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成都》,說不定就耗盡了白雲飛之前多年的積累,他絕不相信白雲飛會再唱一首這麼經典的歌曲!

到時候,站的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慘!

想到白雲飛狼狽的模樣,張魯此刻就期待起來。

………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江浙,橫店。

一家旅館內。

劉洋躺在床上,看著電腦,電腦上播放的正是川省衛視。

自從上次知道白雲飛進入娛樂圈后的一系列操作之後,劉洋都驚呆了,當初他打心眼裡瞧不上的傢伙,居然後來居上,超過他了!

他從高中就開始接戲,因為學業的緣故,接的都是一些戲份比較少的小角色,但即使這樣,也讓他在班裡是最耀眼的仔,在其他同學還沒踏入娛樂圈的時候,他都已經排進五線藝人中的前八千了!

劉洋很驕傲,很自豪。這也是他當時追求吳珊妮,吳珊妮卻投了白雲飛的懷抱,他憤憤不平的原因!他不允許這麼優秀的自己,輸給了白雲飛那種平庸的人。

可是,最近這幾天,他每天都關注著白雲飛在五線藝人中的排名,越來越高,到今天,已經排到6439名了。

今天晚上,拍了一天戲累成狗的他,居然沒有早點休息,反而鬼使神差的看起了啄木鳥音樂節。

他雖然是表演專業出身,但對音樂方面也有過了解,很多當紅歌星,發了專輯之後,真正能火的,基本就一首主打歌。只有一首代表作的著名歌星太多了,能有兩首或兩首以上代表作的,簡直少得可憐。

至於白雲飛能再唱出一首經典級別的歌曲,劉洋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 「噗~」蘇子靜沉下去好一會兒,突然躍出水面,噴出好大一口水。

她舉起手中的一物,笑嘻嘻的朝范成祥揮了揮,再往嘴中一放,咔嚓咔嚓嚼了起來,最後又往水裏一鑽,沒了影子。

若不是范成祥眼神好,怕是都看不清她拿的到底是什麼。

「狗鼻子。」范成祥嘀咕道,盤坐在岸邊的一塊大石上補充靈力。

夜幕悄然降臨,水潭四周飛起一隻只螢火蟲,在水面上一閃一閃的,甚是好看。

范成祥修鍊忘記了時間,蘇子靜再一次浮出水面,看了他一眼,又靜靜的沉入水底。

在昏暗的水底下,蘇子靜的雙眼猶如一個小型探照燈,兩束光從她的雙眼射出,將水底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她在水底翻找,沒一會兒就找到一顆拳頭大小的黑石頭,勾起嘴角將石頭收進儲物袋,又開始繼續翻找。

也不知找了多久,聽到隱隱約約有人叫她的名字,她這才浮出水面。

「你在做什麼,怎麼這麼久不上來!」范成祥見她平安無事,鬆了口氣,要是她再不出現,自己都打算去水底尋人了!

「找石頭。」蘇子靜咧著嘴傻笑,這副紅口白牙披頭散髮的模樣被月光一照,更像水鬼了。

范成祥捂著臉沒眼看,見她沒大礙,也就放任她在水潭中隨意玩耍了。

說她是狗鼻子真的不為過,這來一趟要一個多月的路程,隔這麼遠,她居然能聞着味找到龍石,真的不得不讓人感嘆。

在岸上的范成祥並沒發現蘇子靜在水底的異常,從水底投射上來的亮光不強,隨着蘇子靜的眨眼,亮光閃爍不定,他還以為是有螢火蟲飛過留下的痕迹。

蘇子靜歡快的在湖底尋找,不知不覺就來到靠近山壁的地方。

「咦~」

她歪頭看着山壁的一處,有個亮晶晶的雞蛋大小的圓珠子鑲在山壁上,她心中一喜,好漂亮的東西!

