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想抱着蘇悅,可看着自己油膩膩的雙手,無奈撇撇嘴。

齊彧剛剛想說什麼,就感覺到了什麼,目光微微下移,看見了蘇悅隱藏的很好,可卻還是存在的淚痕,心中狠狠的刺痛一下。

此時他也顧不上什麼了,雙手扣住蘇悅的肩膀,將蘇悅緊緊地抱在自己懷中。

陸壽和柳青很識時務的退了出去,房間中只剩下蘇悅和齊彧。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半晌后,蘇悅從齊彧的懷中掙扎,稍微推開了齊彧一些。

齊彧也適當的鬆開蘇悅,可卻沒有完全鬆開。

蘇悅抬起頭,眼眶微紅,臉上還殘留着淚痕,然後在下一刻,蘇悅深情的看着齊彧,臉上露出一個令人迷醉的笑容。

「相公,歡迎回來!」

齊彧微微愣了愣,回過神后,也笑了起來,一臉溫柔和煦。

「娘子,我回來了!」

說完后,兩個人都看着對方眼瞳中自己的倒影,兩唇在慢慢地靠近。

齊彧再次觸碰到了那令自己痴迷不已的紅潤嘴唇,就是這種觸動自己心房的感覺,令自己迷醉,無法自拔。

蘇悅微微踮起腳尖,配合齊彧的吻。

兩個人迷醉在對方給予的依戀中,不知道過來多久,兩唇才分開。

「娘子,以後靠你來養活我了!」齊彧微笑道。

蘇悅一臉溫柔,眼神中滿是柔情,柔聲微笑道:「好!我養相公你一輩子!」

齊彧體內有真氣,可卻無法再凝聚起來,他無法再成為武者。

齊彧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長生觀前,蘇悅那時候突然的反應,視線不由自主的下移,落在了蘇悅的小腹上。

「娘子,你是不是有了啊!?」齊彧小心翼翼問道。

蘇悅聞言,一臉溫柔的表情,笑道:「是啊!相公,你要當爹了!」

當爹了!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可現在確認,齊彧還是有些不真實感。

他真的要當爹了,這是他和蘇悅共同的孩子。

蘇悅看着齊彧臉上時而傻笑,時而皺眉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不是說一直吵著要我給你生孩子嗎?現在我們有孩子了,你害怕了?」

齊彧回過神,然後將蘇悅攬入懷中,笑道:「有什麼怕的,你生多少,我養多少,生個十個八個都沒問題!」

蘇悅依偎在齊彧的懷中,下頜頂在齊彧的肩膀上,雙手穿過齊彧的腋下,也抱緊了齊彧。

「岳父岳母知道你懷孕了嗎?」齊彧問道。

蘇悅輕輕搖搖頭,說道:「還沒有來得及和他們說,我也是在前天才知道的。」

齊彧笑道:「那我們去給岳父岳母報喜吧!」

蘇悅放開了齊彧,然後很自然的挽住了齊彧的手臂,準備去找自己的父母報喜的。

可還沒有邁開腿,門外就傳來徐淑琴的聲音。

「報喜?報什麼喜?」

蘇承影和徐淑琴走了進來,然後就看見了齊彧,心中都是鬆了口氣,蘇承影臉上難得的露出一個笑容。

齊彧揖手行禮問安,徐淑琴卻是擺擺手,示意齊彧趕緊起來。 司宴垂眸看着她的眼睛,淡淡道:「謝謝。」

完全沒有她想像中的氣急敗壞。

金靈:「……」

司宴低頭,一手撐著門框,眸色黑沉的看着她,問道:

「現在呢,你開心嗎?」

開心嗎?

金靈抬頭瞅着他。

這還用說,她開心爆了好嗎。

她現在也是個自由人了。

而原本讓她不自由的人現在自己不自由了。

還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兒嗎?

司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寸寸的從她興奮的眉眼滑下去,不自覺的自己的眼睛裏也帶上了些許不易察覺的笑意。

曾經他逼她,軟禁她,控制她。而她呢,費盡心思的,只想着逃跑。

如今,不過是情況顛倒,輪到他被束縛了,她就心甘情願的呆在他身邊了。

即便只是想看他的笑話,但那又怎麼樣呢?結果是一樣的。

而他本來也只在乎結果。

兩人詭異的達成了共識。

齊穎走過來,說道:

「目前這裏只有你們兩個人,因為是新建起來的,裏面什麼都沒有,需要什麼你們列個單子,明天一隊出任務,去隔壁城市裏搜尋一下。」

齊穎轉頭看向司宴,然而對方卻像是沒有聽見似的,只直勾勾的盯着金靈。

其他人對他來說彷彿就是空氣,一點溝通的意思都沒有。

金靈已經習慣了司宴無時不刻的盯視了,看這情況司宴是不可能管事了,金靈就接下了話頭:

