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穿著藍黑相間呢子大衣的高瘦年輕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

他與張言對視了一眼,看著後者蒼白的臉色。

突然笑道:

「命真大。」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說完直接拽起張言身上的毯子,一把掀開。

然後說道:

「起來吧!諾亞.克萊斯特……」

說完他從懷裡摸出一個鐵盒子,從裡面拿出一根香煙,一盒火柴,自顧自的吸了起來。

張言他看到對方領口的警徽,從記憶里得知,這個傢伙是曼海姆的官方人員。

之前原主里的記憶里,對他有些印象。

這個人的名字好像叫艾登。

在原主剛來來曼海姆實習的時候,有過交集。

畢竟曼海姆的這個城市不算太大。

「……」

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然後眯著眼睛吐了出來,艾登一臉享受的說道:

「你真幸運,原來伯爵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打算殺了你,但後來他改變了主意,聽說是莉莉小姐說話了!」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煙,他繼續說道:

「你現在只需要聯繫親屬,繳納一份錢后,然後你就自由了……」

說完他丟出一份文件,上面明確的說明了拿到錢后,就可以當場將諾亞.克萊斯特釋放。

看著上面的金額,張言有些無語,他張了張嘴,組織了一下語言,盡量讓自己語氣平緩:

「艾登先生,我是無辜的,你不是說了莉莉小姐已經發話了嗎?那這10磅是怎麼回事?我家裡可沒有這麼多錢!」

在這裡一磅等於100新便士,或者120便士。

張言穿越的這個原主,雖然是醫生,但是周薪也就100新便士。

這裡的一個黑麵包都要2新便士的年代。

諾亞存款少的可憐。

這個資本家橫行的時代,就算是醫生,也只能說剛好夠吃。

在怎麼勤勞努力,也是月光族。

他不是曼海姆的當地人,哪裡有什麼家人。

10磅也就是1000新便士,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多了點。

艾登看了一眼他,聳肩道:

「這10鎊是我們墊付的醫療費,你昨天可是差點被打死,是我們將你送到這裡來的,當時是半夜急救,你也是醫生,知道這是很貴的,你們醫院為病人免費看病不收錢嗎?」

看到眼前的年輕人還是無動於衷,他繼續說道:

「如果給不起錢的話,你可能就有麻煩了,克萊斯特醫生,相信我,我們可以將你「租」給那些資本家,你不會想去黑山修鐵路或者挖煤的……」

聽到這半威脅的話語,張言打算先將事情應付過去。

等他出去了再說,只要他能離開這裡,穿越回去,哪裡還管這些東西。

於是他沉吟了一會兒,對艾登說道:

「我需要時間,三天內我會借到10鎊,然後到你的地盤給你。」

說完這句話后,他將目光頭投向艾登的眼睛。

而艾登叼著煙,與他對視了好一會兒,說道:

「你得加50便士,是給我的,如果我答應你,我會對你負責的,克萊斯特醫生。雖然我相信你的人品,但這是我的規矩。」

聽到他這麼說,張言當即鬆了口氣,就怕油鹽不進,只要答應了,回到醫院宿舍,他就會找齊工具離開這裡。

「好吧,艾登先生!我答應了。你說得對。我喜歡有規矩的人。」

張言笑著點了點頭。

而艾登這邊也並不擔心,他直接走到張言身邊掏出鑰匙,一邊給他解開手銬,一邊說:

「我知道你的導師在曼海姆,在皇家海灘莊園,但我想友好地提醒你,這兩天是高級舞會,你現在去很可能找不到他。」

聽到這個消息,張言點了點頭,腦中思索了一會兒,才搞清楚。

原主的導師在白沙灘皇家莊園裡。

怪不得艾登答應的這麼快,他原來是以為張言要去找他導師借錢。

「謝謝你!」

扭動著發酸的手腕,張言站了起來,然後與艾登握了下手。

緊接著,在病號服上套上了黑色風衣和褲子,又穿上了皮鞋。

不緊不慢的推開病房的門。

「順便說一下,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聯繫電台。將好消息播送在今晚的晚間新聞,以恢復你的名譽。」

艾登靠在窗上,對著即將離開的張言提醒道。

張言微笑的點了點頭,還沒開口,他看到艾登咧嘴一笑,舉起一根手指朗聲回應道:

「再加上50新便士,醫生的名譽很重要,已經很便宜了,朋友,這是友誼的代價。」

「……」

張言笑容僵硬,腹誹道:

「你怎麼不去搶呢?」 距離海邊五里的地方是一小鎮,這裏繁華的程度堪比一城,是連接青州和幻海主要的中轉站,每日來往的客商絡繹不絕,出了小鎮就不再是青州的管轄地界了。

這一日,連續晴朗了小半月的天忽然變了臉,天陰沉的可怕,黑雲彷彿就在頭頂一般,壓抑的人喘不過氣,空氣中還夾雜着濃濃的海腥子味。

終於,隨着一聲「轟隆」震響,豆大的雨點使勁的摔打在地面,密集的啪啪聲勝似爆竹,很快雨幕變得朦朧起來。

就在這朦朧中,一支商隊從雨中穿行而來,十幾輛馬車旁是二十多個戴着斗笠的護衛,踩着地上的積水不急不緩的走進了一處貨場。

到了地方,管事的招呼夥計卸貨,護衛們則被安排到一處通炕休息。

二十多個護衛擠在一個不大的通炕上,沒多久便鼾聲頻起,空氣中還瀰漫着濃濃的臭腳丫子味。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聲音將眾人吵醒。