立刻伸出食指去扣了兩下,圓珠子動了動,後面好像是空的,隨着她的動作圓珠子往裏縮了些。

一股吸力從圓珠子旁邊發出,水流立刻往裏涌去。

蘇子靜趕緊收回手指,沒了她的作怪,圓珠子又回歸原位,水也不再往裏涌。

她皺着眉頭,很是困惑,好奇之下她又伸手去戳了戳。

圓珠子又往裏移了幾分,水流嘩啦啦往裏流,漸漸形成一股小水柱,不停的往圓珠子涌去。

蘇子靜玩心大起,一收一戳,水柱在她的動作下時有時無,她看着越發高興,玩得不亦樂乎。

「呀!」她玩得忘了控制力度,竟將圓珠子戳歪了,山壁空了一塊,露出一個黑漆漆的小洞。

水流也在這時加粗,形成一個嬰兒手臂大小的水柱,旋轉着往黑洞中流去。

沒一會兒,水潭表面形成一個漩渦,漩渦隱隱還有加大的趨勢。

闖禍了!

這是蘇子靜腦袋裏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她的頭髮在水流的作用下胡亂飛舞,有的還被水柱纏住,被卷著往黑洞裏去。

蘇子靜立馬把頭髮奪回來,伸手在黑洞中摸了摸。

眼睛一亮,摸到了!

趕緊用靈力吸住圓珠子,拖着它慢慢拉回來。

圓珠子一歸位,水柱立刻消失。

蘇子靜鬆了口氣,悄悄浮出水面,想看一看范成祥有沒有發現。

「嘩啦啦……」

一面巨大的水簾在她的前方,而她所在的位置正是山壁往裏凹后和瀑布形成的一個中空地帶,

蘇子靜拍拍胸脯,還好還好,沒被發現,不然又要挨罵了!

她又沉入水中,從水底潛到瀑布外,看到范成祥還在石頭上修鍊,她頓了頓,還是爬上岸,抱膝坐在范成祥的旁邊。

蘇子靜皺了皺眉,身上濕濕的,衣服貼在上面好難受!

她雙手放在腰帶上,突然又放開。

不行,要是師兄看到,又要罵人了。

扁扁嘴,打了個響指,衣服和頭髮上的水自動飄起,她甩著頭髮,水珠飄灑在四周的土地上,像是下了一場不大的雨。

范成祥不可避免的被殃及,他睜開眼,笑道:「水下玩兒夠了?」

「嗯嗯!」蘇子靜猛點頭,笑眯了眼。

「找到多少?」

蘇子靜猶豫了一下,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只給范成祥看了一眼,又寶貝的放進懷裏藏起來。

「我又不像你,要吃石頭,難道還能搶你的不成?」范成祥生氣的說道。真是的,難道自己這麼不值得人相信?

話說他什麼時候搶過她的東西?用得着這麼防他嗎?

范成祥很生氣,一生起氣來就不愛搭理人,他抱胸往石頭上躺,閉着眼不說話。

蘇子靜晃了晃他的手臂。

范成祥一揚胳膊,揮開她的手,身體側過去,不理會她。

蘇子靜獃獃的看着,秀氣的眉頭緊鎖,摸了摸胸口的儲物袋,猶豫許久才重新拿出來。

將儲物袋從他背後伸過去,放在他眼前。

蘇子靜心中腹誹,算了,給他看看就看看,就當扯平了!

范成祥勾起嘴角,一把將儲物袋搶過來,麻利的起身開始翻看。

「你找到這麼多呢!」他驚訝的說道。

這個儲物袋的面積並不大,可要是放得密密麻麻的,那能裝的東西還是挺多的。

蘇子靜緊緊盯着儲物袋,生怕范成祥給私吞了。

檢查完后,范成祥見她如此緊張,就不打算再戲弄她了,將儲物袋丟給她,嘀咕道:「小氣鬼!」

蘇子靜不以為然,緊緊抱着寶貝儲物袋,扯著嗓子反問道:「你的寶貝給我看了?」

范成祥一愣,「我哪有什麼寶貝?你不是翻過我的儲物袋嗎?」

他顯然已經忘記了自己說的話,都過去一年多了,誰還記得那無意間說過的某一句呢。

蘇子靜撇嘴,哼了一聲,眼神看向他的某處。

范成祥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是什麼,也想起在萬獸境中說過的胡話!

