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別說。

端木雪的話特別管用,她話音剛落,三千多個修鍊者,就開始自己移動,尋找自己之前分配到的隊伍。

「楊真,鄭隊長在那邊。」

楊真正要尋找鄭小舟,身後卻有人拍了他一下,提醒道。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蓉老師。」

是王蓉。

楊真叫了一聲,王蓉和許七安就好像剛剛熱戀的男女,倆人還手牽着手。

楊真嘿嘿一笑,當即朝着許七安豎起大拇指:「許老師,你厲害啊?這麼快就表白成功了?」

許七安臉色一紅。

王蓉倒是不懼,拉着許七安的手就擺在楊真面前炫耀:「怎麼?不行啊?」

楊真頓時裝作苦惱:「哎呀!沒機會咯了!沒機會咯!我還想着如果許老師不敢表白,我就來表白一下,現在看來,是沒機會咯!」

「切!」王蓉翻起白眼,「你才十六歲,還能看上我這個一兩千歲的老太婆?」

「正所謂,愛情不分男女,身高不是問題,真愛不分年齡。」楊真感慨道,「對於一個金丹境的修鍊者來說,區區一兩千年,那算什麼?再說了,蓉老師您人美心善,身材又是極好,我一點都不感覺老。」

「你……」王蓉瞅見自己說不過楊真,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你小子!小小年紀就開始調侃老師了?你信不信我到院長那裏去告你的狀?」

「告到老師那裏也沒用。」楊真呵呵笑道,「老師也會支持我尋求真愛的。」

「你小子……得得得,我說不過你,好了吧?我們先走了,拜拜!」王蓉翻了個白眼,拉着許七安就走。

「哈哈!蓉老師,等等我,等等我!」楊真大笑着追上去。

在楊真和王蓉他們三人來到鄭小舟身旁時,發現鄭小舟的隊伍又重新補充了幾十個人,差不多和之前一樣,都是一百人左右。

看見楊真、王蓉和許七安,鄭小舟也很高興,只是出於一個士兵的操守,他不敢說話。

作為一個隊長,他自然要帶好榜樣,維持秩序。

要不然,士兵們都開始嘟囔起來,你一言我一語,那哪裏還是個軍隊?

很快,三千多個修鍊者,按照之前的分配方案,全部歸隊。

散修終歸是散修。

哪怕他們歸隊之後,也都還是有說有笑,各自聊天,不亦樂乎。

端木雪眉頭緊蹙,似乎有些不高興。

但是接下來,對付防禦陣法外的那些妖獸,還是要靠他們。

所以,端木雪也並沒有表現得太明顯。

努力將自己的不快收斂起來,端木雪這才又喊道:「好了,既然大家已經歸隊!那下面都必須按照我的命令行事!」

「防禦陣法外面的妖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瘋狂,所以為了保護防禦陣法,咱們必須主動出擊!」

「第一營、第二營,你們負責獵殺東邊的妖獸!」

「第三營、第四營,你們負責獵殺西邊的妖獸!」

「第五營、第六營,你們負責獵殺北邊的妖獸!」

「第七營、第八營,你們負責獵殺天空的飛禽妖獸!」

「第九營、第十營,你們跟我呆在防禦陣法內,負責救助傷者和支援!」

「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端木雪的話音剛落,就立刻有十幾二十幾個銀甲隊長整整齊齊的大喊:

「聽明白了!」

端木雪很是滿意,朗聲道:「好!那行動開始!各營開始行動!」

聞言,銀甲隊伍也跟着移動起來。

楊真並不知道自己是在第幾營,也不知道鄭小舟是第幾營,正想發問,就聽見鄭小舟扯開嗓子大喊:「第一營的人,都隨我來!」

吼罷!

鄭小舟率先往東邊方向大步而去。

那些緊隨在他身後的銀甲士兵,也紛紛緊跟而上。

這時候楊真才明白,原來他所在的隊伍,是第一營,而且鄭小舟是第一營的營長!

