很多丟分就和apex幾人有着直接間接的關係,很多時候都是一個小小的操作,打亂了navi的進攻節奏。

蘇醒不去多想,提着ak就來到了a1和對方做信息交換。

中路這裏第一時間給上了快速vip煙,nafany給了一顆中路防前壓閃光,就迅速條帶了沙袋。

s1mple沒有跟着nafany一起過去,而是拿着大狙在直架拱門。

「b區有人前壓,我看到剛才二樓起碼有兩個人。」語音里的第一個信息是從電子哥的嘴裏傳出。

「往a區開始打,s1mple我們兩直接從匪家回去,電子哥你注意身後,隨時準備從拱門上a區。」nafany根據電子哥的信息立馬展開了動作。

他們不知道的是,b區的兩人看到電子哥跳下水道,但小蜜蜂並不確定電子哥有沒有看到他們前壓。

所以已經派人回到了a區,alex有點擔心navi將大部隊集中在a區,所以讓隊員們組織了一次a1的反清。

蘇醒這邊聽從nafany的指揮準備對於a區開始一波爆彈,但視野里突然看到a1里一顆閃光飛了出來,來不及思考,下意識地切出槍蹲下對着a1入口就開始壓槍。

「蘇醒還在準備丟一顆鏈接煙,突然的閃光讓他措不及防,什麼!這顆閃光沒有白到他,蘇醒將前來反清的rpk直接給掃射帶走。」

蘇醒也是立馬給上那顆鏈接煙,navi如同一道已經點火的汽車,瞬間掛上了五檔!

zyex趕緊給上兩顆防rush火,拖延時間讓隊友回防。

「短箱有人!」二樓的nafany清楚地聽到了本來在a二樓獃著地一名土匪跳到了箱子上的聲音,趕緊將信息傳遞給隊友。

電子哥心領神會,立馬對着短箱位置就開始掃射,這一次他的面前有煙霧,所以並不要求太高的命中率,只要能吸引對方的注意力就行了。

apex立馬進行還手,和電子哥進行隔着煙霧開始對穿。

似乎是老天爺終於看清了電子哥的痛苦,這一次他終於沒有那麼倒霉,反而是以1hp的血量鎖住了,將apex給擊殺,成功為隊伍環節了壓力。

二樓的nafany接着s1mple的閃光大拉沖了出來,zywoo警家大狙直架二樓,但此刻也開啟了放炮模式,大狙沒有打中。

nafany將zywoo打成了殘血,也並沒有着急沖着去補槍,而是讓隊友穩穩給上一顆警家煙和警家火,將雷包成功放下。

而zywoo開鏡偵查了一次a1,沒有拿到收穫就往後開始逃跑。

前點槍位全都失去,這一回合只能保槍了。

navi現在的經濟也不是很好,所以沒有去保槍,穩穩地拿下了這一分。

賽點!

7017k 所有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很多普通人在之前並沒有聽說過雷家,自然也不了解雷家有多麼強悍,但是在十多天之前雷家忽然派來了恐怖的空中力量來到柳城,並且在柳城基地市發動了數以百計的進化者,大規模的搜尋江龍,使得人盡皆知。

這時,大家親眼目睹了雷家勢力的強大和實力的強橫。

這是一個龐大而又古老的勢力,是芒關之內都可以數得著的勢力。

而且比柳城更加靠近芒關。

在這個時代之中,越是靠近芒關,越是意味著實力越強。

在這十多天中,柳城中談資涉及到最多的就是雷家和被雷家通緝的江龍,從沒有人認為江龍能夠逃脫,人們只是好奇江龍什麼時候會被找到罷了。

可是,任誰都不會想到,只是一覺醒來,這個世界竟然顛覆了他們先前的認知!

雷家所有前去圍堵江龍的戰士,連帶著進化者之內,竟然無一倖免,全部被覆滅了。

一時間,柳城基地市的十幾萬人口,全部都是震驚無比!

他們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覺得自己聽錯了,好半天才晃晃腦袋,緩過神來,只覺得大受刺激。

一個人怎麼可能對抗一個龐大的勢力!

又是怎樣的勇氣來面對呢!

然而,在深深的震撼之後,也使得整個柳城基地市的人記住了這樣一個名字——江龍。

「張繼,你聽到消息了嗎,說是江龍一個人把雷家殺光了!」

「現在還有誰不知道啊!我還聽說,江龍只用了兩個指頭,就把雷家的一架直升飛機捏的爆炸了!這才可怕!」

「捏炸直升飛機這算什麼可怕!我聽說的可是雷江耗費了幾萬噸炸藥炸江龍,他一個人站在爆炸中線,應是沒一點事,連汗毛都沒掉一根!」

「切,這算什麼,那雷家家主死的才是窩囊,江龍就瞪了他一眼,他自己自我了斷了。」

……

吹牛一向是人的天賦。柳城中,大部分人都是道聽途說了青峰山上那一場雷家和江龍的戰鬥,三人成虎,消息隨傳隨走,也變了形。

什麼兩指捏爆直升飛機,什麼肉身硬抗萬噸炸藥毫髮未傷,什麼一眼瞪死雷家家主雷戰等等,越傳越是玄乎。

到後來就更是誇張了,甚至還有所江龍宛若天人下凡,一人頂天立地,遮天蔽日,從天上徒手摘下星辰來將雷家的那些進化者一個個砸的粉碎。

而事實上,除了江龍身邊帶著那一個,還有提前離開的雲煙,青峰山上所有親眼目睹現場的人都死絕了,整個過程沒有人可能會知道!

可已經把牛皮吹上天的柳城基地市的人,一個個說的彷彿都是自己真的看到過一般。

準確的說,是「我有個朋友」在現場看到江龍這樣那樣……

總之,隨著這些逐漸離譜的傳聞,江龍的名字越髮帶上了迷幻色彩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