他眼珠一瞪,舉起巴掌就扇過去,「你個死丫頭,讓你別瞎說,你總是不聽!」

蘇子靜靈活的躲開,從她修為比范成祥高以後,范成祥哪次真正得手過?要不是蘇子靜偶爾讓他,他不可能會打到她。 「小芳,你看到一一了嗎?」

廚房裏準備好了飯菜,大家都到齊了,唯獨不見一一,陶琳記得是小芳叫走了一一,所以便把問題丟給她。

小芳搖搖頭,轉身就去更衣室找,可是並沒有找到,她突然想起來自己剛剛聽到那個帥哥與一一的談話,瞬間緊張了起來,跑出去,「琳琳姐,琳琳姐。」

心情得到緩解的一一不慌不忙的從洗手間里走出來,看着緊張的小芳,隨意的找了個借口,「抱歉,那個剛才肚子有點不舒服。」

「還好嗎?」

「沒事了。」

「那坐下來,我們開飯吧。」

「小芳,你下次能不能被毛毛躁躁的,剛剛我們被你嚇得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年長的阿姨有些無奈的看着給大家盛飯的小芳,提醒道。

「我不是突然想起來……」小芳有些委屈的撇撇嘴,想要解釋。

一一輕輕的拽了拽她的衣服,對着她搖搖頭,讓她不要說。

她不希望別人擔心,更重要的是,她不喜歡佔用別人的愛心。

楊昭霖和小芳知道已經是個意外了,而意外有一次就夠了。

下午她在甜品店了呆到兩點就離開了,由於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而慣例就是要開班會,即便他們現在已經是高三下學期了,這個環節還是無法省略的。

李一一先趕到宿舍收了自己被子,之後又着急忙慌的跑向教室。

一路狂奔,總算沒有遲到。

大家看到李一一,話題瞬間出來了。

「你們知道嗎?李一一的父母帶着她妹妹李芷茹旅遊過年了,現在還沒回來呢,好像說是請了一周的假……」

「那李一一怎麼過來了?她不是應該一起的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就是一家三口之行,壓根兒就沒有李一一什麼事……」

「不是吧,這不都是女兒嘛,怎麼待遇相差這麼大?」

「誰知道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只有李一一的同桌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但卻什麼都沒有說。

李一一低着頭,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

怪不得,放假第一天回到家就沒有人,原來是去旅遊了呀……

看來,自己在他們眼裏還真是個多餘的存在。

她深吸了一口氣,扯出一抹牽強的笑,腦袋依舊低垂著,從書包里拿出假期的作業放到書桌上,無意中瞥見了差點被她遺忘的巧克力,伸手撫摸了一下,高端的包裝,心底流進一絲暖意。

沒有他們,自己也有人關心。

李一一,什麼都不要想了,好好學習,離開這裏,忘記所有的不快,重新開始生活。

她在心底給自己加油打氣,抬起頭看着背對着自己,在黑板上修改高考倒計時的班主任。

「從現在開始,大家更要爭分奪秒了,距離高考還剩……」

無趣的班會,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總算是結束了,考慮到他們即將進入緊張的學習計劃中,班主任鄭勝芳決定給大家放一部電影,算是當作新年的禮物。

明明長達兩個半小時的電影,在大家眼裏就好像是半個小時一般,過的很快,好在電影結束之後並不是立即開始晚自習,不然大家都要瘋了吧。

聽到鈴聲響起,大家一窩蜂的沖向學校的食堂,李一一看着擁擠的人群,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那就是宿舍。

她回宿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鋪,打了兩瓶水,看着快沒時間了,拿着兩個麵包邊走邊啃著。

她好想算準了一樣,在到達教室之前解決了麵包,在鈴聲響起之前走進了教室。

面對別人似有似無的嘲笑的目光,一一淡然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低着頭,看着自己之前整理的錯題。

「我說李一一,你爸媽怎麼只帶你妹妹去旅遊不帶你?你不會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吧?」李一一斜對面的一個女孩,很不友好的瞪着她。

她挑釁自己,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那又怎樣呢?人家說的都是事實,何況就連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父母親生的。

又有什麼底氣反駁別人呢。

李一一平淡的,面無表情的睨了她一眼,沒有辯解,直接無視她,淡定做着自己的事。

女孩就是看不慣她,事事不在乎,一副高冷的模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