「我跟着一起去吧,我們需要的儀器試劑很多。」

齊穎想了想覺得有道理,點頭答應了。

第二天一大早,金靈從宿捨出來時,林飛翼就已經帶着人在訓練場整頓了。

與此同時司宴從隔壁男宿舍走了出來,看見金靈,他抬腳走過來,沒說話。

他從來就很沉默,從喪屍之城出來之後更甚。

反而是金靈跟他說了聲早。

兩人轉過頭看向訓練場。

一隊除了林飛翼,齊修和邢克之外,還有三個隊員,金靈基本上認識,都是一路從喪屍之城上過來,彼此還算熟悉。

齊穎也在,她雖然是二隊的,但是據說每次一隊出任務,她都作為隨行醫生跟着。

而此刻,這群人正在安排車輛。

金靈一看,一隊六個隊員,訓練場地上停了三輛大貨車。

看見金靈和司宴后,他們開始招呼。

最終安排成一輛貨車安排兩個隊員,金靈和司宴則都塞進了齊修的貨車上。

一上車,齊修就將一把左輪手槍丟給了司宴,問道:「會用嗎?」

司宴摩挲了一下扳機,點頭。

金靈於是期待的看向齊修。

齊修問:「你會用?」

金靈搖頭。

「那你就看着吧,不會用的話,我怕你把我給崩了。」齊修不客氣的說道。

金靈:「……」

誰還能天生就會?不都是後天學的?

這時,身旁的男人湊過來,低聲道:「我教你?」

金靈側身,回頭對上司宴近在咫尺的眼睛,十分冷漠的拒絕了。

司宴很遺憾的垂下了眸子。

齊修發動了車子,率先從訓練場開了出去。

一路上,車廂里都很安靜。

齊修大概是一隊里最沉默寡言的人,金靈不想搭理司宴,三人便一併沉默了下來。

車子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駛,一路穿過群山,抵達了一望無際的平原。

金靈靠着車窗朝外望過去。

他們所行駛的廢棄公路已經幾乎被植被覆蓋,雖說是叢林,但目之所及,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雜草叢生的樹林。

過了不知多久,林木漸漸開始減少,視野中·出現了大量建築物的痕迹。

這是一座人類城市。

幾十年過去,人類城市已經逐漸被大自然吞噬,道路兩旁已經野草數目的天下,建築物和街道表面爬滿了青苔,石磚的縫隙被盤曲虯結的植物根系撐裂,從地表翻了開來。

數不清的植物從建築內部生長,枝條從門窗生長出來,沿着牆壁繼續向上攀長。

這已經是個完全綠色化的城市,兼具腐朽與生機。

而在這座城市之中,有零星的普通喪屍在其中遊盪,車子停下之後,一隊的隊員從車上下來,端著槍動作熟練的清理了一波。

看着熟悉的樣子,明顯不是第一次來了。

這時林飛翼走了過來,對他們說道:「齊修身手好,你們和他一起搜尋你們需要的東西,我帶着其他人去搜物資。」

難得出來一躺,他們肯定是不可能空手而歸的。

金靈看了一眼周圍,覺得情況不太樂觀。

連鋼筋水泥混凝土都敵不過大自然的侵襲,他們所需要的那些儀器,材料估計也夠嗆。

三人重新上車開始在荒廢的城市搜尋。

他們沿着荒涼的街道觀察這座曾經的人類城市,金靈的注意力很集中,爭取不放過一點細節。

當車子拐過兩道彎時,金靈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十字架歪歪斜斜的怪在樹梢上。

「停一下。」金靈說道:「我好像看見醫院了。」

齊修一腳剎車停了下來,三人從車上下來,望着前方的建築。

從枝條錯亂的縫隙,依稀可以看出這棟高樓的原貌,是一座醫院的門診部,掉漆的燈牌卡在了數木與牆壁之間。

齊修提着從車上帶下來的工具,三兩下將堵在大門口的樹枝全都砍了。

三人一人拿着一隻手電筒走了進去。

雖然大樓外面已經被植被包裹,但是裏面倒是空曠,只是佈滿了灰塵和蜘蛛網,又因為缺乏光線而十分潮濕陰暗。

齊修自己走在前面,司宴站在金靈側後方,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將她護在了中間。

他們直接摸到了一樓的藥房,然而藥房裏的藥品基本上早已變質壞掉,甚至連紙質的藥盒都已經降解掉了。

齊修在裏面找了幾台破破爛爛的電腦主機和顯示器。

金靈有些嫌棄的看着這些生鏽的機器:「這早都不能用了,神仙也修不了,帶回去還能有用?」

齊修解釋道:「帶回去給工程部的人試一下,修不好也不要緊,讓他們拆了看看有沒有什麼還能用的小零件。

金靈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和他一起把一樓剩下的電腦都搬到醫院大廳放着。

然後三人一起上了二樓。

門診二樓是個體檢中心,裏面有化驗室。

金靈和司踹開鏽蝕的房門,走進了裏面。

二樓的儀器也損壞的差不多了,金靈和司宴在裏面找到了一台pcr儀,還有一些其他的儀器。

但他們用的上的儀器沒幾個,滿打滿算就一台pcr儀和分光光度計能用得上。

但來都來了,醫院裏的設備,就算他們分子實驗室用不上,基地醫院肯定是用的上的,他們乾脆把所有能搬的動的儀器都搬到了一樓,準備一起帶回去。

沒發現一台儀器,齊修就會念叨一下,帶回去給工程部的人修。

金靈聽着只覺得曙光基地工程部的人真是壓力山大還神通廣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