在這裏大概有一萬銀甲士兵,分成了十個營,如果楊真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每個營都差不多有一千人。

「哐!」

「哐!」

「哐!」

第一營的銀甲士兵在移動的時候,發出非常有節奏的聲響。

還有第二營、第三營……等等。

整個防禦陣法內,哐當哐當的聲音直擊心靈,讓楊真有點熱血沸騰,不禁在心裏感嘆,軍隊就是軍隊,給人帶來的震撼力如此清晰,如果是普通人,絕對會嚇得腳軟。

別看這些銀甲士兵個人的修為並不是很高,但是他們聚攏在一起,按照陣法行走和對敵,威力比他們自身要強大十倍,乃至數十倍以上。

而且,人數越多,威力就越大。

比如在平常,一百個築基境的散修,絕對干不過一個金丹境的高手。

可是如果這是一百個訓練有素的銀甲士兵,那他們或許能輕鬆的將這個金丹境高手給殺死。

這,就是軍隊存在的意義!

不多時,楊真跟隨着第一營的士兵,來到了防禦陣法的邊緣。

防禦陣法外面,有許許多多各種各樣的妖獸,正在對光壁發動攻擊。

伴隨着一個又一個砰砰的撞擊聲,光壁發出一圈又一圈彩色的光芒波動。

眾人頓時都緊張起來。

倒是楊真和王蓉他們這些修鍊者,因為能夠感知外界那些妖獸的力量強弱,顯得比較輕鬆。

因為很多人都能發現,外界的這些妖獸,幾乎都是築基境和築基境以下的妖獸,其中極少有金丹境的妖獸。

對付弱小的妖獸,大家自然很輕鬆。

鄭小舟回頭,看向楊真和王蓉等人,大聲說道:「各位前輩!咱們的隊伍要衝出防禦陣法,所以接下來,麻煩你們先打頭陣?」

此言一出,有人立刻哈哈笑道:「好!那就由我們來打頭陣!」

也有人拍著胸膛保證道:「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們!」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總之都表示願意打頭陣。

鄭小舟的這個計劃不可謂不好,簡直堪稱完美。

如果讓銀甲士兵們打頭陣,只怕會死傷不少,而讓楊真等金丹境高手打頭陣,則可以確保第一營一千銀甲士兵,全部都安安全全的走出防禦陣法。

到時候,銀甲士兵再在外界相互牽引,以陣法的形勢斬殺妖獸,如此便能事半功倍!

既然眾人同意,鄭小舟也就不客氣,喊道:「那好!請各位前輩準備好!我這就打開防禦陣法!」

防禦陣法,一旦佈置好,外界的人和妖獸無法進入其中,而裏面的人和妖獸也無法走出去。

如果不強行破壞陣法,就想要進出防禦陣法,那就需要一種特定的咒法。

一般來說,像這種咒法,會刻畫在玉簡之上。

鄭小舟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了一塊白色的玉簡,他來到前方一處沒有妖獸的空地,將玉簡高高舉起,回望了眾人一眼,這才將之按在防禦陣法的光壁之上。

霎時間,巨大的光壁以白色玉簡為中心,迅速打開了一個口子。

這個口子越來越大,越變越大,最終成了一扇大門那般大。

與此同時,外界的妖獸似乎感覺到了防禦陣法的漏洞,齊齊嗷嗷大叫,朝着鄭小舟這邊衝過來。

不過,就在這時,已經有好幾個修鍊者身穿護甲,手握武器,沖了出去。

他們與那些妖獸剛剛碰面,便舉起武器,幹了起來。

霎時間,屍體橫飛,鮮血噴濺。

「楊真!祭出你的護甲和武器,待會兒跟緊我們!」

王蓉放開了許七安的手,她在空間耳環上摸了一下,只見一陣光芒閃過,身上已經穿好了一身紅色的盔甲,手中那根漆黑的長鞭,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似乎隨時都要發動攻擊。