「都起來了,發錢了,發錢了。」

一個管事模樣的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擺着二十幾塊碎銀,每塊都有二兩。

護衛中有一半是商隊雇傭的專業鏢師,剩下的一半多是半路加入的江湖客,多半是圖人多順路相互有個照應。

眾人都是跑馬走江湖的,難免脾氣爆一些,被吵醒自然少不了一通罵,不過看到銀子,頓時又都打起了哈哈。

管事也不生氣,似乎早已習慣,他挨個分發銀子,輪到一個高大漢子時,特意將銀子從二兩換成了四兩。

其他人見了,有嫉妒的,有羨慕的,但沒人敢出聲。

「青木,這是你的報酬。」

高大漢子掂量了下,「多了。」

「這是東家的心意,路上若不是你,咱們非得遭遇響馬。」

名叫青木的高大漢子正是秦有道,他路上稍稍表現了下,只想這一路能舒服些,沒想到卻在這些江湖客中豎立了不小的威信。

「呵呵,那就替我謝過東家了。」

秦有道笑着收起銀子,他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走江湖的生活了,感覺還不錯,這一路也沒什麼大波折。

「客氣,這是你應得的,對了,東家想請你繼續護衛一段,你看怎麼樣?」

秦有道搖搖頭,「抱歉,我沒有原地返回的打算。」

管事連忙道:「不回程,東家是想繼續向東,出海。」

「出海可就到幻海了,那裏可不太平,什麼牛鬼神蛇都有。」

管事微微一笑,「這不就說嘛,正因為不太平,才想請你再護持一段,你的功夫高,東家也放心,這次你的報酬,東家出到這個數。」

其他人看到管事比劃的手勢都羨慕不已。

秦有道笑道:「給十兩啊,真是大手筆,不知你們東家去幻海做什麼?」

管事道:「這個你就為難我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聽吩咐辦事。」

「管事,你看我們去怎麼樣?」

這時有人忍不住叫嚷。

管事歉意道:「抱歉諸位,船艙有限,這次東家就指定了鏢師和青木。」

眾人頓時一陣失望。

秦有道對商隊東家倒沒怎麼了解,只知道是一個老者,當然,對他的目的也不感興趣,只是隨口問問,既然是同路,做伴也無妨,自己正好藉著做個掩飾。

當下道:「不知何時出發?幻海太大,具體目的地是哪裏?」

管事道:「半日後出發,至於目的地東家沒說。」

秦有道知道,這多半是為了保密,「好。」

管事見秦有道答應,鬆了口氣,將剩餘的銀子發完,就回去稟報去了。

還有半日時間,秦有道也不會浪費,他打聽到這個小鎮竟然有琳琅閣的分店,想起虎婆給自己的玉牌還在,就想着去售賣一些獸晶,因為去了幻海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情況,出門在外,必須多準備些靈石。

得了錢的眾人紛紛商量著去哪裏耍,江湖客就是這麼瀟灑,鎮上有賭場有春樓,裏面也多是跑馬的江湖客身影。

在這些事上,男人之間總算能很快的商量出結果,不大一會兒,一群披着斗笠的江湖客就鑽進了雨里。

秦有道也在其中,只是隨着這些人到了鎮上,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隊伍,問了一個避雨的行人打聽了下琳琅閣所在。

琳琅閣在小鎮的繁華地段,對面就是青樓一條街,儘管下雨,仍舊熱鬧非凡。

但琳琅閣的處境似乎並不好,店裏一個客人沒有,它兩邊還環繞着四五家規模更大的珍寶店。

秦有道進去的時候,還看到店裏的夥計無聊的透過雨幕看對面迎客的鶯鶯燕燕。

「客官,您裏面請,您需要點什麼?」

看到秦有道,夥計立馬精神百倍的招呼。

秦有道在店裏看了一圈,一樓基本都是凡品,他懶得和夥計廢話,直接取出虎婆的玉牌,「麻煩找你們掌柜的來。」

夥計一愣,雖不明玉牌是什麼東西,但察顏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一般拿着信物的人是他惹不起的人,立馬應道:「您稍後,小的這就去請掌柜的。」

不大功夫,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還一邊陪着罪道:「讓貴客久等。」

普通人?

秦有道微微詫異,他知道琳琅閣可是有不少修士的,而且通江城的琳琅閣掌柜就是築基修士。

「掌柜的,客氣。」

中年人拱了拱手,「不知道貴客需要些什麼?」心裏卻在琢磨,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竟然有虎婆的玉牌。

秦有道笑道:「我需要一份幻海的地圖和一些丹藥,另外再出售著東西。」

「好說好說。」

中年人對夥計道:「去取一份幻海地圖和丹藥名錄來。」

接着招呼秦有道進了貴賓室。

夥計前後腳將地圖和丹藥名錄送了進來,秦有道選了些常用的丹藥。

這時,掌柜的才開口問道:「貴客欲出售何物?」

「獸晶。」

掌柜:「幾品獸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