許七安也穿上了一套金黃色的盔甲,左手拿着他那柄白色的長劍。

楊真聞言,也急忙在空間腰帶上拍了一下,找出一套盔甲穿在身上。

不過,楊真起初從薛定雲那裏敲詐過來的那柄白色長劍,在和李嵩戰鬥時被破壞了,他本想祭出趙守正給他的龍符金劍。

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那龍符金劍,是一件極品靈器。

像極品靈器這種東西,即便是元嬰境的高手都會看得眼紅。

如果此時楊真將龍符金劍暴露出來,那肯定會被別人注意到,到時萬一被某些心腸歹毒之人給記住,給他來個殺人滅口,那可真是划不來。

所以,龍符金劍,最好還是不要輕易露面。

楊真的空間戒指里,除了龍符金劍,還有兩件武器,一桿紅纓槍和一柄黑鐵大鎚,都是下品靈器。

這些武器,就是當初在妖獸山谷中試煉時,楊真從凌少鵬和凌濤等人那裏得到的武器。

當時楊真一共得到了四件下品靈器,不過他拿了兩件,分別給了柳湘湘和吳依依。

雖然楊真學的是劍法,但由於此時沒有合適的武器,所以他只能取出那桿紅纓槍。

等到楊真選完武器,抬頭一看,發現王蓉和許七安已經衝出了防禦陣法,正和幾頭妖獸戰鬥在一起。

楊真二話不說,舉起紅纓槍就沖了出去。

「呱!」

剛剛走出防禦陣法,天空一隻巨型白鷺就朝他俯衝下來。

楊真立刻往紅纓槍中注入真氣,霎時間,白光暴漲,槍影疾射而出。

這隻白鷺妖獸還在半空中,已經被槍影給刺了個穿。

太輕鬆了!

楊真一甩手,繼續跟着王蓉和許七安跑過去,一起對付其他的妖獸。

這時,楊真聽見身後傳來許七安的聲音:「第一隊,跟緊我!第二隊緊跟第一隊,後面所有的隊伍,逐一跟上!」

楊真他們清理的空地越來越大。

不一會兒,所有銀甲士兵都走出了防禦陣法。

在鄭小舟的命令下,他們開始在空地上組成陣法,斬殺妖獸。

在楊真他們清理妖獸的時候,其他的軍團和修鍊者,也都紛紛走出了防禦陣法。

大雪在下,可雪地卻被染成了紅色,不少地方堆砌的屍體,形成了一座座小山。

不過,由於修鍊者們比妖獸們的修為要高出不少,地面的屍體絕大多數妖獸的屍體,血液也基本上都是喲手的血液。

岸上的血液,慢慢躺入黑龍湖,就連湖水,都被染紅了一大片。

。 第331章

彤雲密佈,夜色降臨。

幻音谷三個弟子且戰且退,在紫蘇的逼迫下各自毫無保留,釋放了剩下的兩百銀色噬金獸。而且他們的退避並不是慌不擇路,當夜幕降臨,先是下雨俄爾飄雪之際,僅剩的那個男子,終於引著紫蘇來到幻音谷營地,來到顧衛卿面前。

「紫蘇姑娘未免欺人太甚!」幻音谷的營地,其實就是從前如意宗弟子留下的破敗洞府。營地前一片空地上,不見寧姣姣的身影,漫天雪花之中,顧衛卿正鐵青著臉色,道:「你已經殺了四人,又追殺張師弟數十里,紫蘇姑娘真以為凝氣十二層,就可以在如意宗橫行嗎?」

顧衛卿有理由憤怒,即便是出身中洲五柱的修士,也不敢一口氣殺幻音谷四個弟子,更不敢追出數十里跑來幻音谷營地撒野。而且紫蘇的理由,竟是區區妖獸,更令他憤怒的是,那兩隻小獸正蹲在曾新瑤肩上沖他吱吱亂叫。

也就是說,幻音谷死了四個弟子,倖存者如今也是半死不活被拖下去治傷。而紫蘇為了兩隻毫髮無傷的妖獸,竟打進了幻音谷營地!

「不要多說廢話,我留着他的命,就是想試試顧公子金色噬金獸的份量。」一路鬥法,紫蘇的衣衫已經凌亂,束成馬尾的烏髮已經鬆動,看着稍顯狼狽但心中戰意不減。

顧衛卿怒極而笑,環視周圍同樣憤懣難平的十幾個幻音谷弟子,止了笑聲向紫蘇冷冷道:「紫蘇姑娘或許不知,未進如意宗之前,我的噬金獸已經殺死十多個築基修士,而這其中,以西北修士居多!」

「少廢話!」紫蘇並不理會顧衛卿話中的嘲諷之意,七星劍向顧衛卿疾馳而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